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林荫大约是真的委屈了。憋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发口。

 抱着宋舟的时候,林荫有一种莫名的心安。就跟握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说真的,宋舟不太会安慰人。尤其是女孩子。

 那么生硬地跟林荫说了一句之后,宋舟就没再说话了。

 …

 林荫抱着宋舟哭了很长时间。

 放开的时候,宋舟的t恤都被林荫的泪给浸了。

 她的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

 宋舟看她这副憋屈的样子,突然就有些好奇:她这段时间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哭过之后,林荫的理智回来了一些。她放开宋舟,抬起手来擦了擦脸上的泪。

 “对不起。我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正式踏入社会之后,林荫接二连三地受了太多打击。

 原本惯着她让着她的孟经纬脾气越来越不好,她难过之后只能一个人憋着。

 身边连一个信得过的朋友都没有。

 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让林荫每天都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晚上睡觉的时候神经都是紧绷着的。

 “果果姐姐,辞职吧。”

 宋舟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说出了刚才的那句话。

 他看着林荫的眼睛,对她说:“就算你不工作,我也可以养着你。一辈子都没问题。”

 宋舟一说这个,林荫才想起来他刚才说他自己赚了十几万。

 这年头赚钱哪里有那么容易。

 再说了,一个刚上大学的男孩子,怎么可能自己赚这么多。

 林荫习惯性地的问宋舟:“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你是不是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

 林荫问这话的时候,是一种典型的长辈口吻。

 宋舟听过之后不由得的自嘲地笑了笑。

 他捏住林荫的下巴,小声地问她:“在果果姐姐心里。我就是个这么卑-鄙的人么。”

 宋舟这张卡里的钱,真的都是他自己赚来的。

 之前暑假打零工,卖编程赚了有四万多块钱。

 大学之后他每周末都出去做家教,又参加了不少竞技比赛。

 有一次参加比赛编的dsp被一家不怎么起眼的公司买走了。就这一次好像拿了有七八万。

 宋舟家里的条件也不差,每个月的生活费都花不完。他本身也不是挥霍的性格。

 这些钱,他本来就是想给林荫的。

 结果,换来的却是林荫这样的质疑。

 …

 “不是…我只是怕你不小心走了弯路,我没有别的意思。”

 林荫被宋舟盯得脊背发凉,说话的时候都是结结巴巴的。

 她真没有别的意思。对宋舟的能力林荫从来就没质疑过。

 他从小到大学习都好的。而且特别有自己的主意。

 但是林荫总觉得他还小,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被别人带上弯路。

 “这些都是我赚的。打零工做家教还有比赛的奖金。”

 宋舟把卡扔到茶几上。啪嗒一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地刺耳。

 “拿着花。明天就去辞职。”

 说罢,宋舟又用指腹狠狠地擦了几下林荫的嘴

 她上的口红都被他擦下来了。

 宋舟的力气用得很大,而且一直都没有停下来。

 林荫觉得嘴特别地疼。刚想开口求他放开,就被宋舟打断了。

 他说:“果果姐姐一向不怎么自觉。为了监督你。我明天会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你——”

 “当然。我今晚也会在。”

 宋舟将头靠在林荫的耳边,嘴咬-着她的头发轻轻地扯了几下。

 这一下,林荫是彻底地清醒了。

 就像被泼了一盆凉水一样。

 反应过来之后,林荫就开始挣-扎。

 现在她快后悔死了。刚才怎么就做了那么糊涂的事情。

 林荫的挣-扎对宋舟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用两只手死死地抱住林荫,林荫完全没办法挣脱他。

 “早就说过了。果果姐姐只会是我一个人的。”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就在这个时候,挂在墙上的楼宇门对讲机突然响了。

 林荫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孟经纬过来看她的日子。

 宋舟准备去接听的时候,林荫一把拽住了他,气吁吁地跑到了对讲机前。

 …

 “果果,是我。给你带了夜宵。赶紧开门儿。”

 林荫当下就懵了。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宋舟。

 现在的状况,林荫可谓是进退两难。

 “果果?人呢?”

 没听到林荫的回答,孟经纬也有些着急了。于是又催了林荫一遍:“快点儿啊,东西太烫了。”

 “啊。哦哦哦。开了。”

 孟经纬这么一催,林荫就更紧张了。

 她摁了开锁键之后,就把对讲机挂上了。

 宋舟的听力惊人得好。刚才孟经纬跟林荫的对话,他一字不落地都听进去了。

 宋舟当时第一反应就是看表。

 一看,这会儿已经快十一点了。

 呵。听孟经纬这语气,已经不是头一次这个点儿过来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大半夜的,不发生什么才怪。

 想到这里,宋舟就嫉妒得不行。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阴沉了几分。

 “宋舟…你先去我卧室躲一会儿好吗…”

 林荫紧张得不行了。上去抓住宋舟的胳膊就要把他往她的卧室里拽。

 宋舟看林荫这么的心虚,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他站在原地,低头看着林荫。

 “果果姐姐不做点儿让我高兴的事情。我可是不会听话的。”

 林荫是真着急了,脑袋一热,踮起脚尖来在宋舟脸上亲了一下。

 “…这样可以了吗?你赶紧进去好不好?他马上就要上来了。有什么事情等他走了再说,果果姐姐求你了好吗。”

 宋舟没想到林荫会主动亲他。

 这一下,立马就把他给弄懵了。

 这会儿林荫就是要他的命他都能给。别说是回卧室了。

 下地-狱他也是毫不犹豫的。

 **

 宋舟刚回到卧室,孟经纬就上来了。

 开门之后,林荫看到孟经纬满头大汗地站在楼道里。手里拎着一大袋吃的。

 那一瞬间,林荫心里突然特别特别地愧疚。

 孟经纬对林荫真的好的。

 从刚在一起一直到现在,他基本上没有对林荫说过什么重话。

 最过分的大概就是在林荫抱怨工作太累的时候教育了她几句。

 孟经纬这个人属于脚踏实地的实干派,他的能力不怎么样,但是很能吃苦。

 在他看来,工作累点儿没什么好抱怨的。所以教育林荫的时候稍微过分了一点儿。

 事后孟经纬也后悔的,他觉得自己对林荫要求太高了。

 因为孟经纬想赶紧稳定下来跟林荫结婚。所以就希望林荫也跟他一样努力往上爬。

 …

 “今天跟领导出去了一趟,耽误了时间。”

 孟经纬走进去,把手里的袋子放到茶几上。

 然后,他一下子就看到了茶几上的那张。

 孟经纬眼神变了变,脑袋里突然就冒出了一些不太好的想法。

 但是,下一秒钟他就把自己给否了。

 孟经纬接触社会的时间要比林荫早那么一点儿,公关部的人际关系有多,他早就见识过了。

 刚开始林荫跟他商量的时候,他本来是不想让林荫去做的。

 孟经纬觉得,这个世界上真没几个男人会放心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去做公关。

 可是迫于现实,孟经纬最后只能妥协了。

 他看着林荫从学生妹的打扮转变成干练成风。看着林荫从素颜到化妆,看着她从平底鞋到高跟鞋。

 其实孟经纬很不喜欢林荫这么穿的。

 他一直都觉得林荫穿孩子气的衣服最好看。

 孟经纬咬了咬牙,走到林荫面前,一把将她抱到了怀里。

 林荫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慌张地看着他:“经纬,你,唔…”一个问题还没有问完,孟经纬就低头堵住了林荫的嘴

 他的这个吻,很暴-力,侵-犯的味道很浓。

 他们两个之前接吻的次数不少,但是孟经纬从来没有这么-暴过。

 一个吻就彰显出了他强-烈的占有

 林荫被孟经纬吻得气儿都不过来了。

 孟经纬放开的时候,林荫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了,呼吸特别急促。

 “果果。你辞职吧。我们不做这个了。”

 吻过之后,孟经纬又将嘴贴到了林荫额头上。

 他的声音很哑,很

 林荫没弄明白孟经纬的意思。她只听到了辞职两个字。

 林荫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你说什么…辞职?”

 孟经纬林荫的头发,耐心地对她解释:“我是说,公关部的这工作。咱们不做了。”

 “可是你不是说要坚持下去吗…我之前抱怨了一下你都那样说我。”

 想到之前的事情,林荫就特别委屈。

 “我每天都和那么多男人出去吃饭、喝酒…我以为你不在乎的。”

 “我怎么会不在乎。”

 孟经纬心疼地摸着她的脸颊,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愧疚。

 “对不起,果果。都是我不好。”

 “我太着急了。太想把你娶回家了。我想让你快点儿找到工作,这样我们两个人就可以安定下来了。”

 孟经纬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

 “可是果果,我不愿意看你这么辛苦…所以,我可以等。”

 “我们不着急。慢慢来。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娶回家的。”

 “经纬…我…”

 林荫听到孟经纬这么说的时候,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

 孟经纬一直呆到十二点钟才回去。

 他原本要留下来过夜。但是林荫没答应。

 送走了孟经纬之后,林荫松了一口气。

 站在卧室门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就被宋舟拉进去了。

 刚一进去,林荫就被眼前的场景震住了。

 她的卧室是一张双人。很大很大。上面摊开的都是她柜子里的衣服。

 “这怎么回事儿?”

 “果果姐姐…”

 宋舟低头闻着林荫的头发,轻轻地喊了她一声。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