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三十章
 【第十章】

 庄子仪被带到一个隐密的山里,没有被绑缚起来的她悄悄想往口逃,但马上就被一只手用力抓住她的头发,往内拖行。

 “啊!”她疼得尖叫出声。

 “你想逃去哪儿?给我进去,你逃不了的!”凤琩鲁的将她拖进里,重重将她推倒,恶狠狠的警告。

 庄子仪狼狈的摔在地上,白玉无瑕的脸蛋上带有擦伤,手腕上也有些瘀青。被捉来的这几天,凤璟将她视为仇人,心情恶劣时就会打她,但她心中仍觉得庆幸,比起遭他侵犯,她宁可被毒打。

 凤琩阴沉一笑“忍耐点,凤玦就要来救你了。”

 “他不会来的!”庄子仪抬起下巴恨恨地道。他的诡计不会得逞的。

 “是吗?事实上他已经上山了,没有带上任何侍卫,我赌赢了。”凤琩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得意洋洋的道。

 这座山是他逃亡这些日子以来藏身的地方,所以他对地势十分熟悉,可以找到绝佳位置看清楚山下的动向,他也知逃跑的路线,要是凤玦带一批人攻上来,他可以马上带着这女人逃走,但他看到的是凤玦一个人来了,看来那家伙真的很在意这个女人,他的计划进行得比想象中顺利。

 凤玦来救她了

 庄子仪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整个人呆住了,瘫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来,不可能…

 她一遍遍在心里否认,但当她被两名死士押出山,看到凤玦穿着一身银白,衣袂飘飘的出现在她面前,并被死士搜身时,她不睁大眼,眸底浮现狂喜,和他分离的日子里拚命忍耐下的思念,在这瞬间一股脑儿的全都涌上,她贪婪的盯着他看,舍不得移开视线。

 然而旋即而来的矛盾让她痛苦不已,绞痛着她的心。他不知道凤琩想杀他吗?

 为什么还要来救她?

 “你怎么可以来!”庄子仪非常气恼的喊道。

 凤玦用着一贯戏谑不正经的语气回答“为什么不行?本皇子想来就来。”

 “你…”“子仪,我是来救你的。”他望着她,收起玩笑神态,深情款款的看着她,眸底的思念展无疑。

 这几个月以来,他只能从信中得知她的近况,如今相隔这么长时间再见到她,他才体会自己究竟有多想念她,直想把她狠很搂进怀里,但当他看到她脸上的瘀主目时,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凤琩,你敢打她?!”他气愤的瞪着凤场。

 “舍不得吗?”凤琩得意的笑,故意拉起了庄子仪的袖子,她的手上有着一片片瘀青。他存心想惹怒凤玦“还真是细皮,一点都伤不得啊,我才稍微打个两下就成这样了。”

 看到她手腕上的伤,凤玦更是怒不可遏“凤琩,放了她,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与她无关,你有胆就冲着我来。”

 “哈!”凤琩嚣张大笑“我怎么可能放了她?凤玦,你把我害得那么惨,害我落入这步田地,什么都没有了,既然如此,我不择手段都要用这个你最在乎的女人来回报你。”

 凤玦冷笑,幽黑的眸底闪过冷酷。“凤琩,这是你自找的,当年你母后是如何害我和我母妃被眨出皇宫,又是如何派人杀害我母妃的,这些事你一清二楚!年少时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你争太子之位,真心真意的将你视为兄长,可是你们母子俩竟如此恶毒,我绝不能原谅。”

 “那又如何,你想杀了我报仇吗?搞清楚,现在有资格发号司令的人是我。”凤琩张狂的吼道。

 凤玦向他,黑眸里没有一丝退让“只要你放了她,跟我回皇宫接受制裁,我可以帮你向父皇求情,饶你不死。”只要子仪平安,他可以忍受这个人活着。

 凤琩听到父皇两字更为憎恨,咬牙切齿道:“父皇不会原谅我的,我一回去,他肯定会让我人头落地,而且从以前父皇就偏心你,就算我是太子,他还是最疼你。所以我一定要让你死,就算我无法重回以前的地位,我也定不让你得到!”

 说完,他将庄子仪拉了过来,拔剑抵住她的颈子重重一,她白晰的脖子立即现出一条血痕,疼得她呻出声。

 “放开她!”凤玦很想冲上前救她,却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会,他明明比以前还强,他的武功不逊于凤琩,就算身上没有任何武器也杀得了凤琩,然而为什么一看到子仪脖子上的那条血痕时,他还是迟疑了?

 他的额上泌出冷汗,他完全不敢妄动,过往的阴影逐渐笼罩住他。

 要是那剑得再深一点,她会死的,会死在他面前…

 “你怕了?哈哈,你真的怕了!我真是押对宝了,你可真喜欢这个女人啊。”

 凤琩看到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得意的大笑。

 庄子仪还是第一次看到凤玦这个样子,真恨自己成为他的包袱,正想开口要他别管她的死活,把凤琩捉起来时,柯正的话在她耳边响起。

 殿下也不是不喜欢你,只是樱贵妃的死在他心里埋下很深的心结,让他认为女人很脆弱,会成为他的弱点,被敌人捉住用来威胁他…

 不,她不能这么说,不能弃自己的生命不顾,再次成为他的心魔。

 “凤玦,我不会死的,我没有那么脆弱,我保证。”她望向凤玦,眼神坚定的喊道。

 凤玦看着她,内心的阴影渐渐消失无踪。

 对,她不会死。

 他很清楚她的坚强,她的生命力顽强,不会轻易死去。

 是的,他救得了她,他不会让她死的。

 凤玦恢复了自信,也朝她信心喊话“子仪,等着,我会救你的。”

 凤琩见两人互许承诺,鄙夷的嗤笑“还真是深情啊,我看了好感动呢。”他命死士拿了把匕首过来,丢到凤玦面前“那么想要你的女人活命的话,就马上用这匕首大力捅向你的右手,你之前说你的右手废了,应该也是骗人的,我这回就大发慈悲让它真的废了吧。”

 天啊,不要!庄子仪听到凤琩竟那么残忍的要凤玦自残,忍不住在心里呐喊。

 “快!不然我就划破这女人漂亮的颈子…不,死得太快就不好玩了,上回的千里红很好用吧?”凤琩笑得yin秽。

 凤玦双目一凛,他捡起匕首,没有一丝犹豫的刺进自己的右臂,再拔起,鲜血顿时染红了银白色的衣袖,顺着指尖滑下,一滴一滴坠到地面上。

 “不,不要!”庄子仪吓白了脸,眼泪扑簌簌直落,她没想到凤玦竟会真的照做,天啊!这下该怎么办。

 “哈哈哈!”凤琩看得十分过瘾,变本加厉的羞辱道:“现在给我趴跪着,像狗一样,然后再喊一句吾皇万岁万万岁。”

 在要了他的命之前,他要羞辱凤玦,让他生不如死。

 不,不要…庄子仪心痛得无以复加,她不要他为了自己向凤琩下跪。

 曾经,她怨过他无情,但他怎会无情,他为她做的事太多了,这个人根本就是将她放在心尖上。

 她多想叫他别管她,可是她喊不出口,她要信任他,不能动摇他的心志。

 下一刻,凤玦扔了匕首,屈膝要下跪,凤琩见状满意的大笑,等着他喊一声“吾皇万岁万万岁”

 可是当凤玦双膝落地的那瞬间,他马上捡起被丢掷在地的染血匕首,使劲朝凤瑠一

 那匕首速度很快,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时,就直直入凤琩持剑挟持庄子仪的那只手的手臂。

 “啊——”凤琩惨叫一声,松开了对庄子仪的箝制。

 庄子仪一得到自由,立即拔腿冲向凤玦,奔入他怀里。“凤玦。”

 “子仪。”凤玦也欣慰的抱紧她,终于,她安全的回到他身边了。

 “可恶,你竟敢伤我,捉住他们!快。”凤琩忍痛拔出了匕首,捂着鲜血直的手臂,表情狰狞的喊道。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