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四章
 第四章

 林荫觉得这个暑假真是她有史以来过过最憋屈的一个。

 回过神来,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宋舟,又低头看了一下他们拉在一起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想去死。明明不想和宋舟手拉手,但是又惹不起他。

 那个记忆里可爱懂事的小男孩儿,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

 林荫一直低着头胡思想,一路上都没有和宋舟说话。

 宋舟拉着林荫到了黑乎乎的那条巷子,然后和她并排着坐到了石头坡上。

 北京的夏天还是会冷,再加上周围的环境太黑,林荫打了个冷战。

 宋舟看到林荫发-抖,抬起手来揽住她的肩膀把她搂到了怀里。

 “这样还冷么。”

 这样只会更冷。林荫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这样的话她也只能自己想想。说出来的话,宋舟大概又要发疯了。

 林荫被宋舟摁-着,不得不把头靠到他的肩膀上。

 林荫的确是靠着宋舟的肩膀了。但是她还在自己用力支着自己的头,没有完全放松。

 这点宋舟能感觉到。

 他轻轻地拍了一下林荫的耳朵。

 “就这么讨厌我么。我喜欢你有什么错。”

 宋舟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是很低很低。

 不知道为什么,林荫听到宋舟用这个语调说话之后,心口突然就被堵上了。

 宋舟刚出生林荫就和他一起玩儿了。

 他从小就要比同龄人稳重一点儿,不会因为什么事情哭闹。林荫也没见过他失落的样子。

 好像记忆里宋舟一直都是没情绪的。不高兴也不生气。

 现在突然这样,林荫真的有些不习惯了。

 她哽了哽声之后开口:“宋舟。有些感情是勉强不来的。我还是那句话,你还小…不要因为一时的偏执搭上自己的未来。”

 就拿这次报志愿的事情来说。林荫觉得宋舟就是幼稚、逞强、不听话。

 他爸妈对他有那么高的期望,他却放着清华不念偏偏跑去中国海洋。

 他都二十一岁了。还这么意气用事。

 说出去不可笑么。

 林荫这会儿已经有男朋友了。只不过她没和家里说。

 因为在一起才三个多月,以后怎么发展还不知道。

 如果毕业还能在一起,她肯定会带他回来见父母的。

 林荫的男朋友叫孟经纬,是青岛人。他们两个人在一个学院。

 上个学期一块儿上课的时候认识的,孟经纬先追的她。

 孟经纬是班上唯一一个跟林荫同岁的。所以平时接触得比较多。

 林荫还没谈过恋爱,孟经纬穷追猛打,她根本拒绝不了。

 不过后来相处了一段时间,林荫慢慢地对他也有了感觉。

 孟经纬的性格很豪放。是典型的山东男人。

 林荫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其实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没办法抗拒这样的男人吧。

 性格开朗、爱笑又会逗人开心。

 多好呢。至少林荫喜欢的是这样的。

 …

 听过林荫的话之后,宋舟沉默了很久。

 他垂眸看着脚下,眼底的情绪全部被他掩藏得天衣无

 林荫说了太多次这样的话,宋舟都听得麻木了。这一次连发脾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当然知道林荫有男朋友。上一次看她手机的时候就知道了。

 虽然他把林荫的手机卡抢过来了,但是他知道,他根本没办法阻止他们联系。

 呵,不喜欢是么。

 没关系,总有一天会喜欢上的。

 多抱一抱,肯定会喜欢上的。

 抱…

 宋舟突然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揽在她肩头的手猛然收紧。

 林荫被宋舟抠得疼了,下意识地了一口凉气。

 她今天晚上只穿了一件t恤,很薄。他力气大,掐得很疼。

 林荫刚想开口提醒宋舟放开,就撞上了宋舟凛冽的目光。

 这条路上虽然没有路灯,但是借着月光,林荫将宋舟眼底的戾气看得一清二楚。

 他用手扣住她的后-颈,狠狠地抓住。把她拖近。到了鼻尖抵-着鼻尖的程度才停下。

 “你和你男朋友做过些什么事情?”他问。

 林荫僵住了身子。半天都没有缓过来。

 宋舟冰凉的手指贴在她后-颈的皮-肤上,凉意不停地扩散,很快就蔓到了全-身。

 她装糊涂,勉强地笑了一下“谈恋爱能做什么事情…就是每天发短信,一起吃饭看电影什么的。唔。”

 林荫话音还没落下,宋舟就低下头在她嘴-上狠狠地咬-了一下。

 真的只有一下,时间很短。可是这一下也真的极其地狠,血腥味立马就散开了。

 “你有没有和他一起过夜。”

 宋舟伸出舌头来-了,腥甜的血让他的神经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他突然笑了:“果果姐姐,这个问题要认真回答。不然我要回去告诉干妈的。”

 “…我男朋友是个正人君子。他很尊重我。”

 宋舟刚才的举动也把林荫惹生气了。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冷。

 “不像你。小孩子家满脑子都是不正经。”

 “呵。我二十一了。”宋舟冷笑了一声。然后松开了她。

 林荫来没来得及站起来,宋舟就拽起了她的t恤钻了进去。

 他呼出来的热气-在她的皮-肤上。林荫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

 林荫咬了咬,准备放狠话的时候,却感觉到了-口滑过几滴微凉的体。

 是眼泪。

 宋舟的眼泪。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林荫要说的话全部都卡在了喉咙里。

 甚至,她还在不停地反省。是不是她太过分了。

 毕竟宋舟比她小。她应该让着他、包容他。不能因为他犯了几次错就骂那么严重的话。

 这么想着,林荫满心愧疚。

 她一动不动地坐着,任由宋舟在她衣服里钻。

 宋舟一直在林荫的衣服里闷到快窒息的时候才出来。

 出来的时候,他的眼镜上蒙了一层雾气。

 林荫整理了一下衣服,伸手摘下他的眼镜,用衣服给他擦干净。

 给宋舟戴眼镜的时候,林荫对他说:“对不起…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故意的。你别放在心上。好吗?”

 还是不忍心。林荫自己都搞不明白她对宋舟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她以为自己很厌恶他,可是在感觉到他的眼泪时,又格外地心疼。

 宋舟抓住林荫的手,从石坡上起身,拉着她快速地往前走。

 林荫理亏,不断地加快步伐跟着他。

 宋舟拽着林荫走到了附近的一个没盖上的井口,然后停下来。

 这边儿的胡同都是年代很久远的,有井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但是没盖上的,林荫还没见过。

 她正不解的时候,宋舟已经坐到了井边。

 他抬了抬手,就把林荫拽到了腿-上。

 林荫还没来得及尖叫,半个身子就悬在了井里。

 宋舟伸手撑着林荫的腋下,看着她满脸惊恐的样子,宋舟咧嘴笑了出来。

 他的笑容很天真。不知情的人看到,大概会觉得他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可是林荫却被他这个笑容弄得浑身发-抖。

 这个时候,宋舟又松了松手,林荫吓得伸手拽住了他的衣领。

 “这是果果姐姐第一次主动抱我。跟做梦一样。”宋舟笑着对她说。

 “宋舟,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一失手我就会掉下去…”

 林荫本来就有恐高症,他现在这样对她,她直接吓哭了,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怎么都止不住。

 宋舟没有回应她,又松了一下手。

 “宋舟!你别…”

 林荫被吓疯了。根本不记得之前的争吵。本能地就开口向他求助。

 宋舟说:“这样的声音真好听。果果姐姐,以后就这样跟我说话。可以么。”

 “你、你拉我上去…快点儿…”林荫大口大口地着气,眼里满满的都是恳求:“宋舟,求你了。我真的害怕。我恐高…”

 “我不要你做什么。”宋舟低头看着她,嘴缓缓地动:“你说一句你爱我就行了。”

 “你…我…”

 林荫现在敢肯定了,宋舟就是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

 林荫的犹豫不决让宋舟心口一疼。

 他淡淡地问她:“只要一句话就好。一句话都不给我么。”

 “我爱你。”林荫深了一口气,歇斯底里地吼:“我爱你——这样,你满意了吗?”

 疯子,真的是疯子。

 听到林荫说那三个字,宋舟的笑意从嘴角一直散到了眼底。

 他把林荫抱起来,贴-在她耳边小声地安抚她。

 “果果姐姐。这么听话多好。”宋舟拍着她的后背:“爱我其实也没那么难。对吧。”

 林荫有气无力地躺在他怀里,想反驳他,却使不出一丝力气。

 太累了。

 **

 那天之后,林荫大病了一场。上吐下泻好几天一直没好。送到附近的诊所输了几天才好了一些。

 她整个人瘦了一圈儿。

 这么折腾折腾,一个暑假也算是过完了。

 但是,宋舟还是魂不散。

 林荫本来是九月十号才开学的,她大概八号或者九号返校就可以。

 但是她爸妈都让他陪宋舟去报道,宋舟九月一号报道,八月三十号的火车票。

 林荫都没自己买票,是宋舟把票给她的。

 临走的时候,两家父母站在一起送他们。听着他们念叨,林荫头疼得不行。

 因为火车票是一起买的,所以林荫和宋舟的座位是挨着的。从北京站到青岛站,普快。

 车厢里什么人都有,一片嘈杂。

 林荫的座位是靠过道的,她刚坐下来,就被宋舟拽起来了。

 “怎么了?”林荫不解地看着他。

 宋舟指了指窗户“你坐那里。我坐外面。”

 那一瞬间,林荫还感动的。

 是真的感动。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