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贾 下章
第三章
 “我俩向来心意相通,我的一切都不曾瞒过妹妹。”许品想到现实中两人的距离,摇头苦笑“也许,我应该放了你,才是对你真的好吧。”

 她无奈的道:“不,别这样说,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家人太过势利了。”

 “是我配不上妹妹,光是有钱有什么用?去妹妹家求亲的,哪个不是有钱又有势的贵族公子,我算什么呢…”

 裴若衣咬咬,似乎下定决心道:“别人再好,我都不想要,如果一定要嫁,我…宁愿嫁给你。”说完,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颊火辣辣烧得厉害。

 天呐,羞死人了,这可是她这辈子说过最大胆的话了。

 许品闻言,简直欣喜若狂,他冲动地握住她的小手。“妹妹此言当真?”

 虽然对他没有刻骨的相思情感,但她怎么也不愿嫁给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裴若衣有些愧疚的看着他,轻轻点头。

 “这辈子,我许品定不辜负妹妹的情意。”

 有了这句话,他就安心了,他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喜欢她的美丽,喜欢她的知书达礼,喜欢她的出身,喜欢她的温柔。

 两个人又叙了一会旧,约好了下一次的见面时间,说好在这段时间内,彼此都要好好想想办法,看怎么才能说服裴家的长辈们,让两人能得偿所愿。

 裴若衣希望事情能得到圆满的解决,但愿爷爷和爹娘能屈服于对她的疼爱,在成亲这件事上让她自己作主。

 果然是健壮结实的身体,全佑福不过在上躺了五,身子便好了泰半。

 他不好意思在寺院里白吃白喝,能下的那一,便跑到院子里跟小师父们抢事做,还是大和尚劝了半天,才把他重新劝回上,就是这样,他还是把寺院前的广场全扫了个干净。

 直到今,他身子已经痊愈,谁劝也劝不住,在黎明前就起身,去后院的小溪担了十几趟水,把灶房前的大瓷缸全灌满了,又抓着竹扫帚去前院扫,动作又干净又利落,把做惯这些苦差事的小沙弥们看得一愣一愣的,他们还没回过神来,这力大无穷的大个子,又笑呵呵的抓着扫帚,准备去扫那占地颇广的后院。

 大和尚看见了,追着他来到后院。

 “全施主,你这是干什么?”

 全佑福抬头,见是一直对他照顾有加的大和尚,朗一笑“扫地啊!”“哎哟,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是在扫地,可是你把事情都抢着做完了,那些人要做什么啊?”

 “要不是师父们不嫌弃全某,救了全某一命,全某现在早就到阎王老爷那里报到去了,全某别的没有,力气最多,就让我做这些小事来报答你们吧。”

 “你说的什么话,救你的可是裴宰相的孙女,户部尚书裴大人的掌上明珠--裴若衣小姐,她若不给住持钱,我们哪里有多余的钱给你治病啊,再说,你吃的可不比一头猪少多少。”

 全佑福搔搔头发,有点不好意思“我自幼就能吃了点。”

 “你这么大的个子,也是必然的。”大和尚一脸理所当然。

 他踌躇了半晌,还是忍不住问了“你说的裴若衣小姐,是不是那蒙着薄纱的仙女?”

 见他古铜色的脸颊染上一抹淡红,大和尚叹息道:“正是那位娇滴滴的小姐,你这傻大个,别妄想吃天鹅了,她那种身份的小姐,可不是你能想的。”

 全佑福愣了一下,脸颊红更盛,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敢我不敢。”

 “也别想着什么要报恩的傻念头,他们那种富贵人家,几锭银子救个人是常有的事,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挂在心上,你的那点报恩,人家也瞧不上。”

 大和尚虽已皈依佛门,但人情世故早已参透大半,又怎会看不出他的心思。

 对于大和尚的话,全佑福只是勉强傻笑一下,默默垂下头,继续扫地。

 这大和尚语气一顿,又继续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位裴小姐倒真是个一心向善的大好人,她常常捐钱修佛寺,不定时就让人扛着粥饭、馒头到寺前发放给穷人们…”

 大和尚拉拉杂杂说了一堆,从裴若衣的家世、学养、名声,说到她家人最近给她选婿的大事,说媒人一见她就追着她跑,前段时间甚至把娇小姐吓病在上,躺了好久。

 这么美好的人儿,是该选蚌好人家…

 全佑福陷入沉思,蓦然想起那的相遇。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清她的面容,可她身上的香气,却一直萦绕在鼻尖,未曾远去,还有她温柔的娇甜嗓音,清亮的大眼,那双曾让他感觉像是来到仙境的柔小手…

 若不是她可怜他,这辈子,她都不可能会多看他一眼吧?

 全佑福喉头的酸涩像一层一层涟漪,在心湖底凄凉回

 也对,他这样的大老,哪里配得上那天仙般的好姑娘?他有这种念头,对她都是一种亵渎,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

 “…喂喂喂,我说你的魂儿是飞到九霄云外去啦?”

 大和尚弯着,挑着眉毛,在全佑福眼前挥舞着宽大的灰色袍袖,想拉回他不知神游到哪去的魂儿。

 “咳咳。”他干咳两声“大师父,对不起,麻烦你脚抬抬。”

 “呃?”大和尚一愣。他在说什么啊?

 全佑福的温润黑眸往下盯着大和尚双脚,含蓄道:“大师父若一直站在上面,我怕伤到你。”

 大和尚低头。原来他太忘神,站在人家大竹扫帚上,这全佑福力大无穷,大扫帚一挥,说不定就直接把他挥到西天见佛祖了。

 尴尬地摸摸鼻子,他两脚一抬,跳出大扫帚的势力范围。

 全佑福二话不说,继续埋头苦干。

 “唉唉唉,你倒是和我说说话啊…喂…”大和尚追着他跳。

 “喂喂喂,那个谁谁谁,你停下来啊…”有个大姑娘也跟着追。

 全佑福不想再听到裴若衣小姐要嫁给谁的话,两只壮的大手紧紧抓着扫柄,拚命向前扫,心里希望大和尚识趣些,别再来给他的心窝里撒盐,那会好痛好痛。

 “喂,叫你停下来,你是聋了吗?”

 咦?这声音,怎么听都不像大师父的声音,倒有点像是姑娘家…

 “喂,你这傻大个,叫你停住,你还起劲地往前扫,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一双小手突地抓住他的扫帚柄,害全佑福吓了一跳,赶紧收回扫帚挥出去的力道,结果那过大的力气让扫帚狠狠的打在他身上。

 一旁的大和尚抱着秃脑袋,挤了下眼睛。痛啊,他都替这傻子痛啊。

 不过全佑福天生神力,一身厚皮也不遑多让,虽然结实壮的手臂已被扫帚出一条红痕,他还是没事人似的,连看都不看一眼。

 疑惑地抬头瞪着眼前的清秀小丫头“姑娘,你是在叫我吗?”

 刚才那一幕,阅琴还惊魂未定。那扫帚堪堪就要扫到她身上来,她晓得这莽汉子的力气,不由得又在心中怨恨小姐,干嘛要对这人那么好?!

 因笃嫌怨,她口气态度自然很差。她没头没脑地把一样东西甩到全佑福眼前,也幸亏他手快,就在东西要掉地的时候接了起来,可惜只接住一条白绢帕子,帕子里包着的一只凤凰金簪就这么滚到泥地里脏了。

 阅琴眉头一皱“笨蛋,连个东西都接不好。”

 牌子、金簪,稍征聪明点的人,都会先抓那枚金簪吧?!

 全佑福看着子簪子,一时摸不着头绪。

 懒得和他多扯,阅琴疾速说道:“既然你身子好了,自然可以随时离开这里。这簪子是我家小姐可怜你的,她让我转告你,用这簪子换些钱,好好地经营个小生意,赚些钱,早早回家乡去。”

 多好心的小姐啊!全佑福只觉得中翻搅圯阵阵复杂情愫,又酸又痛又感激。

 他小心翼翼捡起金簪,这金簪掐着珐琅丝儿、缀着一圈小小的红色宝石,似乎仍残有半丝幽香。

 他糙的拇指摩挲着美丽的花纹,一句感谢的话都没说。

 “我话已经带到,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还有,我们小姐救了你,你可别到外面说话,坏了我们小姐的名声,我第一个不饶你。”

 阅琴凶巴巴的念完,气呼呼的走了。

 只有全佑福仍抓着那只金簪发呆。

 大和尚看到全佑福失魂落魄的样子,摇头叹气。唉,世间痴情小儿女啊,何苦偏要深陷情障呢?

 全佑福活到二十岁,识字不太多,从来不晓得什么风花雪月、儿女情长,偏偏栽在一个贵族小姐手里,那个他一辈子都不可能攀折到的富贵牡丹花儿,他甚至连远远看着她的资格都没有。

 明知如此,他是把她放到了心里。

 即使之后有一次,他在后院扫地时,她打他身前走过,望都没望他一眼,他根本不敢走上前去,谢谢她的救命之恩,却又忍不住偷偷跟着她,看见她与一个英俊的男人私会,心窝痛到快裂开,他都不愿忘了她。

 不愿忘了啊,即使今生没福气拥有,他也不愿忘了她。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