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说宋舟变-态,除了林荫。

 因为他是为了她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那些曾经对她做错的事情,如果换一个对象,他宋舟根本就不屑。

 如果不是喜欢,谁都没有办法勉强他做那种事儿。

 可是林荫偏偏就不明白这个道理。

 听到林荫说“变-态”的时候,宋舟心里又愤怒又绝望。

 这样的愤懑,只有掐住她的脖子才能得到一点点宣-

 宋舟掐得很用力,一分钟不到,林荫就缺氧了。

 她嘴-微-张,呼吸急-促,眼底一片水雾。

 宋舟看着林荫这幅样子,前所未有地足。

 她这个样子,跟她快要高-的时候很像。他看得很痴。

 “还是这样比较好看。果果姐姐,真想你永远都这么乖。”

 宋舟将脸贴-到她脸颊边上蹭-了蹭,声音前所未有地温柔。

 “求我。不然我不会放开,嗯?”

 林荫被宋舟掐得眼前都发黑了。

 她倒是想开口求他,可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她只能靠着口型哀求宋舟放过她。

 “放开,不要了…求求你。”

 宋舟看到林荫嘴-一张一合地说出他想听的话之后,才满意地松开她。

 不过,他没有就此作罢,而是将整个身-体都-到了林荫的身上。

 宋舟抵-着林荫的额头,在她脸上毫无章法地吻-着。

 从眼睛吻到鼻尖,再从鼻尖吻到脸颊,绕一圈,最后停在她的嘴-上。

 林荫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挣-扎了,她像是个没知觉的人一样,躺在上,任由宋舟侵-犯着。

 有那么一瞬间,她恨不得自己就这么死了。

 曾经她以为遇到宋舟是她三生有幸,现在她才知道,遇到宋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劫。

 失去一个孩子,就是那份感情的代价。

 林荫已经没有勇气再赌一次了。

 她害怕宋舟变-态的占有,还有他放手时的决绝。

 …

 “想你,每天都想抱着你。”

 宋舟将头埋在林荫的脖颈间,小声地呢喃着。

 这些思念,他不敢看着林荫的眼睛说出来。

 因为他怕看到林荫厌恶他的眼神。

 那种眼神,会让宋舟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你和他分手,和我在一起…果果姐姐,求你了。”

 求你了。

 这好像是宋舟头一回跟林荫说这三个字。

 他在她面前一向卑微,可不会这么没水平。因为这三个字,真的一点儿魅力都没有。

 越求,越不屑。

 林荫始终不说话,她也没有力气挣-扎。

 不管宋舟做什么,她都是眼神放空地看着天花板。

 宋舟的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除了生理反应之外,林荫没有给过他任何回应。

 得不得到回应的爱,到底还是没办法继续做下去。

 宋舟最终还是停下来了。

 他知道,这场战役,他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

 现在的林荫,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

 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把心事写在脸上,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受委屈了就哭,开心了就笑。

 她现在,变得和大多数人一样了。

 宋舟真的很后悔,他想,如果他当初没有离开林荫,她一定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宋舟喜欢林荫,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傻乎乎的,不谙世事,纤尘不染。

 她身上的那份干净,吸引了他二十多年。

 可是,这些特质,最后却是他自己亲手毁了的。

 …

 听着宋舟离开的声音,林荫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

 她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就开始哭。

 其实也不是哭,因为她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眼泪不停地往出

 她脑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

 第二天早晨起来,林荫的眼睛肿得特别厉害。

 徐谦看到她的眼睛之后,就知道她昨天晚上肯定哭了。

 徐谦和林荫出门儿的时候,直接把她搂到了怀里。

 然后,他贴-着林荫的耳-朵,温柔地问她:“宝贝,怎么了?昨天晚上是不是偷偷哭了?”

 林荫微笑着冲他摇摇头:“没有啊,就是熬夜看了一本小说,然后眼睛就肿了。大过年的,我哭什么呀。”

 说完之后,林荫还捶了一把徐谦的肩膀。

 那样子,一看就是在跟男朋友撒娇。

 宋舟站在阳台上,把他们两个人的互动看得一清二楚。

 林荫脸上的笑,真的很刺眼。

 林荫好像从来没有对他笑得那么灿烂过啊。

 他还没有拥有过的东西,现在已经被别人抢走了。

 宋舟一直站在阳台上,看着他们两个走远。

 这一次,宋舟居然没有那种心疼的感觉。

 疼久了,好像就麻木了。

 一直到看不见他们两个的身影,宋舟才从阳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昨天一晚上没有睡觉,他很困,躺在上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

 林荫和宋舟今天是出来逛超市的,顺便看个电影吃个饭。

 在家里呆着也没什么事儿干,而且宋舟就在对面,林荫光想想都觉得压抑。

 为了逃避,她就着徐谦出来了。

 徐谦当然是很乐意陪林荫的,他们两个看了一场电影,结束之后正好午饭时间。

 商场里随便找了一家店,吃过午饭之后,林荫就拉着徐谦逛超市去了。

 林荫平时特别喜欢去超市,她爱吃零食,平时休息在家的时候,她经常拿着一袋薯片看电视剧。

 不过林荫属于那种死活都吃不胖的体质,吃再多都长不了

 看到林荫买薯片,徐谦习惯性地教育她:“这种油炸类的膨化食品要少吃一点儿啊,没营养。你还不如买点儿面包片吃呢。”

 林荫拿了几包薯片之后,笑眯眯地挽上了徐谦的胳膊。

 “好啦好啦,我就买两袋,吃完之后就不买了。我保证。”

 “以后都不买了?”

 徐谦眯着眼睛看着林荫,很明显就是不相信她的保证。

 林荫被徐谦盯得心虚了,只好弱弱地补充一句:“我是说在家这几天就不买啦。你干嘛总是这么较真啊,一点儿都不可爱!”

 “你这么瘦,吃点儿有营养的东西吧。”

 徐谦摸了一把林荫的头发。

 其实,徐谦觉得,他刚刚认识林荫的时候那个身材是最好的。

 不胖不瘦,看起来很满。

 她做过人-之后,就成了皮包骨头那种了。

 她一米六左右,才九十斤。

 徐谦平时一有时间就给她做饭,喂她吃各种有营养的东西。

 但是补不起来。-产对女人的伤害是毁灭的,后期吃再多营养品,也补不回来当初的伤害。

 **

 林荫和徐谦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他们两个挤地铁回了家,进门儿之后,林荫才发现今天家里空前地热闹。

 宋舟,还有宋舟他爸妈都在。

 林荫当时不高兴的,她本来还在笑,看到宋舟还有他爸妈的时候瞬间就收住了。

 她把购物袋扔到沙发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卧室。

 徐谦担心地看了林荫一眼,然后回过头对他们说:“伯父伯母,我去看看果果,你们先聊。”

 说完这话,徐谦就赶快去卧室找林荫了。

 进去之后,他才发现林荫在哭。

 徐谦和林荫在一起也快两年了,林荫基本没有在他面前哭过。

 大部分的时候,她都是笑嘻嘻的,有时候会和他发脾气,但绝对不会哭。

 印象中,这是徐谦第一次看见林荫哭。

 徐谦是个聪明人,她为什么哭,他不用猜也知道。

 外头坐着的那个人,徐谦知道。

 他叫宋舟,林荫的青梅竹马,还是她的前男友。

 至今,徐谦都能回忆起来林荫第一次和他提宋舟的时候那种骄傲又幸福的神情。

 那是每一个沉浸在恋爱中的女孩子都会有的神态。

 徐谦心里是清楚的,林荫那么重感情,让她这么短的时间内忘记宋舟,基本没可能。

 徐谦走上去,轻轻地拍了一把林荫的肩膀。

 “哭过了就忘了吧,嗯?都过去了,乖啊果果。”

 “徐谦…我没事的。”

 林荫深了一口气,勉强对徐谦笑了一笑。

 她现在记住了,不可以和男朋友说自己在因为另外一个人伤心。

 不然男朋友会生气。这,是宋舟教她的道理。

 林荫这隐忍的样子,徐谦看了更是心疼不已。

 他将林荫抱到怀里,不停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

 “你要是难受就和我说,果果,我不介意。只要你能放下就好。”

 “徐谦,我真的没事儿。我不是为了宋舟难过。我只是生气我爸妈明知道我和他的事儿,还把他们家人都叫过来…”

 林荫靠在徐谦怀里,哭得特别委屈。

 徐谦叹了一口气,劝道:“果果,你不是孩子了。你爸妈和他爸妈是那么多年的朋友,你不能要求他们为你放弃友谊。而且,你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你因为宋舟受了多少委屈。”

 林荫被徐谦说得哑口无言。

 没错,她为了宋舟付出了多少,他们谁都不知道的。

 在他们眼里,一直都是宋舟迁就她,是她不识好歹,总是跟宋舟无理取闹。

 这么一想,林荫差点儿冲到客厅把当初的事儿吼出来。

 如果不是徐谦拦着,她真的会去的。

 …

 宋舟他爸妈看到林荫的情况之后,聊了几句就带着宋舟回去了。

 宋舟没回家,下楼在小区里漫无目的地绕了几圈。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他看到了送徐谦下楼的林荫。

 灯光太暗,宋舟看不清楚林荫的表情,但是他能看出来,林荫和徐谦在一起特别开心。

 就像今天白天他看到的一样,她应该也笑得那么灿烂吧。

 “别难过了。睡一觉都会过去的。”

 徐谦在林荫脸上亲了一口,就和她告别了。

 林荫一直看着徐谦的身影消失不见,才转身往回走。

 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宋舟站在不远处盯着她。

 她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想装瞎。

 可是,从他身边擦过的时候,还是被拽住了。

 林荫甩了几次都甩不开。

 “他刚才亲你了。我看到了。”

 宋舟将她的手反剪到身后,低头在徐谦刚刚吻-过的地方狠狠地咬-了一口。

 “就是这里,你居然让他碰。”

 “他是我男朋友,我让他碰怎么了?我就是和他上-你又能把我怎样?”

 林荫恨恨地瞪着宋舟,吼到最后,她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宋舟这样的纠,她真的很烦,很厌恶。

 “我不准。你是我的。”

 这话,宋舟说得特别没底气。就像个气急败坏的孩子。

 林荫突然就笑了。

 “宋舟,你知道么,我为你打了一次胎。”

 林荫看着他的眼睛,很小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