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十五章
 庄子仪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凤玦已经长腿一迈跨上,双手捧住她的脸,再次封住她的

 刹那间,庄子仪完全无法思考,她嘴里全是他的味道,这个吻是那么炽热、那么浓烈,让她几乎快要不过气来。

 她从没被男人吻过,更没被吻得那么深、那么绵,她只能睁大眼,不知该如何是好。

 呜呜,她的第一个吻竟被用来演戏,真的是…太荒唐了!

 不过还有更荒唐的——

 庄子仪突然被男人的力道推倒在上,凤玦跨坐在她身上,还拉开了她的衣襟,她贴身的粉紫肚兜了出来,她倍感羞的涨红了脸,伸手想推开他。

 为什么还要衣服,是要演得多真啦?

 凤玦发现她的抗拒,轻声说道:“乖,那位贵客来了,合作点。”

 庄子仪也听见那群人已经走到门边了,虽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只能忍耐配合。

 这是演戏,只是演戏而已!她拚命在心中这么告诉自己。

 凤玦望着她含羞带怒的神情,以及被他吻得红的,再看到她身上穿着的粉紫肚兜,那薄薄的衣料包覆着她浑圆的脯,出衣料外的肌肤也白晰动人,她简直是个尤物。

 凤玦眸一沉,低头又吻住了她。

 当他的稍微离开时,庄子仪在息时看到他们双之间拉起的银线,顿时羞恼到双颊更红。

 然后她又被吻了,如此反复好多次,她感受到男人灼烫的气息不断灌入她的,而他强健的身体则重重着她,两人四肢,她全身酥麻发热,就像快起火似的。

 咿呀——

 庄子仪听到房门被开启的声音,立刻感觉到凤玦吻得更急切,他的舌没入了她口中,不断翻搅着她,让她难为情极了,她被他吻得有点晕眩,整个人像是快融化一样,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感受得到那在她里与她放肆的热度…

 “白宣yin,二弟真是太荒唐了!”

 踏入房内,为首的人看了上相拥热吻的男女好一会儿,终于斥责出声。

 这话一出,凤玦眸底闪过一道光,缓缓从庄子仪身上起身。

 他拉起被子盖住她半luo的娇躯,转过身之际已呈现一副醉态,还得往前走上几步才认得出眼前的人。

 “这不是太子吗?太子怎么会在这里…”他脚步微微踉跄,似乎真的醉到神智不清。

 凤琩一副不能苟同的模样望着凤玦,身后有几个侍卫陪同,柯正也来了,只是站在门口不得进入,门外还有太子带来的侍卫,可说是声势浩大。

 “二弟,你只传来家书说是受了伤要找个地方疗养,之后就音讯全无,害皇兄好担心,好不容易查到你在这里,竟见你大白天荒唐yin乐,看来皇兄真是白担心你!”凤琩一出口又是责备。

 “欸,因为臣弟会怕嘛,臣弟肯定是碰了哪个不该碰的女人,才会被刺客追杀,所以想避人耳目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说着,凤玦打了一记酒嗝,步伐又不稳了。

 凤琩不屑的望着凤玦这副颓废德,眼神扫过满桌的酒壶,以及背对着他蜷缩在被子里的女人。

 出被子外的是一头秀丽的黑发,上头别了一支镶有小白花的发钗,非常朴素典雅,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接着,他朝凤玦摆起兄长姿态,高傲凛然的道:“我有重要的事要说,把你这副荒唐样整理好,再到大厅来见我。”

 说完,凤琩转身踏出房门,跟随的侍卫也一起离开。

 柯正见主子衣衫不整,上还有庄子仪,不敢逗留,连忙把门阖上。

 庄子仪见大批人都走了,这才敢自棉被里探出头来“那是…太子?为什么我们要作戏给太子看?”

 “你不需要在意那个人。”这句话摆明要她别多问。

 皇后怀疑他别有居心,就连他受了重伤都无法完全消弭她的戒心,一查到他在这里养伤,居然无声无息的要凤琩带着大批侍卫直闯进来,为的就是要捉住他的把柄,查探他有无和其他人勾结,秘密策划夺位之事。

 当然,他不会出任何马脚的,他早在皇后与凤琩身边安了人,得知凤琩会来,提前做好了准备,还故意让接待凤琩的下人指引他来到主屋这,好让那家伙亲眼目睹他即兴演出的好戏,认定他不思进取、荒yin无度,对他掉以轻心。

 “可是…”听到他口吻陌生、轻蔑的称太子为那个人,让庄子仪觉得这两人的关系古怪。

 “子仪,你确定要维持这个样子跟我说话吗?”凤玦长眸轻佻的睐了她一眼,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闻言,她脸蛋涨红,这才想起自己衣衫不整,赶紧转过身将敞开的衣服穿好。

 她一边穿一边感到无比的羞及难堪,双手隐隐发颤着。

 只是作戏而已,她却沉其中,被他吻得浑然忘我,当他结束这个吻时,她竟感到怅然若失。思及此,她真想狠打自己一巴掌,要自己清醒一点!

 庄子仪,冷静下来,忘了刚刚的事。

 凤玦望着她的身影,双眸充满惑。

 他竟如此回味方才的吻。

 明明只是想作个戏,为什么她的会那么甜美,让他一尝全身就为之震撼,忍不住愈吻愈热烈,几乎想噬她。

 这是怎么回事?他向来自制力强,就算她比任何女人都特别,他也不应该这么

 轻易失控,甚至差点忘了自己是在作戏,得用足所有力气才有办法离开她的、她的身体。

 从前阵子进了森林找她之后他就时有困惑,似乎是在看到她差点被狼攻击的那刻起,他开始对她心生怜惜,更因为她的付出与理解让他深受感动,他变得不想再刁难她,反而想宠她,总要她陪着泡茶、下棋,才一会没见就想得紧,像是打从心里希望她能一直待在他身边。

 他实在是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但和她在一起他很快乐,便任由本能驱使了。

 “殿下,你不快去见太子吗?”庄子仪整理好自己,下了,回过头时,表情已恢复冷静自若。

 凤玦听到她一问,看她一脸平静,仿佛沉其中的只有他,觉得很不愉快,忽地朝她气一笑“太早去不好,就让太子以为我们两人还热情如火好了。”

 什么热情如火!庄子仪瞪他,已经冷静下来的心又热了,脸也红了。

 凤玦轻笑出声,她真的很有趣,这表情太人了。

 突然间,他兴起一股想逗逗她的念头,谁教她把他得神魂颠倒,让他变得那么狼狈。

 “子仪,我们干脆来真的吧。”他用着惑的语气道。

 “什么来真的?”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凤玦朝她跨前一步,继续用低沉的嗓音煽动她“我们来进行迟来的房花烛夜吧,我保证会带给你最美好的一夜。”

 庄子仪终于听明白了,顿时吓得不轻。

 他肯定疯了!她有引发他的念吗?她赶紧低头看看自己,分明没出一丝肌肤啊。

 “你在胡说什么…”她僵硬一笑,不由得往后退。

 他魅一笑,再往前一步“如果你怕怀孕的话,我有法子避孕。”

 这话说得庄子仪脑袋都发晕了“什、什么避孕,你不要胡说八道!”她又往后退。

 这男人果然是风、无可救药,她要把他不是皇子的话收回。

 凤玦恶的又说:“或许你以后还会改嫁,可是你肯定找不到比我更懂女人的了,你可以先体验体验。”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