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宋舟的呼吸很热。说话的时候嗓音又那么哑。

 再联系满摊开的衣服,林荫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那些不太好的事情。

 她下意识地就躲开了宋舟的触-碰。

 “你翻我柜子干什么?”

 林荫转了个身,抬起头来看着宋舟。她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薄怒,脸颊也泛起了红晕。

 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害羞。

 面对林荫的质问,宋舟倒是坦然得很。没有表现出一点儿愧疚的啊什么的。

 他走到衣柜前,把衣柜的两扇门全部都打开,然后埋到她的衣服里用力地嗅了一口。

 过后,他足地长吁了一口气。

 “果果姐姐的衣服上不知道有什么味儿。每次一闻到就特别舒服。”

 宋舟动手从柜子里拿了一件林荫的长外套到了脖子上,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她面前。

 林荫的心跳得很快。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宋舟做那个动作的时候,她非但没有觉得宋舟变-态,反而觉得他特别地-感。

 尤其是他说上一句话的时候,那个嗓音…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这种悸动的感觉,林荫跟孟经纬在一块儿的时候耳从来就不会有。

 可宋舟只用了一个那么简单的动作,就将她弄得心尖发-颤。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林荫心头涌上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羞-感。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的内心明明很抗拒跟宋舟亲密来着。

 可是,内心越抗拒,反应就越大。

 反应大的时候,内心的抗拒又会不断地增强。

 然后,林荫就会陷到一个怪圈里。她会觉得自己很不知廉-

 …

 正在林荫出神之际,宋舟已经把他脖子上的那件衣服拽了下来,动作利落地蒙住了林荫的头。

 过后,他自己也钻了进去。

 这件衣服虽然是长款,但是也没办法遮得他们两个人严严实实的。房间内的灯光还是能钻到衣服里。

 借着灯光,宋舟看到了林荫眼底氤氲而起的水汽。

 他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贴近她的脸,鼻尖缓缓地滑-过她脸颊上的肌-肤。

 “果果姐姐,你在害怕么。”

 宋舟停在她的耳边,很温柔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宋、宋舟…”

 林荫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无论怎样自我安慰都没办法冷静下来。

 她闭上眼睛“你到底要怎么样…直接给我个痛快可以吗?”

 林荫的性格本来不是这样的。

 其实她在别人面前很开朗,大大咧咧的,也很豪气。就是典型的那种北方女孩儿。

 可是一碰见宋舟,她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在宋舟面前特别矫情。比在孟经纬面前都要矫情。

 “别哭了。只要你听我的话就好。”

 说完这句话,宋舟就松开了她。在林荫的注视之下,他大喇喇地躺到了上。

 林荫知道宋舟说的听话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跟孟经纬分手还有辞职。

 刚才她已经想清楚了,这两件事情,她都会做到。

 辞职报告明天就可以上去。跟孟经纬分手的话…也快了。

 一个礼拜的时间,足够了。

 孟经纬刚才在客厅里那么吻过林荫之后,手已经不规矩了。

 若不是林荫挣扎了几下,她的裙子就被孟经纬拽下去了。

 其实林荫本来是想把第一次给孟经纬的。但自从参加工作之后,她的很多观念都变了。

 尤其是跟孟经纬吵了几次架以后,林荫也渐渐地意识到了他不是她的良人。

 而且,当孟经纬那么碰她的时候,林荫真的一丁点儿感觉都没有。

 那种沦陷坠落的感觉,好像只有在跟宋舟交流的时候才会有。

 林荫不想再耽误孟经纬了。现在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的感情,这么吊着他,对他很不公平。

 就这样吧。

 她辞职,分手,然后回北京重新开始。

 沉默了很久之后,林荫终于开口说话。

 她鼻子,对宋舟说:“我答应你。这两件事情,我全部都答应你。这样…你满意了吗?”

 …

 宋舟“嗯”了一声,他从的上起来。把林荫拽到跟前,准备给她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

 太难看了。他不喜欢。

 他的动作特别自然,没有一点儿别的意思。可是林荫没办法接受这种亲密。

 她蹬脚踢宋舟,没轻没重地踢。

 有一次不小心踹到了宋舟的小-腹处,然后,她自己也发现了不对劲儿。

 宋舟的呼吸明显比刚才了不少。

 林荫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宋舟半笑着说:“果果姐姐,这个地方可是我给你留了二十多年的,你踢坏了它可找不到第二个了。”

 林荫被宋舟死皮赖脸的样子给气疯了,直接不顾形象地拿起单上铺着的一堆衣服朝着他脸上砸了过去。

 “你无-!走开,我要去洗澡,不想跟你闹了。”

 宋舟还是没生气。

 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镜片后的眼睛亮亮的。一副单纯无害的正太样儿。

 他弯把林荫砸过来衣服捡了起来,把它们扔到了上。

 “果果姐姐,你用穿过的衣服砸我。”

 宋舟委屈地看着林荫,就跟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

 不仅如此,他还特别义正言辞地倒打一耙。

 “这种行为是算邀请的。难道你不知道么。果果姐姐,我还是个孩子,你不能这样对我。”

 林荫快疯了。在宋舟面前,她一次又一次地吃哑巴亏。

 说不过他就算了,每次还会被他带沟里去。

 林荫真的是哭笑不得。宋舟这演技真的太湛了,这会儿要是别人来了,肯定也觉得是她耐不住寂-寞然后勾-引他了。

 “宋舟,你这个人简直是不可理喻。猪八戒的耙子是被你给偷了吧。”林荫哼了一声。

 “嗯?”

 宋舟没听明白林荫话里头的意思,他眯了眯眼睛,虚心求教。

 “我智商不高。拐弯抹角的话听不懂呢。”

 去你丫的。

 林荫在心里骂了宋舟一句。

 如果他这样的还叫智商不高,那她大概就得叫弱智了。

 当然,林荫也只能在心里稍微吐槽一下宋舟。

 她不太敢骂他。万一不小心惹了他,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锤炼,林荫已经深刻地理解了能屈能伸是什么意思。

 于是,林荫笑着跟宋舟解释:“猪八戒的耙被你偷走了。所以你倒打一耙的工夫这么厉害啊。”

 听完林荫的解释之后,宋舟不由得皱了皱眉。

 真不知道她是哪里学来的这些俏皮话。

 其实宋舟从小到大都是个无趣的人。

 在同龄人眼里,他就是很木讷的那种书呆子。不跟班上的男孩子结伙儿,也不跟女孩子多说话。

 对于这些民间传的话,他也没花心思关注过。没想到林荫倒是擅长这个的。

 “以后不要学这种话。”宋舟皱着眉教育林荫:“二十多岁的非学得跟三四十的妇女一样。我不喜欢。”

 “这话怎么了啊。平时聊天儿的时候这么说一说不是好的么。”

 林荫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因为转移了话题,她说话的语气也比之前轻松了不少。

 “再说了我又不是一辈子都二十多岁。总有一天我也会变成三四十岁的妇女的呀。我又没你那么年轻。”

 林荫这话本来是顺口说出来的,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而且宋舟本来就对年龄比较感。

 林荫这么一说,他就觉得林荫是在旁敲侧击地拒绝他。

 “去洗澡吧。你洗完我再去。”

 宋舟不想跟林荫聊下去了,他现在心里特别别扭,就想一个人安静呆一会儿。

 宋舟这副主人翁的姿态把林荫弄得特别不

 她鼓了鼓嘴,小声地喃喃道:“搞得好像是我在你家似的…这儿明明就是我租的房子好吗。”

 林荫这样子特别可爱。

 看起来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

 宋舟看完了她自言自语的全过程,然后嘴角不自觉扬了扬。

 看见林荫还没动作,宋舟又继续说:“还不去么。难不成果果姐姐是要等我给你洗么。”

 “没有!”

 林荫回过头,满脸戒备地看着宋舟。

 其实她刚才是想找换洗的内-衣来着,但是宋舟坐在边,她根本就拿不到。

 “那就赶紧去。”

 “你,你先起来。”林荫的脸憋得通红通红的。

 她硬着头皮抬起手来指了指“我要拿换洗的衣服。不然没办法洗澡。”

 …

 宋舟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故意把尾音得很长。

 但是他还是没听林荫的话乖乖站起来。而是用一种专家科普的语气教育她。

 “洗过澡之后-睡对女的身体很好。解乏,又能调节内分泌,还不会感染妇科病。”

 “宋舟你——”

 林荫的脸更红了。

 宋舟叹了口气:“所以啊,果果姐姐。洗过澡就别穿了。里头的钢圈,很容易让女腺癌。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懂保护自己的身体呢。”

 “我知道了…”

 林荫打断宋舟的话,睁大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了!你别说了。”

 “对了。我听说生气对子-宫不好。”

 宋舟笑着对她说“果果姐姐,我这么说都是因为关心你。”

 “…谢谢你的关心。”

 林荫咬了咬牙,然后转身去洗澡了。

 她真惹不起宋舟。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