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十三章
 一回庄子,庄子仪就忙着到厨房煮五彩鲜子烧,凤玦则像个大爷般坐在一旁等候上菜。

 两人安静无声,倒是厨房外热闹得很。

 凤玦从狼的口中救出庄子仪一事传遍庄子,所有人皆认为二皇子深爱着他们的皇子妃,才会奋不顾身上前救人,这下都欣喜的在厨房外偷窥着他们,盼望着两人的感情能够加温。

 柯正也是偷窥成员中的一名,但他心里更多了些震撼,原本他只是想让主子知道皇子妃的用心,没有想到主子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幸好主子的伤口并没有裂开,皇子妃也安然无恙,真是皆大欢喜。

 有一堆人挤在厨房门口偷看又吱吱喳喳的,凤玦哪会不知道,他不耐的挥了挥手,柯正见状赶紧驱散人群,自己又忍不住偷看了一下才离开。

 “啊!”庄子仪准备好食材,菜也切好了,正打算下锅炒,却被溅起的油烫到了手,叫了一声。

 凤玦迅速起身,迈开长腿走过来,将她的手浸入旁边的一桶凉水里。

 “你看起来明明很聪明,怎么会笨到迷路又烫伤?”

 庄子仪听着从头顶上传来那含没好气的声音,看着那双捉着她浸泡冷水的大手,会心一笑。

 这男人虽然嘴巴坏了点,但其实是个心口不一、温柔的人呢,所以才会牵着她走过黑暗,现在又关心她的烫伤。

 过了一会,她发现他仍没打算放开她,只好盯着他覆在她手背上的大手看,两人手迭着的姿态愈看愈暧昧,她终于忍不住拔开他的手,将他推往位子上坐下。

 “请稍等一下,菜马上就炒好了,我绝对会让殿下吃到满意的味道。”

 凤玦被她推着坐下,看到她那么认真的保证,忽然变得期待起来。

 一刻钟后,庄子仪端上了菜。

 “殿下,你快吃吃看。”她将精心烹煮的五彩鲜子烧摆在他面前。

 “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这次味道要是再不对,你就得伺候我沐浴。”凤玦毫不客气先行表明,接着拿起筷子,才吃下一口,他立刻瞪大了眼。

 这香气、这道菜的滋味…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

 “殿下,好吃吗?”庄子仪看他吃下了,充满期待的问。

 “好吃。”凤玦的神情有些恍惚。

 太好吃了,就跟记忆里的一模一样…是母妃做的味道。

 听到他说好吃,她迫不及待又问:“殿下,那跟樱贵妃煮的、殿下所怀念的味道一样吗?”

 凤玦一顿,抬眼对上她“是柯正跟你说我怀念我母妃煮的这道菜?”

 庄子仪含笑点点头“是啊,所以我才想煮出和樱贵妃一模一样的味道,好让殿下开心。”

 凤玦用着灼灼发亮的眼神看她。

 庄子仪终于察觉到自己的嘴快,真想咬掉舌头。

 “柯正真是多嘴。”凤玦哼道,但又一脸深意地看起她“可真令人愉快啊,原来你是如此的在意本皇子,知道我想念这道菜的味道,竟为了我费那么大的心思。”

 原来她踏入森林找琴香草的原因是这个,刚才在森林里还一副多勉强的样子,真是不老实。

 想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他的嘴角就不由得上扬。

 “才不是,那只是…”都被看穿了,她想否认,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替你那么辛苦,要说好几个谎。”凤玦一脸得意洋洋。

 她脸一红,咬牙切齿道:“不,我是真的很高兴不必服侍殿蟣uo逶。 ?br />

 凤玦大笑,又吃了一口,在知道她的用心后,他吃起这道五彩鲜子烧更觉怀念与温暖,简直是爱不释口。

 庄子仪看到他一口口不停歇的吃着,脸上足神色。

 好奇怪,原本她只是怜悯他丧母又发恶梦才想做这道菜的,但在他拚了命救出她后,她的心境有了变化,在做菜时放入了更多真心去做。

 她由衷希望他在吃下这道菜后,内心的痛苦能减少一分。

 对了!庄子仪突然想起什么,掏出了平藏在衣襟内、挂在前的香囊,并从脖子上取了下来,向前一步朝他递出。

 “殿下,这个送你,这是我常佩戴的茉莉香囊,只要闻到这香气,你就不会作恶梦了。”说这话时,她显得不太自在,脸上有抹可疑的红晕“还有…就是用来答谢你救了我。”

 凤玦看着她手上的香囊,心头又是一暖,她居然会想送香囊给他?

 想起她身上总是充斥着茉莉香气,他眸变得幽深,颇有深意地道:“看来那一夜的确是你照顾我的没错,所以你才会知道我闻到这香味就不会作恶梦的事。”

 庄子仪闻言,立刻吓得全身一僵。

 “你说说,我那时作了什么恶梦,又是怎么样才平静下来的?”

 庄子仪镇定心神,很冷静、很冷静的扬起微笑,转移话题“殿下,你多吃一点,这菜冷了就不好吃了。”她死都不会承认曾经被他抱着睡。

 看出她有意回避,凤玦一脸不太高兴的瞪着她,但在看到她手上的香囊后,心情又大好了。“算了,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分上,这回就饶了你吧。”

 他从她手上取饼香囊,握在手心上,继续品尝五彩鲜子烧。

 看到他收下香囊,她绽出微笑,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看,有些着

 曾经,有关这个男人的事她不愿多想,也不想和他有所牵扯,但不知怎地,她现在突然有股冲动想了解他,而且是真正的他。

 凤玦感受到她的目光,抬起头揶揄道:“又想送东西给本皇子了?还是你也想吃这道菜?”

 视线向他,庄子仪鼓起勇气道:“我有话想对殿下说。”

 凤玦挑眉“什么话?”

 她深深了口气“我觉得殿下你不像外人所说的那样糟糕,更不是个只知吃喝玩乐的皇子。”

 没想到她会说出此话,凤玦呆了一下,接着狂笑不止,像是她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

 终于,他敛住笑,一字一句都说得格外不以为然“我成天吃喝玩乐、风、不学无术,这样还不算糟?”

 对上他那双轻佻里带有挑衅意味的黑眸,她神情坚定地道:“不,殿下,不是这样的,我看到的你总是在看书,也从不喝酒,还时常出思索什么的表情,并不如在外头表现出来的那么不正经。”

 她握紧拳头,又说下去“虽然你老是表现出唯利是图的一面,总是再三强调要利用我,但其实殿下你的心地很不错,像今天你就救了我,一年前在牡丹阁时,你看到刘嬷嬷用银针刺我,也救了我,我相信,当时你是真心的,我并没有看错人。”

 这句话说完,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两人对望着。

 庄子仪的内心十分紧张,甚至隐隐有些不安,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有说错。

 凤玦直勾勾的望着她,再也无法像方才那般肆意狂笑,他的心脏剧烈跳着,任凭排山倒海而来的震撼淹没他。

 他一直都在伪装,伪装成另一个人好瞒过皇后的眼。

 这一年多来,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名声有多难听,表面上他是已经习惯了,其实心底很厌恶必须过这种两面生活。

 从来没有人彻底了解他真实的一面,她却对他说,他也有认真思索的一面、他的心地其实很不错。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被救赎了。

 他情难自的望着她,眸底闪烁两簇切的火光。

 如此热烈的目光让庄子仪脸发烫,几乎想撇开头,但她没有闪避,仍是直视着他。她要让他知道,说那些话时她有多认真。

 两人相互对望着,空气里飘散出淡淡的暧昧气息。

 终于,在下一刻,凤玦打破了宁静,他用一贯戏谑又嘲弄的口吻说道:“若你以为说这些话夸我,又为我做菜、送我香囊,我就会开开心心的提前写和离书放你自由,那你就错了。不够,你做得还远远不够,你还得做更多、更多。”

 她别想那么快摆他!她必须陪伴在他身边再久一点!

 凤玦并没有察觉到,自己不再只是将她当成打发时间的消遣,而是对她产生了依恋。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