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六章
 “是我连累了小姐,要是没有我,小姐当时就可以一个人逃了,也不至于得拿终身大事和二皇子做易。”

 庄子仪见娘面带愧疚,握住她的手道:“娘,你怎么说这种话,你就像我的亲娘一样,从我娘死后,你就一直代替她照顾我,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逃走。”

 自家小姐的这份心意让崔嬷嬷很感动,不免感慨“如果老爷还在,小姐就可以找个好人家嫁了,现在小姐就算是清清白白的和二皇子和离,往后也很难找到好对象再嫁了,小姐的下半辈子怎么办呀。”

 庄子仪耸肩一笑“为什么我一定要嫁人,一定得依靠男人?我会纫制物,可以卖钱养活自己和娘你啊,我们两人可以一起过着简单平静的生活,这样不是很好吗?”

 或许在爹死后,她就不该去投靠叔叔,有着想依赖他人而活的念头,现在既然事过境迁,她也不想再去懊悔了,她要往前看,她的人生要自己负责,绝不依靠任何人。

 “小姐啊…”小姐说的有理,可是在她老人家的观念里,女人就是要有好归宿才叫幸福。

 庄子仪一笑,拍拍她的手安抚道:“好了,别叹气了,人要知足常乐,我现在很足,只冀望二皇子能快点给我一封休书呢。”

 “真是说不过小姐你。”崔嬷嬷被她的乐天逗笑了。

 庄子仪望向晴朗的蓝天,她还得等一年才能自由,只盼望剩下的这一年能平平静静的度过。

 夜里,一辆马车疾験在偏僻的小径上,后方有骑马的侍卫保护。

 马车内,凤玦一张俊脸格外苍白,往下一看,他的腹部被刺伤了,鲜血将那身银白色的衣裳染得通红,看了教人触目惊心。

 “殿下,你明明可以躲开的,为什么不躲?”坐在他身边,担心他伤势的柯正不解地问。

 凤玦低低一笑“皇后疑心病重,受点伤比较容易取信于她不是吗?”

 一年前,他向父皇吵着要娶花魁为,没多久却又故态复萌的连花丛,此举惹得父皇震怒,父子关系从此差到不行,他的名声也一落千丈,是以皇后对他放下不少戒心,然而他近来为了破坏皇后暗中做的布局,仍免不了让她起了疑心,故而皇后派了刺客想试探他的实力,而他曾经对太子提及他的右手不好使,当然要演得真一点。

 “可殿下您的伤也太严重了,属下真是思虑不周,没料到皇后会派刺客刺探,才会让殿下受那么重的伤。”柯正极懊恼地道。

 “死不了的,我有避开要害,也点了止血了。”凤玦漫不经心地道,一副柯正太大惊小敝了。

 柯正看到凤玦衣上的血迹,完全无法冷静,语气着急不已“殿下,您的伤可不是小伤啊,得找个地方让您疗伤才行。”

 问题是,他们是在赴完一名官员的酒席后,在回程途中遇袭的,那名官员的别馆位于京郊山区,这一路回京都很偏僻,连民宅都没瞧见,要上哪儿疗伤?

 突然,他想起凤玦名下也有座别庄在这附近,是樱贵妃娘家人送他的房子,地点很隐密,鲜少人知,殿下在一年前用来安置了那位庄姑娘。

 “殿下,我想到地方让您疗伤了,咱们到皇子妃那儿去吧!”柯正兴奋说道。

 凤玦没有回话,此时的他紧闭双眼,额头泌出一层薄汗,已经半昏了。

 “殿下,您再撑一下!”柯正心急如焚,马上命车夫往那别庄的方位驶去。

 快!得再快一点才行!

 大半夜里,庄子仪被一阵吵闹的声音扰醒,她赶紧披上外衣,想到外面看看是出了什么事。

 小翠正巧在这时跑进房,惶恐地朝她报告“皇子妃,二皇子来了,殿下受了伤,了好多血,现在人在主屋!”

 庄子仪心下一惊。她没听错吧,凤玦大半夜里跑来还负伤?这是怎么回事?

 她无暇想太多,快步踏出房间,来到主屋便见房外围着一群负伤的侍卫,还有府里的几个下人。主屋应是她和凤玦的房间,但他从来没有回来睡过,她也一直是睡在别间,这里就这样空置了一年。

 “快去帮侍卫们包扎伤口。”庄子仪吩咐完下人后,一脚踏进房,刚好见到凤玦被扶上躺着,银白色的袍子染满了血,十分刺眼。

 庄子仪瞪大眼,她记忆中的凤玦风潇洒、俊美无俦,完全无法想象再见面时,他会是这副虚弱样。

 见到庄子仪,柯正没时间寒暄,急忙说道:“皇子妃,殿下他受到刺客暗杀,腹部大量出血,您这儿有没有可用的药材,我好帮殿下上药…”

 “让我来吧。你们快去准备干净的水、帕子、白布,还有把我放在药房里的红色和蓝色药罐都拿来。”庄子仪截住柯正的话,对着小翠等下人代,然后快步越过柯正来到边,起凤玦的衣服,因怕扯裂他的伤口,还用剪子剪开。

 柯正见她动作利落的主子的衣服,顿时傻眼,上前想接手“皇子妃,这我来就好了。”

 让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替男人衣服不好吧,而且她真的会处理伤口吗?

 一旁的下人拦住他“放心,交给皇子妃就好了,我们平有什么跌打损伤都是皇子妃治疗的,皇子妃很能干,会帮殿下处理好伤口的。”

 是吗?柯正抱持怀疑态度,他可从来没看过女人会包扎伤口的,何况是那么严重的伤,她真有办法?

 庄子仪在替凤玦剪开衣物后,水、帕子和白布已经送上,她仔细的替他擦净腹部的血迹。她看过男人的身体,爹的、王伯的、老张的,都是年长长辈的身体,要不就是宝弟这种孩子的,倒是第一次见到年轻男人赤luo的膛,称不上有多强壮,但肌结实平滑,很漂亮。

 想到这,她脸蛋浮起淡红,试着不去盯着他的膛看,专心清理伤口。

 “伤口是有点深,但没刺中要害,也没再出血了,敷药后应该就没有大碍。”

 这时,药罐也送来了,庄子仪先打开红罐子替凤玦消毒伤口,接着打开蓝罐子,挖出了一坨黄黄绿绿、带着一股浓郁刺鼻味的药膏敷在伤口上。

 那味道让柯正皱紧眉头,忍不住问道:“皇子妃,您帮殿下抹了什么?”

 庄子仪一边将药膏涂得均匀,一边解释“这金灵草膏是我娘传下来的秘方,对消炎、愈合伤口很有用的。”

 “您用来历不明的秘方替殿下疗伤?!”柯正惊叫出声,她不是大夫,这药又难闻得让人恶心,涂在伤口上真的没问题吗?

 “皇子妃的秘方很管用的,你有意见吗?”崔嬷嬷叉瞪了过去,她是刚刚赶过来的。

 见在场的下人也连成一气瞪向他,柯正立刻摸了摸鼻子,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

 庄子仪敷好药后,拿起干净的白布帮他包扎,男人的身体重,她抬不动,得请柯正帮忙抬起凤玦的上身,让她顺利包扎打上结。

 “殿下不会有事吧?”柯正看着躺在上昏睡的主子,担心不已。这一句话不是质疑庄子仪,只是纯粹关心凤玦的安危。

 “殿下今晚肯定会发高热,只要让他退热,再注意别让伤口化脓就好了。”庄子仪回道,并没有说什么安慰人的话,但平静的语气令人安心“柯大叔,你先到客房休息吧,今晚由我看顾。”

 听到她要留下,柯正顿时有些羞愧于方才质疑庄子仪的事“不,大半夜把皇子妃吵起又忙里忙外的,已经很不妥当了,皇子妃您去睡吧,由我看顾…”

 “不,我得留下来注意殿下的情况。”

 “不不不,还是让我…”

 两人僵持不下,最后决定他们轮看顾。

 病人需要安静,于是庄子仪遣走了房里所有人,连崔嬷嬷想留下都被她赶了回去。

 一个时辰后,凤玦果真发起高热,庄子仪除了用帕子不断替凤玦降温,还得为凤玦擦拭身体,幸好有柯正在,帮她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

 凤玦这一烧就是两天,也足足昏睡了两天,终于在喝了几帖庄子仪开的药方后,渐渐退了热。

 此时,轮到柯正去休息了,由庄子仪看顾,正值大半夜的,她刚刚让负责煎药的小翠回去休息了,房内就只剩她和凤玦两人。

 娘一直叨念着她又不是他名副其实的子,无须亲自照顾,可既然是她替他敷药的,她就得负责到底,且他同时也是她和娘的恩人,她自然要尽点心力。

 娘就是爱瞎心,甚至还怕她和凤玦同房会吃亏,真是的,一个躺在上的伤患能够做什么?

 大概是这两天下来太累了,庄子仪忍不住打起哈欠,最后坐在边,靠着柱睡着了。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