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五章
 几后,二皇子凤玦爱上青楼花魁,撒下银两为她赎身的消息如火如荼的传开了,他还像是着了魔般,竟向皇上表明非卿不娶的强烈意志,坚持要娶她当正

 一个尊贵的皇子竟要娶卑的青楼花魁为正,简直是太荒谬了!

 皇上暴跳如雷,整座皇宫可说是飞狗跳,没一平静。

 以往凤玦连花丛,凤淳基于亏欠的心态,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回凤玦的所作所为令他再也无法容忍,狠狠训了凤玦一顿,罚其闭门思过。

 但凤玦对庄子仪当真是痴情,竟当众下跪,发誓今生只娶她一人,还愿意为她放弃其他莺莺燕燕,把凤淳气晕了过去。

 最后,凤淳爱子心切,仍是答应了皇子娶低的青楼女,这可是史上头一遭,足以显见凤淳对凤玦的偏爱,他还私下安排庄子仪认了某大官当养父母,再低调让他们成婚,心想儿子若能就此安定下来,不再惹麻烦,倒也是桩好事。

 可惜凤玦这爱之狂的表现只维持了一个月,很快地,又有人看到他连青楼的身影,简直是将婚姻当成儿戏,凤玦的名声因此更跌到谷底,与凤淳的关系因而恶,听说皇上气到不准他进宫,他的名字也成为闭口不能提的忌。

 而二皇子妃自然成了全国笑柄。听说凤玦将她安置在山上别庄,对她不闻不问,有人说她可怜,被二皇子玩,也有人说她自作自受,明知身分卑微竟敢勾引二皇子,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许多闲言闲语,在百姓茶余饭后传开…

 天气晴朗,徐徐凉风吹来,很是凉爽。

 山上一座庄子里,庄子仪正在一间用木头简单搭建的药房里,半跪着将她自制的贴布贴在一名年约四十、身材略微削痩的妇人的膝盖上。

 贴好后,她站起身,细心嘱咐道:“陈嫂,明天记得过来跟我拿贴布,先连续敷个几天,接着隔两、三天敷一次,以后旧疾发作就不会那么疼了。”

 名唤陈嫂的妇人心存感激,赶紧自椅上站起答谢“多谢皇子妃,让您为奴婢那么费心真是不好意思。”

 “这没什么的。”庄子仪微笑道,向前搀扶住她“快坐下,多休息一会儿,药膏才容易收。”

 位于庄子仪左侧,一个年约五十,脸蛋圆润、身材丰腴的老妇人也堆起笑道:“陈嫂子,你放心,我们小姐做的贴布肯定药到病除,让你再多干活几年养孙也没问题。”

 “我当然放心了,谁不知道皇子妃很厉害,上次老张被蛇咬了,还有小翠烫伤了,都是皇子妃治好的。”陈嫂口吻有着钦佩。

 “可不是,我们小姐聪明伶俐,从小苞着夫人识草药、抓药,学得可了,要不是夫人死得早,肯定能学上更多,把大夫的饭碗都抢光。”丰腴妇人呵呵笑道。

 “娘。”庄子仪清咳了声,什么把大夫的饭碗都抢光,她都不好意思了。她正地朝陈嫂道:“陈嫂,我跟大夫差得远了,我只懂得抓药、调药,治治小毛病,要是真有谁病了,还是得看大夫才行。”

 她的外祖父是个大夫,她娘因此懂得百种草药,从小她跟在娘身边,自然也会一些,后来娘过世,她就自个儿翻医书学,几年下来确实累积了不少草药知识,但也不过是比一般人懂得对症下药罢了,并没有厉害到哪去。

 庄子仪口中的娘便是和她一起从牡丹阁被救出的崔嬷嬷,听到自家小姐这么说,骄傲地道:“我们小姐真是太谦虚了。”

 哪有这样夸人的。庄子仪无奈地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不多说了。

 这时候,木屋外传来脚步声,只见一群下人跑了进来,为首的丫鬟小翠抱着一个小孩,人人脸上都焦急万分。

 “皇子妃,宝弟从楼梯上摔下来,摔破头了,请您救救他!”

 宝弟是小翠的么弟,今年五岁,原本和小翠的爹娘在山下的小镇生活,但她爹不小心摔了腿,她娘要照顾她爹,不便看顾宝弟,孝顺的小翠便在经过庄子仪的同意后,暂时将弟弟接来这里生活。

 宝弟长得白晰可爱,是庄里下人们疼爱的小心肝,他这一摔,所有人都担心极了。

 宝弟嚎啕大哭,他满头满脸都是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来看看…”庄子仪马上做了检查,不久对着小翠说:“不要紧的,伤口不深,敷个几天药就好了。”

 “太好了。”小翠松了口气,其他人也都放下心里的大石。

 接下来,庄子仪命人端来干净的水,一边安抚宝弟一边替他上药,宝弟也从一开始的大哭变成断断续续的噎。

 上完药后,庄子仪往袖子里掏了掏,没有糖,只有一只用布成的动物偶。

 “宝弟很勇敢,忍耐着不哭呢,这个送给你。”

 宝弟眼睛一亮,破涕为笑“是小马儿耶!”

 那是一只用布成的小马儿,做得很是别致可爱,眼睛部位上两颗大大的扣子,一脸好奇样,脖子还绑上红色缎带,很是讨喜。

 “喜欢吗?”庄子仪笑咪咪的问。

 “好喜欢。”宝弟马上抓起马儿在空中飞来飞去。

 “还不快谢谢皇子妃。”小翠看弟弟打起精神了,笑开怀的催他道谢。

 “谢皇子妃!”宝弟稚气道,不一会又玩起小马儿。

 陈嫂见宝弟无恙了,笑着说道:“皇子妃手真巧,上回送的兔子,奴婢的孙子可喜爱了。”

 “皇子妃做的松鼠也很可爱。”一名年轻丫鬟蓉儿说道。

 “每次我帮皇子妃拿这些动物偶到店里寄卖,都一下子就卖完了。”长工老张也赞誉有加。

 崔嬷嬷看大家左一句夸、右一句赞,忍不住得意洋洋起来“我们小姐不只懂药理,还天生手巧,做什么小玩意都难不倒她。”

 “娘,你再说我都要挖个躲起来了。”庄子仪捂着脸,面上微微泛红。

 闻言,下人们都大笑,整座庄子充满了欢乐。

 说起来,庄子仪也想不到,她做的这些手工制品可以用来卖钱。

 她对跳舞不擅长,也不太会唱歌和弹琴,完全没有当花魁的天分,但她对做这些小玩意却是厉害得很,连荷包、香囊等姑娘家喜爱的东西都会。

 起初她只是打发时间做好玩的,看到下人们的反应很好,才托老张拿到镇上的店铺寄卖,竟还卖得不错,让她赚了点小钱。

 “天啊,怎么快中午了,我得快去烧菜!”陈嫂喊出声,她的工作是负责煮食。

 “我也忘了,我家那口子钓了几条鱼,说要给皇子妃您补一补,可得马上煮才新鲜。”另一个厨娘王婶道。

 “我也来帮忙吧。”庄子仪主动道,自认为厨艺还不错。

 “皇子妃,小翠去帮忙就行了,您帮宝弟包扎伤口,小翠无以为报,就让小翠多做一些活吧。”

 “是啊,皇子妃,您就回房休息吧,别再忙了,要是累倒可不好啊。”

 面对大伙儿的好意,庄子仪没再推辞,后天她要一批动物偶给镇上的店铺,得回房赶工,连崔嬷嬷也得陪着她一道回房当助手。

 她们才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后方便听见下人们的感叹。

 “皇子妃真可怜,都一年了,也没见二皇子来一次。”

 “皇子妃虽然出身青楼,但心地善良,是个难得的好女人,二皇子将皇子妃娶来便丢在这座庄子里不闻不问,真的是太无情了。”

 “嘘,小声点…”

 两人都听见了,走远后,崔嬷嬷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愤慨“小姐,他们居然说你被二皇子抛弃很可怜,连下人都这么看你…”庄子仪倒是不痛不,心情平静地道:“这是事实不是吗?我本来就是被二皇子抛弃的女人,他们觉得我可怜很正常,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可怜,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离开牡丹阁,不必接客卖笑。”

 庄子仪回想起当时她和凤玦的易,在她拍卖初夜的那一晚,凤玦遵守诺言替她赎身,救出了娘,让她得以逃离火坑。

 她并不知道凤玦娶她的目的为何,只知他摇身一变成了痴情种,演出非她不娶的戏码,大闹了皇宫一场,害她被皇上当成妖女,差点被逮捕,但皇上也真的如传言般很宠溺他,最后答应让他们成亲,但凤玦在娶她没多久,便将她送来这座庄子住,从此音讯全无。

 人们都说她很可怜,说她是弃妇,甚至说她会被抛弃,是她不知羞勾搭凤玦的报应。偶尔她下山采购时会听到这些话,也会听到下人们背着她说,这大概是她和凤玦做易的代价吧,她的名声毁坏,遭人指指点点,还必须像个苦情小媳妇般躲在这里。

 但庄子仪并不觉得苦,住在山上一年了,这里的环境清幽,远离了京城的是是非非,她过得相当悠闲自在。

 凤玦表面上对她不闻不问,其实府里的下人都是他找来服侍她的,每个月也有给她月例,让她不愁吃穿,而她用不了那么多,多半存起来了,再靠着贩卖她做的手工制品,成功累积了一笔小钱,往后以此维生倒是不错的选择。

 她想,凤玦都一年没上山来了,多半也不会再来,搞不好已经忘记她了。

 现在,她只等一年后凤玦的休书,希望到时他会想起她,还她自由。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