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林荫本来是不打算在今天说这件事情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会傻到自揭伤疤,那个时候承受了太多疼痛,疼到现在说起来都会有窒息的感觉。

 尽管这样,她还是说了。

 在看到宋舟的表情又震惊变为痛苦的时候,林荫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报复的快-感。

 原来宋舟也是会疼的。

 林荫还以为,这事儿对他来说无所谓呢。

 “嗯,那个时候你不在。我一个人去的。”

 林荫鼻子,微笑地看着宋舟,继续对他说:“那个时候孩子两个多月了。”

 其实刚开始林荫这么说的时候,宋舟是不信的。

 可是林荫后来说的那些话,直接就把他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说真的,曾经有一段时间,宋舟疯狂地幻想过让林荫生个孩子这事儿。

 那是他高二的时候。

 那会儿宋舟一直在想,要是他能让林荫怀孕,林荫就不会那么厌恶他了。

 要是他们两个能生个孩子,林荫就不会想着离开他了。

 宋舟不喜欢孩子,但是和林荫有关的一切,他都可以接受。

 宋舟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林荫会亲手把他们的孩子杀死。

 而且,她居然能笑着和他说出这件事儿。

 宋舟死死地握着拳头,指关节咯吱咯吱地响着,他拼命地忍,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动手掐死林荫。

 “为什么不告诉我?”

 宋舟捏住林荫的下巴,憋了好久,才问出这个问题。

 宋舟的质问换来的只是林荫的一声轻笑。

 她抬头望着宋舟泛红的眼眶“你不记得了么,是你说以后不用联系的。而且我怎么好意思再耽误你的前程。”

 林荫是笑着说完这话的,可是她的心就跟被硫酸泼了一样,千疮百孔。

 到今天,林荫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用了一种最极端的方式来报复宋舟当初的决绝,他疼,她也疼。

 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那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忍心?!”

 宋舟死死地抓住她的肩膀,恨不得把她捏死。

 “那个时候你都不要我了。我留下他有什么意义呢?”林荫反问他“宋舟,你凭什么要求我留下他?是你让我怀孕的,也是你不要我的。”

 “闭嘴。”

 宋舟怒气冲冲地对林荫吼了一句。

 紧接着,他拉着林荫走到了小区的角落里,一把把她推到了墙上。

 宋舟的反应,是林荫完全没有想到的。

 她以为,宋舟听了这话之后会自责,自责之后就不会再打扰她了。

 可是宋舟的反应完全就不是林荫想象中的那样。

 他不仅没有自责,还愤怒了。

 林荫被他推到墙上,后背撞得生疼,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宋舟就开始撕她身上的衣服。

 “孩子没了就再做一个出来,这还不简单。”

 宋舟含-住林荫的耳垂,用力地-了一下。

 是真的很用力,恨不得要嘬出血来。

 林荫疼得不行,下意识地就想躲开,宋舟却死死地摁-住了她的脸颊。

 他的动作很-暴,纯粹地发-,没有一点儿温柔在。

 …

 “宋舟你做梦,我就是死了也不会给你生孩子。”

 林荫咬牙切齿地说“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林荫也被宋舟怒了。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这种事儿忍忍就过去了。

 但这个原则在宋舟面前完全行不通。他真的是软硬不吃。

 “我怎么舍得弄死你…”宋舟的低头在林荫脖子里深深地了一口气。

 “我要好好疼你,果果姐姐。”

 不知道是不是林荫的幻觉,她总觉得,宋舟呼出来的气都是凉的。

 在她皮肤上的时候,她起了满身的皮疙瘩。

 林荫的心跳得很快,她不知道宋舟接下来要做什么事儿,很紧张。

 林荫本来都做好了挣扎的准备,但是宋舟一直没有任何行动。

 他只是抱着她,不肯让她走。

 一个姿势维持了十几分钟之后,林荫终于放下了戒备。

 她刚放松了一些,宋舟就把她的子扒了下来。

 林荫还没来得及惊呼,宋舟就捂住了她的嘴。

 接着,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了一半,毫无前-戏地顶-了进去。

 天很冷。

 林荫冻得瑟瑟发-抖,她想开口求宋舟别继续了,可是她的嘴被宋舟捂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荫绝望不已,只能默默地哭。

 宋舟纯粹就是在发-。十几分钟就完事儿了。

 最后他还故意弄在了里面。

 他提起子,然后给林荫整理了一下衣服。

 “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我会看着你。”

 宋舟在林荫脸上亲了一口:“不要想着吃药,也别做傻事儿,嗯?”

 林荫当然明白宋舟的意思。

 二十四小时…已经够了。

 “宋舟,这就是你所谓的爱,还有对我好吗?”

 林荫哭着问他“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我是个有思想的人不是动物啊…求求你了,我们分手痛快一点儿可以吗?”

 “你和我在一起,也不会有未来的…你会有更优秀的人来陪,也会有不一样的人生。”

 林荫拽住他的衣服,几乎是把自尊都扔到了九霄云外,只顾着求他放过。

 “我这辈子就这样子了…我根本配不上你的。”

 “别说话了。”宋舟给她擦了擦眼泪“上楼吧,早点休息。”

 **

 被宋舟放开之后,林荫是小跑着回家的。

 一点儿都不夸张,就跟逃命似的。

 她回到家里之后,去卫生间泡了个澡。

 她手腕上的红痕一圈一圈的,都是宋舟刚才抓着留下来的。

 洗澡的时候,下-面还不停地有-体出来…

 林荫觉得特别恶心。

 还好她这几天是安全期,就算弄在里边,也没什么怀孕的可能

 而且医生说了,-产以后再想要孩子会很难的。

 林荫想,她应该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所以她也没有太担心这事儿。

 接下来的几天,林荫没有再见过宋舟。

 听他爸妈说,好像是去他堂哥那边了。

 林荫不太关注他们家的家庭关系,所以也不知道宋舟有什么亲戚。

 她也不在乎宋舟去了哪儿,只要他别来打扰她就可以了。

 林荫和徐谦都是正月初七开始上班,所以,他们两个回大连的机票买的是初六的。

 走的时候,林荫他爸妈又轮番嘱咐了一遍结婚的事儿。

 林荫笑着应承下来,跟他们保证今年肯定会定下来。

 上飞机之后,徐谦笑着捏了一下林荫的脸蛋儿。

 “看来你爸妈对我很满意啊,都急着把你嫁给我了。”

 林荫也冲他笑:“对啊,他们恨不得我立马就嫁给你。”

 “那你呢?”

 徐谦话锋一转,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变得时分认真。

 他摸着林荫的脸,声音温柔地问她:“果果,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林荫被徐谦认真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虚了。

 其实,她本来准备说“当然愿意”的。

 可是,看着徐谦的眼睛,林荫突然就不敢说了。

 那会儿,她就在想,如果撒谎的话,飞机会不会掉下去。

 其实林荫一直都是抱着和徐谦结婚的念头和他相处的,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她突然退缩了、犹豫了。

 原因是什么,林荫都不敢深想。

 三年,她可以装得很坚强,可宋舟一回来,立马就把她打回了原形。

 她一下子就变回了以前那个懦弱又爱逃避的林荫。

 “算了,咱们先不说这个了。回去以后慢慢商量。”

 很长时间没听到林荫的回答,徐谦笑着转移了话题。

 他知道林荫的性格,所以不愿意把她得太紧。

 林荫和宋舟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让她一下子不喜欢,根本不可能。

 徐谦很理解林荫,虽然他看着林荫为宋舟伤心难过的时候心里头会酸。

 但酸过之后,更多的还是心疼。

 …

 回到大连之后,林荫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

 上班下班,每天忙忙碌碌的,很是充实。

 周末的时候和徐谦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放松一下。

 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林荫总算是把宋舟从脑袋里扔了出去。

 嗯,只是脑袋里。

 至于什么时候把他从心里扔出去,林荫自己也不知道。

 林荫一直都住着她和宋舟住过的那栋公寓,徐谦也说过要和她搬到一块儿住,但是林荫拒绝了。

 她对这栋公寓,还是有不舍的。

 林荫平时比较忙,宋舟走了之后,她就很少收拾家里了。

 基本上两个礼拜才会收拾一次。

 家里糟糟的,有时候她着急了,就把衣服拿客厅里换,换下来就扔到沙发上。

 一个人住,林荫也没那么多讲究了。

 忙起来的时候,也顾不上讲究那么多。

 周五晚上,林荫下班回家。

 一进门儿,林荫就发现家里不对劲儿。

 她换拖鞋的时候,觉得地板好像比她走的时候亮了,就像被擦过一样。

 再往里走,沙发上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她早上走的时候明明把换下来的衣服扔到沙发上的,怎么现在没有了?

 林荫心里咯噔了一下,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林荫走到卧室,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的衣服摆放的顺序也不一样了。

 之前她堆在一块儿的衣服全部都架起来了。

 还有一些内衣内,全部都放到了旁边的收纳盒里。

 林荫倒了一口凉气,她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这样的手法,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

 就好像是在青岛的时候,宋舟给她收拾的那一回…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林荫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不可能的…”

 林荫抬起手来拍了拍口,自言自语地说:“绝对不可能的…嗯。”就在林荫这么想的时候,客厅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吓得打了个哆嗦,警惕地看着客厅。

 下一秒,客厅的灯就亮了。

 林荫吓得呼吸都停住了,手脚都是冰的。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