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十一章
 【第四章】

 庄子仪问了陈嫂和王婶才知道,五彩鲜子烧是江南名菜,由五种不同颜色的蔬菜加上各式海鲜炒成。

 经过指点,再加上翻阅食谱后,她试着去煮这道菜,原本做完后她很有自信,但凤玦尝了一口后却说难吃。

 庄子仪不死心,又重新再煮,但无论她煮了多少次,凤玦每次都能挑出毛病,就连这次,她自认为已经做得很好了,柯正和下人们尝过也都说好吃,可最后仍是被凤玦挑剔味道不对,让她大受打击。

 怎么可能?不管是食材、调味料或火候,她都尽力调整到最好了,怎么还是不行呢?

 她决定再去问一次柯正,他是最了解凤玦的人,问他最能明白。

 “味道不对?我也不明白殿下怎会这么说,明明是这味道没错啊。”柯正想破头也想不出原因。

 庄子仪好沮丧,突然又想到,该不会是他故意找麻烦吧?

 “说起来这五彩鲜子烧是樱贵妃最拿手的一道菜,清不腻又下饭,殿下很爱吃。”

 “这是他母妃的拿手菜?”她没想到凤玦会特别要她做这道菜。

 “自从樱贵妃去世后,殿下就不再吃这道菜了,大概是怕触景伤情吧。”柯正叹息道。

 “樱贵妃的死一定让殿下很痛苦,我曾经见过他作恶梦喊着母妃,脸上表情看起来很悲伤…”庄子仪垂下眸,有感而发。那样的凤玦很脆弱、很无助,和平耀眼的他判若两人。

 柯正摇摇头“唉,樱贵妃在他面前自尽,殿下自然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自尽?不是被土匪所杀吗?”樱贵妃的死,她听过许多版本,有人说她娇贵的身子无法适应被眨为庶民的日子,也有人说她为了生活,操劳过度病死,但最可信的是被土匪杀死这一说。

 “这…”柯正顿住了声。

 见他犹豫,她心想这或许是她不能知道的秘密,挥了挥手道:“柯大叔,如果不能说的话也没关系。”

 柯正想了想,还是说出来了“我清楚记得,那天殿下和樱贵妃离开皇宫没多久便遇上了一群土匪,我和侍卫们护着主子们逃走,结果一个没留意,樱贵妃就被捉了,对方用剑抵着樱贵妃的脖子,樱贵妃怕连累殿下,竟用对方的刀抹了脖子自尽,好让殿下能毫无后顾之忧的逃走。

 “那之后,殿下的心便蒙上阴影,他无法原谅自己,总认为是他太弱了才会害樱贵妃得用这种方式保护他,这些年来,殿下一直有着深深的愧疚与痛苦,总是会作恶梦…”

 他知道自己不该多话,但他总忍不住想,如果能多个人分担殿下的痛苦,治愈殿下的心伤就好了,而不知怎地,他希望皇子妃知道这些事。

 庄子仪在听了这番话后,心情陡然变得沉重,原来他内心藏着这么巨大的内疚与痛苦,想到凤玦发恶梦时那脆弱、无助的模样,她的口就涌上一股酸楚,为他感到心疼。

 不过柯大叔说,这么多年来凤玦都不吃这道菜,那么现在为什么会要她做?是不是他下意识期待能再一次尝到记忆深处那令他怀念的味道?

 这么一想,庄子仪忽然有股冲动想重现那道菜。

 原本,她只是遵从他的命令而做,内心并不情愿,但现在她是真心想做,想着或许他吃了以后,心情就能获得安慰,不会再那么频繁的作恶梦了。

 只是味道到底哪里出了错呢?她该怎么煮才对?

 她反复思考着柯正刚才说的话。

 “只有樱贵妃才有的味道,意思就是别人煮不出来的…”庄子仪呢喃着,忽然灵光一现“会不会是樱贵妃在那道菜里还加了其他东西?”

 柯正闻言,仔细地回想“听皇子妃这么一说,樱贵妃的五彩鲜子烧确实多了一味,只是我太久没吃忘了,那味道是…”

 “是什么?”她急迫地问。

 柯正用力拍了下手“是琴香草!”

 琴香草!原来是琴香草。

 这东西被用来做成药草,也能拿来当调味的香料,有着特殊香气,能让一道平凡的菜化为美味佳肴。

 知道最后一味是琴香草后,庄子仪心情大振,那接下来简单多了,只要找到琴香草她就煮得出这道菜了。

 可是府里并没有栽种,要到镇上买又很麻烦…她想到了!后面的森林里或许有,那边植物种类繁多,不只菇类野菜,还有一些药草,不如待会走一趟去找找吧。

 傍晚时分,凤玦听到房外有吵闹声,侍卫进来禀报府里的下人求见。他才踏出房间,立刻被房门前的人墙给淹没了。

 “这是在干什么啊?”连柯正都不敌这群人,被包围着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凤玦出来,下人们都争先恐后的说话,语气里尽是焦急“殿下,皇子妃下午说要去后面的森林,可是现在太阳都快下山了,皇子妃却还没回来!”

 “她到森林里做什么?”凤玦错愕。

 今天一整个下午他都待在房里处理事情,还以为她会在厨房和那道五彩鲜子烧奋战,一连失败几次,她可是愈挫愈勇,但原来她并没有在那里?

 “小姐时常到森林里摘一些草药和野菜,今天也是,说要去摘那个琴什么…”崔嫂嬷实在想不出名称,只知是为了做那道五彩鲜子烧“原本我陪着小姐一块去,但突然身子有些不适,小姐便要我先回来。小姐向来独立惯了,也曾经一个人到森林里去,我本以为没问题,怎知小姐到现在都没回来,这还是第一次…”她愧疚到都哽咽了。

 “皇子妃该不会是误踏进森林的最深处而了路吧?那儿树木茂密,歧路又多,很容易迷路的。”

 “而且只要天色一暗就伸手不见五指,还会有野兽出没…”

 “天啊!”崔嬷嬷惊恐道:“那小姐一个人肯定很害怕,她最怕黑了,要是又遇上狼啊熊的该怎么办?殿下,请您救救小姐啊。”

 “是啊,殿下,得快点去找皇子妃才行。”

 “老天保佑,希望皇子妃没事才好…”下人们一人一句,脸上都是又慌又怕的表情,很担心庄子仪的安全。

 他们也很想冲进森林找人,但他们不是老就是小的,哪有办法找,只能藉助二皇子的力量,一伙人才会赶紧跑来。

 凤玦望向天际,天确实快黑了,他眉头一蹙,朝柯正下令“吩咐下去,让所有侍卫都去森林里找人!”

 柯正得到命令,连忙召集侍卫,要他们手持火把前往森林,而凤玦则独自回到了房间里。

 用不着他心,他派上所有人去找那个女人了,一定会顺利找到她,而且应该不会有什么野兽,就算有,那么多人一定能够救出她。他在心底忖道,一派悠闲的煮起茶来。

 当柯正踏入房里,见到的就是凤玦正在煮茶,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他皱起眉,忍不住口道:“殿下,你不想知道皇子妃是为了什么才去森林的吗?”刚才他听崔嬷嬷说了“琴”字,他就猜到皇子妃定是去找琴香草。

 “还能为什么,不是说去摘草药吗?”凤玦漫不经心地反问,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拿起茶壶,将热茶注入杯中。

 柯正见主子对皇子妃的安危不甚在意,觉得有必要告知实情,好歹要让主子知道她的心意“其实皇子妃昨天有特别找属下问她煮的五彩鲜子烧有什么不对,属下多嘴提了那是樱贵妃的拿手菜,多了琴香草的味道。殿下,皇子妃是为了你才进森林的。”

 “什么?!”凤玦为之一震,手中拿着的茶壶颤了下,茶水溅出了杯外。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