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十章
 之后的半个月,取悦凤玦成了庄子仪每天的苦差事,他会要求她说笑话逗他,会要她将萝卜削成各式稀奇古怪的形状,更甚会要她学杂技团变出东西给他看,更别说每替他上药的辛苦过程。他从来不是个听话的伤患,时常不乖乖喝药,还会戏弄她,口头上占她便宜,当然,凤玦愈过分,庄子仪就愈是表现出她沉稳的一面,不想输给他。

 但府里下人们的眼睛不知怎么看的,竟一致认为这是凤玦疼爱她的表现,要她趁凤玦留在府里养伤的这段日子,好好和他增进夫感情。

 夫感情?庄子仪只觉得那男人将她当成玩具或是宠物,玩得可开心了。

 偏偏凤玦表现得亲切又没架子,将所有下人,尤其是女人们哄得心花朵朵开,陈嫂、王婶、小翠等都被他骗了,当他是个温柔的好人,就连崔嬷嬷也失守了,明明在她面前骂着他,结果凤玦一朝她笑就无法控制的脸红了。

 尽管这男人十分麻烦又不好应付,但为了能早点得到和离书,她也只能尽量配合、尽量取悦他了。

 这个时候,庄子仪正在为凤玦准备开胃小菜,平时膳食都是陈嫂她们煮的,但那位皇子大人说大热天的没胃口,也喝不下药,她只好钻研食谱,亲自出马为他做些开胃菜,再配合上汤药,吃了对伤口也有益处。

 花了半个时辰,她总算煮好了,将一道道做好的菜放上托盘。

 一来到主屋,房外依然有几名侍卫驻守,她也已经习惯府里多了这些人了。

 身为名义上的皇子妃,她不必经由待卫通报,朝房里喊了声,没有听见回应,便径自进了房间,意外发现平都在凤玦身边服侍的柯正不在,房内只有他一人。

 此时,凤玦正一边喝着茶,一边翻阅书册,看书的表情很是专注,似乎是入了才没听到她在外头的喊声。

 庄子仪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偶尔他独自一人时,会显这般不带一丝戏谑轻佻、认真内敛的他。

 曾经,她以为他连花丛,要他为养伤戒酒肯定比登天还难,但在这段期间里,她从没见他偷喝过一滴酒,他只喝茶,且泡茶的功夫了得,泡出来的茶非常好喝。

 他看的书,她曾经偷偷翻过,都是很有涵养的书。这样的他颠覆了她先前的刻板印象,让她感到陌生,不觉得他并非是个不学无术的子。

 而且说到,他每次只会开开玩笑,未曾真正对她不规矩过,也不会调戏丫鬟,跟外头所传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除此之外,她偶尔夜里进他房间,替他添加茶水时,曾几次撞见他作恶梦,发出痛苦呓语,让她暗暗猜测他有着沉重、不为人知的一面…

 发现到庄子仪注视的目光,凤玦这才从书中回过神来,阖上书,角衔起玩味的笑“你来啦,我正闲得发慌。”

 他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庄子仪知道,他只要这么笑,就是想找她麻烦,不过今天她可是有备而来的,她对自己做的菜有信心。

 “殿下,我做了几道菜,你吃看看。”她一一将托盘上的菜放到桌子上。

 “我正觉得饿呢,原来已经中午了。”凤玦很快拿起筷子吃了口牛,却不赏脸的道:“牛没味道。”

 庄子仪几不可见的蹙了眉,马上又恢复从容“殿下,你在养伤,不适吃太咸的,而且牛也不可能像你说的没味道。”

 凤玦挑了眉,又夹起青菜吃,这次更嫌弃了“吃起来像在嚼草,本皇子又不是马。”

 “殿下,多吃一些青菜对身体好。”

 他对着炒猪肝看,反感地说:“不是说了我不吃内脏吗?”

 “殿下,猪肝可以补血。”

 他掀了盖子,一脸鄙夷的哼道:“我讨厌吃鱼。这股药味又是怎么回事?”

 “殿下,吃鱼对身体好,我还在里头加了对愈合伤口很有帮助的药材。”

 庄子仪表面上平静的应付,心里可气急了,居然那么嫌弃她煮的菜,她可是着汗,辛辛苦苦在厨房忙了半个时辰才煮好的。

 凤玦眯了眼看她,讥讽地道:“现在倒像是你变成殿下了,居然敢对我发号司令?”

 庄子仪隐忍着怒气“子仪岂敢。”接着又忍不住道:“殿下,请你务必吃完,你每敷药,伤口已经好了很多,若是能再配合食补会更有效果,而且…浪费食物也不好。”

 “你这是在责怪我浪费食物喽?”他似笑非笑的说。

 对,她就是在怪他,老是挑剔,这不吃,那也不吃的,每每看着那些剩菜,她那个心疼啊。

 他搁下筷子“我现在什么都吃不下,除了一道菜。”

 庄子仪马上追问:“殿下,请问是什么菜?”他肯吃总比不吃好,若是她做不出来,也可以请厨娘们帮她做。

 “五彩鲜子烧。”

 庄子仪怔住,她连听都没听过。

 “办得到吗?若是你没自信做出这道菜,不想做也可以,你就来服侍我沐浴好了。”凤玦看到她一脸呆样,得意的道。

 沐浴!她惊吓的张大眼,沐浴擦身不是柯正的工作吗?

 “你准备的药浴对我的伤有效的,若你来服侍我沐浴的话,我的心情肯定会很愉悦。”他眸里闪着气,特别享受她害羞的表情。

 这个姑娘是很能干,内心很强韧,无论他要她做什么,她都会尽全力去做好,只有个弱点——她是个不谙男女之事的年轻姑娘,稍微逗逗,她脸皮就红了,而他很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

 愉悦?庄子仪感觉有股热气从脖子冲上脸。竟这般欺负她,她不会让他得逞的。

 “殿下,我一定会做出五彩鲜子烧的。”她在心里暗忖着,待会儿她就到厨房问问怎么做,再翻翻食谱,就不信她做不出来。

 “我很期待。”凤玦十分开心的注视着她微微酡红的瓜子脸。

 庄子仪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看着她,仿佛她很可口…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急忙告退“殿下,那我去准备了。”

 她转过身正要出去,刚好柯正回来,还带了个年轻男人。

 庄子仪有些惊讶,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相貌那么清俊的美男子,跟凤玦那种耀眼夺目的类型不同,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很温和。

 “子仪,这位是十王爷,快向十王爷行礼。”凤玦自她后方出了声。

 她温婉的朝眼前男子行礼“十王爷。”

 凤泽端详着她,噙着和煦的笑“原来你就是凤玦不惜闹得天翻地覆也要娶的二皇子妃?果真很美。”

 “谢十王爷夸奖。”她想着这位十王爷也太亲切了,没有皇亲贵胄的架子,比起凤玦好上许多。

 “好了,出去吧。”

 听到凤玦的命令,庄子仪赶紧出房,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阖上的门。

 他时常会有访客,或是像探子般的人来见他,这时候,凤玦就会特意支开她,不想让她听见,也不知是要谈论什么,神神秘秘的。

 思索片刻,她摇了摇头,决定不想了,那与她无关。

 “凤玦,这是什么?什么时候你也喜欢这些可爱的小玩意了?”凤泽看到柜子上摆了一只布做的小狈,拿起来把玩,新奇的道:“这针线功夫十分细密,真是厉害。”

 “是她做的。”凤玦从后方走近。

 “那位姑娘不仅人美,手也真巧,听柯正说,她会一些医术,还每天悉心照顾你,想让你的伤口好得更快些。”凤泽转向他,惋惜地道:“这么好的姑娘都被你败坏名节了,接下来你还要利用她为你做什么?”

 凤玦和庄子仪易成亲一事,凤泽是知道内情的。

 他大凤玦两岁,两人的个性明明天差地远,打小靶情却很好,虽然是叔侄关系,却比亲兄弟还亲,樱贵妃也拿他当儿子看待,让幼时就丧母的他几乎把她当成自己的娘亲,樱贵妃还在时,三人时常聚在一块喝茶聊天。

 照理说凤泽应该也是皇后的眼中钉,但因他母妃只是个宫女,在宫里并没有后台,皇后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他因而成为凤玦最有力的盟友,在凤玦被放民间时,暗中和大臣们一起帮助他回宫,现在则要助他登上太子之位。

 “现在还没想到她能做的事,就先拿来打发时间吧。”凤玦勾起,教人看不清他真正的心思。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