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二章
 偌大的厢房里,有个年约十七、八岁、相貌清丽的姑娘正在练习跳舞,但她的舞步略显笨拙,手的姿势过于僵硬,踮高的脚尖也有些不平衡,甚至偶有同手同脚的情况,练习转圈时更是一点都不灵活。

 “砰!”的一声,庄子仪摔了一跤,她知道自己的部肯定瘀青了一块。

 突然,一道目光狠狠瞪视她,她心一凛,抬起头,视线就对上那个浓妆抹、穿着极曝脯都快弹跳出的刘嬷嬷。

 庄子仪不甘示弱的回瞪她,迅速爬起身。

 她真恨自己如今身在青楼。

 一只涂满红色蔻丹的手朝她伸来,庄子仪下意识往后退,却被那只手给捉住,下一秒,尖锐细针刺入她细白的手臂里,疼得她秀眉紧蹙。

 “给我认真点练习,别想打马虎眼,不然有你好受的!”

 说完,那针随即拔起,庄子仪白皙的手臂上没有留下半点伤口,却足以让她疼得发抖,她忍不住恨恨地瞪视着刘嬷嬷。

 “瞪什么?再练!”

 庄子仪心不甘情不愿的又重新跳起舞,虽然没再摔跤,但动作仍是不够灵活轻巧,让刘嬷嬷看着头都疼了。

 这丫头来这里也有三个月了,可不论她怎么罚、怎么骂,她的舞技就是无法练得和别的姑娘一样好,总容易跌倒,彷佛天生就不是这块料。

 “真是,哪有花魁不会跳舞的,你也就只有这张脸可以看了。”刘嬷嬷气得又骂了一句。

 要不是阁里近来生意不好,她也不会推个新来的姑娘当花魁来应急,虽然凭藉庄子仪的美貌顺利将生意救起来了,但这丫头学艺不,弹琴普通、唱歌平板,更不善跳舞,其他的姑娘们对这花魁都不服气,外头也传出牡丹阁的花魁没有才气的流言,所以她非要这丫头把舞练好不可。

 面对刘嬷嬷的恶言相向,庄子仪冰冰冷冷的不作声。

 刘嬷嬷一看,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你哑巴啊?连求饶都不会!”

 “我求饶了,你就会放我和我娘走吗?”庄子仪终于掀了,她的声音就如她的人一般柔美,但她的眼神却充满傲气。

 刘嬷嬷嘲讽的瞪着她“很有骨气嘛,不过在这里光有骨气是没用的,别说我没警告你,要是你再敢逃,你娘那把老骨头也会跟着遭殃。你最好乖乖认命吧,我花了两百两银子买你,把你栽培成花魁是看得起你,只要你听话点,我们俩的日子都好过。”

 庄子仪依然不屈服,只是冷冷瞪着她。

 刘嬷嬷就恨她这副模样,都被自己的叔叔卖来青楼了,除了逃跑,却不曾大吵大闹,反而冷静得很,那出淤泥而不染的骄傲样子,让她看了就心烦。

 “再过二十就是你的初夜拍卖了,我看你能倔到什么时候。”

 闻言,庄子仪脸色不一白。

 刘嬷嬷得意地道:“光凭你这张脸,就有很多公子哥儿等着竞标呢!要是你真想离开这里,那你最好把舞练好一点,多学学勾引男人的狐媚术,要是能钓个肯花大钱帮你赎身的男人,下辈子就不愁吃穿了。”

 看到她眼神不甘的咬着瓣,刘嬷嬷哼了一声,继续道:“不屑吗?你都被卖来青楼了,难道还当自己是清清白白的闺女,可以风风光光坐着八人大轿被进门吗?别笑死人了!”

 刘嬷嬷走到房门口,临走之前又丢下一句“明天以前,你最好把这支舞练一点,要不你的娘就没饭吃了,你折腾得了,那个老太婆可不行吧?”

 房门被大力关上,庄子仪瞪着房门良久,内心满是无奈。

 真想从那扇门逃出。她知道门没上锁,外头也没派人看守她,但是她更知道,她走得出这扇门,却逃不出牡丹阁。

 她曾经试图救出娘,带着娘一块逃,但都被轻易地逮回来了,现在娘被严密的看守着,她一步都无法靠近,而要她丢下娘一个人逃她更做不到。想来,叔叔将她卖到青楼时,连同娘也带过来当人质可真聪明,的确成功牵制住她了。

 难不成她就只能听刘嬷嬷的话,认命的在青楼里过着送往来的日子?还是等待有个男人替自己赎身,当个被豢养的小妾?

 庄子仪一时感到无助的滑下身子,跪坐在地上,脑海里浮现出爹娘慈爱的脸庞。

 爹娘还在时,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虽然娘在她十二岁时便因病离开了她,但爹连同娘的份加倍疼她,父女俩相互扶持,日子倒也不寂寞,她还曾开玩笑的说不想嫁人,要永远待在爹身边,爹也说好,怎料四个月前的一场大水患,害爹的棉花生意失败,得变卖房子还债,这不打紧,她不怕穷、不怕吃苦,只要爹平安健在就好,然而爹却因受挫突发急病,丢下她一个人走了。

 爹死后,她举目无亲,从小照顾她的娘不放心,和她结伴来投靠住在京城、儿时很疼爱她的叔叔,不料叔叔竟狼心狗肺的将她卖来青楼,还捉了娘当人质她就范。

 现在她该怎么办?真的只能认命吗?

 子仪,爹要去找你娘了…不要哭,你是爹最骄傲的女儿,爹相信你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的活下去,你一定要活得不愧对自己才行…

 庄子仪陡地想起父亲的遗言,泪水从眼角滑下,她伸手抹去眼泪,双眸迸出坚韧的光采。

 不,她绝不认命,她要活得清清白白,她要自己创造命运!

 她并非什么都做不了,青楼里最多的就是男人了,她可以试着去寻找愿意帮助她逃出的男人,只要有人肯帮她一把,她就能改变命运。

 只是,会来青楼的男人都是来寻花问柳的,怎可能无偿帮她,肯定也是觊觎她的…还有二十就是她的初夜拍卖了,她真能找得到愿意帮她的好心人,如愿离开这里吗?

 牡丹阁今天来了位贵客,是当今的二皇子,据说他从前阵子就开始光临京城各大青楼,今天终于来到了牡丹阁,刘嬷嬷接到消息立刻飞也似的前去客,要厨房备上最好的酒菜,花娘们也都前仆后继的赶去伺候,想一睹京城第一美男子的模样。

 庄子仪也接到刘嬷嬷的命令,得去招呼二皇子,此时正在房里梳妆打扮。

 她从没注意过皇亲贵胄,但由于花娘们常提,她也得知有二皇子凤玦这号人物,知道他命途乖舛,本是最优秀的皇子,却受到人所害被贬为平民,待在民间六年才得以洗刷冤屈,从此心大变,成为只知吃喝玩乐、夜夜笙歌的皇子,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不管他的评价如何,一踏入牡丹阁,他就是最尊贵的、来花钱的大爷,热烈他都来不及了,谁管他是什么德

 庄子仪在换好刘嬷嬷要她穿的大红衣裳后,看着太过曝的领口,便决定换套青色衣裳穿,还要丫鬟上淡妆即可。倒不是她存心作对,而是双颊涂得那么红,活像猴子**似的,难看极了,而刘嬷嬷要她擦的香粉太呛鼻,她最后选择自己常戴的茉莉香囊。

 她过世的娘亲最喜欢茉莉了,常会制茉莉香囊让她戴在身上,后来她也习惯戴着了,只要闻到那淡淡的香气,她就会回忆起娘亲,感到心安。

 打扮好后,庄子仪被领着往花厅的方向走去,在她后方有两排丫鬟跟着,颇有花魁的气势。

 刘嬷嬷远远看到她走来,脸色一变,快步上前小声痛骂帮她打扮的丫鬟。“我不是代好要穿那件大红衣裳的,怎么穿得那么素?还有这妆是怎么回事,胭脂涂得根本不够红!你到底是…”

 看那丫鬟怕得要命,庄子仪挡在她面前出声道:“是我要她这么做的。”

 刘嬷嬷瞪她一眼,捉着她的手臂就是一针刺下,庄子仪咬牙忍着,身后的一干丫鬟看了都于心不忍。

 “算了,待会儿伺候二皇子时,你可得给我好好做,别惹他生气。”刘嬷嬷回了针,警告地道。不能否认庄子仪这么打扮也很美,不少客人都吃这一套,但她就恨这丫头清丽如白莲的模样,彷佛在用那洁白无瑕的模样嘲笑他人的污秽。

 “再三天就是你的初夜拍卖了,你最好祈祷二皇子看得上你,愿意为你赎身吧,这样你可以离开,我也可以拿那些银两多栽培几个花魁,省得看见你就生气。”

 庄子仪瞪着刘嬷嬷,恨她总是故意提醒自己还剩下几天就要卖身。

 从最初的二十天到现在只剩三天了,要找出一位愿意救她的人希望太过渺茫,哪个男人不是眯眯的看着她,只想得到她的身体?

 二皇子又如何,他跟那些熏心的男人没什么不同。

 “还不走?”刘嬷嬷横了她一眼往前走。

 庄子仪捏紧手心,跟了上去。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