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宋舟说这句话的时候,嗓音很哑,听起来就像是压抑了很久一样。

 他的声音比三年前沉了很多,少了几分稚气,多了几分成的味道。

 只不过一句话,林荫就听出来这么多不同。

 横亘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时间,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提醒着他们错过了多少对方成长的过程。

 …

 林荫深了一口气,用力地从宋舟怀里挣-出来。

 她一句话都不想跟宋舟说,也不想看到他。

 只要一看到他,她就会想起来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宋舟怎么可能让她走。

 林荫刚走了几步,宋舟就抱着她把她-到了街边的水泥墙上。

 他抵-着林荫的额头,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脖-子。

 “…你别碰我!”

 林荫被宋舟的动作弄得起了满身的皮疙瘩,她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我现在有男朋友,你没资格这么对我。”

 男朋友这三个字,简直就是在刺宋舟。

 他用两只手捧住林荫的脸,看着她眼神中的厌恶,然后深情地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一口。

 林荫内心很屈辱,她不知道宋舟现在是什么意思。

 当初是他要走的,走了又回来,把她当什么了?

 林荫知道自己很傻很没出息,但是她也没傻到这个地步啊。

 他们两个都分开三年了,根本不可能再和好。

 这三年的时间,林荫成长了不少,她已经不会像之前那样冲-动任了。

 所以,她也不觉得破镜重圆这种事儿能在她身上发生。

 宋舟亲她,她也没有反应。

 林荫本来想送他一个耳光来着,但是她忍住了。

 因为她知道,宋舟这样的变-态,给他一个耳光,他都会有快-感。

 宋舟本来以为林荫会挣-扎,但是她没有,她很乖,一动不动的。

 可是宋舟却并没有因为这个开心。

 “想我了么。嗯?”

 宋舟摸-着林荫的脸颊,眼神痴地盯着她,就像是饿-狼盯着绵羊一样。

 好像下一秒钟,就能把她拆-骨-入-腹。

 林荫但笑不语,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不知所措。

 她会抵抗,会沉默,会冷暴-力。

 **

 林荫的沉默,让宋舟很是挫败。

 他冷笑了一声,一只手伸-到了林荫衣服里,在她-前狠狠地捏-了一把,另外一只手在她的小-腹处轻轻地摁-着。

 “怎么不和我说话,嗯?你知道我这三年有多想你么。果果姐姐,在波士顿,我每次自-慰,都是看着你的照片…”

 宋舟话音刚落,就被林荫一巴掌打得偏过了头。

 林荫是真的忍不住了。

 她以为自己有足够的耐力能和宋舟抗衡。

 可是她忽略了宋舟不要脸的程度。

 这样的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说一说,算是情侣之间的小情-趣。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分手了,根本没有一点儿关系,而且她还有了新的男朋友。

 这样的情况之下,宋舟再说这种话,林荫只觉得恶心。

 是真的恶心,她脑袋里不自觉地就想起了曾经在卫生间撞到过的那次,胃里不停地泛酸水。

 “宋舟,你真恶心。”

 林荫冷冷地看着他“分手是你说的,现在再来说什么想我,不觉得太虚伪了么。”

 “那你呢,林荫。你就不虚伪?”

 宋舟用膝盖顶-开她的腿,用下-面抵-着她。

 “反应这么大,是恶心的表现么?你看看你这张嘴跳得多厉害,穿着子我都能看出来。这就是你说的恶心?嗯?”

 宋舟说这种话的时候,一向没有底线。

 只要能让林荫妥协,他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被宋舟蹭着,林荫的身-体很快就来了反应。

 但是,她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软软地倒在他怀里。

 林荫笑着看着宋舟,对他说:“你不知道吧,女人就是这样的。对你有反应,对徐谦也有。在你面前有多强-烈,在他面前就有多强-烈。”

 …

 林荫这话就是为了刺宋舟才说的,显然,宋舟也真的被她刺到了。

 从刚才拉着她过来到现在,宋舟一直忍着没有提徐谦的事儿。

 他是个嫉妒心很强的人,怎么能容忍林荫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而且,还是三年。

 宋舟甚至都不敢想象,他们两个在这段时间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亲密到了什么程度。

 而现在,林荫却主动提了起来。

 她把话说得那么暧昧,宋舟听了之后,立马就怒了。

 他把手伸-到林荫-子里,摸-着她漉漉的下面。

 “既然这样,我不进去是不是对不起你为我的这么多水。”

 “我会报-警。”

 林荫平静地看着宋舟,她的眼神里没有害怕,也没有惊慌失措。

 毫无波澜,就好像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样。

 “就算别人说我不干净,我也会报-警。不信你试试。”

 宋舟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炸裂了一样,疼得快要死了。

 林荫的绝情,就是那颗炸弹。

 他忍了三年没有联系她,到最后还是忘不掉。

 他身边不是没有好女孩儿,只是那些都不是她。

 宋舟在美国三年,身边追他的女孩子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他也想过随便谈一个,可是他做不到。

 如果那个人不是林荫,他宁愿一个人寂-寞一点儿。

 这个世界上,除了林荫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女人能让他有如此强-烈的-冲-动。

 一看到她就想蹂-躏她,一看到她就想抱着她不松手。

 他承受了三年的寂-寞和相思,而她呢,她这三年,一直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

 一想到这儿,宋舟心里就特别不平衡。

 他的眼眶越来越酸,最后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其实宋舟很讨厌哭,长大之后,他在他爸妈面前都没有哭过。

 可是,他这么讨厌哭的一个人,却把自己的眼泪全部都给了林荫。

 …

 如果是以前,林荫看到宋舟哭,一定会内疚,会自责。

 但是现在,她只觉得可笑。

 有什么好哭的啊,她打胎的时候都没有哭。

 和她比起来,他承受的这些,根本就不叫痛苦。

 当他在美国念书享受的时候,她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打掉了她的第一个孩子。

 当他被女孩子追捧风光无限的时候,她一个人守在他们住过的那栋公寓里夜夜流泪。

 他有什么好痛苦的,他走得那么潇洒,过得那么充实。

 这三年,她在地狱,他在天堂。

 宋舟蹲在林荫面前,抱着她的腿,哭得怎么都停不下来。

 他哭起来的样子,还和以前一样。

 不说话,也没有声音,只是默默地流泪。

 他额头的青筋快要破皮而出,一副隐忍到极致的样子。

 虽然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心疼,可是林荫还是心软了。

 她觉得自己真没出息,每次都心软,每次都给他伤害的机会。

 这一次,她一定要心狠一些。

 就像他当初不要她一样,她也不会再要他。

 林荫推开宋舟,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宋舟,我最讨厌哭哭啼啼的男人。三年了,你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林荫冷笑了一声,继续说:“你愿意哭的话,就继续哭,我要回家了,再见。”

 嗯,要快点儿走,如果不快点儿走的话,又该心软了。

 林荫全程都不太敢正视宋舟的眼睛,那双她用了三年才尘封的眼睛,如今又闪动着熟悉的光。

 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陷进漩涡里。

 林荫要走的时候,宋舟上去拦在了她面前。

 林荫不耐烦地推他“你到底要怎么样,真的要我报-警么?”

 宋舟没有解释,直接跪在了林荫面前。

 这是他第二次给林荫下跪了。

 第一次,是因为林荫不相信他是真的爱她。

 而这一次,是因为林荫不肯好好和他说一句话。

 谁都不知道宋舟有多想念过去的那个她。

 就算她任、患得患失,可那个时候,她眼里只有他一个人。

 她会因为他开心,会因为他难过。

 现在,这些都没有了。

 她对他,除了厌恶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情绪了。比上高中的时候还要绝情。

 “对不起,果果姐姐。”

 宋舟抬头看着林荫的眼睛“我不应该放开你,不要你。”

 林荫真的忍不下去了。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太绝情了。

 想说狠话,可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蹲下来,抓住宋舟的胳膊。

 “…你起来,别这样了行么。”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个道理他真的不懂么。

 动不动就下跪,还有没有一点儿男人的尊严了?

 “你终于不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了。”

 宋舟盯着林荫看了一会儿,然后咧开嘴笑了。

 他笑得很孩子气,和三年前没有什么区别。

 “只要你放尊重一点儿,我不会讨厌你的。最起码,我们认识二十多年了。”

 林荫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我们走着回家,有什么事儿路上说,好么。”

 …

 宋舟第一次这么听林荫的话。

 他们两个人很快就从那条巷子里出来了,走上了有路灯的大路。

 要过年了,街上的人不是很多,但是有暖黄的灯光,这给了林荫不少安全感。

 他们两个肩并着肩走在路上,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一阵冷风吹过,林荫冻得打了个哆-嗦,她下意识地裹了裹外套。

 宋舟看到林荫打哆嗦之后,直接就把羽绒服下来了。

 他挡在林荫面前,把羽绒服给她批到了身上。

 林荫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眼睛一下子就酸了。

 林荫把衣服从身上拽下来,还给宋舟。

 她对宋舟说:“不用了,走一会儿就暖和了。我们的关系没那么近。”

 林荫一直觉得,女孩子只能穿男朋友的衣服。

 现在她的男朋友是徐谦,所以她只能穿徐谦的衣服。

 要是穿了宋舟的衣服,就是对徐谦的背叛。

 这种想法幼稚的,但这就是林荫的恋爱观。

 她对徐谦虽然没有多么浓烈的感情,但是两个人平平淡淡按部就班地在一起好的。

 徐谦他爸妈对林荫很满意,林荫她爸妈也对徐谦很满意。

 他们两个爱得不浓烈,但是却够合适。

 婚姻是细水长的,这一点,林荫很早就知道了。

 人一辈子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很不容易,所以她很珍惜。

 宋舟接过羽绒服,站在林荫面前,一动不动。

 过了大约有三分钟,他才开口问林荫:“确定不穿么。还是你想让我换一个方式让你变热。”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