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四章。

 宋舟毫无招架就被林荫踢了一脚,他疼得咬牙切齿的,但是死活都不肯放开她。

 这种时候被踢一脚,那可真是要命的。

 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就是那儿了。

 林荫看到宋舟疼得表情都扭曲了,就知道自己做得过了。

 万一她要是把宋舟给踢出个毛病来,影响的还是她…

 因为于心有愧,后来林荫就没有再挣扎了。

 宋舟弄得她脚上全都是东西。

 这真是林荫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事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过,宋舟总算是没有再生气了。

 从这件事儿之后,林荫就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多长个心眼儿,一定不要再惹宋舟了。

 林荫基本上每天都会自言自语地重复好多次这两句话。

 久而久之,她还真的做到了。

 和宋舟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林荫也大概摸清楚了他的脾气。

 他们两个对话的时候,只要不涉及到别人,宋舟就不会生气。

 林荫后来一直很注意这个,要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就沉默。

 这样一来,宋舟也就没办法生气了。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吵过架。

 **

 宋舟今年大二,学校的比赛活动越来越多。

 别人都说大二是大学里最辛苦的一年,宋舟现在体会到了。

 他参加了学校的建模队,比赛很多,他又是中砥柱,所以比一般的队员还要忙。

 宋舟的数学学得很好,同专业的人高数一个接着一个地挂,他却能轻而易举地考到90。

 同班的人都说他是个传奇。

 其实宋舟在学校算是特别有名的人了,大一的好多女孩子都想方设法地要宋舟的联系方式。

 有一段时间宋舟的舍友们拿着他的微信号拍卖,卖了八百八十八块钱。

 不过,宋舟在知道这事儿之后就换微信号了,连宿舍的人都不知道他的号。

 宋舟在学校没有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同一个宿舍的就算走得比较近的了,但是他也不会过多地参与他们一块儿组织的活动。

 因为这个,学校里知道宋舟的人都说他是高冷小正太。

 宋舟知道这个称呼之后,就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别人叫他什么不重要,他连她们长什么样子都懒得看,更不会介意她们对自己的称呼了。

 反正他眼里只看得到林荫一个人,从他刚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

 关于宋舟在学校里头的这些事儿,林荫是一无所知的。

 她一直以为宋舟什么活动都没参加,就是安安稳稳地上学。

 她更不知道其实学校有特别多的女孩子追宋舟。

 …

 林荫第一次接触宋舟周围的同学,是在她和宋舟过生日的那天。

 她和宋舟是同一天的生日,那天宋舟在的那个建模队刚刚赢了比赛,队里的人给宋舟包了个场子庆祝。

 宋舟推托不了,但是他还想和林荫一块儿过生日。

 于是,他只能打电话把林荫叫来。

 大家伙儿见宋舟打电话喊人,笑着逗他:“宋舟,你该不会是给女朋友打电话吧?没看出来啊,没看出来…”

 “嗯。女朋友。”

 宋舟很淡然地应了一声,然后,在场的人全部都愣了。

 今天好多喜欢宋舟的小女孩儿都过来了,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和宋舟来个近距离接触。

 听到宋舟说女朋友的时候,她们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宋舟这么高冷的人,怎么可能有女朋友。

 平时他在学校独来独往的,看着就不像有女朋友的样子。

 林荫接到宋舟电话的时候,正在商场给他买礼物。

 “哎?我们两个人包场吗?”

 她一听宋舟说包场就惊呆了。这么奢侈的事儿,不像是他做出来的啊。

 “你过来就知道了。”

 宋舟没有直接和林荫解释,故作神秘地说了这句话就挂电话了。

 林荫盯着手机屏幕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幼稚死了。”

 林荫给宋舟买的生日礼物是一件卫衣。情侣款。她也有一件。

 为了这件礼物,林荫可以说是绞尽脑汁了。

 本来么,别人送男朋友都是打火机啊,皮带啊,袖扣啊,领带啊什么的。

 但是宋舟还是个学生,送这些他也用不上。

 唯一能送的就是打火机,可是宋舟又不抽烟,送了也是白送。

 思来想去,林荫觉得还是买一套情侣装比较合适,他们两个还没有穿过情侣装呢。

 而且,这个礼物宋舟应该会高兴的吧。

 林荫买的卫衣是红色的,她看宋舟平时衣服的颜色都单调的,所以果断选了个亮

 …

 林荫买好卫衣之后,就打车去找宋舟了。

 她刚进去,就看到场地正中间的台子上拉着横幅“祝xx建模队队魂宋舟生日快乐,再创佳绩”

 当时林荫懵了,她完全不知道宋舟还有这项技能。

 林荫刚进去,宋舟就看到她了。

 他从沙发上起来,走上去拉住了林荫的手,然后拉着她坐回了自己刚才的位置。

 在场的人看到宋舟这么体贴地拉着一个女的的手,全部都震惊了。

 不单单是喜欢宋舟的那些小女生,就连宋舟的舍友和队员都惊讶得不行。

 好歹也认识一年了,他们还不知道宋舟居然有这么体贴的一面。

 大伙儿都把目光聚集在林荫身上了。他们就是特别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把宋舟这样的征服。

 但是吧,看了半天都没觉得林荫有什么不一样的。

 就是很普通一姑娘,看打扮应该是参加工作了。

 梳个马尾,一张脸都在外面着,清秀倒是清秀,但是不至于惊

 早知道,大一追宋舟的那些小姑娘一个比一个标志,绝对不比他现在身边坐着的这个差。

 “来来来,宋舟,给大伙儿正式介绍一下,你可真不够意思,有女朋友都没跟我们说一声!”

 宋舟一个舍友盯着林荫看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起哄了。

 宋舟倒也没有拒绝,他很大方地和他们介绍了林荫。

 “这是我女朋友,林荫。”

 “就这样就完了?”

 舍友很显然不够满意“你看,今儿这么多小学妹还有漂亮学姐都是冲着你过来的,你好歹让她们知道一下自己输给了个什么样的人吧?”

 宋舟舍友这话,林荫听了之后总觉得怪怪的。

 她觉得在场的人好像没一个特别喜欢她的。看她的眼神都是不理解。

 她招谁惹谁了啊。不就是和宋舟谈了个恋爱么。

 “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

 宋舟随口说了一句,一个炸弹又被他云淡风轻地丢出来了。

 后来,这场生日会的主题变成了八卦宋舟和林荫。

 林荫觉得自己和这群人说不到一块儿去,所以全程都保持沉默。

 林荫之前上大学的时候就没有参与任何社团或者是部门,她也不喜欢和太多人打交道,当初她的友圈子和孟经纬是重叠的。好多朋友都是孟经纬给她介绍的。

 要让她自己去处朋友,她代表得愁死。

 林荫觉得气氛有点儿压抑,于是就去走廊口呆了一会儿。

 这样透透气她的心情也能好点儿。

 **

 林荫站了没一会儿,就有个漂亮的小姑娘上来找她了。

 她刚过来,就先自报家门了。

 “你好,我是陈嘉霖,宋舟的学妹。”

 不知道为什么,林荫总是能从她的语气里听到些敌意。

 但是她又觉得不太可能,人家小姑娘跟她无冤无仇的,怎么就能对她有敌意呢?

 这么想了想之后,林荫很热情地应了一声“哎,你好,我是林荫,宋舟他女朋友哈。”

 “你和宋舟是怎么认识的啊?是你先追的他吧?他怎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啊…”陈嘉霖盯着林荫看了一会儿,还是没看出来她有什么过人之处。

 老天作证,她真没有戴着有眼镜看她。

 哪怕是很客观地来说,林荫也不是什么长得特别好的吧。

 林荫本来还安慰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

 但是一听到陈嘉霖这话,她就没办法再自我安慰了。

 今天晚上她已经够憋屈的了,那么多人都用那种特别夸张的语气问她和宋舟的事儿,就好像宋舟看上她是特别不可思议的事儿似的。

 林荫就是一普通女孩儿,她知道自己长得不咋地,但是宋舟就是喜欢她,能有什么办法啊。

 说得好像是她故意勾-引宋舟似的。

 …

 “是他追我的,我才答应他没多久。”

 林荫心里不,说话的语气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本来就是克服了很大的心理障碍才和宋舟在一起的,她在宋舟面前本来就自卑的,别人再这么一说,她更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了。

 宋舟学习好,人缘好,长得好,情商也高,她除了年纪比他大三岁之外真是没一点能拼过他的。

 林荫这么一想就憋屈了,晚上过完生日回去的路上,她一句话都没和宋舟说。

 …

 宋舟一眼就看出来林荫情绪不对劲儿了,进家门儿之后,他就把林荫抱起来坐到了沙发上,让她坐到他大-腿上。

 两个人这么面对面,林荫更别扭了,她心里有气,只能和宋舟撒。

 “你同学们都讨厌,我以后再也不和你一块儿玩儿了,我不要见他们了。”

 林荫一边说一边打着宋舟的肩膀。

 她都快委屈死了,一想起来刚才那群人看她的眼神,她就想哭。

 “嗯,以后再也不见他们了。”

 宋舟轻轻地拍着林荫的后背安慰她。

 他也知道,林荫估计是被他们刺到了。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该自作聪明地让林荫过去和他们一块儿玩儿。

 害她这么委屈,宋舟都快心疼死了。

 林荫把头靠在宋舟肩膀上,委屈地和他说:“我知道你很聪明你脑子比我好,情商也比我高…你本来是该上清华的可是我就是个青师的命。宋舟,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的。可是咱们两个的事情,他们为什么要指指点点呢?他们又不是你…”“他们不是我,你又何必为了不重要的人难过。”

 宋舟低头在林荫耳朵上亲了一下“果果姐姐,你的好我一个人看到就够了。”

 感情的事情,当事人知道就好了。

 外人永远都没办法做出正确的评价。

 林荫身上那些小毛病,宋舟都知道。

 他喜欢林荫,不是因为她比别人好比别人优秀,他喜欢的恰好就是林荫身上的那些小毛病。

 宋舟不喜欢太聪明的女孩子。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是很纯粹的事情,没必要勾心斗角的。

 林荫这样傻傻的,他倒是喜欢得紧。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林荫抬起头来看着宋舟,她的眼里还带着泪花儿,看起来特别可怜。

 “我这么缺心眼儿,长得也不漂亮,你为什么还要追我?”

 林荫今儿就钻到这个牛角尖里出不来了。

 要不是今天别人这么问她,她可能都不会注意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问过宋舟这个问题。

 宋舟的嘴一直贴在林荫耳朵上上轻轻地蹭着“果果姐姐,我们一起的二十年,就是我喜欢你的理由。”

 要是问具体的原因,宋舟呀答不上来。

 但是,林荫对他的意义,绝对不只是邻居姐姐那么简单。

 这一点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年纪大的人欺负,是林荫救的他。他生病发烧,是林荫拉着他的手在他身边鼓励他的。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洗了无数次澡,睡了无数次觉。

 林荫是他的梦想,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林荫这天晚上哭了很久。哭累了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她的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

 通过那天的事情,林荫才知道自己对宋舟有多不了解。

 只要一想起来学校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宋舟,她就恨不得宋舟连学都不去上,每天陪着她就够了。

 林荫知道这样的想法特别幼稚,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想。

 **

 林荫越来越黏宋舟,宋舟一去学校上课,林荫就会不停地给他发短信打电话。

 有时候宋舟去比赛回来晚了,林荫就会一直坐在客厅等他。

 这天晚上十二点钟,宋舟一进门,就看到林荫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等他。

 十一月份,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裙,坐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不着凉才怪。

 宋舟把书包扔到地上,走上去把林荫打了个横抱抱到了卧室的上。

 他摸-着林荫的眉毛,眼神炙-热地看着她。

 “我回来太晚你就不用等了,着凉了怎么办。”

 林荫鼻子,酝酿了很久才鼓足勇气和他提出要求。

 “宋舟,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去比赛了?你,你能不能上完课就从学校回来?我不想让你总是出去比赛。”

 林荫现在已经到了患得患失的最高境界。

 自从见过宋舟的大学同学之后,她就没有安全感这个东西了。

 她真的特别怕宋舟喜欢上别人。

 那些女孩子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比她聪明,而且也不会像她一样总是惹人生气。

 要是宋舟喜欢上她们,她要怎么办啊…光这么想想,林荫就难受上了。

 宋舟没想到林荫会提出这种要求。

 他其实可以直接拒绝的,但是他没有。

 “好,我都听你的。果果姐姐,我去洗个澡,马上就回来陪你。”

 “我…我要跟你一起去。”

 林荫掀开被子坐起来,拉住宋舟的胳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

 林荫这话一出来,宋舟身上就热了。

 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是比林荫的主动更能起他-望的了。

 她这样子拉着他,就好像是把他当成最后的依赖一样。宋舟特别享受这种感觉。

 “宋舟,求你了,我和你一起去,我在外面等你也可以。”

 见宋舟不说话,林荫都快着急哭了。她以为是她哪里做错惹到了宋舟。

 “果果姐姐,你知道我们两个一起洗澡会发生什么事情么。”

 宋舟捏住她的下巴,嘴在她脸上胡乱地亲着。

 “你想清楚了?嗯?”

 “…嗯。”林荫主动凑上去亲了宋舟一口。

 “你让我和你一起,做什么都可以的。”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