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

 这天晚上,宋舟就是在林荫这边过夜的。

 因为林荫的坦白,宋舟的心情特别好。抱着林荫睡了一整晚。

 嗯,就只是抱着而已。

 其实宋舟很容易足的。只要林荫愿意像对同龄的男孩子一样对他,他就很高兴了。

 宋舟不是那种只顾着下-半-身的人。

 他想等林荫心甘情愿了再跟她跨出最后一步。

 林荫早上刚一睁眼就看见了宋舟。他们两个人的距离特别近。

 林荫一下子就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干嘛总是盯着我看。讨厌死了。”

 林荫一边说一边往后退了退,拉开了和宋舟的距离。

 宋舟很足地笑了一声。

 “因为我喜欢你。一睁开眼就想看见。”

 宋舟平时是话很少的人,这种甜言语更是没有说过。林荫听完之后特别不习惯。

 “你别这么琼瑶成吗。我都起皮疙瘩了。”

 …

 他们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和谐过了。

 起之后,是林荫做的早餐。宋舟吃得格外地足。

 早饭过后,林荫习惯性地想要去洗碗,却被宋舟拦住了。

 “果果姐姐的手这么。还是别碰水了。”宋舟说“以后这种事情我来做就好。”

 “做饭洗碗本来就是女人该做的事情…宋舟,你别…”

 “不知道别人的女人是不是这样。反正我不会让你这样。”

 宋舟打断她的话。他笑着拍了拍林荫的脸蛋。

 “我的女人,陪我睡觉就可以了。”

 林荫彻底无语了:“…”算了,随便他吧。他想洗碗就让他洗好了。

 反正她也不怎么喜欢洗碗。

 …

 洗过碗之后,宋舟就陪着林荫去辞职了。林荫一个月还没做完就辞职,当然不会有工资。

 不过她已经不在乎这个了。现在她只想着快点儿离开这个工作的圈子。

 第一个月是试用期,林荫还没正式签过工作合同,所以辞职的手续并不是很繁琐。一个多小时的

 时间就办完了。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林荫觉得自己绷了这么久的神经终于是放松了一些。

 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惬意的感觉了。

 从公司出来之后,宋舟突然问林荫:“果果姐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林荫本来还放松的。宋舟这么一问,就把林荫给问住了。

 她立马就开始犯愁了。

 是啊,接下来要干什么呢。继续留在青岛工作,还是回北京?

 找什么样的工作,以后要怎么规划。这都是问题。

 “…还不知道。我再仔细想想吧。”

 林荫低头抠了抠手指,声音里带了些失落。

 “嗯。跟我去搬东西吧。”

 宋舟也没继续跟她聊这个话题了。“我先搬过去和你一起住。”

 **

 宋舟的东西很少,只一个行李箱就带过去了。

 林荫租的公寓是两室一厅,宋舟搬过来之后就住到了另外一间卧室了。

 林荫给宋舟拿了一套新的单给他换上、铺好。

 “这套单是刚买的,之前我用金纺泡过了。”

 铺好之后,林荫很热心地给他介绍着。

 “巾牙刷什么的都有。洗头膏和沐浴的话…你没拿就先用我的吧。”

 宋舟看着林荫认真思考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他走上去拉住林荫的胳膊,将她拽到面前,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林荫被宋舟的眼神盯得脸红心跳,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敛起。

 “你、你又看什么。”

 宋舟笑笑。“看你。你好看。”

 宋舟这么一说,林荫更不好意思了。她害羞地垂下头,咬了咬嘴

 “油嘴滑舌。”

 林荫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把家里打扫了一遍。一直到傍晚六七点钟才收拾完。

 宋舟刚开始怎么都不肯让林荫打扫。林荫当时很无语,和他讲了很久的道理。

 最后的结果就是林荫指挥,宋舟收拾。

 收拾完之后,宋舟已经灰头土脸的了。镜片上都落了一层灰。

 林荫看着宋舟累呼呼的样子,赶紧跑去厨房给他拿冰镇的饮料。

 宋舟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林荫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宋舟瞥了一眼手机屏幕,看到“老孟”

 两个字的时候,目光一下子就冷了。宋舟拿起手机来,摁了接听键。

 “果果,你在家吗?我给你带了吃的。”

 “果果姐姐在给我拿水。”

 宋舟很坦然地对孟经纬说了一句话,然后又淡定地补充了一句:“你找她有什么事儿吗?”

 听到宋舟的声音之后,孟经纬愣了几秒钟。

 自从林荫叫错名字那个时候开始,孟经纬对宋舟就没了好感。

 没几个男人能接受别的男人跟自己的女朋友走太近。孟经纬也就是个普通男人。

 “等下让她给我回个电话。”丢下这句话,孟经纬就挂了电话。

 林荫拿了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宋舟拿着她的手机。

 林荫把饮料扔给宋舟,然后赶紧从宋舟手里把手机抢过来。

 “有人给我打电话了吗?”

 “嗯。孟经纬打的。”

 宋舟拧开饮料喝了一口,之后淡淡地对林荫说了一句。

 林荫听到孟经纬的名字之后就愣住了,过了几秒钟,她下意识地问他:“你跟他说什么了?”

 宋舟无辜地摇摇头:“没说。什么都没说。”

 林荫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走到卧室,关上门儿,给孟经纬回了一个电话。

 嘟了几声之后,孟经纬就接起来了。电话接通之后,林荫还是有些紧张。

 “刚才有点儿事儿…没接到电话。”

 “林荫,来学校见个面吧。”

 听筒里,孟经纬的声音有些沙哑。

 “老地方。我等你。”

 林荫和孟经纬在一起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对于孟经纬的习惯,林荫清楚得很。

 她知道,孟经纬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这么说话。

 那一瞬间,林荫特别自责。

 “…嗯。好。”

 挂上电话之后,林荫换了一套衣服,准备出去赴孟经纬的约。

 刚出卧室,林荫就被宋舟拦住了。

 宋舟看林荫换了衣服,脸色微变。他抓住林荫胳膊,问道:“去哪里?”

 “经纬他约我出去谈谈。”林荫深了一口气“宋舟。我总是要和他说清楚的。你别…”

 林荫的话还没说完,宋舟就低下头在她的嘴上轻轻地咬-了一口。

 剩下的话就这么被堵在了喉咙里。

 松开的时候,宋舟看着林荫对她说:“去可以。不准让他碰你。抱也不行。”

 **

 林荫匆匆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孟经纬正坐在草坪里喝酒。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脖子上的领带歪歪扭扭的。

 走近的时候,林荫看到孟经纬下巴上长了胡茬。一下子老了好多岁。

 只不过一天没见,林荫很好奇孟经纬这一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怎么会一下子这么沧桑。

 孟经纬喝酒喝得很入,一直到林荫在他身边坐下,他才看到了她。

 林荫刚想开口和孟经纬说话,就被他一把搂到了怀里。

 孟经纬这回是把浑身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没一会儿,林荫就不过气了。

 抱了很久,孟经纬才开口问她:“果果,你喜欢上别人了,是不是?”

 林荫低着头不说话。

 其实,她很想承认。

 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林荫。你说话。”

 孟经纬将头埋到她的脖-子上,声音带了几分愠怒。

 “你和宋舟到底是什么关系?”

 林荫被孟经纬问得心虚不已。

 她咬了咬牙,将孟经纬从身上推开。

 “老孟…我们分手吧。”

 在喉咙里哽了很久的话,林荫终于说出了口。说完之后,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了。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女孩子。”

 林荫知道,自己的借口真的很冠冕堂皇。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特别可笑。

 可是,除此之外,她再也找不到别的理由了。

 难道,要她亲口告诉孟经纬,她喜欢上宋舟了?

 林荫觉得,她说不出口。

 …

 听过林荫的话,孟经纬突然呵呵地笑了出来。

 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陌生,眼底浓浓的的不甘。

 “林荫,你别找这种借口敷衍我。我孟经纬不是那么好敷衍的!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为什么跟

 我分?!”

 “…对不起。”

 面对孟经纬的质问,林荫能说的,只有这么一句苍白无力的话。

 孟经纬觉得自己特别可笑。

 昨天晚上他才跟王菁把话说清楚。

 本来还打算从浸提那开始就跟林荫好好在一起,再也不吵架的。

 他刚做这个决定,林荫居然提出了分手。真是世事难料。

 孟经纬昨天到酒店之后,王菁正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哭。

 看到他过来的,立马就冲上去抱住了他。她不停地求着孟经纬别离开,别丢下她。

 孟经纬说不心软是假的,但是他还是用特别强硬的态度拒绝了王菁。

 王菁后来抱着他的腿死活不让他走。

 孟经纬对她说:“王菁,女孩子要自尊自爱。不要让我看不起你。好么。”

 王菁好像是在酒店哭了一夜,后半夜的时候割腕了。

 今儿孟经纬刚上班就被领导叫过去狂批一通,白天在医院守了王菁一整天。

 从医院出来之后,他才给林荫打的电话。

 孟经纬本来想着,好不容易有时间,他们两个是该过一过二人世界了。

 他还想着,林荫工作那么累,要不就别出去吃了。

 他直接买了东西在她那边吃。这样也好的。

 可是,打过去电话的时候,听到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

 孟经纬当时有多失望,没人能懂。

 这个世界上大约没几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的刺。从某种程度上说,孟经纬是自私的。

 因为他在怪林荫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跟王菁那点儿破事儿。

 林荫和孟经纬就这么分了。

 孟经纬挽留了很久,终究是没能留住林荫。

 临别的时候,孟经纬对林荫说:“果果,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不要以为

 宋舟就是那个对的人。不然你迟早会后悔的。”

 林荫没回孟经纬的话,匆匆离去。

 当然,林荫也没把孟经纬这话放在心上。

 她和宋舟认识二十多年,如果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话,那真是白认识了。

 林荫离开之后,宋舟就一直坐在客厅里发呆。

 他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的客厅里的挂表。几乎是一秒一秒地在算时间。

 一直到林荫进门,他才停下来。

 宋舟就是传说中那种占有强到变态的人。

 他认定的人,绝对不能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林荫出去的时候走得太着急,忘记拿钥匙了。还是宋舟给她开的门。

 林荫在门口换鞋的时候,就被宋舟紧紧地搂住了。

 那个时候她正弯着,宋舟是从后边儿抱的她。林荫皮疙瘩起了一后背。

 强装镇定地换上拖鞋之后,林荫轻轻地碰了碰宋舟的手背。

 “宋舟你,你先放开我。”

 “果果姐姐。你让他碰你了。”

 宋舟低下头在林荫脖子里深了一口气。嗅到她身上有男人的味道时,宋舟在狠狠地咬-了一口

 。

 “他用头靠你的脖子了是么。嗯?”

 “宋、宋舟…”

 林荫怎么会察觉不到宋舟语气的变化。宋舟的手段有多厉害她已经见识过了。

 意识到他生气之后,林荫真的特别心虚。

 何况,孟经纬刚才真的是把头埋在她脖子里了。

 林荫转了个身,抬起头来与宋舟对视着。

 “他今天喝多了。你、你别在意。”

 林荫抬起头的时候,宋舟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红得不太正常的

 嗯,就是刚和人亲过那种颜色。

 如果说宋舟刚才只是愠怒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暴怒了。

 他一只手掐住林荫的下巴,拇指摁上她的嘴,狠狠地抹了几下。

 看着林荫惊慌失措的眼神,宋舟很开心地笑了笑。

 “他突然来亲我的,就一下…宋舟,我和他谈了三年多。我做不到那么绝情。”

 林荫被宋舟的那个笑瘆到了,语无伦次地和他解释。

 “果果姐姐,你知道么。”

 宋舟把自己的左脸颊贴到林荫的右脸颊上,一边轻-蹭,一边说:“真的很讨厌你身上有别人的

 味道。你怎么就是不懂呢。”

 话音刚落,宋舟就抓着林荫的胳膊往卫生间走。

 林荫毫无招架,被宋舟拽得差点儿栽倒。

 林荫的公寓很小,从门口到卫生间也就几步远。

 她还没来得及反抗,宋舟就把她给拉进去了。

 林荫的心跳得很快,她不知道宋舟接下来又会做什么让人震惊的动作。

 站在洗头台前,林荫紧张得手都没地儿放了。

 宋舟打开洗手台旁边的柜子,把林荫的牙杯牙刷还有牙膏拿了出来。

 把牙杯里打满水之后,宋舟往牙刷上挤了一长条牙膏。

 林荫正疑惑的时候,宋舟就拿着牙刷戳到了她嘴里。中间不小心划到了她的牙龈。

 林荫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宋舟就开始用力地给她刷牙。

 不到一分钟,林荫的嘴里就都是牙膏的味道。

 听着唰唰唰的声音,林荫觉得宋舟着力气跟刷鞋差不多了。

 而且林荫特别怕宋舟一个用力把她的牙给撬下来。真的。

 “宋——”

 林荫本来想喊一声宋舟,结果刚说了一个字儿,就了一口泡沫下去。

 甜腻的味道在咽喉里久久不能散去。难受得要命了。

 都这样了,宋舟还是没停下动作。

 看了一眼他紧绷着的表情,林荫突然就特别特别地委屈。

 其实仔细想想,她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啊。

 她和孟经纬谈了那么长时间的恋爱,接吻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而且,孟经纬是她的初恋。分手的时候亲一下,也没什么的。

 宋舟这样根本就是不讲道理。

 越想越委屈,到最后林荫就哭了。

 宋舟总是有本事把林荫欺负哭。明明她就不是爱哭的人,但是在他面前就变成了泪人。

 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哭。

 宋舟稍微说句过分的话、做个过分的动作,林荫的泪闸就开了。

 看到林荫哭,宋舟刷牙动作才停下来。

 他伸手拿起牙杯,放在林荫的嘴边:“张嘴,漱口。”

 林荫红着眼睛瞪了一眼宋舟,把水杯从他手中拿过来,在他的注视之下完成了接下来的程序。

 擦过嘴之后,林荫又被宋舟拽了过去。

 林荫也生气了,挣脱未果之后,就一直低着头不去看他。

 宋舟却笑摸了摸她的头发。

 “这样就干净了。以后不要让我生气了。果果姐姐。”

 “我累了。去休息了。”

 林荫不想跟宋舟继续说话了,他完全是强-盗逻辑。

 他们两个人现在根本没有在一起,他用什么身份来干涉她。

 真的好讨厌。太讨厌了。

 **

 回到卧室之后,林荫就一直闷闷不乐地趴在上。

 不管怎么转移注意力都没用,她心里头始终是委屈得不行。

 实在睡不着,林荫就把电脑给开了。准备上网放松一会儿。

 林荫算是半个宅女。放假了之后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抱着电脑上网。

 如果她之前没跟孟经纬谈恋爱,估计大学四年她都是跟电脑过的。

 平时上网的时候,林荫会看些论坛什么的。

 女孩子嘛,总是免不了有些八卦的心。天涯社区娱乐版,是林荫每次开电脑必去的一个地方。

 上面总是会有各种明星的绯闻。林荫每次都会很认真地看。

 不过,看过之后她不会做什么评价。完全就是为了消磨时间。

 进去之后,林荫点开了一个狗仔跟踪某明星好几个月历经千辛万苦拍到的某男明星背着子偷-

 情的视频。

 林荫完全没想到尺度会这么大。

 呃。现在的狗仔真的是敬业的。看着这样的画面,还能淡定地举着摄像机偷拍,也算是兢兢业

 业了。

 林荫刚看完视频,还没来得及关网页,宋舟就推开她卧室的门儿进来了。

 林荫下意识地把电脑放到了一边儿,抬起头来看着他。

 宋舟进来的时候,手里还端了一杯牛

 他上身穿了一件粉t恤,下头是一条大花短

 林荫看到的时候惊讶得差点儿把眼珠子都掉出来。

 宋舟平时穿衣服特别简单,就是黑白灰三个颜色。二十多年,林荫第一次见他穿这么花哨。

 再配上他那张无辜的脸跟斯文的眼镜。整个就是一衣冠禽-兽的样子。

 “你怎么——”

 说了三个字儿之后,林荫才想起来她在跟宋舟吵架。

 然后,她立马就闭了嘴。还特别幼稚地把头扭过去不看他。一只手抱起了电脑,作出一副爱答不

 理的样子。

 宋舟被林荫这样子逗得笑了笑。

 把杯子放到头柜上之后,他就-了鞋坐到了林荫旁边。

 刚坐下,宋舟就看见了林荫电脑屏幕上正在播放的那个视频。

 林荫赶紧合上了电脑,把电脑到枕头下面儿。

 她的脸红得都快烧起来了。真尴尬,宋舟现在肯定觉得她表里不一。

 “那个是狗仔偷拍的,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尺度一点儿都不大。”

 林荫别扭地跟宋舟解释。看到他笑眯眯地盯着自己的时候,林荫有些炸了。

 “你看什么看,我又没有看完。而且那么远,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啊。”

 “嗯。”宋舟依旧还是笑眯眯的。他搂住林荫的肩膀,把她拖到了身边。

 “我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我很好奇啊…”宋舟捏了一把林荫的鼻子“果果姐姐不是说没看完么。那你怎么知道

 那么远什么都看不到呢。”

 林荫有一种哭无泪的感觉。

 宋舟这个问题,让她觉得自己特别傻。

 那么漏百出的话,她刚才是怎么说出口的啊?

 “…好了我看完了!这样可以了吗!我就是求不满了怎么样。”

 “果果姐姐。是我没考虑周到。”

 宋舟笑“现在,我让你一次满个够。好么。”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