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上大学的时候,林荫经常在论坛上看一些灵异的帖子。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那些帖子里的内容。

 林荫是个胆子很小的人,光想一想,就吓得一身冷汗。

 她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就像是等待审判结果的犯人一样。

 她紧紧地闭着眼睛,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林荫隐隐约约能听到脚步声,可是当她竖起耳朵想细听的时候,脚步声又消失了。

 林荫正害怕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向自己靠近。

 她咬住嘴,正准备跑,就被死死地抱住了。

 下一秒,林荫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这味道她记得,是宋舟的。

 林荫睁开眼睛,对上宋舟的眼,她竟然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那会儿,林荫脑袋里居然有一个念头:还好不是别人。

 宋舟死死地抱着林荫,将头靠在她的脖子上,像个离不开人的孩子。

 林荫整个人都是懵的,宋舟这样,她也没反应过来要挣-扎。

 宋舟安静地靠了一会儿之后,就伸出舌头来在她脖子上-了一下。

 这一下,惹得林荫浑身酥麻。

 却也足够把她弄得回神。

 林荫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就把宋舟推开了。

 因为没有招架,宋舟被林荫推了很远。

 宋舟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牛仔,运动鞋,看起来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学生。

 可是,他做出来的事儿却那么可怕。

 “你过来干什么?宋舟,我求你别着我了行么?”

 这句话,林荫基本上是哭着说完的。

 她是真的害怕。

 她甚至不敢想象,如果以后每一次宋舟都用这样的方式出场,她会不会被吓死。

 宋舟在林荫的注视之下,把外套-下来扔到了上。

 他里头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很好看。

 下衣服之后,宋舟就走到了林荫面前,拉着她的手贴-到了自己脸上。

 “你不是说很喜欢我穿白衬衫么。好看么。”

 他这样肆无忌惮地提着从前,林荫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和他在一起的那些回忆就像洪水,一下子就把她没了。

 她怎么会忘记。他们两个还在青岛的时候,一起去逛商场,林荫总喜欢让宋舟试各种白色的衬衫。

 她也说过,宋舟穿白衬衫最好看。

 但那会儿宋舟一直穿运动服,基本不穿衬衫。

 现在他穿了,林荫却没了当初的那份感觉。

 她盯着宋舟看了一会儿,然后问他:“你觉得现在这样做还有意义吗?宋舟…你别幼稚了行么。”

 三年过去了,林荫以为宋舟在美国呆了三年会有一点儿长进。

 但是他没有。

 他和以前一样,唯我独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在原地等谁的。

 他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

 …

 “有意义。你看你不是被我感动哭了么。”

 宋舟深情地摸着林荫的脸颊“果果姐姐,跟我回北京吧。”

 “宋舟你别做梦了!”

 林荫抬起手来朝着他脸上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

 “我们两个,这辈子都没可能了。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林荫之前打过宋舟很多次,但从来没用过这么狠的力道。

 今天,她打得自己手心疼得发麻了。

 可是,内心居然莫名其妙地

 宋舟被林荫一巴掌打得偏过了头,他抬起手来摸-了摸被林荫打过的地方,然后,他笑了。

 宋舟贴近林荫的脸,温柔地问她:“一巴掌不够解气的吧。要再打么?”

 林荫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宋舟就一把抓起她的手,朝着刚才打过的地方狠狠地甩了一个巴掌。

 林荫被吓坏了,她失声尖叫:“宋舟你干什么!?”

 “打我啊。一次打个够,嗯?”

 宋舟的神态还是那么温柔。

 “果果姐姐,你的手疼了对吧?没关系,我自己打。”

 他根本就不给林荫说话的机会,这句话一出,他就松开林荫,自己抬手朝着自己的脸上甩了一耳光。

 “你疯了吗?!”

 林荫被宋舟自-的行为弄得快崩溃了。

 她抓住宋舟的手,红着眼睛看着他:“你别闹了行不行,你这样自-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果果姐姐,打我,用力地打。”

 宋舟抓起林荫的手,嘴-贴-在她耳边,呼吸急-促,声音沙哑。

 “你打我,我就会舒服了…”

 林荫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先别说她现在还喜欢宋舟,就算是一个陌生人,她也做不到这样心安理得地打别人耳光。

 林荫咬了咬嘴,她反抓住宋舟的手,颤-声对他说:“宋舟我肚子饿了…你给我做饭吃好不好?”

 宋舟听到林荫这么说之后,情绪才稍微平静下来一点儿。

 “乖,我现在就去。”

 他低头在林荫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去给林荫做饭了。

 …

 宋舟离开之后,林荫一下子就跌坐在上,满脸绝望。

 她真的快疯了。

 她一定要想个办法和宋舟彻底一刀两断,如果再这么纠下去,她的精神也会出问题的…

 林荫也想过把这事儿告诉长辈,可是她心里是舍不得的。

 她舍不得看宋舟他爸妈对他失望。

 他那么优秀,应该是家里人的骄傲才对。

 **

 宋舟刚刚给林荫收拾了家里头,东西放在哪里他很清楚。

 去厨房之后,他用最快的速度给林荫做了晚饭。

 都是她喜欢吃的。

 差不多一个小时,晚饭就做好了。

 林荫看到桌子上的盘子,眼眶酸酸的,差点儿哭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三年前。

 刚来大连的时候,他们还是有过一段很开心的回忆的。

 那个时候多傻啊,她还真的以为他们会一辈子在一起。

 林荫坐下来吃了饭。

 吃饭期间,好几次她都忍不住哭了。

 眼泪到嘴里,又苦又涩。

 宋舟只做了林荫一个人的饭,因为他没胃口吃。

 他一直坐在林荫对面,看着她一口一口地吃饭。

 林荫其实也没有很饿,勉勉强强吃完了一碗米饭。

 她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了,收拾了碗筷准备去洗碗,但是宋舟却拦在了她面前,把碗筷从她手中抢了过来。

 林荫愣了愣,然后耳边又回响起了宋舟曾经说过的话。

 他说:我不会让你受罪,所有的家务都让我来,我舍不得你累。

 多美的情话,美得林荫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窝子都暖暖的。

 可是,回不去了。

 曾经有多温暖,现在就有多冷漠。

 爱得再疯狂,都抵不过现实的一句“不合适”

 宋舟的爱,一般人承受不起的。

 他那么优秀,优秀得林荫觉得自己再跟他在一起也只会绊住他的发展。

 他没读研的时候,就有那么多女孩子追,现在应该更多了吧。

 其实他随随便便选一个,都要比她好的。

 …

 洗过碗之后,林荫和宋舟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林荫深了一口气,对宋舟说:“我今年会和徐谦结婚,请柬到时候直接送给你爸妈。你想去的话,就和他们一起去吧。”

 林荫是故意和宋舟说这个的,有些话不能直接说,就只能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旁敲侧击地提醒。

 “如果找到了女朋友,就带着她一起过去。”

 “我与你自幼本相爱,青梅竹马两无猜。”宋舟突然开口,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话。

 说完之后,他自嘲地笑了笑。

 “初中的时候,看《孔雀东南飞》,在里面听到过这样一句话。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是在说我和你。”

 “…”林荫攥紧拳头,没有说话。

 宋舟继续说:“那个时候,我就想娶你。一辈子和你过。”

 林荫听不下去了,她抬起手来抹了一把眼泪。

 “可是你忘了,《孔雀东南飞》的结局是什么吗?这样的感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一起死,不算好结果么。”

 宋舟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果果姐姐,能和你一起死,我也求之不得。”

 在宋舟看来,两个人一起死,比看着她嫁给别人好多了。

 如果活着不能在一起,死在一起也好的。这就是他的爱情观。

 林荫被宋舟说得起了满身皮疙瘩。

 之后的十几分钟里,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林荫低头揪着手指,宋舟的目光一直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

 后来,林荫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是徐谦打来的电话。

 宋舟也看到了。

 在林荫的通讯录里,徐谦的名字是…老徐。

 林荫好像很喜欢这么叫人,宋舟记得,她以前和孟经纬谈的时候,是叫孟经纬老孟的。

 现在和徐谦在一起,又叫徐谦老徐。

 这么亲密的称呼,从来就没有他的份儿。

 林荫只会连名带姓地叫他,哪怕是在他们两个做的时候,她都是连名带姓地直接叫。

 想起来,还真是有些讽刺。

 …

 “果果,吃饭了没?”

 电话那边,是徐谦关心的声音。

 林荫笑着对他说:“吃了啊,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啊?”

 “我在订电影票,你有什么想看的没?”徐谦说“最近好多新上的电影,我挑不过来了。”

 徐谦特别特别体贴,每个礼拜出去看电影,他都会提前在网上订票,还细心地问林荫想看什么电影。

 林荫平时是会选的,但是今天,她没什么心情选。

 “看你吧,以前都听我的,这次就听你的。”

 为了不让徐谦发现自己的不对劲儿,林荫还特意笑着补充了一句。

 “行啊,越来越有当媳妇儿的觉悟了。来,亲一口。”

 “你就没个正经的。”

 林荫下意识地瞄了宋舟一眼,看宋舟表情不对劲儿,林荫便赶紧和徐谦道别。

 “我困了,先睡觉了啊,拜拜。明天见。”

 这已经不是宋舟第一次看林荫和徐谦秀恩爱了。

 林荫对着徐谦撒娇的时候,宋舟才会清楚地意识到,她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林荫了。

 现在,陪在她身边的,是另外一个男人。

 这么一想,宋舟心里就极度不平衡。

 妒火瞬间燃-起,火势蔓延得很快。

 宋舟往林荫身边挪了挪,扣住她的肩膀将她-到了沙发靠背上。

 他红着眼睛盯着林荫“为什么总是提醒我你和别人在一起?”

 “就算不提醒,你也应该记得…我和他在一起了。”

 林荫咬了咬嘴“还有,我刚才忘记告诉你,焦仲卿和刘兰芝是两情相悦,被迫分开所以殉情的。我们两个…一直都是你的一厢情愿。”

 “果果姐姐,你爱我。”

 宋舟埋头在她前,将眼泪擦干。

 “你一直爱我。你别想骗我。”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