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十八章 【4.1更新】
 第十八章。

 “不过我很好奇啊…”宋舟捏了一把林荫的鼻子“果果姐姐不是说没看完么。那你怎么知道那么远什么都看不到呢。”

 林荫有一种哭无泪的感觉。

 宋舟这个问题,让她觉得自己特别傻。

 那么漏百出的话,她刚才是怎么说出口的啊?

 “…好了我看完了!这样可以了吗!我就是求不满了怎么样。”

 “果果姐姐。是我没考虑周到。”

 宋舟笑“现在,我让你一次满个够。好么。”

 话音刚落,宋舟就把头埋到了林荫的-口处-蹭。

 林荫被他弄得脸红扑扑的,她用手揪了一把宋舟的头发。

 “你讨厌死了,我才不要找你满。快放开我。”

 虽然已经答应跟宋舟在一起了,但是林荫对于他表达感情的方式还是不太能接受。

 其实男女谈恋爱必要的程序林荫是可以接受的啊。

 她和孟经纬谈的时候,也会有很多亲密的行为。可孟经纬哪里有宋舟这么夸张啊。

 他才不会用这种要吃人的眼神盯着她看的。

 宋舟被林荫拽得头皮一阵疼,不得不把头抬起来。

 他扶了一下眼镜,满脸委屈地对林荫说:“果果姐姐,你弄疼我了。”

 他的表情真的是特别特别地委屈啊。

 就好像那种被大姐姐欺负的小孩子一样。

 林荫看了他这样子,心里头居然有些自责。明明她只是正当防卫的啊。

 “呃…你没事儿吧?”

 林荫有些愧疚地看着宋舟“我,我不是故意的诶…”

 “那你不跟我道歉么。”

 宋舟依旧用那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盯着林荫看。

 林荫被他看得更内疚了,她想着,可能刚才她真的揪得太用力了吧。

 她酝酿了一下,然后很真诚地开口和宋舟道歉:“对不起啊宋舟…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嗯,我哪里舍得怪你。”

 宋舟抓住林荫的手,笑得人畜无害。

 “果果姐姐,道歉的时候总该有点儿表示的吧…。”

 林荫硬着头皮点点头“好好好,那我给你…然后你就原谅我了是吧?”

 林荫脑子一时间没转过弯儿来。

 她以为宋舟是让她头上疼的地方来着。

 林荫记得,宋舟五岁还是六岁的时候,不小心把头给撞得肿了个大包。

 他哭得停不下来,谁哄都没用。

 后来林荫上去,抱着他给他了一会儿,他就不哭了。

 那些记忆已经很久远了,要不是今天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林荫都想不太起来。

 她想,头也没什么的嘛,反正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但是,宋舟说的可不是这个

 当林荫抬起手来放到他头上的时候,宋舟立马拽着她的手腕把她的手给拉了下来。

 “果果姐姐,不是头,是这里…”

 林荫这才理解了宋舟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又上了宋舟的当了。

 林荫一直觉得自己虽然不算特别聪明,但是也没到傻的地步。

 呃…可是她的段数和宋舟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在宋舟面前,她就没有翻身之

 这么想想,林荫真有一种哭无泪的感觉啊…没办法,谁让她答应了宋舟呢。

 宋舟威的本事有多强,林荫已经领教过了。

 于是,她只能照做。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在火车上的时候,被他得没办法了。

 这一次,是她自己挖了个坑又自己跳进去了。

 吃一堑长一智,林荫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能对宋舟心软了。

 **

 孟经纬始终都不能接受林荫和他分手的事情,第二天早晨刚起来,他就开始打电话给林荫。

 他想,他们两个人有将近四年的感情,林荫应该不会那么绝情,说放就放的。

 他们之前明明好好的。他都下定决心要和王菁一刀两断了。

 孟经纬对林荫真的有感情,他都已经习惯了和林荫在一起了,突然分开,他一个人做什么都做不到心上。

 …

 手机震动的时候,林荫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等宋舟弄早饭。

 看到屏幕闪动着的名字时,林荫的心立马悬到了嗓子眼儿。

 她纠结了一会儿,然后才决定接电话。

 刚接起来,就听到了孟经纬沙哑的声音。

 他说:“果果,昨天晚上我喝多了,那些话你当我没说过…我们和好吧,行不行?”

 听着孟经纬用这种语气说话,林荫心里也不好受。

 她不是那种可以把事情做得很绝的人。

 孟经纬好歹和她在一起将近四年,她也是真的喜欢过他。

 “经纬,是我对不起你…”林荫鼻子,主动和他道歉:“我们两个真的不合适。我一点儿都不上进,其实你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好很多倍的女孩子…是我配不上你。”

 “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孟经纬大吼了一声,一句话的尾音都带了哭腔。

 他一个大老爷们儿,生平第一次因为感情的事儿哭。

 他觉得自己特别没有出息,居然连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都看不住。

 “果果,求你了,别跟我分,我离不开你。”

 …

 在林荫的印象里,孟经纬是一个很阳光很乐观的男孩子,他喜欢开玩笑,有山东爷们儿的朗性格。

 他也很爱面子,平时基本不会对什么人妥协。

 林荫很了解他,所以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林荫心里特别特别地难受。

 她觉得,这一切都怪她。

 如果她能够在一开始就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孟经纬现在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经纬,你——”

 林荫正酝酿着该怎么和孟经纬道歉,手里的手机就被宋舟夺走了。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宋舟一眼,正好对上了他阴沉的目光。

 林荫吓得口水,宋舟这眼神…就好像要把她撕了似的。

 宋舟把林荫的手机抢过来之后就把通话掐断了。顺手还给她关了机。

 宋舟盯着林荫,然后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

 宋舟把双手撑在沙发后背上,堵得林荫动都动不了。

 林荫不知道宋舟要干什么,又不好反抗,只能被他一点一点地着往后退。

 可沙发就这么宽,到最后她是避无可避了。

 “果果姐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宋舟捏住她的下巴“我都说了我很讨厌你和他联系。他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还要接?”

 “宋舟你不能不讲道理…”

 林荫小声地反驳他。

 说实话,她反感宋舟这种做法的。

 昨天晚上他也是这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给她刷牙,还把她的牙龈给弄破了。

 林荫觉得自己在他面前都没有人权了。

 孟经纬被她弄得那么颓废,她在电话里安慰他几句又有什么问题。

 林荫越想越生气,她咬了咬嘴,对宋舟说:“就算我和你在一起,也有朋友的自由吧的。宋舟,你再这样…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我们可能有代沟。”

 听完林荫的话,宋舟直接把她抱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钻到了她宽大的t恤里。

 林荫对于宋舟这个行为很是无语。

 不过,今天的事情倒也提醒了她,她和宋舟…或许真的是不合适吧。

 她比他大了三岁,她现在已经毕业了,他大学才念了一年。

 而且,宋舟身边肯定有很多和他年纪相仿的漂亮女孩子,林荫觉得自己没本事留住他。

 …

 “是我太冲动…才答应你的。”林荫小声地对宋舟说:“宋舟…我们还是各规格位吧。啊——”

 林荫刚说完,宋舟就在她锁骨处狠狠地咬了一下,只一口,就咬得她出了血。

 宋舟从她t恤里出来的时候,林荫又看到了他眼镜片儿上的雾气。

 定睛一看,他好像又哭了。

 “…你别哭啊。”

 一看宋舟哭,林荫就急了。

 她抬起手来摘下他的眼镜,胡乱地给他擦着脸上的泪珠。

 但是宋舟的眼泪就是停不下来,一直都在往下掉。

 他一句话都不说,就只是盯着她看。

 对于宋舟这样的行为,林荫真的特别地无奈。

 林荫这个毛病不好的,太容易心软了,只要看到别人难过伤心,她就会跟着难受。

 她自己也知道这个毛病不好,但是没办法…

 二十多年了,真的改不掉。

 所以,最后妥协的还是她。

 宋舟在听到林荫说“我不会和你分手的”之后,眼泪立马就停住了。

 然后,他从林荫手中拿过眼镜戴上,对她说:“吃早饭吧。”

 林荫忙不迭地点头,赶紧跟着他去了厨房。

 宋舟给林荫做的早饭是她喜欢喝的小米红枣粥,还炒了一盘她爱吃的菜。

 林荫看到的时候,特别特别地感动。

 宋舟已经给林荫把粥晾好了,她喝的时候温度正适宜。

 看着林荫吃得那么香,宋舟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他对林荫说:“我今天下午有一门‮试考‬,等会儿我就去学校了。”

 “…哦,那你路上小心一点啊。”

 林荫随意地应了一声。她这才想起来,现在是七月份,宋舟马上就该放暑假了。

 “等我考完试,我们回北京吧。”宋舟盯着她看一会儿,继续说:“先别找工作了。”

 林荫没说话。

 其实她也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她想找个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但是找来找去都没有合适的。

 求职网上发过很多简历,但也是石沉海底。她压力大的。

 **

 宋舟的‮试考‬在一个礼拜之后结束。

 ‮试考‬结束的那天晚上,林荫被宋舟了整整一夜。

 她和宋舟的第一次,一点儿都不美好。

 林荫早就听说过第一次很疼,但没想到这么疼。

 疼得她第二天走路都跌跌撞撞的。

 林荫本来准备睡一天的,可宋舟跟她说已经买好火车票了。

 “…你什么时候买票的?你都不和我商量一下吗?”林荫被宋舟的不讲理弄得有些生气。

 宋舟想了想之后才回答她:“一个礼拜之前就买了。东西我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宋舟这云淡风轻的语气弄得林荫更加暴躁了,她本来就那里疼得不行,又困又累的,他还让她赶火车。

 照这样子,回去北京她说不定就瘫痪了。

 “宋舟,咱们能不能明天再走…我今天,真的…不舒服。”

 “还有一个小时,我们要赶到火车站。”

 宋舟没回答林荫的问题,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自顾自地说着。

 “我已经跟干妈说了,我们晚上就会到家。”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林荫是完全没有后路了。

 她也再一次认识到了,自己不是宋舟的对手。

 要说,这一个礼拜她都都和宋舟住在一起,她都没注意到宋舟是什么时候和她爸妈联系的…

 她这个当女儿的都没他联系得频繁。

 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

 林荫和宋舟打车到了火车站,这次的行李箱是宋舟整理的,他们两个人的东西装了一个大箱子,拎起来倒是方便了不少。

 这点儿分量对宋舟来说也不算什么。

 排队进站之后,宋舟拉着行李箱大步往前走,想去给林荫找个座位坐下来。可惜没找到。

 这会儿正是回程高峰期,火车站的人也特别多。

 林荫走路一瘸一拐的,根本就跟不上宋舟的脚步。

 她看宋舟走那么快,一下子就委屈了。

 心里一肚子的气,她都恨不得上去把宋舟打一通。

 昨天晚上他倒是了,她今天这么疼,还得赶火车…

 而且他还走那么快!太讨厌了。

 宋舟一直没找到座位,他只好回过头去找林荫。

 看着林荫一脸痛苦的表情,宋舟把她抱到怀里,摁着她的脸蹭-了蹭。

 “果果姐姐,你在行李箱上坐一会儿吧。”

 林荫心里的气儿还没消,她别扭地别过头,冷冷地对宋舟说:“不坐,我不疼。”

 宋舟笑:“我刚才有说你疼么。你这么急着告诉我你不疼干什么。”

 宋舟一句话就把林荫噎得没话说了。

 林荫别扭得不行,死活都不让宋舟碰,宋舟却是死死地抱着她。

 检票的时候,宋舟一只手拖着行李箱,一只手拖着林荫。

 周围的人都在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们两个人,有的人还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开放啊。

 林荫都快没脸见人了。她把头埋在宋舟的口,一路上都没有抬头。

 …

 上火车之后,她才和宋舟分开。宋舟低头看了一眼林荫刚才靠着的地方,那里已经被她刚才出的汗弄得-了一片。

 宋舟指了指口的痕迹,对林荫说:“果果姐姐,看见了么,你把我这里弄-了。”

 这话要是别人说,林荫可能不会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从宋舟嘴里说出来吧,就变味儿了。

 取了前几次的教训,林荫这回没有搭理他。

 回北京的路上,林荫是睡过来的。

 她实在是太困了。车刚开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们坐的是普快,火车到北京北站的时候,已经傍晚六点了。

 **

 宋舟和林荫刚从火车站走出来,就看到了四个长辈并排着站在那里。

 林荫看到这场面,吓了一跳,瞌睡虫全都走了。

 她侧过头问宋舟:“怎么回事儿?他们怎么都来了?”

 宋舟但笑不语,拉着她走到了他们面前。

 林荫她妈看到她迷糊糊的样子,笑得一脸无奈。

 “我们家果果就是这样儿,干什么事儿都迷糊糊的,你什么时候才能和宋舟学学啊,亏你还比人家大三岁呢。”

 “我又怎么了嘛…”

 刚一下火车就被数落,林荫觉得自己特别冤枉。她还没开口说话好不好。

 她有些不服气地回了一句:“你觉得宋舟好,你就领他回去当你儿子啊…哼。”“不当儿子,当女婿了。哈哈。”

 这句话,是他们四个长辈不约而同说出口的。

 林荫听完这句话,立马就转头狠狠地瞪了宋舟一眼。

 她早该猜到他不会做什么靠谱的事儿的。

 他们才在一起多少天啊,家里大人居然都知道了…

 …

 接到林荫和宋舟之后,他们就一块儿去吃饭了。饭店是宋舟他父母的订的。

 林荫一路上都处于黑线的状态,听着他们长辈在旁边嘻嘻哈哈,她都要疯了。

 坐下来吃饭的时候,她和宋舟自然是被安排到了一块儿。

 宋舟他妈看着他们两个坐在一块儿的样子,满意地笑了笑。

 “行,我看行。我们家宋舟和果果还配的。”

 她一边说一边点头“宋舟,你以后可要好好对果果啊,这个儿媳妇儿我可是要定了。”

 宋舟看了一眼林荫,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嗯。”“果果,你呢,你倒是也表个态啊!”林荫她妈妈看林荫没啥动静,赶紧出声提醒她。

 那样子,好像恨不得现在就要把她嫁出去…

 “啊…”林荫随口应了一声“我知道啦,我会让着宋舟的。”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