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贾 下章
第二十章
 【第八章】

 他为她净身、为她穿衣,把她抱到梳妆台前,为她擦拭发。

 “我自己可以啦。”被男人这样过分娇宠,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行,你身子还痛。”全佑福拿她当娇弱的宝贝般宠着。

 “哼,还不是你这臭男人害的?”哼了哼,她羞红脸蛋,不去看他,挑来胭脂为自己细细上妆。

 “对不起,以后我会对你好的。”他着地看她梳妆,炭笔画过黛眉,水粉晕红了颊,红红胭脂透了樱桃小嘴。

 斜斜横他一眼,瞧那副傻样“你也去换身衣裳呀,难道要穿这样跟我成亲?记得把新靴子换上。”

 “噢,我就去。”他还不放心“你别下来走动,我一会就回来。”

 她羞啐了声“你当我是残废啊?”

 他憨憨一笑。“你两次都痛得流泪了,那里还血,我怕你走动多了,身子会好得慢。”

 轰!一团火烧红了裴若衣的脸蛋,她羞拧他间,大声赶人“说什么呢?!你快走啦,讨厌!”

 “好好好,我走我走。佑福搔着脑门,还边走边回头。

 裴若衣待他走后,又拿起一条干巾,把长发干,她看着镜里自己泛满喜意的嫣红脸蛋。好幸福好幸福喔,幸福得她几乎想流泪。

 她对着雕花铜镜,熟练地为自己盘起“双福髻”从今以后,她就要告别少女时代,做一个男人的子,与他分担生活的酸甜古辣,为他生儿有女,相携到老。

 想着想着,她怔愣地停住动作。

 “怎么哭了?”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一身绛紫长袍,新靴合脚得很,他蹲到她的面前,怜惜地捧起她的脸蛋。

 裴若衣眼一眨,泪水滚了下来。

 她秀气的鼻子“我不想哭的,可能是心里太高兴了。”

 “别哭,妆花了就不好看了。”他从怀中掏出白绢帕子,为她擦拭眼泪。

 她猛地抓住他的手,越看那白绢帕子越熟悉。

 “这帕子是哪个女人送你的?”她皱起柳眉回想,她见过几次这旧帕子,他向来不离身,像是很宝贝,还曾用它为她擦过泪。

 但她也没忘记,玉食堂的薛大姑娘用的似乎也是跟他一样的帕子。

 裴若衣又细瞅几眼帕子“这白绢是京城‘御丝坊’的专产,是达官贵人才能用的帕子,平民百姓连见的资格都没有,你这条是哪里来的?是不是薛大姑娘送给你的?你竟然藏着别的女人送的东西,你这个坏蛋,我讨厌你。”她一时间醋劲大发,气得猛捶他膛“说,你是不是心里喜欢她?你是我的,你不准喜欢她,不准!”

 全佑福赶紧抱住撒泼的准老婆。哎哟,他老婆吃起醋来,会不会太可爱了点?

 “你还笑!大坏蛋,我打死你,打死你。”

 “哎呀,老婆,这不是薛大姑娘的帕子,是你的啦。”他怕不赶紧说出来,这小醋桶会伤着自己,他皮厚,被老婆打两下,自己心里可欢喜得紧,但老婆娇弱的身子刚刚才被他“疼爱”过,他可不愿她更痛。

 “你讲,我才不记得有送你帕子。”这头老实牛竟敢当面撒谎,真是讨打!

 “真的真的啦,薛大姑娘的帕子是不是跟这条一样,我不知道,但这帕子确实是你给我的,是三年前你给我的。”

 “啊?”三年前?她给他的?裴若衣傻眼。为什么她完全没有印象?

 全佑福叹气,没想到他都说到这里了,他未来老婆还完全想不起他来,亏他把她记在心上这么多年。

 “你闭上眼睛。”

 “噢。”她这次有很乖听话,因为他失望的眼光,让她觉得她好像欠了他什么似的。

 他把什么东西在了她发间。“好了,睁开眼睛吧。”

 她不明所以地看向铜镜,只见乌黑云发间,一支凤凰金簪,掐着珐琅丝儿,周围一圈红宝石衬着如云秀发异样的黑。

 “这簪子…”分明是她的,虽不是她拥有的簪子中最好的一支,但也不是寻常人家能买得起的。她拔下簪子,细细查看,果然在簪座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一个小小的“裴”字。

 啊,她想起来了,那个从家乡逃难到京城的落魄乞丐!她因为可怜他,把自己的簪子包在手帕中,让阅琴送给他的。

 “原来是你。”这算是两人的缘分吧?!敝不得他会在买卖城买下她,怪不得对她千依百顺、嘘寒问暖的,原来他是报恩来着!她不高兴了,小嘴一噘“你是不是因为我救过你,才对我这么好的?”

 他老实地点头承认“是啊。”

 “全佑福,你…”她快气死了,忍不住又要捶他。

 他抓住两只小拳头,放到边亲了亲“谁让我从第一眼就对你失了魂,现在能拥有你,我觉得老天爷对我实在是太好了。”他把头埋在她柔软的大腿上,手臂揽紧她细“祂既然已经把你给了我,就不允许祂再收回去,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人。”

 听着他的话,害她又想哭了,玉手着他的大头,思绪千折百转,不知道怎么表达,千百句只化为了两个字--

 “傻瓜。”

 半晌后,裴若衣又问起“这簪子,为什么还留着?那时候你没钱,是怎么活下来的?”想必很艰苦,她忍不住为他心疼。

 “我有的是力气,怎么可能活不下去?”那簪子是她留给他的,看到了簪子仿佛就看到了她,他舍不得当掉。

 “你真是傻极了。”捧起他的脸,她俯下身,主动亲吻他的

 他快乐地接受,反被动为主动,咬着她猛亲,让两人都气吁吁。

 “这么多年,你回过家吗?”她还记得他当时逃难到京城的原因,这憨厚的傻大个,把自己的家产粮食都给了早已分家的兄弟。

 “没有。有有让算命先生替我写了几封家书寄回去,告知他们我很好,让他们放心,不过他们都没回信。前年偶然遇到了一个同乡,说我家人都过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这样和她说着话儿,感觉好舒服喔,他在她怀中傻傻地笑。

 唉,他的那些亲兄弟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是怕他回去要家产才故意不回信的。以后她会注意,不让这头傻牛再和他们有什么来往,他有她就够了,她会真心对他好。

 “你呢?你的家人为什么会…”全佑福问得很小心,生怕她会生气。

 她只是沉沉叹口气,缓缓把家变道来。

 “我爷爷是三朝元老,功高震主你知道吧?先皇死时,爷爷被赐‘仗龙拐’,这玉拐上可打昏君,下可打佞臣,爷爷脾气又耿直,屡次冲犯新皇,新皇不敢发作却怀恨在心,等我爷爷一病逝,他就挟恨找了个罪名抄我全家,我娘亲气急功心,一命呜呼,爹爹、叔伯和兄长们被关进大牢,几个婶婶和嫂子都被家人带了回去,家里的下人逃的逃、走的走,唯有我,被没籍为奴,发配边关。”

 他只能握住她的手,给她安慰。

 裴若衣挑一笑,面有讥。“皇上昏庸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东北的鞑子也越来越强大,边关屡屡告急,况且伴君如伴虎,家人都劝过爷爷早早告老还乡,他老人家偏不听,没想到给家里带来这么大的灾祸。”

 她叹口气“我也看开了,多行不义必自毙,不需我报仇,天下也快要了,那个庸君自有他受惩的一天。”

 “那我上次说带你上京的事?”

 “先暂时搁着吧,等我们的生活稳定下来再说。”他劳累了这么久的身子要好好休养,等他们生活好些了,她一定会把家人的骨灰都回来,找一个风水好的地方厚葬。

 “好,都听你的。”他还记得一件事,那个与她私会的翩翩公子,他好想问她那个人的事,可是他问不出口,他怕她会告诉他,她心里仍想着那个人,那他会嫉妒死、会发现。全佑福告诉自己,他只要能拥有她就够了,反正那是她以前的事,只要现在她是他的就够了,人毕竟不能太贪心,不是吗?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