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贾 下章
第四章
 【第二章】

 三年后

 滚滚沙漠。

 午后的裂,烧烤着脚下的沙粒。一眼望去,四周全是一片黄沙,绵延横亘,像是没有尽头。

 强烈的光线炙着沙子,好像浮起一层蒸腾的热气,热得人要昏死过去。

 一支长长的驼队在沙丘间艰难行进,这样的烈,即使热死人,还是要从头包到尾的--除非想被晒成干尸。

 突然,驼队前头起了一阵动。

 “前面有一片绿洲,大家赶快把水囊准备好,把货先卸下来,今晚在这里扎营。”

 领队的汉子对后面的人挥挥壮的手臂,示意大家按顺序来,别看这些骆驼平时产格温顺,一旦经过长途跋涉,见到新鲜的水源,也是会使脾气,挣脱控制的去抢水喝。

 但这驼队的人都受过训练,各自抓牢骆驼缰绳,先拉着骆驼排队喝水,再井然有序地扎营、卸货、补充水源。

 “大牛,这还要几才到啊?”

 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子,趋近正蹲在水边泼水洗脸的领队,跟着卷起衣袖,水洗去的沙尘和汗水。

 被叫做“大牛”的领队,甩了甩发,瞥了汉子一眼,笑道:“再十就能到最后一个驿站,那里离买卖城最多不过两天路程,在买卖城停留一个月左右卖掉货物,回程就快得多,等你回到张家口,一定赶得上嫂子生孩子。”

 汉子脸红了红,他一双手拍拍领队大牛又宽又厚的肩膀“我说大牛兄弟,你年岁也不小了,也该娶个老婆给你暖暖被窝了,张家口爱你的大姑娘那么多,怎忕见你动心?”

 这领队就是全佑福,三年前他来到张家口后就留下来了。

 张家口,俗称“东口”是汉蒙界的一个小必卡。一开始,汉人和蒙人只是因为生活需要,才彼此换些生活用品,时久了,就形成了固定的市集。

 全佑福刚到张家口时,靠卖力气挣了些钱。他做事踏实认真,人又憨厚老实,壮实的身体更是力大无穷,因此大家都叫他“大牛”他渐渐在张家口闯出了些名声,有钱的掌柜都爱用他,抢着请他去自家做工头。

 恰在此时,朝廷与俄国好,在张家口的千里之外设了一个小城--买卖城,鼓励商人到买卖城设商号,与财大气的俄国人做生意。

 张家口的商人哪个不蠢蠢动?可惜那买卖城远在几千里之外,与张家口还隔着一个浩瀚的戈壁大沙漠,这钱不好赚呐。商人们各个都摩拳擦掌,可是面对现实困境,又都裹足不前。

 没想到这平时一脸老实的全佑福却有了主意,他靠着一‮腿双‬,跑遍张家口的各大商号,聚集了大量货物,号召了三、四十个穷苦汉子。

 他说服了那些财大气的老板们,让他们出钱出货,他组织一支驼队,拉着货物先去买卖城探个究竟,如果回来了,老板们自然会奉上大笔银子犒赏他们,如果驼队死在路上,他们就当被狗咬了一口,破财买个教训,也断了这财路的念头。

 于是,就有了这一行穿越戈壁沙漠的驼队。

 全佑福作为领队,走在危险的最前面,负责驼的货物最多,做的事也最多,遇到有生病或者支持不住的同伴,他甚至还要背着伤员前进。

 伙伴们自然都以他马首是瞻。

 “就是,大牛,张大哥说的对啊,你也二十好几了,平只见你埋头苦干,连姑娘都不多瞧一眼,你看人家张大哥,都四十岁的人了,还要生儿子,你不怕你老了,没人孝顺你?”这次说话的是一个跟全佑福差不多大的小伙子,他拿着几只水囊走过来,准备灌满。

 “去,你这小子就会酸人,你那婆娘才讨了几天?有什么资格说大牛?”张大哥呛声。

 “我没资格?好歹我知道和婆娘睡觉是什么滋味,你问问大牛,不理那些大姑娘就算了,连户都没见他去过…”

 “去去去,我们大牛好样的汉子,那么多女人投怀送抱,怎么可能染尝过婆娘的滋味…”

 “不信你问。”

 两个争得脸红脖子的男人,齐刷刷看向半晌不说话的全佑福,只见他一张黝黑大脸早已红透,皮肤太黑,根本分不清是黑里透红,还是红里透黑。

 全佑福尴尬地抓抓头,决定闪人。

 “两位兄弟慢慢聊,我去看看大伙。”

 “你看,你看,我没说错吧。”

 “不会吧,大牛兄弟那么壮的一个大男人,这样憋着,不会出事吧?”

 “就是说。”两人的声音里充满了同情。

 全佑福差点夺路而逃,一张大脸烧得通红,汗珠从额际滚落,还未掉到地上,便“滋”的一声,被热辣辣的烈蒸没了。

 一路上,都有人和他打招呼,他怕人家看出他脸红,硬生生端着一张脸。他和每个兄弟都简短交谈了一会,仔细查看几十匹骆驼的情况,把货物又重新点了一遍,得忘了时间。

 等他忙完注意到时间时,已是银星满天了。

 竟然忘记吃饭了,之前他正专心致志忙着的时候,有好几个人过来叫他吃饭,他都推说“等一下、等一下”这一等,就过了时间。

 他返回水边,快速洗了个澡。

 等他走回营地的时候,大家早就钻进各自的帐篷里睡觉了,只有篝火在跳跃。

 有人帮他扎好了帐篷,帐蓬外放着半只腊猪腿,一大碗水酒和几大块干饼,全佑福笑笑,向着自己的帐篷走去。

 他靠着帐蓬坐下,喝着水酒、吃着食物,抬头看着皎洁的月光。

 重新翻开心窝里深藏着的美丽姑娘,细细思念。

 朝廷为了赚俄国人的钱,把中俄边境上的一个偏僻小村庄,辟为货物易的中心,即在国界线以南建立一座城市。俄国运队则在国界以北,建起几十座木房商店和客栈,形成各自的市集。

 南边的城市被汉人叫做买卖城,北边的被俄国人叫做恰克图,中间隔着一条半里多长、东西向的横街,两国商人可以自由往来购销货物。

 买卖城开市之初,进驻的商家并不多,精明的商人心中算盘拨得飞快,这俄国人的钱虽是一口大肥,可那买卖城天气恶劣,与内陆又隔着大漠,再则听说俄国大熊各个脾气暴烈,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强买强卖的事儿,肥再香,也还是要小心算计才成,因此大家还都在观望之中。

 买卖城本来就是一个偏僻村庄,要想开辟出一个城市,自然要充实人口,内陆人多不愿迁徒到如此遥远的地方,朝廷没办法,只好把犯人全都放到边境去。

 在买卖城,买卖人口就像买卖货物一样,是合法的。

 “来来来,各位有钱的大爷都往这里瞧瞧,这一批新来的女奴,全是犯了要案的高官内眷,这些个个都是货真价实的大小姐呢,呦,睢睢这一身滑的皮肤,比牛还白,这对脯,比棉花还软…”

 yin\秽的叫卖声立刻拉来了人气,用木头围起的栅栏里,泥泞的地上,或坐或站着几十个女奴,挤在一团嘤嘤啜泣着,能被拉到这个市集上贩卖的,多是一些被抄家的大官家中女眷,尤其是贵族小姐,绝对能卖个好价钱。

 此时,木栅前早围满了男人,买卖城里本来女人就少,能见到这种天仙般的货,哪个男人不蠢蠢动?

 贵族小姐呢!虽然现在已成了阶下囚,可十几年的贵族生活不是白过的,普通的女子哪里比得上?

 被|望熏红了眼睛的男人们拚命往前挤,一双双牛眼紧紧盯着那个站在最前面的贵族小姐,那个可怜的小姑娘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身上本来算是整齐的衣物已被撕得东一块西一块,一双雪白高耸的脯几乎完全暴在外。

 “条子,你快出个价,不管多少老子都要把这小娘子带回去,今晚就让她暖我的。”一个等不及的汉子鲁的喊着,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去,老虎,你买的婆娘还不够多吗?这样天天,不怕你那家伙哪天提不起来?”

 “放你的,我老虎是谁,不相信把你那些大小老婆都送过来,我绝对把她们伺候得不想回家。”

 “嘿,你这杂种想找架打是不?”

 “谁怕谁啊?”

 “打啊打啊打啊…”有人还在推波助澜、幸灾乐祸。

 一群野蛮的男人,像了缰的野马,打成一团。

 “大牛,前面怎么这麻吵?咱们去瞧瞧?”几个驼队的兄弟,头也不回地去赶热闹。

 大伙刚到买卖城,自然新鲜得紧,上午才卸货,下午就有几个兄弟硬拉着全佑福到市集上来逛逛,这一瞅到前面有热闹看,立亥便把他这领队忘到九霄云外,全都抢着去看热闹了。

 “别…”全佑福根本来不及阻止,就见几个人一头挤进动的人群里,他皱皱浓黑的眉毛,一脸认命跟过去。

 是非之地,少闯为妙,这里可不是张家口,不是他们的地盘啊,为什么这些兄弟都不懂呢?

 全佑福一边叹气,一边寻找那几个同伴的身影,突然,木栅里有什么吸引住了他的眼光,他惊愕地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竟让他出一头冷汗。

 怎么…怎么会是…她?

 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她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方?

 从旁人口中,他得知会在这里被卖的都是犯事高官的内眷,她家里出事了吗?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