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宋舟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儿都不给人留余地。

 他拿着羽绒服站在林荫面前,林荫就被他盯得害怕了。

 可就是这么害怕,林荫都不想穿宋舟的衣服。

 她觉得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没有原则了。

 她始终都在自我提醒,她是一个有男朋友的人,不能这样做。

 “我现在不冷了。”

 林荫对宋舟笑了笑,然后故作轻松地对他说:“我们继续走吧,嗯?”

 宋舟冷笑了一声。

 林荫的心思,他一向都能一眼看穿。

 不过就是不想穿他的衣服而已。用得着找那么多借口么。

 宋舟从林荫身边让开,两个人继续走路。

 宋舟一直没有穿羽绒服,那件黑色的羽绒服就在他手里拎着。

 腊月的北京本来就特别冷,前几天又刚刚下过雪,这会儿又在吹冷风,可宋舟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线衫。

 林荫穿着厚衣又套了一件大衣都觉得冷。

 看着宋舟有羽绒服不穿,林荫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那个…宋舟,你不冷么?穿上衣服吧,别回头感冒了。”

 宋舟从小就身子不好,这一点林荫是记得的。

 所以她忍不住提醒了他。宋舟听到林荫的这句话之后,还是微笑。

 他侧过头,不经意地问她:“你还关心我是么。”

 林荫下意识地就摇头否认:“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你,你要不怕感冒的话就别穿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连和宋舟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内心的情感暴-

 “嗯,我不怕。”

 宋舟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谁也没有再说话,两个人继续走路。

 大街上很安静,他们也很安静。

 安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走着走着,林荫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就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三年前还在一起的时候一样。

 …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宋舟突然回过头挡在了林荫面前。

 林荫被他吓得后退了几步,她以为宋舟又要做什么做过的动作,满脸戒备地看着他。

 宋舟把手伸到她兜里,拿出手机,输了一个号码,拨通之后又挂断。

 “我的号。有事打电话。”

 拨完之后,宋舟就把手机给林荫回去了。

 宋舟不这么做还好,一这么做,林荫就想起来他们刚分手那会儿打电话那次。

 宋舟用那种冷冷的声音对她说:我们以后不用联系了。

 他的这句话,林荫这辈子都忘不了。

 后来一个人去-产,疼得快要死、想联系他的时候,林荫都会用这句话来打击自己。

 嗯,宋舟说不用联系了,那她就不联系。

 不管多疼,她都一个人受着。反正没有人会管她了。

 这三年,她无数次绝望,宋舟都没联系过她,现在留号码有什么意义。

 林荫攥紧手机,对宋舟说:“不用了。你号码我不会留。”

 宋舟“哦”了一声,然后说:“那你删掉吧。”

 于是又是不而散。

 **

 林荫回家之后,她爸妈还在讨论她和徐谦的事儿。

 林荫被他们俩人拉到沙发上问东问西问了好久。

 长辈无非就是那几个问题,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买房,以后是在北京还是在大连,什么时候要孩子…

 林荫听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问,头都要炸了。

 说真的,除了结婚之外,她没有考虑过任何问题。

 徐谦也提过几次结婚,不过他从来没有勉强过林荫。

 他只说,什么时候她愿意了什么时候再结也行。

 “我看徐谦好的,一表人才,人品也好,靠谱的。”

 林荫她妈妈对徐谦的评价很高。巴不得现在就让林荫嫁过去。

 其实她对林荫是有愧疚的,之前她那么支持宋舟,结果弄到最后害得林荫受伤。

 他们当父母的就是希望孩子好。

 这会儿林荫自己找了个这么靠谱的,肯定得好好支持一把。

 “嗯,妈,我心里有分寸的。”

 为了不让爸妈心,林荫直接给出了他们答案。

 “我和徐谦过完年之后好好商量一下这事儿吧。找个我们俩都不忙的时候办,反正成不成这一年肯定都有结果的。”

 因为经历了宋舟的事儿,林荫不太敢把话说太满了。

 她之前还因为自己能和宋舟过一辈子,但最后也没在一起。

 所以现在林荫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总想给自己留点儿后路。

 林荫和她爸妈在客厅聊了一会儿之后就睡觉了。

 每年过年,林荫她爸妈都会去宋舟家里打麻将。

 这次也不例外。

 虽然林荫和宋舟没成,但是也没影响他们两家的情。

 毕竟那么多年朋友了,孩子们感情的事儿他们参与不进去,彼此的友谊还能继续。

 **

 林荫一个人躺在上,想起来刚才宋舟对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儿,她的身-体越来越软。

 其实,每个成年女人对这种事情都有渴望。

 而且,每个人的点都不太一样。

 林荫和徐谦在一起,就只想和他谈心,和他一块儿玩儿,根本没有想过要和他亲热。

 可是,一碰到宋舟,他就算是稍微贴-近了她说一句话,林荫都会有很剧-烈的反应。

 她只不过是躺在上回忆了一下…就有了空虚的感觉。

 林荫拿起手机,点开微-信,主动和徐谦说了一句话。

 她问徐谦:睡了没?宾馆暖和不?

 徐谦的消息很快就回过来了。

 他说:躺下了,正想找你聊天儿。咱真是心有灵犀了。

 林荫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嗯呢,我爸妈去打麻将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早知道就让你住下了。

 说完之后,林荫又觉得自己这话太容易让人误会了,于是赶紧加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你睡沙发…

 徐谦看着林荫的解释,不自觉地就笑了。

 他逗林荫:解释就是掩饰,说吧,是不是想跟我睡觉了?

 林荫发了个撇嘴的表情,然后又发了一大串大哭的表情。

 徐谦:哭也没用。

 林荫:哎呀,哥哥,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计较了嘛。说好的让着我呢?

 徐谦:那好吧。罚你明天和我舌-吻五分钟。自己伸舌-头。嗯?

 林荫:好嘛好嘛。有本事你就忍着别动。哼。

 徐谦:小家伙,敢质疑我了?明儿见面再好好收拾你。赶紧睡吧,休息好了明天陪我。

 …

 林荫和徐谦聊天儿聊得笑眯眯的,正打字给徐谦回消息的时候,眼前突然站了一个人。

 林荫吓得尖叫了一声,手机直接摔到了地上。

 她往后挪了好长一段距离,才看清楚来人是谁。

 宋舟这次根本没拿钥匙,是直接开门进来的,因为林荫没有锁门。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心没肺的,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不注意安全。

 有时候,宋舟就在想,没有他的这三年,林荫是怎么过的。

 那个徐谦也会像他一样那么照顾林荫么。应该不会吧。

 林荫看清楚来人是宋舟之后,立马就冷了脸。

 “你来我家干什么啊?你走路能不能有点儿声音?吓死人了!”

 林荫是真的被吓到了,说话的时候都没了顾忌。

 这无理取闹的劲儿,倒是和之前很像。宋舟听着听着就笑了。

 嗯,可爱的。她这个样子,比故作成可爱多了。

 笑过之后,宋舟弯把林荫的手机捡了起来,他很快就破解了她的密码。

 屏幕解锁之后,就是林荫和徐谦微-信聊天儿的窗口。

 宋舟只瞥了一眼,就看到了那句“舌-吻五分钟,你主动”

 然后,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林荫扑上去把手机从宋舟手中抢回来,然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不知道什么叫隐-私权么?美-国应该比中-国更重视这个吧?你在那边呆了那么久怎么还是不懂尊重别人。”

 宋舟坐到上,一把把林荫拽到了怀里,死死地箍着。

 不管林荫怎么挣-扎,他都不肯放开。

 宋舟低头看着林荫涨-红的脸,恶作剧似地抬起手来拨了拨她的

 就这一下,林荫就跟触了电似的,酥麻的感觉窜了全身。

 就好像是渴-望了很久的东西终于到手了一样,前所未有地足。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林荫觉得自己特别不要脸。

 这身体,这反应,她怎么就控制不了呢。

 宋舟当然能感觉到林荫的变化。他知道,女人对这种事儿是会上瘾的。

 一旦开始,就收不住了。

 他凑到林荫耳边,伸出舌头来-了一下她的耳-廓。

 然后,一直手在她的小-腹处轻轻地挠着,有意无意地往下挪动。

 林荫咬着嘴,强忍着想要呻-的冲-动,死死地抓住单。

 宋舟趴在林荫耳边问她:“果果姐姐,你跟他做到哪一步了,嗯?他碰你,你也会这样的吧?”

 哗——

 宋舟的话就像一盆凉水,一下子就把林荫给浇醒了。

 她恼羞成怒地推着宋舟的肩膀,口不择言地说:“对啊,他碰我我也会这样,我的反应会比这个还大。”

 宋舟眼睛里的光一下子就暗下去了,他-暴地把手伸-到了林荫的睡-里,冷着声音质问她。

 “你让他碰这里了?嗯?”

 “…不要,你放开我…你不可以碰我。”

 林荫的身体又开始抖了。

 她生怕自己没办法控制自己,做出什么丢人的事儿来。

 没得到答案之前,宋舟自然是不会放开她的。

 他用力地掐了一把,然后继续问她:“回答我的问题。这里,他碰了没有。”

 “他凭什么不能碰?我和他在一起两年多了,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

 这句话,林荫完全就是为了赌气才说的。

 说完之后,她还觉得不过瘾。

 “宋舟我告诉你,我们早就做过了,他不会嫌弃我不是处-女。”

 宋舟将手出来,冷冷地看着她。

 见宋舟停下来动作,林荫就知道是她的将法起作用了。

 她之前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大概就是说,男人对自己的女人都是有洁-癖的。

 基本上没有男人能接受自己的女人和除了他之外的第二个男的做过。

 嗯,看宋舟的反应,这个帖子说的应该是真的。她下对注了。

 “把第一次给你,是我傻,是我被感情冲昏了头脑,才会配合你做那些事儿。”

 林荫攥着拳头,狠了狠心,继续跟宋舟胡说八道。

 “后来,徐谦告诉我,那都是变-态才会做的。啊——”

 林荫是真的触到宋舟的底线了。

 她话刚说完,宋舟就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