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三章
 花厅外有一群侍卫在四周戒备,凤玦坐在正中央被花娘们包围着,左拥右抱不够,大腿上还坐一个,笑得可了。

 “殿下,这是我们阁里的花魁子仪,子仪,快向殿下问安。”刘嬷嬷陪笑着,用眼神要占着凤玦的花娘们让开,然后将庄子仪带到凤玦面前。

 花娘们都说二皇子凤玦俊美无俦,庄子仪却认为再俊的男人好起来还不是那副德,相貌再好看又如何?岂知当她见到本人时,才发现完全不是她所能想象的,凤玦更俊上几倍,还有着天生的贵气,耀眼非凡。这就是皇亲贵胄吗?

 庄子仪心里惊着,却也没失礼,她不疾不徐的行礼“子仪参见二皇子。”

 另一边,凤玦也上下打量着她,眼神饶富兴味地盯着她瞧。

 这阵子常光临各大青楼,什么风情万种的花魁他没见过,倒是第一次看到打扮得那么朴素,气质却如此端庄高雅的。

 “你叫子仪吗?长得真美,气质也好。”凤玦眯着慵懒的眸赞美道。

 刘嬷嬷看凤玦似乎对庄子仪很感兴趣,笑得可乐了“谢二皇子赏识。子仪,快给二皇子倒杯酒。”她催促道。

 庄子仪听话的向前一步,拿起酒壶倒酒。

 她微微倾身时,凤玦不经意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花香味,不问道:“这什么味道?”

 庄子仪抬头对上他深邃好看的眼眸,心跳不漏跳了一拍,赶忙镇定心神回答“禀殿下,是茉莉,子仪有佩戴香囊的习惯。”

 凤玦看她的谈吐有闺秀风范,又好奇问道:“子仪姑娘,你来这里多久了?”

 “两个月。”庄子仪将倒了七分满的酒递给凤玦。

 凤玦没马上接过酒杯,反而状似随意的问:“你该不会是被家人卖到这里的吧?”

 庄子仪脸色一变,手上执着的酒杯小小摇晃了下。

 凤玦知道他猜中了,接过了她手上的酒杯,笑笑的安抚她“随便说的,别紧张,本皇子不会吃人的。”说完,他饮尽杯内的酒,颇有深意地道:“这酒还真好喝啊,好像多了茉莉的味道。”

 “谢殿下夸奖。”庄子仪垂下眸。不知怎地,这人虽然没有眯眯的看着她,她却觉得他的调戏更难应付,摸不透他的心思。

 刘嬷嬷看凤玦对庄子仪颇满意,顿时眉开眼笑“殿下,三天后就是子仪的初夜拍卖了,殿下若真的喜欢我们子仪,请务必赏光。”

 庄子仪没料到刘嬷嬷会当着凤玦的面说出这句话,脸色瞬间一变,倍感羞

 凤玦将她不堪的表情看在眼里,没有正面回应。

 刘嬷嬷急了,二皇子光临过各大青楼,却还未竞标过花魁的初夜,要是庄子仪的初夜能由凤玦拔得头筹,她牡丹阁可就翻红了,届时自己肯定会比那个成天在她面前嚣张的怡红院洪嬷嬷风光。对!她一定要将庄子仪的初夜卖给二皇子。

 “殿下,让子仪为您跳支舞吧。”

 庄子仪陡地一惊,刘嬷嬷竟要她跳舞

 刘嬷嬷亲切的朝她笑道:“子仪,你苦练了那么久,可要好好表现给二皇子看啊。”绝不能失败。她也用眼神狠狠警告。

 庄子仪一咬瓣,近来她的舞技是进步许多,可是不代表她不会出错,偶尔还是会跌倒,她实在想不透刘嬷嬷哪来的信心让她在二皇子面前跳舞。

 是希望她讨好二皇子,让二皇子买下她的初夜吧?

 “子仪姑娘,本皇子很期待呢。”凤玦心生好奇,想看看这个端庄又高雅的花魁跳起舞来是什么风情。

 凤玦都这么说了,庄子仪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片刻后,她换上布料轻薄的舞衣,手拿彩带,配合着乐曲独舞,努力不让自己在凤玦面前出错。

 这支舞庄子仪已不知练了几百遍,算是非常熟练了,但凤玦看惯宫里的歌舞表演,一眼就看穿她柔软度和灵巧度不足,没想到居然会有不善舞蹈的花魁?这还真是新鲜。

 凤玦漾起了笑,看得相当愉快,刘嬷嬷见凤玦开心,心里也欢喜不已。

 终于,庄子仪没有一点差错的跳到后半段,在她成功连续旋转了三圈、以为能顺利跳完这支舞时,一个施力不当让她扭到了脚,重重摔了一跤。

 完了!她心里只闪过这句话。

 刘嬷嬷见她在二皇子面前出丑,脸都黑了,花娘们也都噤若寒蝉,不知该如何是好。

 庄子仪还没做出任何反应,就被愤怒的刘嬷嬷拖着往凤玦跟前跪下,扭伤的脚因拖行更加疼痛。

 “还不快谢罪!殿下,是奴家教导无方,才会让子仪在殿下面前出丑,对殿下不敬,请殿下息怒!”她气得顶上冒火,差点没晕倒,这臭丫头竟愚笨到坏了她的好事,还恼了二皇子的兴致,真是气死她了。

 刘嬷嬷愈想愈气,忍不住取出繋在间的针,探入庄子仪的宽袖里一刺,以为有袖子遮着,没有人会看见。

 庄子仪疼得咬紧牙关,却没有叫出声。

 刘嬷嬷知道她很会忍,绝不会喊痛,更不敢在二皇子面前失礼,于是更加重力道,岂料凤玦这时竟离开座位,大步走来,用力捉起刘嬷嬷的手,她手上的细针立即掉落在地上,无所遁形。

 “本皇子有说要罚她吗?敢当着本皇子的面用暗针伤人,是不将本皇子放在眼里了?”

 刘嬷嬷惊恐的抬起头,就见凤玦面带微笑,眸底却冰冷得没有一丝笑意。

 她瑟瑟发抖,不断摇头“不,奴家岂敢,请殿下恕罪!”

 凤玦笑得优雅又无害,一字一句却充满了威胁“本皇子没有怪罪子仪姑娘的意思,听懂了吗?”

 “是、是!”刘嬷嬷哪敢违背,连声道是。

 “子仪姑娘的脚大概扭伤了,找大夫帮她看看,让她好好休息。”凤玦放开她的手,淡淡的道。

 刘嬷嬷怕极了他那冰冷的眼神,根本不敢抬起头,只敢低头答应。“是,奴家知道了,奴家遵命。”

 接着,凤玦转而望向了庄子仪,庄子仪也回望他,只是她还没从方才发生的事情中回神,与他四目相对时眼茫然,凤玦看出她的慌乱,朝她温柔一笑。

 “子仪姑娘,没事了,你好好休息吧。”说完,他返回位子坐下,这小曲似乎没影响到他的好心情,他朝周遭的花娘们招了招手,又是左拥右抱。

 刘嬷嬷为了让他息怒,更使劲地讨好他,不仅派了更多花娘服侍,还特别让人扶庄子仪回房好生休息,不敢再给她一点脸色看。

 当丫鬟扶住她时,庄子仪这才回过神,脑海里闪过凤玦见义勇为从刘嬷嬷手中救了她的情景,不心跳加快,难以忘怀。

 从来到牡丹阁的第一天起,她就没少被刘嬷嬷用银针刺,也知道没有人会帮她,因此她从来不求救。

 他是第一个护着她的男人。

 庄子仪被搀扶着离去,踏出花厅之际,她不回头看他。

 会是他吗?

 他会是那个可以救她逃出牡丹阁的男人吗?

 庄子仪的脚扭伤,一整个下午都在房里静养,顺便考虑着一件事。

 她问过了,凤玦今晚会在牡丹阁过夜,而且没有叫上花娘陪寝,她知道自己必须把握机会去见他一面。

 她要向他求救。

 除了他是最有能力救出她的男人外,他还身阻止了刘嬷嬷的恶行,她对他怀有冀望,认为他会愿意救她。

 然而,庄子仪也知道自己并不了解这个男人,单凭他救了她那么一次,就认定他会帮助她也太过愚蠢,毕竟他可是声名狼藉的皇子啊,主动送上门或许会让她陷入更大的危机、被他啃食光也说不定,但她只能赌了,初夜拍卖就在三天之后,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夜里,庄子仪披了件暗斗篷,帽子半覆住她的脸庞,斗篷则包裹住她全身,在支开服侍的丫鬟后,她一个人悄悄踏出房间。

 一路上为避免计划失败,她小心躲过巡逻的护院、避开廊上的客人,走过了一间间厢房,听着yin声语传出,更加快步伐往前走,终于来到凤玦住的厢房。

 房间外驻守不少侍卫,果不其然,她一接近马上就被挡下。

 庄子仪拉下罩在头上的斗篷帽子,不慌不忙地道:“我是花魁子仪,我想求见二皇子。”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