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林荫都这么说了,宋舟要是不做点儿什么就是不正常了。

 他和林荫是一路吻一路走到卫生间的。

 林荫从来没这么主动过,主动得宋舟都有点儿招架不住了。

 她整个身体都挂在宋舟身上,两只手抱着他的脖-子怎么都不放开。

 这个澡一洗就洗了将近一个小时,林荫最后已经被宋舟弄得睡过去了,她是被宋舟抱出来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荫也一直抱着宋舟不撒手。

 宋舟看着林荫靠在他胳膊上,足地笑了笑。

 要是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宋舟实际上是个没有太大事业心的人,他从小到大学习什么的都是顺其自然的。

 除了高考选学校为了林荫改变过一次之外,他的人生基本就是四平八稳的。

 他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也没有什么讨厌的东西。

 除了林荫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能让他有特别强-烈的感情了。

 他早就说过,为了林荫他可以放弃一切。

 而且绝对毫无怨言。

 **

 从那天之后,宋舟就再也没有参加过建模队的比赛了,学校的其他活动他也参加得越来越少。

 上课之外的时间,宋舟全分给林荫了。

 因为这件事情,林荫和宋舟的感情又近了一步。

 一个学期下来,林荫已经完全离不开宋舟了。

 一月份是宋舟放寒假的日子,但是林荫工作之后就没有寒假可言了,她们公司要年二十九才放假。

 为了陪林荫,宋舟考完试也没有买回家的火车票。

 他爸妈听他要陪林荫,虽然没有什么意见,但还是想让他快点儿回去。

 临近年关,公司的事儿特别多,林荫几乎天天加班。

 她累得都快晕过去了。

 熬到腊月二十五,她总算是把手头的工作给做完了。

 …

 “宋舟,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吃夜宵的时候,林荫开始主动和宋舟讨论这个问题。

 “看你。随便。”

 宋舟给林荫理了理头发“你吃饭小心点儿,头发都要蘸进去了。”

 “那我们明天就回去吧。”

 林荫笑眯眯地对宋舟说:“再不回去的话你爸妈该说儿子被我拐走啦。到时候该找我算账了。”

 林荫和宋舟这次回去之后感情好了很多。

 这事儿两家的大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

 林荫和宋舟在一起黏了两年,一直到宋舟毕业。

 宋舟的老师们一直把宋舟当成得意门生,他们都知道当初宋舟高考成绩可以进清华。

 临近毕业的时候,一个教授还找宋舟谈过话。

 大概意思就是让他考研,不要急着工作。

 宋舟当时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他一开始也动过考研的念头,他爸妈也一直让他考。

 但是,林荫死活都不肯。

 宋舟旁敲侧击地问过她,她每一次的反应都特别烈。

 这天,宋舟从学校回来之后,又和林荫提了一下考研的事儿。

 他还没说完,林荫就打断他了。

 “你怎么又说考研的事儿…你不是答应我不考了吗?”

 林荫把手里的零食摔到茶几上,委屈地看着他:“你有没有想过你再读三年的研我多大了?我今年已经二十五了。”

 “读研和我们两个的事情没有冲突。”

 宋舟把林荫摔得散开的零食收拾好放到一边儿。

 他坐到林荫身边,摸-着她的脸蛋儿开口哄她。

 “果果姐姐,我回北京读研,你回北京工作。你不喜欢么。”

 宋舟想争取一把读研的机会,今儿老师那么说,他也动心了。

 班上很多不如他的人都准备考研了,他如果考的话,肯定考得上。

 只要他把林荫说服了就好了。

 “我不喜欢…”

 林荫鼻子。她差点儿就忍不住哭出来了。

 林荫本来就是个特别感的人,受委屈的时候眼泪就停不下来。

 宋舟本来都答应她不去读研了,现在又改变主意,她真的特生气。

 又生气又伤心。

 “果果姐姐,你在担心什么?”

 宋舟抬起林荫的头,给她擦了擦眼泪。

 “我眼里只看得到你一个人。”

 林荫从宋舟怀里挣出来,小跑着回到了卧室。

 林荫不想听宋舟说话了。在她看来,宋舟说的那些都是借口。

 她现在就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林荫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自从见了宋舟的同学之后,她就特别地自卑。

 他们说过的那些话,林荫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她知道,在别人眼里,她根本就配不上宋舟。

 她自己也觉得自己配不上宋舟。

 嗯,就像现在,他想考研,如果是别的女孩子和他在一起,肯定会支持他的吧。

 可是林荫做不到。

 她一点儿都不想宋舟变得那么优秀,因为会有人来和她抢。

 只要一想到这个事儿,林荫心里就会难受。

 …

 林荫回卧室之后,宋舟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如果是平时,他肯定会追上去哄她。但是这次,他有点儿累了。

 不是因为他不喜欢林荫,他只是觉得林荫这次无理取闹得有些厉害了。

 宋舟正头疼的时候,他爸就给他打电话了。

 宋舟接起来电话之后听到第一句话就是:“宋舟,考研的事情你想得怎么样了?赶紧的。”

 宋舟他爸妈对宋舟的期望值特别高,

 他们两个人都是知识分子,又只生了宋舟这一个儿子,可以说是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到了他身上。

 宋舟也不是那种不孝顺的孩子,父母的良苦用心他是懂的。

 “嗯,我刚才在和果果商量。等商量出结果了我再给你们回电话吧。”

 宋舟他爸听他这么说之后,长叹了一口气。

 “宋舟,这事儿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你和果果谈恋爱我没意见,但是身为男人,你不能总是被儿女情长绊住。当时你为什么报青岛,我们心里都有数。这种事情,一辈子有一次就行了。”

 “爸,我懂。”

 宋舟说“果果她比我大三岁。我不想让她等我太久。我再想想吧。明天给你答案。”

 “果果支持你考研么。”

 听宋舟这么说,他爸又接着问了一句。

 “果果那么懂事一姑娘,不可能因为这事儿跟你吵。你再和她好好商量一下吧。你们两个人一块儿回北京,一个读研一个上班,不好的么。”

 “嗯,我知道了。”

 宋舟也不想和他谈这个问题了。多说多错。

 他不想让他爸妈觉得林荫不懂事儿什么的。

 就算不考研,他找借口我不能牵扯到林荫。

 林荫的脾气他太清楚了。

 她受不得一点儿委屈。

 宋舟挂上电话之后,坐到沙发上想了很长时间。最后他决定不考研了。

 算了吧。

 在他的世界里,林荫永远是第一位的。

 这么想了想,宋舟从沙发上起来,直接拿了备用钥匙打开了卧室的门。

 他进去的时候,林荫正一个人坐在地上抹泪。

 宋舟走上去,跪到她面前把她圈到了怀里。

 “对不起。果果。”

 “松开我…”

 听到宋舟的声音,林荫就开始挣-扎,她现在讨厌死宋舟了。

 都这么长时间了,才进来找她。

 原来男人都是一样的,只有在得不到的时候才会对女人上心,一旦得到了,就会厌烦。

 现在,宋舟应该也厌烦她了吧。

 想到这里,林荫挣扎得更厉害了。

 “快放开我,你不要碰我!你去考研啊!你不要抱我…放手啊你,你弄疼我了。”

 被宋舟掐住下巴,林荫疼得眼泪汪汪的。

 她正准备开口骂宋舟的时候,宋舟低头咬上了她的嘴-

 他啃-得特别用力,咬-着她的舌-头发了狠地

 宋舟一碰上林荫就把持不住,本来只是想亲一口,但是他收不住了。

 刚亲了一会儿,宋舟就捏-住了林荫的狠狠地-了几下。

 其实他的心情也不好,他也需要发-

 能愤的唯一方法,大概就是那档子事儿。

 林荫没有穿内-衣,宋舟的手毫无间隙地贴-着她,林荫咬-着嘴,身体不自觉地发-软。

 “果果姐姐,你乖一点儿。”

 宋舟一边-她一边在她耳朵边儿上吹气。

 “我不考研了。你不要和我生气了。我不该让你哭。”

 “你不要和我说话…嗯啊…宋舟,我要和你…分手!”

 林荫红着眼睛瞪着他,说话的声音抖-得特别厉害,每一个字儿都是软乎乎的。

 宋舟怎么可能放开她。

 他直接拎着林荫的衣领把她拽到上,然后把她-到了身-下。

 林荫像发了疯一样地挣-扎,又咬宋舟的胳膊又踹他,但是这些挣-扎对宋舟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很快就把她衣服-了。

 这是宋舟弄得最狠的一次,而且还是从侧面来的。

 林荫的腿被他抓着悬在半空中,结束的时候都筋儿了。

 “还跟我分手么。”

 结束以后,宋舟趴在林荫耳边,沙哑着声音问出了这个问题。

 林荫虽然没有力气了,但是心里那股子委屈地劲儿还没下去。

 她别过头不看宋舟,也不和他说话。

 “林荫,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见林荫不说话,宋舟的态度也越来越强硬了。

 他把林荫的两条腿折到前,强-迫她低头看着那个地方。

 “你根本就舍不得我。”

 “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林荫屈-辱地闭上眼睛,她揪紧身-下的单,咬牙切齿地说:“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明明答应我不考研,现在又来和我商量…”

 “我知道,我耽误了你…”林荫颤声说“你本来该在清华,该找个年轻漂亮的女朋友,都是我耽误了你。”

 “闭嘴。”

 “难道不是么?你看,现在我又这么烦人…其实我自己也嫌自己烦的,以前明明就没有这么喜欢你,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子了…我好难受。”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