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十二章
 好暗!

 庄子仪手上提着一个竹篮,里头装着琴香草,她抬头看着渐渐变暗,且被大树笼罩住的天空,向前快步走着。

 不快点走,等天完全黑了她就走不出去了。事实上,她已经在这里绕了好几圈,根本找不到路。

 唉,她怎么会走到迷路呢?

 庄子仪回想起今天她是和娘一起来找琴香草的,半路娘突然感到不适,她便要娘先回去,一个人找起琴香草,怎知找了很久才找到,那时天色已经昏黄,她急着要出去,却不慎走错了路,误踏森林的深处,如今她已经完全分不清楚方向了。

 咻咐咻的声音响起。

 庄子仪瑟缩了下,她听到的是风声吧?

 这下该怎么办,入夜后的森林可是很危险的,听说有野兽出没,而且天愈来愈暗了,很快她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赶紧甩甩头,她不能怕,娘知道她在这里,她若没回去,肯定会差人来找她的。

 “嗷呜——”

 庄子仪吓了一跳,那是什么声音,狼嚎吗?

 她努力想保持冷静,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加快,一个没留意竟踩到树根,跌了一跤。

 “啊!”她尖叫一声,忍着疼正想爬起来。突然,她听到草丛里传来窗窸窣翠的声响。

 她警戒的抬起头,正巧对上了一双绿色眼睛,她本能的张开嘴尖叫,幸好手更快的捂住嘴。

 那是一头野兽。

 当那头野兽踏出草丛时,她发现那是一头很壮硕的狼,且正凶狠的用一双绿眸瞪视着她。

 她浑身发抖,手紧紧捂着不敢放,就怕自己忍不住发出声音,会刺那头狼发怒攻击她。

 该怎么办呢?

 庄子仪看了看四周,只有参天的大树,可爬树她不擅长,地上也没有树枝可当武器,手上的篮子里虽装着琴香草,但又不能拿来砸…她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只见那匹狼弓起肩头龇牙咧嘴的低吼,接着一个跳跃朝她冲来,她想从地上爬起来逃走,却吓得腿软,动也动不了。

 完了!她闭上眼,抱紧手上的竹篮,等待着那头狼咬上自己的脖子。

 过了好一会,她没感受到预期的疼痛,睁开眼一看,就见一道颀长身影一手持剑、一手持着火把挡在她面前,正跟大狼战,在火光的映照下,她看清了银白色的衣袍料子以及那人敏捷的身手。

 这、这个人是…

 几番战后,当那头狼被一剑穿心倒下时,庄子仪仍处于看到来人的震惊中,久久无法回神。

 “快走,这里或许有狼群!”

 庄子仪被一把拉起往前跑,她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对方的侧脸,几乎是被他拖着跑,跑得都快不过气,直到一棵大树后才停下。

 她急着,稍微调整好气息后再次望向对方,仍是满脸不敢置信“殿下,怎么是你?”

 凤玦望向她,危险的眯起了长眸。

 庄子仪感觉到他的怒气,以及扣住她手腕的手力道加重了。

 下一刻,凤玦尖锐的开骂“你来森林里找琴香草?为什么要来找那玩意?你是傻子吗?你差点被那头狼当成晚饭吃了。”

 他原本以为个路不是什么大事,既然知道她人在哪里,派所有侍卫去找就行了,现在居然搞得他得亲自来找她,他才不会觉得内疚,难免有脾气。

 庄子仪乖乖挨着骂,很难想象凤玦会有这么生气的时候,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就在这时,她注意到他的声音有些,想到刚才他一路拉着她跑,之前还为了保护她而冒险和那头狼战…

 思及此,她立刻挣开他的手,拉起他的双手看,没看到伤,又改捉住他的衣襟,想扯开他的衣服。

 凤玦吓了一大跳,赶忙扣住她的双手“庄子仪,你这是在干什么?!”

 “帮你检查伤口,殿下,你刚刚杀了那头狼,又跑了一段路,伤口不知有没有裂开。”庄子仪没意识到自己男人衣服的行径有多么不得体,此刻她脑袋只想着一件事——害怕他受伤。

 “不必!”凤玦挥开她的手,谢绝她的检查。就算了点血又如何?死不了的。

 “不行,我必须亲眼确认。”她坚持已见。

 对上她坚定的双眸,他不满的咬牙道:“你非要在这个时候坚持吗?”

 “我只要确认殿下裹的白布有没有渗出血就好。”不等他回应,她动作迅速地解开他的衣带,让他出了腹间的白布条,再从他手上拿过火把检视伤口。

 这小妮子竟真的没经他允许,强行了他的衣服。

 凤玦知道自己该阻止她,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

 她很关心他。不是盼着他早点养好伤离开,而是真的担心他的伤势。

 她挨得他好近,他嗅到了她身上那股淡淡的茉莉香气,让他心里有点飘飘然。

 他低眸望着她,这才发现她好娇小,她是那么纤细、那么脆弱,让他不忖道,要是他再晚点来,她的下场会怎么样?

 明明他派了那么多人来找她,最后却是他救了她,要是他没有亲自来的话,她肯定…

 这一刻,凤玦打从心里庆幸他有来森林找她。

 当庄子仪看到凤玦腹上的白布并没有渗出血,也没有闻到一丝血腥味时,这才松了口气。

 她现在的心情除了惊讶看到他之外,还有那么一点高兴、一点感动,又有一点震撼,害她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她真庆幸自己现在低着头,他无法看到她的表情,否则定会被他发现她的脸红得不象话。

 她一直当他是个无情的男人,但他却特地进来这座森林找她,并从狼的口中救出她,她真的很感激。

 “看满意了吗?”凤玦的声音从庄子仪的头顶上传来。

 她现在是紧紧挨着他,双眼直往他肚子上瞧,这姿势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再这样继续下去,他很难当个君子。

 “伤口看起来没有大碍…”庄子仪抬起头答道,正好对上他低倾的脸,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两人靠得极近,几乎快贴在一起,那刚刚她岂不是像不知羞的盯着男人的肚子看?

 天啊!她马上往后退一大步。

 “小心点!”凤玦看她没踩稳,就快往后栽倒,手一伸捉住她,本能的将她搂进怀里。

 庄子仪被他用力抱住,小脸就这么直接贴上他温热光滑的口,她慌张得心狂跳着,脑袋一片空白。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两人亲密相拥,暧昧像是钻进了肌肤、钻进了心,让他们心神样。

 “我衣服后,现在是投怀送抱了?”凤玦沙哑道,低头看着那贴在他前的小脸蛋,几乎快压抑不住冲动。

 闻言,庄子仪顿觉轰的一声脑子一片空白,不一会儿她回过神,用力推开他,与他隔开一小段距离,心慌地道:“我才没有!”说完还迅速撇过脸。

 但凤玦还是看到了她泛着羞意的涨红脸蛋,心情一整个愉悦,他慢条斯理的重新穿好衣服,然后望着自己的手,还真有点舍不得放开她。

 脸好烫!庄子仪不想再回想他的膛有多热了,只好望看四周找话题“殿下,只有你一个人来找我吗?”

 凤玦否认道:“怎么可能,我当然是派侍卫队来找你。”

 “可是我只看到殿下你一人…”

 凤玦说不出口,他原本是和侍卫队一起来,突然间他听到疑似她的叫声,很细微的从远方传来,等他回过神时,已经队来找她了。

 “你呢?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要来找琴香草?”他反问,而且那么坚持非要找到,甚至让自己陷入危险。

 庄子仪敛下眸“因为这是殿下你的命令,我必须成功煮出那道菜才行。”

 “只是这样吗?”他仔细端详她的神情,试图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

 “因为柯大叔说,樱贵妃做的五彩鲜子烧有加入琴香草,我想我只要加入琴香草,就能做出和樱贵妃一样的味道,让殿下你满意。”她尽力保持着冷静的语调,不想让他发现她是因为心怜他才想做这道菜。

 他仍是面质疑的盯着她看,刚才柯正分明说她是为了他,难道是柯正误会了?

 他的视线如炬,比他手上的火把更炽热,她几乎得强忍着才不会在他面前心事。

 “不过真正的原因是…”庄子仪向他的视线“我不想服侍殿蟣uo逶。惨坏愣疾幌肟吹降钕碌?*。”

 “哈哈!”意想不到的回答让凤玦大笑几声,笑得他伤口都泛疼了。

 “换我问了,”她逮住机会问道:“殿下,为什么你要和侍卫一起来找我,还要救我呢?”她真的很想知道。

 凤玦敛起笑,恶狠狠地瞪她“因为要是你被狼吃了,我会很不高兴,我还没利用完你,怎么可以让你早死。”

 再次听到类似的话,庄子仪不但不觉得他无情,反而很想微笑,她知道的,他虽然嘴上不悦的骂她,其实心里是关心她的。

 她的心不由自主的为他怦跳,且有愈来愈快的趋势。

 凤玦真没想到她竟然会笑,还笑得那么温柔甜美,忽觉体内一阵动,躁热不已。

 和她独处,还真容易令人起心!他烦躁地想。

 踏出大树后,在看到前面有点点火光后,他朝她喊道:“走吧,柯正他们就在前面,我们走过去,人一多,狼群就不会靠近了。”说完,不等她跨出步伐,他一下子就往前走了好几步。

 庄子仪看到他拿着火把就走,四周顿时变暗,吓得立刻往前冲,用力拉住他的衣袍“殿下,等等我!”

 凤玦吓了一跳,回过头,就见她整个人缩在他身边。

 “好暗…”她害怕的低喃。

 望着她含惧意的清丽脸庞,他发现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依赖他,毫无防心的主动碰触,教他不由得心一软,涌起一股保护

 “你怕黑?”

 她没说话,只轻轻“嗯”了声。

 他睇着她的眼神多了分气“真好,又发现你一个弱点了。”

 又?庄子仪抬起头来,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肯定不是好事。

 凤玦温柔一笑,牵起她的手“怕的话就好好捉住我的手吧。”

 庄子仪对上他温柔的眼眸,瞬间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让她心跳加速,什么都没办法想。

 这一路上,走在暗黑的森林里,因为有他陪着,有他这双大手牵着,她感到十分安心,不再害怕。

 在这一刻,她的心中已有情愫微微滋长,她却完全没有察觉。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