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十四章
 【第五章】

 “皇子妃,殿下找您,要您马上过去。”

 小翠跑来药房找人,边说边出暧昧的笑。

 庄子仪正在捣药的动作停了下来,秀眉微蹙,觉得有点伤脑筋。

 她现在很忙,正在做要给凤玦用的除疤膏。

 经过近一个月的休养,凤玦的伤已经逐渐愈好了,她想到可以利用某些草药做除疤的药膏,身体才不会留下丑陋的疤痕,她不知道凤玦会不会觉得她多事,讽刺的说他又不是女人,可是只要她能做到的事,她都想尽力去做。

 原本,她只是因为恩情和私心才为他敷药,现在已经变成是真心想照料他的伤,希望他恢复良好。

 “唉,不去的话肯定又让人来催了。”庄子仪无奈一叹,不得不搁下手上的工作走一趟。

 凤玦早在房里等候着她,看到她来,一脸笑咪咪的,显见心情很好。

 “坐下吧。”

 她走到他面前,握紧粉拳,不知在忍耐什么,终于她忍无可忍了“殿下,你不能一高兴就叫我来,这样我没办法做好自己的事。”

 凤玦挑眉看她,悠哉笑道:“只有你敢这么对我大小声,本皇子就宽宏大量饶了你,坐下吧。”

 庄子仪仍站得直的,严肃表达自己的意见“殿下,我不是只负责伺候你就好,我也有自己的工作。”

 她得捣药,还得制要拿到店铺寄卖的小布偶,这是她每天必做的事,先前再忙都还可以空去做这些工作,现在他三不五时就召唤她,只要她消失在他面前超过两刻钟,他就会马上派人叫她过来,粘她粘得可紧了,她根本无暇去做其他的事,下人们见了也都误以为他们一刻都不能分开,好像有多恩爱似的。

 “我不是说过你做的事还远远不够吗?你要更努力的取悦我,听我的话,坐下,别让我说第三次。”他状似威胁,但怎么看都不像生气,反倒乐的。

 庄子仪瞪着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这男人沟通了。

 “还是你想服侍本皇子沐浴?”他无害的朝她一笑。

 闻言,她不吭一声,却立即坐下。

 桌上除了泡好的茶,还有摆好的棋盘——这就是凤玦近来粘着她的原因,他上了下棋,自己学不够,还要拉着她一起,原本她对这东西一窍不通,如今都被他调教得有一些水准了。

 “很好,开始了。”见她坐下,他满意的眯起狭长双眸。

 两人开始下起棋来,凤玦的棋艺虽然更胜一筹,但庄子仪很有潜力和耐心,不到最后关头,根本分不出胜负。

 “子仪,你的棋艺真是愈来愈好了。”凤玦赞叹。

 “我当然要进步了。”不进步的话,他又会叫她服侍他沐浴了。庄子仪心里无奈想着,每次他只要用这句话来威胁她,她就没辙了。

 陪凤玦下棋是她现在最常做的事,此外她还要常常替他煮五彩鲜子烧、做香囊,让她忙得团团转。

 但这样的忙碌跟先前又不太一样,他并没有刁难她,没有要她做比登天还难的事,下棋她还可以接受,两人相处起来的气氛也变得和乐融融许多,没有先前的剑拔弩张。

 就连有时候她顶撞他,他也只是一笑置之,完全不跟她计较,对她好得过分。

 这让她有种错觉,这男人之前是将她当成玩具耍,现在则是当珍宝宠。

 她不知道他为何会有那么大的转变,大概是她做出了五彩鲜子烧的关系吧,因为刚好就是在那之后,她就明显感受到他态度上的差异,他对她多了分宠溺,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只是她依然不了解这个男人。

 那天她说他心地很不错,明明她都说对了,他脸上的表情也明白告诉她没有错,但他依然全盘否认。

 或许奇怪的是她自己吧,为什么那么想了解真正的他呢?

 庄子仪发起呆来,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凤玦的大手上,被他修长又漂亮的手指吸引,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

 “子仪,该你了。”凤玦看到她盯着他的手发呆,轻笑道:“怎么,看傻了?”

 “才没有。”她立即从他手上挪开视线,可一对上他的俊颜,脸上又忍不住冒着热气,让她又赶紧垂下脸蛋,故作若无其事的移动棋子。

 打从在森林迷路那之后,她的心就起了变化,总会不由自主的盯着他的手,被他碰到也会宛如触电般不自在,似乎对于那双曾经握紧她的大手格外感。

 而且只要和他四目相对,她的心脏就会剧烈跳动,好像刚识得爱情的少女一般等等,她在想什么?她刚刚是说爱情吗?

 不,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庄子仪轻摇头,命自己不许胡思想。

 她没注意到,凤玦在她低下头后就一直睇着她看,那深邃黑眸闪着炽热光芒。

 “殿下!”柯正匆匆踏进了房里,着急得连门都没敲。

 突如其来的情况打破了两人各怀心思的奇异气氛,柯正顾不得行礼问安,附在凤玦耳边说话。

 凤玦笑容顿失,脸色变得极为严峻,立刻嘱咐道:“拿酒来。”

 庄子仪看柯正听从照办,不能苟同地道:“为什么要柯大叔拿酒?殿下,你现在还不能喝酒。”

 凤玦看到她表情如此认真,不由得轻笑出声,他最喜欢她为他担心时的样子了。

 “殿下,你难道不知道酒对你正在愈合的伤口很不好吗?你不能喝。”她继续劝道。

 凤玦听得扬高,愉悦地道:“子仪,我真是愈来愈喜欢你的关心了,这种唠叨很好听。”

 “殿下!”她可不会被他这么简单就糊弄过去。

 凤玦敛起笑,含深意地道:“现在仔细听好我说的话,待会儿有贵客来,你得多喝一点酒好壮壮胆,陪我演场戏。”

 “演戏?”庄子仪错愕不已,而且为什么连她也要喝酒?

 “让你悠闲了那么久,总算有你派得上用场的地方了,这对你来说可是项重大任务,你得好好表现。”凤玦的眼神闪了闪,郑重代。

 “是要演什么戏?”看他这么认真,不像在逗她,她连忙谨慎地问。

 凤玦没有多说,只是出神秘的笑,更让庄子仪感到心中不安。

 很快地,下人送来满桌的酒和小菜,房内顿时酒香四溢。

 庄子仪虽然不清楚凤玦为何必须大费周章的演戏给那位贵客看,但她仍听话的喝起略嫌苦辣的酒,眉头紧拧。

 她真是不懂,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喝的?

 “再一杯。你得多喝一点,脑袋不清楚才好演这场戏。”凤玦又替她满上,他自己也喝到浑身都是酒气。

 “为什么我要喝到脑袋不清楚,你到底要我演什么…唔…”她想问清楚,却被他扣住下巴,喂入了酒,害她差点呛到。“殿下,你…”庄子仪正想发难,门上被人轻敲了一声,是柯正的暗号,接着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足音,似乎是有一群人往这方向来了。

 冷不防地,凤玦从椅子上站起,将庄子仪也拉了起来,倾身吻了她。

 那带有酒味的气息灌入了她口鼻,吓得她瞪大眼,心脏都快麻痹了,本能的伸手想推开他。

 “你在做什么!”天啊,他该不会是酒后吧?

 “放轻松,这是演戏。”凤玦扣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喃。

 吻她是演戏?

 庄子仪震惊不解的瞪视着他,脑袋一片混乱,接着她整个人被他拦抱起,往大抛去。

 她摔在上,才爬起来,惊见凤玦居然开始宽衣解带,出结实的膛,她的脸颊瞬间泛红、发烫。

 有、有必要演到这程度吗?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