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林荫是真的豁出去了。不然她绝对说不出这种话。

 她说完这话之后,脸都红得快要滴出血了。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地挽留宋舟。

 宋舟听到林荫说出这句话,眼睛都亮了。

 他转过身,无辜地看着林荫,继续问她:“你想让我怎么和你睡觉?一个被子吗?”

 林荫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真的太难受了啊,抓住宋舟的手腕,小声地和他商议:“那你现在可以去洗澡了吗…”

 “嗯。”宋舟总算是满意了。他觉得今天林荫已经够放得开了,所以也没再为难她。

 “去上等我吧。”

 …

 林荫听到卫生间响起来水声,才放心地回了卧室。

 她躺在上,又紧张又期待。她拿出手机,去豆瓣的组内找了几个帖子看。

 大概就是教女孩子怎么用肢体语言和男朋友说自己那方面的需求。

 林荫看得很认真,根本没听到宋舟进来。

 宋舟走到林荫面前,凑过头看了一眼。

 屏幕上面的内容尺度太大了,宋舟只是看了几行就觉得太不健康了。

 不过,那个帖子的名字,倒是让他有成就感的。

 帖子的名字叫《教你如何在不经意间-惑男朋友》。

 “果果姐姐,你看这些东西干什么?是在备课么。”

 林荫听到宋舟的声音之后,立马就把手机到了身后,就像做亏心事儿被逮着似的。

 她抬起头看着宋舟,惊慌失措地对他解释:“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那个就是随手点来的,我没有想着要那个什么你…你别误会啊。”

 虽然解释很多余,但是林荫就是忍不住想解释。

 她不想让宋舟觉得她是那种特别渴望那什么的人,听起来怪怪的。

 宋舟盯着林荫看了一会儿,然后躺到她身边,趁着她不注意,宋舟把她的手机从后面拿了出来。

 他点开刚才林荫看过的那个帖子,随便挑了一行开始念:“要记住,不经意间的挑-逗比直接放肆的勾-引更要让男人-罢不能…唔…”刚念完一句话,林荫就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她红着脸看着宋舟“求你别念了行不行…”

 林荫现在后悔死了,她就不该闲得没事儿去看什么-惑男朋友的帖子,要是她不看,就不会被宋舟发现了。

 现在真是丢死人了,宋舟肯定觉得她特别不正经。

 林荫的手捂上来的时候,宋舟闻到了一股她身上特有的香味。

 这味道,他从小时候一直念到现在。每次一闻到,就会特别有-望。

 他伸出舌头来,在她掌心-了一下。

 林荫被宋舟这个动作弄得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

 宋舟趁机把林荫的手抓住,翻身把她-到了身-下。

 林荫身上穿着的那件小吊带的肩带已经有一边掉下来了,该的不该的都-出来了。

 宋舟低头,把脸贴在她的口处,深深地嗅了一口。

 “一闻到这个味道,我就会兴奋。果果姐姐,你知道么。我闻着你的味道都会有快-感。”

 林荫又开始发软了。

 可是,那种不舒服的感觉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严重了。

 她抓住宋舟的手,眼神-离地望着他。

 “宋舟我不舒服…我不知道怎么了。好难受…你救救我。”

 因为不舒服,林荫的声音比平时软了很多,还带着些哭腔。

 宋舟听了之后,前所未有地足。

 一直以来,他都在期待着林荫能这样和他说话。

 他青春期做的那种梦里,林荫都是用这种腔调说话的。

 “果果姐姐,我马上就来救你。”

 宋舟吻-着林荫的耳朵说出这句话,然后就开始了。

 …

 这一次,林荫终于知道了别人口中的足是什么意思。

 那种被填-满,被抛到云端又下坠的感觉,真的太刺-

 闭合,又张开,一切都由他主宰。

 这是林荫第一次完全信任宋舟。

 无条件地信任。

 天气虽然很热,但是宋舟仍然搂着林荫睡了一整晚。

 起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身上都是黏糊糊的。

 要是平时,宋舟肯定会觉得脏,但是今天他只觉得足。

 他也不怕说出来丢人,从小到大,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和林荫做一辈子的夫

 对于事业和未来,他真没什么追求。

 林荫是在宋舟怀里醒过来的。

 刚一睁眼,她就看到宋舟一脸痴地盯着她看。再想想昨天晚上的事情,林荫瞬间就羞了。

 “呃。你放开,我去洗个澡。”

 “果果姐姐,你真没良心。”

 宋舟靠在林荫耳边,委屈地指责她。

 “用完了就不管我了。我真难过。”

 宋舟的语气让林荫心里一阵愧疚,是那种特别真的伤心,听着好像下一秒就要哭了一样。

 他这么一说,林荫就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很过分。

 于是,她赶紧反抱住宋舟“我没有啊,真的,要不我们一起去洗澡…你看这样行不行啊?”

 宋舟立马就笑了。

 他一路把林荫到了卫生间,俩人一大早就一块儿洗了个鸳-鸯浴。

 林荫被宋舟欺负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又上了他的套了。

 当时她那叫一个悔啊,她就纳闷了,她没觉得自己有多傻啊,怎么每次都要跳到宋舟给她挖好的坑里。

 **

 林荫和宋舟在家里呆了一个月,八月中旬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一块儿回了青岛。

 在家这一个月的时间,林荫和宋舟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了,不知不觉,她对宋舟的依赖也越来越浓。

 所以,林荫才会选择和宋舟一块儿回去。

 她决定了,在宋舟毕业之前,她就在青岛工作,等宋舟毕业了,她跟着宋舟一块儿走。

 可能是因为有了依靠,林荫找工作的时候也没那么多要求了。

 她想,只要能够她一个月花就好了。

 宋舟总是跟她说,不找工作也没事儿,就算没毕业他也能养着她。

 这句话,林荫真觉得窝心的。

 当初她和孟经纬在一起,就特别想听他说这样的话,可是他没有。

 他一直都在催她好好工作,再苦再累都要往上爬。

 林荫也不是那种不求上进的人,她也知道人要往高处走,但这是需要时间的啊。

 她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那种工作上特别有成就的人。

 这一次,林荫找的工作比较清闲,在一份中型企业当文秘,除了开新项目的时候会忙几天之外,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比较闲。

 而且这份工作也不用像之前那样出去谈生意,被灌酒,她觉得合适,宋舟也觉得合适。

 林荫和宋舟在离他们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宋舟也不住校了,上完课就回来这边。

 他晚上没课的时候,就会给林荫把晚饭做好,然后等她下班回来吃。

 其实,林荫在来到青岛之后,还是会接到孟经纬打来的电话或者是发来的短信。

 孟经纬说,不奢求和她和好了,只是想和她保持朋友的状态。

 林荫想了想说没问题啊,多一条朋友也算多一条路。

 而且孟经纬人真不错的,当朋友肯定够意思。

 林荫本来就对他于心有愧,这个要求她当然不会拒绝。

 不过,这事儿她没有和宋舟说。宋舟知道了肯定会吃醋,到时候倒霉的又是她了。

 嗯,林荫觉得自己做了个很明智的选择。

 **

 孟经纬最近经常做的事情,就是盯着手机发呆。

 手机里有他和林荫热恋的时候一起拍的合照,还有他们以前发的短信。

 大学四年到现在换了三个手机,他每次都要把他们的短信和照片备份一遍。

 孟经纬对林荫的态度真的很认真,如果不是发生了之后的那些事情,他们两个人一定可以一走下去的。

 可惜没有如果了,他现在被着和王菁在一起,自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你又在盯着手机看什么?”

 孟经纬正发呆的时候,王菁过来了。

 她把孟经纬的手机抢过来,翻着看了几眼上面的短信。然后,她气得直接把孟经纬的手机给摔了。

 “你摔我手机干什么?!”

 孟经纬看到手机被摔,火气蹭蹭蹭地往上涌。

 他走过去把手机捡起来,然后看着王菁,对她大吼:“我最讨厌别人随便动我东西了!王菁你他妈别太过分!我是个自由的人!”

 “你还跟林荫联系对不对?你还想着她对不对?”

 王菁红着眼睛质问他“孟经纬你有没有良心!我为你死过一次了,你还想着前女友!”

 “我从来没说过我忘了她!王菁我跟你说,你就是再自杀一次,我心里还是只有林荫一个人。不止心里,我脑子里也只想着她。和你做的时候,我也是想着她。她在我心里的地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取代。”

 孟经纬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

 顿了顿之后,他继续说:“如果你受不了,你就趁早和我分手。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这一辈子就爱林荫一个人。”

 “我偏不!”王菁对孟经纬大吼“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

 王菁丢下这句话,就从孟经纬家里出去了。

 她开车到了她爸的公司里,直接去秘书处找了林荫。

 没错,林荫工作的那个公司,是王菁她爸开的。

 只不过林荫根本不知道王菁这个人,也不知道王菁和孟经纬的关系。

 王菁在知道林荫在这里工作之后,偷偷地来看过几次。

 她就是想看看孟经纬喜欢的人到底有多好看。

 可是,看来看去,她都没觉得林荫哪里比她好。

 林荫真的太普通了,长相普通,身材也普通,穿衣服更普通,素面朝天的。

 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有男的喜欢?

 林荫正在办公室整理资料的时候,王菁就冲进来了。

 王菁倒也不是那种特别泼辣的女孩子,她是把林荫从办公室拽到楼道里之后才开始质问她的。

 林荫一路上都是懵的。她根本就不知道王菁是谁,被一个陌生人这么拉着,她也很别扭。

 在楼道里停下来之后,林荫试探地问她:“请问你是哪一位?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我是孟经纬的女朋友。”

 王菁也不是会拐弯抹角的人,林荫一问,她就把身份亮明了。

 这个回答,让林荫愣了几秒钟。她心里有点儿难受,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

 林荫依然很客气地问王菁:“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儿?麻烦你快点儿说,我还有好多工作没有做…”

 王菁说:“很简单,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和孟经纬联系了。就算是他主动联系你,你也不要理他。现在你们两个已经没有关系了,也没有联系的必要。”

 林荫觉得王菁这个要求过分的。

 而且,她刚刚才答应了孟经纬,以后还和他当朋友。

 要是这会儿她再答应王菁,那不是说话不算话吗。

 林荫想了一会儿,对王菁说:“呃,这事儿我不能答应你。你应该也知道,我刚答应经纬和他当朋友的。我知道你担心我会和他和好,或者是我主动联系他什么的。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不会和他和好,他不联系我,我也不会主动联系他。我现在有男朋友的,你不用把我当成你的威胁…”

 王菁当然不会听林荫的保证,在她看来前女友的保证是一文不值的。

 除非他们真的断了联系,不然威胁永远都在。

 “我觉得你未免有些太单纯了。你知道孟经纬背着你做过什么事儿吗?”

 王菁看着林荫,讽刺地笑了一声“想必你肯定不知道吧,如果你知道,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他联系了。”

 …

 听着王菁用这样的腔调说话,林荫突然头皮发麻。

 她总觉得,王菁接下来说出的话,很有可能把她一直以来的信仰都全部摧毁。

 正在她这么想的时候,王菁已经开口了,她说:“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和孟经纬是怎么认识的吗?林荫,说起来你这个前女友也是够悲哀的。”

 林荫的心跳得很快,但她只能故作镇定地打断王菁。

 她说:“我不想知道了。你现在说以前的事情也没什么用。”

 “你以为你逃避有用吗?哈哈哈哈,林荫,我和他,在你们两个没有分手的时候就已经上过了。孟经纬他可饥-渴了,每次都要把我弄得半死。”王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扭曲“

 你们两个在一起四年都没做过吧?哈哈,可惜了,你没机会了。”

 “他费尽心机想和我撇清关系,然后好好和你在一起,我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呢,我自杀了一遍,他被我家里人训得都快不是人了…”

 “他那天晚上想让你安慰他,结果你却和他说了分手。哈哈,你说搞笑不搞笑?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没有你的配合,我这个墙角也撬不成。”

 “…你不要再说了。”

 林荫颤-抖着声音打断王菁的话“我不想听了。我不想再听了!”

 回到办公室之后,林荫做什么都是心不在焉的,她浑身无力,满脑子都是王菁刚才和她说过的话。

 有好几次,她都差点儿忍不住哭出来。

 原来,她自以为美好的初恋其实是那么肮-脏。

 晚上回家,林荫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

 宋舟一眼就看出了林荫的不对劲儿,他把林荫抱在怀里,关切地问她:“是不是受委屈了?”

 林荫木木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就靠在宋舟怀里哭了。

 林荫哭得很厉害,一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她真的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她以为孟经纬很好,根本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原来她真的很傻很笨,和她相处四年之久的人,她都看不穿。

 世界上怎么会有像她这么傻的人。

 “宋舟…我好难受…”

 林荫在宋舟怀里蹭着眼泪,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

 “他怎么可以那样…我那么认真地和他在一起。我怎么那么笨,居然都不知道他背着我和别人——”

 宋舟本来还特别心疼,想要安慰她。

 但是,一听林荫这话,他的表情瞬间就冷了。

 “你是在为孟经纬哭?”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