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要是平时,林荫肯定会反抗。

 但是今天情况不一样,她知道自己做的不合适,所以只能任由宋舟在她裙子里钻着。

 夏天的夜晚依旧很闷热,宋舟刚钻进去,眼镜就雾了。

 他将鼻尖抵-在林荫的腿-上蹭着,嘴不停地亲。

 很快就到了正中间。

 宋舟把脸靠上去,感觉的。

 林荫的身体已经抖-得不像话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有些羞-

 她明明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可是身体的反应却这么大。

 宋舟从林荫裙子里出来的时候,镜片已经完全糊了。

 他用衣服擦了擦眼镜,然后看向了林荫。

 林荫的脸已经红得不像话了。

 她两只手死死地抓住裙子,手心满是汗。

 宋舟低头靠近她,伸出手来摸着她的脸颊,轻声问:“告诉我,刚才舒服么。”

 “我…我不知道。”

 刚刚受过一番刺,林荫说话的声音都是抖的。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宋舟的问题。

 刚才那样,她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不舒服。

 就是觉得肚子涨得难受,特别想上厕所。

 这种感觉能叫舒服吗?

 宋舟摸着她的脸“刚才你下面在筋,最舒服的时候才会这样。”

 他就像个老师一样,认真地给她讲解着。

 “这种感觉是会上瘾的,以后,你会求着我这样对你。”

 林荫大概明白宋舟的意思。这个道理,她也是知道的。

 但是,她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到目前为止,她和宋舟真实弹地只来过那么一次,而且那一次的回忆也不是很美好。

 林荫觉得自己还没爱上这样的感觉。但是她又不能反驳。

 林荫咬了咬牙,她伸出手来抱住宋舟,小声地对他说:“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宋舟,我也喜欢你的…”

 林荫是个典型的北方女孩儿,她不会撒娇,平时看到别人撒娇的时候浑身都难受。

 今天她能这样和宋舟说话已经很不容易了。

 要是这样宋舟还不原谅她,她就真的没办法了。

 宋舟伸出舌头来-了一下林荫的耳朵,笑得一脸足。

 “嗯,不生气了。那你以后也不要动不动就跟我说分手。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

 “林荫,你要对我们有信心。”宋舟说“这个学期开始我就做项目赚钱。你可以一直不工作。我养你。”

 其实宋舟一点儿都不想让林荫工作。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林荫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知道这样的心理很阴暗,也知道林荫肯定会反感。

 所以,他一直没有提。

 说起来工作的事情,林荫正好就趁着这个机会和宋舟谈谈了。

 她问他:“你毕业以后是打算在青岛还是回来北京?”

 宋舟想了想,说:“回来北京。你忘了么,我本来应该在t大念的。青岛是为了你才去的。”

 一说起来这个,林荫就忍不住责怪宋舟:“对啊,你干嘛为了我去青岛啊,你要是在t大,现在肯定有个学霸女朋友了,哪儿找我这么笨的啊…”不知道为什么,林荫越往后说越酸。

 她当时就在想,要是宋舟真的找一个学霸小姑娘,她估计就有得难受了。

 宋舟听到林荫酸酸的语气,忍不住笑了。

 他喜欢这样的她,幼稚一点儿,任一点儿多好。

 这样才有谈恋爱的感觉。

 **

 吵过一次架之后,林荫对宋舟的态度明显比之前要好了。

 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她带着宋舟一块儿过去了。

 林荫那天穿了一条背带牛仔短裙,她进去的时候,大伙儿都说她装

 “哎呦林荫,你丫别给咱装少女成不成,还要不要脸了哎。”

 和林荫关系好的几个朋友刚一见面就开始损她。

 她们都是豪子,平时开玩笑的时候就是互相损,林荫早就习惯了。面对她们的玩笑,林荫依旧笑得没心没肺。

 但是,宋舟不行。

 他听到这样的话之后,直接和林荫那群同学说:“说话注意一点。”

 宋舟在学校独来独往惯了,根本就不和同龄人打交道,这种开玩笑的方式,他当然是不会懂的。

 在他看来,林荫的同学们这么说话就是在骂她,讽刺她。

 他怎么可能看着林荫被人讽刺。这种时候,当然要身而出了。

 宋舟一说话,林荫那群朋友就把视线转到了他身上。

 “哎,林荫,你行啊,哪里钓到的小鲜,快,老实代!”

 问这个问题的,是那天给林荫打电话的班长。

 她是个特别玩得开的人,长得也漂亮的,不过一直没找到男朋友。因为她眼光太高了。

 林荫从来没听她对一个男的评价这么高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当时就不好意思跟她们说宋舟是她男朋友了。

 期期艾艾半天,林荫才说:“啊…这个是我带来的家属…是我一个弟弟…他爸妈和我爸妈关系好。”

 “哦,我就说嘛,这小鲜一看就比你年纪小,当初某人不是对天发誓绝对不搞姐弟恋么,我还以为你忘了这茬了呢。”

 班长笑着调侃林荫。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的这话被宋舟听到是什么后果。

 林荫当时都哭无泪了。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宋舟的表情,被他的眼神吓得打了个寒颤。

 “你,你别生气…那些话都是我以前说的。”

 坐下来之后,林荫好声好气地和宋舟解释。

 她就怕他因为这事儿闹别扭。宋舟没有说话,他脑袋里都是刚才林荫那个同学说话的那句话。

 他记得,林荫曾经用这个理由拒绝过他,当时他以为这是借口,却没想到她真的没办法接受姐弟恋。

 有时候宋舟就会怨天尤人,他会想,为什么他爸妈没有早一点儿要他,最起码让他和林荫同岁。

 这样林荫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不用有那么多顾虑了。

 …

 同学聚会,吃过饭之后当然就是ktv了,林荫那些同学们早就瞄上了宋舟,k歌的时候,好多女同学过来找宋舟合唱。

 “嘿,小鲜,《屋顶》会唱吗?一起唱呗。”

 林荫刚想替宋舟拒绝,宋舟就已经接过话筒和那个人走了。

 甚至连一句招呼都没有打。

 林荫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心里突然就酸了。

 哼。什么眼里只看得到她,都是假的。

 长得漂亮的姑娘一叫,他不是照样头也不回地走了么。真是讨厌死了。

 林荫别扭得不行,可是又忍不住看他们两个。

 要说,她也算是看着宋舟长大的,还真没听过宋舟唱歌,所以,当宋舟开口唱第一句的时候,林荫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的声音入麦之后太好听了,很空灵,比一般男孩子的要好听得多。

 他唱到高-那一段的时候,好多人都站起来拍手叫好。

 和宋舟一块儿唱歌那个女孩子一脸陶醉,目不转睛地盯着宋舟犯花痴。

 …

 宋舟唱完之后,包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生突然站起来说话了:“我-,小舅舅他弟?!”

 宋舟觉得这个声音有点儿耳,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路盛的脸。

 他和路盛也有几年没见了。论辈分,路盛还得叫他舅舅。

 其实,路盛比他还大两岁来着。路盛的妈妈和早些年车祸去世了。现在路盛一直跟着宋寅生活。

 他口中的小舅舅,就是宋寅。

 没想到今天居然这么巧。被他喊了一声,宋舟便上去和他聊了一会儿。

 “我高中在这个班啊,我后来不是又复读了几年吗,我开学才大二,跟你一样。”

 说起来高考,路盛又是一把辛酸泪。

 “哦,我哥他最近怎么样,好久没见了。”宋舟向路盛打听宋寅的消息。

 “老样子呗,又不结婚,每天玩儿他的那些东西。哎,不过我发现你们的确是一家人啊,你唱歌跟他还有点儿像。”

 说起来这个,路盛就来劲儿了“我觉得你以后都能出唱片了,”

 和路盛聊了几句,宋舟就回到林荫身边坐下了。

 林荫看到宋舟之后,就别过头不理他了。

 想起来他刚才跟别人一起唱歌,她心里就不舒服。

 宋舟见林荫这样,直接把手从她背带裙的一侧探了进去。

 林荫警觉,立马回头看他。

 宋舟笑得一脸无害“你不看我,我就得想办法让你看我。”

 他一边说,一边把林荫往身边拽,伸进她衣服里的那只手在她后背上摸-着,明明很寻常的一个动作,他做出来却特别容易让人想歪。

 “唱得好听么。”宋舟问她。

 这问题一出,林荫的脸就冷了。她想,他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撇嘴,哼了一声。

 “不好听,这歌就不好听。”

 林荫这话里头满满的都是酸味儿,宋舟一下子就明白她是为什么生气了。

 他没有直接说穿,一直等到聚会散场,他和林荫一块儿回去的时候,他才又说起来这件事情。

 宋舟带着林荫到了ktv附近的小巷子里,他坐在石坡上,林荫站在他面前。

 宋舟伸出手来抱住她的。“刚才是不是吃醋了。因为我和她们唱歌。”

 “谁生气了啊,我才没有呢。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小气啊。”

 林荫死活都不承认自己吃醋。

 她觉得她那样根本就不叫吃醋,她只是觉得他说话不算话,之前才说眼里只看得到她,现在就和别的女孩子打得火热。

 而且今天她班上那些女的,都和她夸宋舟长得帅,林荫特别无语。

 说实话,林荫对帅不帅没什么概念,她也一直没觉得宋舟有多帅,最多只能算看着舒服吧。

 但是,今天那么多人都说他帅,小鲜,斯文什么的,林荫心里特别不舒服。

 她以前是没有危机感的。

 可是今天,莫名其妙的,她就怕别人跟她把宋舟抢走了…

 “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就是想给你唱歌。”

 宋舟摸-着林荫的大腿,笑眯眯地抬头看着她“想听什么,我都可以唱给你听。”

 林荫想了想,她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喜欢听的歌“我又没说要听你唱歌,再说了,你刚才唱那么高,嗓子不累么。”

 “有一件事情我还没问你。”

 宋舟盯着林荫看了一会儿,突然就想起来她之前和她那群同学介绍他的时候说了他是弟弟,一想起来这个,宋舟的脸色就变了。

 他把林荫拽到腿-上,让她分开腿坐下来。

 “你为什么不直接跟她们说我是你男朋友。弟弟…你说,有这样对姐姐的弟弟么。”

 他一边问,一边用手着她,手指上没一会儿就-淋淋的了。

 宋舟拿起来看了一眼,问她:“姐姐会因为弟弟变成这样子?嗯?”

 林荫被宋舟折磨得哭无泪,她抓住宋舟的领子,用力地揪住。

 “你本来就是我弟弟…啊…我是说,以前…就是弟弟的啊。”

 “好,果果姐姐…”宋舟惩罚地咬-了一口她的耳朵。

 “你的第一次是被弟弟拿走的。以后你要这样告诉别人呀。”

 宋舟这次没等林荫到,就把手拿出来了。

 林荫觉得身上空得不行,那种壑难填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不舒服了。宋舟要拉着她走的时候,林荫一把抓住了宋舟的胳膊。

 “怎么了果果姐姐,不想回家了么。”

 林荫哪里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她就是不舒服,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该来没有来。

 林荫觉得,这个大概就是宋舟说的那个上瘾吧。

 她突然就有些怀念之前那样的感觉了。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只不过几次,她就没办法忘记那样的感觉了。

 甚至,想要的也越来越多。

 “宋舟…”

 林荫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她看着宋舟“今天晚上我爸妈不在家…你,你能不能和我一起睡觉。我害怕。”

 林荫想着,宋舟和她一块儿过夜的话,肯定会忍不住的。

 这样她就不用丢人求他那样她了,他自己就回来的。

 “嗯,那先回家吧。”

 宋舟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他伸出手来搂住了林荫的,感觉到她的颤-抖时,宋舟问她:“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果果姐姐,你身子不舒服么?”

 “没有…我们快点回家吧。”

 林荫怎么可能和宋舟说她哪里不舒服。要说了她不得丢死人啊。

 其实林荫为什么这样,宋舟是知道的。

 他刚才是故意没有等她过瘾就收手的。看来,他成功了。

 回去的路上,林荫一直咬着嘴没有说话。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虽然没有之前严重了,但是多少还是有一点。

 **

 回到家里之后,林荫就去洗澡了。

 洗澡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宋舟刚才对她做的事情…

 想起来这些,她又开始不对劲儿了。

 林荫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然后穿着吊带睡裙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她出去的时候,宋舟正坐在沙发上玩儿手机,林荫咬了咬嘴,把手机从他手中抢过来。

 “你…你赶紧去洗澡吧。都这么晚了,我想睡了。”

 宋舟故意装傻:“你想睡觉就睡啊。反正我睡沙发,待会儿洗澡也可以。你去睡吧。”

 林荫脸都憋红了。

 “你要是在我睡着以后洗澡会把我吵醒的!你快去洗!不然影响我睡眠质量!”

 宋舟:“…果果姐姐,昨天你睡觉的时候我拿尘器收拾你卧室你都没醒。”

 宋舟差点儿被林荫逗得笑出来。

 他觉得林荫的借口真是太蠢了。

 她睡觉的时候天塌下来都吵不醒,他洗个澡哪里能吵到她。她可真是撒谎都不打草稿的。

 林荫被宋舟弄急了,她硬着头皮说:“我不管,反正你在我家就要听我的,我让你什么时候洗你就什么时候洗,客随主便你知不知道啊?”

 林荫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已经够明显的了,按理说宋舟那么聪明,应该能懂啊。

 他今天是怎么回事儿…

 “那要不我回我家好了。”

 宋舟从沙发上站起来,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他对林荫说:“果果姐姐,你要是想撵我走就直说吧。我马上就走。”

 林荫见宋舟要走,彻底急了。

 她直接从身后抱住他,将头靠在他后背上。

 “你别走你别走…宋舟,我想…我想…”

 宋舟问:“你想怎么样?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林荫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我想和你…一起…睡觉。”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