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贾 下章
第二章
 “公子,您感觉如何?”

 仙女不但全身散发着好闻的香味,连声音都好听得像是小鸟在鸣唱,全佑福觉得轻飘飘的,刚才尚觉得无法忍受的痛苦,一下子全飘走了。

 “公子?”美丽的黑色瞳眸带着疑问看向他,他却傻呼呼的只知道贪看她。

 那只又大又厚的手掌并没有使力包覆她的小手,她其实轻易就能挣开,但那双笃实的黑眼睛里写着满满的信任和景仰,她不想伤害他。

 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她不能就这样放下他不管。

 裴若衣照着自己的心意做了。

 “公子,你能试着站起来吗?”仙女又对他说话了。

 全佑福这一次终于有了点反应,他点点头,不想让仙女失望,他试着想要站起来,但身子实在太虚弱、完全不听使唤。

 只听得“咚”的一声,他庞大的身躯向后瘫倒,脑袋碰上身后的墙壁,发出更巨大的声响。

 连裴若衣都替他痛,他却仍是一迳傻愣愣的盯着她猛瞧。

 裴若衣有些恼了。这个傻瓜到底怎么回事啊?她好心救他,他却只会盯着她傻看,早知道就不要管他的闲事了。

 想是这样想,她可不会救人救一半。

 没办法,裴若衣只得对阅琴说:“你去把轿夫叫过来。”

 “小姐。”她有些迟疑。“我们还是别管闲事了。”

 “胡说,他病得那么重,我不能丢下他不管。”

 “小姐是女儿家,又能管他多久?”

 “我会向寺里捐些钱,让静海大师收留他一段日子。”

 裴若衣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法。

 阅琴没办法,只能不甘不愿地去唤轿夫。

 “公子,等下我家仆人会送你进寺院里,我会请静海大师派人照顾你,这段时,你安心修养即可,等身子好了,再做打算。”

 温柔的甜嗓让全佑福回过神来,他神态憨,说话也很憨。

 “你…你不是天上的仙女?”

 那憨傻的眼神和话语,让裴若衣不由得噗哧笑出声来“公子,你还好好活在人间呢,哪来的什么仙女?”

 全佑福抓抓脑袋,憨涩一笑,终于有点理清现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柔软的娇嗓又开始说话了,话中却带着羞涩“公子,你可否松开小女子的手?有、有点痛…”

 “噢!”全佑福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抓住人家小姐白柔滑的小手,不但如此,还下意识地使了点力气。

 他是个人,又力大无穷,莫说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就算是身强体健的壮汉也抵不过他的三分蛮力。

 “对不起,对不起。”他忙不迭的松开仙女滑的小手“没伤着你吧?”

 “没什么。”裴若衣轻摇螓首,对他有了些好奇,她试探问道:“公子,你为何沦落至此?”

 全佑福无奈一笑“姑娘就别‘公子、公子’地叫我了,全某是农户出身,祖籍在山西,爹娘死得早,几位兄弟早早分了家,全某虽是个人,但力大无穷,靠着几分薄产,倒也不致饿死。

 “无奈去年山西招了蝗灾,祸不单行又闹旱灾,老百姓都快饿死了,尤其是我那些兄弟,各个都有小,全某没有家室,又是兄弟中最身强体壮的,于是把自己积蓄下的救命粮和家产都分给兄弟们,只身从山西逃来京城,没想到十几少吃少喝,又犯了风寒,才会落魄至此。”

 这是个憨厚老实的大好人。

 裴若衣心中起了几分怜惜,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丢下他不管。

 正在此时,阅琴领着轿夫走了过来。

 “你们扶着这位壮士随我进寺里。”裴若衣对两名轿夫下令。

 轿夫弯下身子,一人架住全佑福一只壮的胳膊,硬是使了好些力气才把他架起来,两名轿夫脸憋得通红。

 “对不起,我有些重。”

 全佑福很是不好意思,无奈饿了十几的身子不听他使唤,脚步虚浮得很,但凡他有些力气,也不愿意麻烦别人。

 裴若衣回身看他,打算告诉他这没什么,这一看,她却愣住了。

 天!这、这男人会不会太高大了点?

 两名轿夫已不算矮,也是会些拳脚功夫的壮丁,可一到了他面前,硬是矮了人家半截,两人仿佛是被他挟着走路。

 他这已是饿了十几又有病的身子,真不知道他完全康复后又会是怎生模样?定是熊虎背,让人不敢随便招惹的典型北方大汉。

 裴若衣目光平视只能看到他口,要想看到他的脸,还要退后几步,脖子昂得高高的才成,怪不得他会说自己力大无穷,生得这样壮实,想没力气都不成。

 “小姐?”

 阅琴轻推了她一把,不明白小姐怎么对着乞丐发起呆来。

 “喔。”她回过神,白的脸蛋染上一层薄晕,她垂下头,轻声说:“没什么,你们随我来。”

 替全佑福打点好一切,裴若衣留下阅琴来照顾他,并吩咐两个轿夫一个去找大夫,一个原地等着。

 裴若衣随着静海大师进禅房,聊了一会,把全佑福托付给静海大师后,她留下些银两,借口想去后院清静清静,便离开了禅房。

 法若寺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佛寺,当今皇上笃信佛祖,赐了好大一块地给住持静海大师。

 静海大师爱静,注重养心,命弟子们在后院里种了菩提、榕树、文竹、芭蕉等树,每当风一吹起,林木萧瑟,影影绰绰,很有一股风雅之气。

 裴若衣一直都很喜欢这里,第一次见过后,回到家里便要求疼爱她的父亲也在她闺院里仿种了一个园子,可毕竟家里不是佛门清静之地,感觉仍是不一样。

 她信步走入竹林,弯过熟悉的小路,经过一条清澈小溪,前面约莫有二十阶石板铺就的台阶,她轻提罗裙,拾级而上,左手边不过十来步的距离,便是一道木拱桥。

 此时,木拱桥上站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公子哥儿,一身白衫,间系着一只彩玉环璧,一见裴若衣款步而来,他急忙上前接。

 “妹妹,近来可好?哥哥好想你。”

 一双修长的手轻轻握住她软的小手,害她芳心卜通地跳个不停,心里有些羞涩,想要回手儿,但男人不让,还使了些力气抓紧。

 裴若衣突然发现自己衣袖上有些污迹。啊,是刚才那位壮士抓她手时不小心沾到的,那位壮士就不会这样强抓她的手不放…

 许品多未见心上人,今终于有了机会,自然有些不住地放肆。

 他过于亲密的动作,让裴若衣有些反感,她不着痕迹地往后略退几步。

 “怎么了?妹妹,难道你不想我吗?”

 许品又近前一步,突然伸手,拉下她蒙面的薄纱。

 顿时,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小脸显出来,漆黑眸底有几分羞恼,雪粉颊点染两抹嫣红,牛般雪白的肌肤散发着淡淡光泽,简直美得让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想强掳进怀中,肆意爱怜而不忍放开。

 裴若衣垂下眼,心底有些恼意。许哥哥以前向来不会这样孟,怎么今两人头一次单独见面,他便控制不住自己了呢?

 她毕竟是大家闺秀,对他逾礼的行为有些不悦。

 她动作迅速的挡住对方就要触上她芙颊的手,急退一步,顺势把覆脸薄纱也拉回原位。

 “许公子请自重。”裴若衣声音虽然娇软,但语气强硬。

 许品自然听出她的不悦,猛咳了几声,急忙解释。

 “妹妹千万别生气,我不是有意冒犯妹妹,实在是多未见,送进你家的拜帖都被退了回来,私下差人送给妹妹的信也不见回音,我怕这次妹妹终于愿意见我,只是要跟我说一声‘以后不再相见’,我心里又苦又怕,因为妹妹而终茶不思、饭不想,又听说裴大人正在为妹妹物夫婿,心里更是急得六神无主,现在好不容易见到妹妹,一时犯了糊涂,才…”

 许品虽不是书香世家出身,好歹也是个富贵公子哥儿,又长得玉树临风,温文儒雅的模样,眼见他解释得满头大汗,裴若衣也不便再冷着一张小脸。

 “下次不许再这样了。”

 自小所受到的贵族小姐教养,已经在她的脑中深蒂固,她的尊严绝不容许任何男子唐突冒犯,哪怕对方是她的心上人。

 佳人终于展颜,许品自是欢喜得打躬作揖,再不敢造次。

 “今天也不怨你。”裴若衣柔柔叹气“我怎会不知道你的心思?”

 他们毕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如同自己的亲人般。

 原先感情就好的两人,因为年龄渐长而需避嫌,两人再不能光明正大地见面独处,那种突然被割断友情的茫然感觉,到今她还记得。

 即使偶尔见到面,身边也必定会围着很多人,再不能像以往那般自在的谈天说地,她不能说是不遗憾的。

 若非她已及笄,家里急着给她找寻结亲的对象,她可能会任着这淡淡的遗憾蔓延,但她不想嫁给一个陌生人,与其嫁给一个不知道高矮胖瘦、情、脾气如何的陌生男子,她宁愿嫁给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对她很温柔呵宠的许品。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