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二十九章
 庄子仪好不容易睁开眼,眼前却一片模糊,还伴着晕眩感,头更是疼痛不已,让她不甚舒服的又闭上了眼,好一会儿后重新睁开,终于看清楚四周的景象。

 她脸色一变,发现这并不是她家,这是什么地方?

 所有在昏厥前的记忆也在这时候回笼,她回想起了前因后果。

 今天,她仍像平常一样去顾摊子,在知道凤玦派了人守在她周遭后,她总会将他们叫出来喝凉茶,也会请他们吃点心,要他们不必偷偷摸摸躲着她。

 也因为有他们在,张公子不敢再找她麻烦,但她没想到会有人在半夜潜入房子偷袭她!

 当时她醒来,看到有一批陌生的黑衣人出现在她房里,吓得她立刻放声尖叫,虽然凤玦的侍卫很快赶来,但对方人数不少,武功也不弱,侍卫们死伤严重,娘想保护她却被推倒,撞伤头昏了过去,她也遭人一掌击晕,等她有意识时,已经被捉来这个地方了。

 到底是谁要捉她?张公子吗?慌乱的庄子仪正想着该怎么逃走,然而她才爬下,就有人进来房间,她一瞧见对方的脸孔,立刻吓得花容失

 眼前这个人虽然满脸胡碴,脸也瘦了,看起来落魄又狼狈,但她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他是谁。

 “子仪姑娘,我们又见面了。”凤琩看她认出了自己,得意的朝她扬起有些狰狞的笑。

 庄子仪试图冷静下来,她远离了,与他保持距离的对峙着“你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捉我?”

 “为什么要捉你?这还用说吗,你是凤玦最在乎的女人,他把我害得这么惨,失去了太子之位、失去了荣华富贵,甚至失去了尊严,我当然要用你来报复他。”

 凤琩恨恨地道。

 庄子仪不以为然地道:“太可笑了,我怎么会是二皇子最在乎的女人,我已经跟他和离了,你无法拿我来威胁他。”

 “那他为何还派人在你身边护你周全?他搞的那些小动作以为我不知道吗?”

 凤琩眼底迸出光。

 他调查过了,凤玦没有其他在乎的人事物,唯独对她这个下堂有几分情分在,所以只要捉住这个女人,他就一定能扳倒凤玦。

 庄子仪登时心头大,在知道凤玦对她的保护后,她心里确实有过凤玦在乎她的猜臆,但因为被凤玦狠狠拒绝过,她胆小的不敢相信凤玦对她会有真心,然而在这一刻,凤琩的话却让她加深了期待。

 不,这个人休想拿她的命来威胁凤玦做任何事!

 她猛摇头,心里充斥着矛盾,既希望凤玦来救她,证明他的心意,又希望他不要来,她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绊脚石,让他的生命受到威胁。

 “凤玦不会来救我的,他对我只是补偿而已,这并不代表他在乎我,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你没办法藉由我打击他,往后能登上大位的只有他,像你这种对百姓毫无怜悯之心的人一点资格都没有!”

 凤琩听了恼羞成怒,上前赏了她一巴掌。

 庄子仪疼得眼冒金星,还被强劲力道打得往后退了几步。她捂着脸,不敢有丝毫大意的瞪着他。

 她没忘了这个人对她起过心。

 凤琩看出她的防备,冷冷的笑出声“怕什么,你以为我还喜欢你吗?你这个人,竟敢和凤玦连成一气陷害我!什么见到宫女的鬼魂,你现在让我恶心到想吐,完全不屑碰你,你唯一的价值就只有帮我将凤玦引出来而已。”

 他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很重,丝毫不怜香惜玉“你以为我是想回皇宫、想拿回太子的位置吗?你错了,我现在只想杀了那家伙,既然我登不了大位,他也休想登上!”

 庄子仪疼得怀疑下巴都快碎了,仍逞强地道:“你不会得逞的,凤玦他不会来救我的。”不要来救她,千万不要。

 凤琩恻恻地笑“他到底会不会来,我们就来赌赌看吧。”

 平常庄子仪的情况凤玦都藉由飞鸽传信得知,所以今天当他看到派去保护她的属下快马加鞭受伤返回时,他就直觉不对,再听到接下来的禀报,更是脸色一沉。

 子仪竟被掳走?!

 他怒不可遏“这是怎么回事?人是你们看顾的,好端端的怎会被捉?”

 “殿下,对方是半夜突袭的,我们根本措手不及。”侍卫们马上下跪,不断磕头请罪“属下该死,没保护好庄姑娘。”

 凤玦怒火冲天,但在看到不少人受了重伤,甚至派去的人都死了大半,便没再追究,现在最重要的是,究竟是谁捉走子仪。

 柯正在一旁也急得半死“会是张公子派人捉她的吗?”

 “不,那些人武功高强,下手狠毒,完全不怕死,应该不是普通人派来的,但属下跟着庄姑娘在洪福县一段日子了,想不出庄姑娘有跟谁结仇。”

 凤玦也想不出来,子仪情好,待人和善,总是能轻易的征服人心,除了得罪他,她不会得罪任何人。

 可恶!到底是谁敢对她下手?。

 刚巧凤泽也在,他深思了下,开口道:“玦,该不会是你的仇人?”

 此话一出,凤玦浑身一震,想起了仍在逃亡的凤琩,心一阵紧。

 “怎么可能,我已经和她和离了,凤琩捉她有何用?”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却有一股很不安的预感,让他背脊一凉。

 他很希望这种事不会发生,但就在不久后,情况还是到了最糟的地步。

 “殿下,有人来箭矢,上头绑了一封信,指名要给您。”

 凤玦迅速接过柯正拿来的信,信上写了几行字,还附上一支小巧的发钗。他死死的盯住发钗,脸色惨白。

 凤泽见他神色异常,过信,看完不蹙眉“凤琩说庄姑娘在他手上,要你单独赴约,要是你没去,下次就会送来她的尸体。”

 柯正听得心惊,看到主子手上的发钗,忍不住问:“殿下,这钗难不成是…”

 “是她的没错。”凤玦终于开口,全身似被一股冷冽的气息包覆住,眼神充满杀气。

 这钗是在花灯市集上,他亲手为她下的。她居然真的被凤琩捉了。

 “凤琩,我一定要杀了你!”愤怒不断攀升,他再也无法压抑的运劲掀了桌,轰的一声,桌子顿时碎得四分五裂。

 他尝到一股腥甜,下一刻,鲜血就从他的喉咙涌出。

 凤玦这个样子吓坏了在场的人,所有人都没见过他如此失控。

 “殿下,冷静点!你走火入魔了!”柯正搀扶住他,焦急的道。

 凤玦甩开了他的手,捉住他的领子吼道:“要我怎么冷静,她被捉了!要是她有…”

 此话一出,他的双眸震惊的瞠大,双手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脑中只回着一句话——

 要是她死了,他该怎么办?

 在这一刻,凤玦才惊慌的发现一个事实——他爱着庄子仪。

 原来他想宠爱、取悦她的心情是爱,对她排山倒海的思念是爱,他会派人到她身边,想护她周全,想让她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也是源自对她的爱。

 他早就爱上她了,却因为他心中的结而不肯承认,所以当凤泽质问他是否爱上她时,他直觉否认对她有情。

 或许,他隐隐约约知道她占了他心里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但他却不断逃避,什么都不愿去想,也不敢去面对自己心里真正的感受。

 他只能为找不到出口宣的思念找借口,自以为是的认为只要默默守护着她,让她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看到她过得很好,这样就行了。

 可直到这瞬间,一想到她有可能会死,他会永远见不到她,连默默守护她、看着她都没有办法,他不由得发狂了,这时他才知道,她对他有多么重要,她早成了他的空气,没有她,他会窒息。

 她绝对不能死,要是她死了,他该怎么办?

 他最害怕的事还是再一次发生了。

 凤琩捉了她,狠狠掐住他的弱点,他最大的弱点。

 她那么柔弱,那么纤细,就跟母妃一样,只要一刀划下去就死了…

 “可恶!”他用力甩开了柯正。

 他知道凤琩很狡猾,却没有防到他会对子仪下手,他实在不该大意,让那个人有机可趁,要是子仪有什么万一…

 他顿觉胆颤心惊,慌得六神无主,平常的冷静全都然无存。

 “玦,你就那么害怕庄姑娘会死吗?你认为现在的你会输给凤瑁吗?你要就这样认输吗?”凤泽见他退却,连忙重新唤回他的斗志。

 凤玦被他怒,眯起盛有怒意的长眸瞪视着他。

 下一刻,他哈哈大笑。

 他和凤泽从小一块长大,凤泽除了是他的叔叔,也是他的兄长、知己,总是扮演着引导他的角色。他忍辱负重躲在民间等待报仇的那几年,就是因为有凤泽在,他才没有崩溃,才得以走到今天。

 凤泽总是能看透他、点醒他,做他背后的支柱。

 凤玦敛住笑,朝凤泽自信十足地道:“别小看我了,我岂会怕区区一个凤琩?我可以将他拉下太子之位,自然可以让他更凄惨。”

 是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无用的少年了,相隔多年,他的武功更加高强,心志也更加坚毅,在民间苦熬的时间可没有白费。

 他,会从凤琩手上救出他的女人。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