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林荫之前从来没有这么患得患失过。

 当初和孟经纬在一起,她一点儿都没有担心过他会被别人抢走这个事儿。

 或许也是因为孟经纬不够优秀吧,可是他在师范大学还是很受的,追他的女孩子也不少。

 林荫那个时候还觉得骄傲的,看,她的男朋友人气这么高,那么多女孩子追他。

 这种心理,林荫和宋舟谈恋爱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有。

 她每天都怕有人把宋舟抢走。

 她恨不得每天都守着宋舟。

 不想让他那么优秀,只想让他当个普普通通的人,不要那么扎眼,不要出人头地,平平庸庸就好。

 林荫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特别自私,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

 宋舟看林荫哭成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

 他摸了摸林荫的头,对她说:“好了,不要想了。果果,我不考研了,你放心。”

 嗯。不考了。

 宋舟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太贪心了。

 他一直都说他人生最大的目标就是林荫,现在梦想成真,他已经没什么好追求的了。

 是他自己太贪心了,要了这个还想要那个。

 很简单,如果考研和林荫让他选一个的话,宋舟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林荫。

 这么一想,他也没什么可纠结了。

 …

 林荫哭累了就睡过去了,宋舟却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他站在阳台上,想了一整夜该怎么和他爸妈说不考研这事儿。

 他觉得自己不孝顺的,但是没有办法。

 很没良心地说一句,他宁愿不孝顺一次,也不愿意林荫和他分开。

 第二天早晨,宋舟给他爸妈分别发了短信,和他们说了不考研的决定。

 宋舟比较会分析人的心理,他和他爸说,他想早点儿工作,为这个家承担一份责任。

 虽然很冠冕堂皇,但是他知道,这对他爸来说很管用。

 发完短信之后,宋舟才觉得轻松了一点儿。

 这个时候是早上六点半,六月份的黎明很美丽,整个青岛都是暖洋洋的。

 偶尔有凉风吹过,也不会觉得很冷。

 在这里呆了四年,宋舟有些喜欢海滨城市了。

 **

 林荫昨天晚上哭了太久今儿早上眼睛肿得双眼皮都没了。

 她一睁眼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宋舟。

 当她看到宋舟站在阳台上发呆的时候,悬着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林荫披上衬衫走到外面,将头靠到了宋舟的后背上。

 睡了一觉,林荫的情绪平静了不少。

 “宋舟,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林荫站在他身后,很小声地喃喃了一句。

 “没有。你不要胡思想。我想过了,不考研了。”

 宋舟握住她的手“果果姐姐,你是我最大的梦想。有你就够了。”

 这是林荫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她的眼眶一下子就酸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这样的…我觉得我耽误了你。”

 “那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和我说分手。”

 宋舟转过身来,把林荫揽到怀里,他把嘴-贴-到林荫耳边。

 “再也不要让我听到分手这两个字。好么。”

 林荫听话地点了点头。

 她也知道昨天自己做得太过分了。

 宋舟本来就压力够大了,她那样等于再给他施

 她以后再也不会那么任了。

 …

 两个人在阳台上腻歪了一会儿,就出去吃早饭了。

 早饭是宋舟做的,林荫吃得特别香。

 正好赶上周六,吃过饭之后,宋舟就坐到沙发上开始收邮件。

 一点开邮箱,他就看到未读邮件里有一封来自大连一家外企的邀请函。

 他看邮件的时候,林荫正好就在边儿上。

 她看到上面的一大串英文,反应了半天才看懂。

 林荫拽了拽宋舟的衣服,问他:“你准备去大连吗?这个公司,看着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不得不说,宋舟真的很优秀。

 看着那封邀请函,林荫就想起了自己刚毕业那会儿。

 她记得,自己那个时候反反复复找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个合适的工作。

 而宋舟呢,根本不需要找工作,而是工作来找他。

 这大概就是人与人的差别吧。

 他是学习好,但是他不是那种只会死读书的人。

 林荫最羡慕宋舟的就是这一点。

 宋舟仔细看了看邮件的内容,上面开出来的工资是一万,额外的还有奖金什么的。

 对于一个刚毕业的人来说,这样的待遇已经算特别好的了。

 而且宋舟对于大连这个地方也喜欢的。

 大连和青岛差不多,而且那边他还有一点人脉。

 过去之后,让林荫跟着蒋彦进做事儿,随便挣点儿钱就好了。

 而且大连的房价比北京便宜了好多,买房的压力也没有那么大。

 宋舟仔细想了想,然后对林荫说:“果果姐姐,要不我们去大连吧。那边也有海。和青岛差不多。”

 其实对于林荫来说,在哪里已经不重要了。

 她想,只要能和宋舟在一块儿就是好的。

 爱一个的感觉就是他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这个道理,林荫总算是明白了。

 而且,她不忍心再让宋舟放弃这个机会了。

 一天的时间,宋舟已经为她放弃了考研。

 如果再让他放弃这份工作,林荫大概会愧疚一辈子。

 林荫对宋舟点了点头,很坚定地对他说:“宋舟,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跟着你走。”

 能从林荫口中得到这样的答案,宋舟已经很满意了。

 他抱住林荫亲了一口,然后开始回复邮件。

 **

 决定去大连之后,林荫就开始准备辞职了。

 她的工作不算特别重要的,提前几天代一下,差不多就能辞职了。

 辞职以后,林荫就开始和宋舟收拾东西。

 六月底,他们两个人一块儿坐火车到了大连。

 去之前,宋舟给蒋彦进打了个电话,蒋彦进说会安排人过去接他。

 宋舟和林荫从火车站出来之后,就看到杨堔站在门口一脸嫌弃地等着他们。

 宋舟和林荫走上来之后,杨堔一脸不地看着宋舟。

 “你俩真是绝了,老子这辈子还没来过火车站。第一次就献给你俩了。”

 杨堔站在火车站门口等人的时候都快抓狂了。

 他在大连前后呆了十多年都没到过火车站,今天一过来,就被火车站千奇百态的人给弄头大了。

 林荫看到杨堔那个表情的时候,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们俩都喜欢坐火车。”

 林荫笑着对杨堔解释了一句。

 她觉得杨堔这人还有意思的,难得见宋舟有这样的朋友。

 “行了宋舟,你女朋友还萌的。”

 杨堔笑着对宋舟点了点头,笑得一脸内涵。

 宋舟没搭理杨堔,搂着林荫径直往前走。

 杨堔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呵呵地笑了笑。

 得,宋舟这小子还有个性的啊。他那女朋友估计得被他吃得死死的。

 林荫和宋舟刚来大连,他们住的地方是蒋彦进给安排的。

 宋舟和林荫去公寓里放下东西之后,跟杨堔去了一趟蒋彦进家里。

 要说蒋彦进也真够意思的,这一条龙服务都给他们安排好了。

 宋舟觉得,当初他把杨柳依依交给他,是对的。

 他的确是个用心的男人。

 …

 这算得上是林荫第二次见杨柳依依了。

 因为宋舟身边的女孩子太少了,所以偶尔有一个,林荫就会记得特别清楚。

 她看到宋舟和杨柳依依交流的时候,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林荫本来觉得宋舟只会对她一个人温柔的。

 可是她这次才发现,宋舟对杨柳依依也温柔得很。

 再夸张点儿说,他对杨柳依依比对她还要温柔。

 因为这事儿林荫心情不好了好几个小时。

 从蒋彦进那边回去的时候,一路上她都再闹别扭,宋舟跟她说话她也不理宋舟。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宋舟搂着林荫进了公寓的楼道里。

 看着林荫别扭的表情,宋舟问她“怎么又闹别扭了。来大连心情不好么。”

 林荫委屈地对了对手指,她纠结了好久才鼓足勇气抬头问宋舟。

 她问他:“你和杨柳依依关系一直那么好吗?”

 宋舟这才意识到林荫是因为这事儿吃醋了。

 怪不得刚才一直和他闹别扭。

 知道这个以后,宋舟非但没有生气,还有些高兴。

 林荫吃醋的样子真好看。

 比那些高中生看起来都要年轻。

 “果果姐姐吃醋的样子真可爱。比以前拒绝我的时候可爱多了。”

 宋舟把林荫-在楼道的墙壁上,低头缓缓地靠近她。

 “呐,你是不是想和我做了?嗯?”

 “…我才没有,你不要转移话题!”

 林荫伸出手来捂-住宋舟的嘴,生怕他再说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

 “我问你杨柳依依的事儿,你不许打岔。”

 宋舟伸出舌-头来在林荫手心-了一下。

 这已经是他的惯用手法了,每次只要他这么一,林荫就会发-软。

 女人身上的敏-感点有很多,耳-朵和脖-子算是共

 但是不同的人还会有不同的敏-感点。

 林荫的点就是手心。

 她的手心有时候比耳朵还要敏-感,稍微碰一下,她就会浑身发-软,就跟触了电一样。

 何况宋舟这会儿还是用舌-头-着,林荫更是没招架了。

 过了一会儿,宋舟把她的手抓住,或轻或重地挠着她的手心。

 “果果姐姐,你这里怎么一碰就是这样…嗯?怎么又软了?还说不想要么。”

 “讨,讨厌你…你就知道欺负我。”

 林荫咬住下,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你明明知道我手心不能挠的…你就是故意的。”

 宋舟一脸无辜地看着林荫,挠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他问林荫:“为什么手心不能挠呢?果果姐姐的手心又不是那里,挠一挠不会的。”

 “宋舟!你变-态死了。”

 林荫把头埋在他口,连抬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总是这样,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她难堪至极。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