首页 巨贾 下章
第十九章
 她在屋里,拥着棉被,一夜睁眼到天亮。

 他在屋外,来回踱步,一夜烦恼到天亮。

 晨曦时,两人都做下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她下,换好她准备好的衣物,走到门前,打开门,他高大的身影,像门神似的杵在她面前。

 满眼血丝,他向来温厚的表情竟被阴郁和急躁取代,她尚未发话,他两只大手就直接箝住她瘦弱的手臂“嫁给我,我会好好疼你,什么事情都顺着你,我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你,你喜欢做什么就去做,我绝不会拿丈夫的身份来你,我会好好听你的话,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你嫁给我。”

 “你…”裴若襩uo蹲×耍挂晕约阂傧碌愀莸拿鸵┎拍芩捣馔肪笈5摹?br />

 生怕她不同意,他豁出去的猛地把她抱进怀中,牢牢锁住,永远不放“我不要你离开我,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是、可是我、我放不开你,你不要嫁给别人,嫁给我好不好?”

 “全佑福…”

 “我往后不会让你吃一丁点的苦,我能干活,我会拚命干活让你过好日子。”

 “全佑福…”

 “只要你嫁给我,就没人敢说你坏话了,你是我娘子,我爱怎么宠你就怎么宠你,只要你开心,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他竟然还在说!裴若衣忍住生平最大的羞意,踮起脚尖,拉下他那颗笨脑袋,软的甜贴上他那张热烘烘的大嘴,让他立即消声。

 全佑福瞠大一双牛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发生了什么好事。

 她、她、她在亲他?他心爱的姑娘,主、动、亲、他?!

 喔,天吹,这下,憨厚老实的全佑福不再憨厚老实了,他很懂得把握时机,壮手臂环住娇人儿的纤纤细,让软绵绵的娇躯紧紧贴着他,大嘴快乐地任香甜小嘴咬,两只菜鸟,一般生涩。

 啃着啃着,两人找出点门路来,越吻越火热,小小丁香舌在他的大嘴里晃,他忍不住追逐,住不放,像贪吃的蜜蜂,越越甜,恨不得把甜蜜的她整个儿下肚去。

 火烫的**从小肮升起,他红着脸,慢慢放开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冒犯她,谁想她竟蒙着一双陶醉媚眼,咕哝一声,主动贴回去辗转亲吻。

 他喉头猛颤,试着说话“我、我会…控制不住。”

 她的脸蛋更红了,她环住他壮的,把羞红的脸埋在他口,又细又娇的声音隔着衣服飘出“我愿意。”

 “你…我…”他一时没会意,她是愿意嫁给他了,还是愿意把身子给他?

 她跺脚,恨这呆头鹅一点风情都不懂,又害羞又敢直接说--她既愿意嫁他,又愿意把身子给他。

 算了,反正这头笨牛就是这么憨、这么不解风情,她除了主动一些,还能怎么办?她忍下害臊,柔若无骨的小手牵着他的大手,带他进房。

 全佑福口的喜悦快爆炸,他也很害羞,但他不想离开,他想要拥有她,想得心都痛了。

 来到暖炕边,她害羞地背过身,除掉身上的披风。

 披风落地,全佑福很大声地倒一口气。“你…你要穿这样去哪里?”

 她羞得不敢回身,忍不住用双臂环住口,那里只有一件薄绡肚兜掩身,她下身亦是略显透明的水丝贴身小,圆翘的tun紧紧贴着水丝料,勾勒出绝美人的弧线。

 见他半天不动作,她又羞又恼,跺着小脚骂他。“你这头笨牛,你想冻死我是不是?哼,你出去啦,我不要嫁你了。”

 她猛扭回身,就要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披风,没想到这一举动惹来全佑福更大的气声。

 “呀。”她尖叫,全曝光了,薄绡肚兜透明得一眼即可看穿,柳不盈而握,可爱的肚脐若隐若现…

 噢,老实的全佑福发狂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毫不温柔地把玉人儿扛到肩上,着她滚进暖烘烘的被窝。

 一双长满厚茧的蒲扇大手,抚上满柔软,大嘴轻咬她泛着幽香的光滑雪肌“我不准你穿这样给别人看,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只有我能看,只有我能看。”

 身上像烧了一把炽烈的火苗,活活把两人的思绪全烧尽,他既温柔又蛮横,庞大健硕的身体得她几乎快不过气,可是他是她甜蜜的负担,她想要这样每一寸肌肤都与他紧紧相依,就算是融进了彼此的骨血里都无所谓。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都变得光溜溜的,她紧紧环住他颈项,让他温柔如水的眼睛不离她左右,他虽然跟她一样紧张,但是他好温柔,他的一直在她脸上轻吻,去她娇羞害怕的泪,在她耳边轻轻抚慰,低喃着温柔的情话,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好爱这个男人。

 她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撑开她,她又慌又害怕,细瘦手臂忍不住收紧,她娇泣着哭求“你要温柔喔,不可以让我很痛,让我很痛的话,我会讨厌你。”

 全佑福凝视怀中娇媚柔弱的小脸蛋,让她哭,是他最不愿意做的事,她难过,他就会好心疼,他只想给她幸福,他相信自己会给她幸福。因此,他用着非人的意志力,温柔而又缓慢地与佳人融为一体…

 手,真是奇怪的东西,五手指,中间的隙可以被另一只手填满。十手指,紧紧相扣,那么亲昵,像是两人变成了一个人,永不分离。

 她背靠着他膛,被他紧紧拥在怀中,他宽厚的膛像是她的天地,让她觉得安全温暖,她抓着他的手,两个人十手指紧紧扣在一起,像是他们的身体最亲密的那一部分,还紧紧相连。

 他爱怜地替她着小肚子,因为她刚才才骂过他,说他动作鲁,只懂得自己享受,弄得她肚子好痛,他听了心疼不已,下去烧来热水,伺候她沐浴,还躺回上,给她小肚子,可这美丽的小东西一边喊痛,又红着脸蛋好奇地摸索、挑逗他的身体,害他忍不住又失控了一次。

 她还是第一次,他不能再像头发情的猛兽,一被她那双娇小手拨,就失控地想一头冲进她温暖的体内,她那么娇小柔弱,他怕伤着她。

 两人像因爱颈的鸳鸯,紧紧依偎着,分享彼此的体温。

 “你刚才穿成这样,是要去哪里?”大男人的口气里有掩不住的酸意。

 亏他这笨牛脑袋还能记得这件事情,裴若衣捏了一下他手心,不是那么想回答的哼了声“你说呢?”

 “我不管,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以后不可以穿那样跑出去,要穿也只能穿给我看。”男人呐,任是多么老实忠厚,也还是改不了骨子里占有强烈的天

 她点了他脑袋一下。“呆牛,你以为我是穿了去给谁看的?还不是你这食古不化的笨脑袋,要不,我干嘛这么牺牲?我很怕冷的好不好?”

 全佑福简直不敢相信,呆呆地说:“你…你是说,你穿这样…是、是为了…”勾引我?

 纤指又点了他额头一下“笨蛋,除了你还能有谁?”

 “那、那、那你昨天说要我帮你找媒婆?”他完全搞不明白这姑娘到底在想什么了,但心底有个很光明、很让他激动的想法忍不住一再往上冒,她会不会…会不会从一开始就只想要嫁给他?

 他能这样想吗?他可以这样想吗?

 裴若衣忍不住叹气。算了,跟了个笨男人,她认了,谁让她那么喜欢他呢?

 “我不那样你,你会与我这样吗?笨男人,又笨又老实,就会被人家欺负,除了我愿意嫁你,谁还愿意跟着你这笨蛋吃苦?!”她晓得自己说的是反话,他这么好的男人,识货的姑娘数不胜数,怕是自己往后要做好赶跑狐狸的准备。

 全佑福憨憨地抓抓脑门,自己反而承认了“那倒是。”但他赶紧扑过来抱住。“不过我会对你好的,我全身都是力气,我会好好干活,不让你吃苦,你是我的宝贝,我会好好地保护你、疼你。”

 “以后不准再提那些配不配的混帐话,我想嫁给你,我想给你生儿子,我也喜欢你能给我一个家,这样就够了。”

 “嗯,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他紧紧抱住她,把脸埋在她温暖的雪背上,她的话害他忍不住丢脸地想哭。

 拥着怀中的女人,他觉得好足好足,爹娘死后,他一个人孤独了这么多年,现在,他终于拥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她还会给他一个家,一个落地生、开枝散叶的真正的家。

 “今晚就嫁给我好不好?就我们两个,我想今晚就让你成为我的媳妇。”

 “好。”她甜蜜一笑,眼睛亮若星辰。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