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五章
 第五章

 林荫的性格本身就比较柔。

 别人稍微对她好一点儿,她就会特别感动。有时候还会被说自作多情。

 她想改。但是没办法。骨子里的特质有时候是改不了的。

 坐下来之后,两个人谁都没和谁说话。

 林荫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宋舟就看着林荫看风景的样子发呆。

 林荫今天穿了一件连衣裙。很孩子气的那种款式。

 她这么穿,很像高中刚刚毕业的。宋舟看着看着,又热了。

 宋舟摘下眼镜扔到书包里。然后低头靠上了林荫的后背。

 林荫本来正看风景看得起兴,宋舟突然的这个动作吓了她一大跳。

 反应过来之后,头皮不自觉地发麻。浑身的肌都绷紧了。

 这是在火车上,宋舟要干什么。经历了之前那些事情,林荫对宋舟的防备与俱增。

 宋舟将整张脸都贴-在林荫的后背上。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宋舟内心十分足。

 他恨不得这趟车次一直开下去,永远都别停。

 那样的话,他就可以一直靠着林荫了。

 他们两个人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安静地相处过了。

 宋舟记得,从他吐心声之后,林荫就开始躲着他了。

 他不过就是喜欢她。有那么恶心么。

 她能和别人在一起,怎么不能和他在一起。

 宋舟把嘴贴-到林荫的耳边。抬起手来为她整理了一下细碎的头发。

 “果果姐姐是因为不愿意看到我所以才一直看外面的吗。”

 他的嗓音哑哑的。比之前成了很多。

 听到的时候,林荫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时至今她都能记起来宋舟小时候跟在她身后,气地喊着她“果果姐姐”的场景。

 好像一眼间,他就长大了。

 二十一岁了啊。如果他没有留级,现在都要大学毕业了吧。

 嗯,不仅长大了,连性格也变了样子。

 …

 林荫闭上眼睛,努力忽略宋舟的存在。

 宋舟很长时间没听到她说话,直接就把林荫的头强-行往后转。

 “我讨厌你不理我。不和我说话,还不如变成哑巴。你觉得呢。”

 “宋舟。你…”林荫被宋舟森森的语气吓到了。声音不自觉地发-抖。

 “你,你先放开我。对面还有人。我不想被人看到。算我求你了好吗。”

 宋舟的语气实在是太恐怖了。林荫总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把她弄成哑巴。

 他那么变-态一个人,做出来这种事情应该也没什么稀奇的吧。

 林荫真的很害怕他。害怕到和他对视一眼都心尖发-颤的地步。

 林荫转过身子,和宋舟对视着。这会儿她才发现宋舟把眼镜给摘了。

 “果果姐姐,我困了。”

 宋舟眼睛,之后很自然地弯下-身,把头枕到了林荫的大-腿上。

 宋舟的头发很硬,扎得她有些疼。

 想动,又动弹不得。林荫只能忍着。

 宋舟就这么枕着林荫的腿睡了一路。

 到站的时候,林荫的腿麻得站都站不起来了。最后还是宋舟搂着她出去的。

 林荫的腿缓了一会儿之后好多了。从火车站出来之后,她就从宋舟怀里出来了。

 他们两个人拉着行李箱站在火车站附近等的士。

 坐上车之后,司机师傅以为他们两个人是情侣。

 在去中国海洋大学的路上,林荫接到了孟经纬打来的电话。

 因为之前她和孟经纬说了要提前过来,还承诺过到青岛之后联系他。

 林荫听到手机响,才想起来这件事情。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宋舟。纠结一番之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果果,你到了吗。我一直等你电话呢。”

 孟经纬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气吁吁的。

 林荫听到他的声音之后一阵愧疚。

 她小声地向他解释:“已经到了。刚才事情太多了…忘记给你打电话报平安了。放心吧。我很好。”

 孟经纬这才放心地长呼了一口气。

 他对林荫说:“要不然我开车过去找你吧。宿舍楼好像还没开,你先在我家住几天吧。别浪费钱去住宾馆了。”

 听筒的声音很高。宋舟就坐在林荫旁边,把孟经纬说话的内容听得一清二楚。

 他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是谁。听到他说“在我家住几天”之后,宋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他拉住林荫的另外一只手,死活都不肯放。

 林荫看了宋舟一眼,被他的眼神吓得够呛,沉默了半天才回复孟经纬。

 “不用啦…其实有件事情没告诉你呢。这次过来是为了送一个弟弟上学。我们两个一起来的。他考到中国海洋大学了。我妈妈让我顺路送送他。”

 孟经纬是个线条的人。

 林荫说弟弟,他就真的以为是她亲戚家的孩子。

 不但没有吃醋,反而热情地邀请林荫带着这个弟弟一起住他家。

 “没关系,你弟弟就是我弟弟。再说了,他姐夫是青岛人,他来这边儿上学,我怎么着都得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孟经纬笑着说:“果果,我又不是那种吃醋的人。这事儿你不用瞒我。”

 林荫被孟经纬说得无语了。她正想着该怎么反驳他的时候,耳边的手就就被宋舟拿走了。

 宋舟把手机拿过来,放到耳边。

 “男朋友?呵,我是果果姐姐的弟弟,宋舟。你好。”

 “你好,弟弟。”

 孟经纬的反应很快,电话那边突然换了人,他也没有懵住,依旧是嘻嘻哈哈的。

 “先恭喜你考来青岛啊。内什么,我把家里地址给你。你和果果先过来吧。今儿这么晚也没法儿报到了吧。”

 “嗯。那我就先谢谢姐夫了。我和果果姐姐很快就过去。”

 记下来地址之后,宋舟就挂了电话。

 林荫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又想做什么。

 “宋舟。你想干什么。我——”

 “去看看果果姐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宋舟把手机扔到林荫腿-上,冷笑了一声。之后,他不停地往林荫那边挪,最后把她-到了车门上才停下来。

 开车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没当回事儿。只以为是小年轻之间闹别扭。

 自然而然就选择了非礼勿视。

 “姐夫盛情邀请果果姐姐到他家里过夜呢。”

 宋舟低头贴近林荫的脸,动作温柔地点了点她鼻尖。

 就像是情侣之间浓情意的互动一样。

 本来应该很甜蜜,可是他做出来,很森。

 林荫下意识地口水,躲开了宋舟的触-碰。她摇了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我,我没有答应他。本来我想拒绝的,是你把手机抢过去和他说话的。是你答应的…不是我。”

 宋舟眉目含笑地听完了林荫的全部辩解。

 下一秒,表情骤变。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当然要答应啊。这样好成全果果姐姐和姐夫。”

 宋舟的指尖停在林荫的颈动脉上,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宋舟手上的力道又大了几分。

 他转过头,和司机师傅说了一个地址。然后继续回过头欣赏着林荫的表情。

 “果果姐姐,快见到姐夫了,你不高兴么。”

 “宋舟。你到底想干什么?”林荫抓住他的衣角,眼睛已经红了。“不要让他知道。”

 宋舟最喜欢的,就是林荫这种恳求的眼神。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感觉到林荫是需要他的。

 他松开掐着她脖子的手,温柔地给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说你爱我。你想跟我在一起。”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样你满意了么。”

 林荫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嗓子都吼得有些嘶哑了。

 “嗯。满意了。”宋舟低头在林荫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恢复了正常。

 **

 抵达的时候,孟经纬已经在小区门口等他们了。

 林荫的行李箱和书包都是宋舟拎下去的,她准备拿的时候,宋舟已经给她弄好了。

 将近两个月没有见到女朋友,孟经纬早就相思成灾了。

 刚看到林荫,就一把把她搂到了怀里。

 “果果,想死我了。咦。眼睛怎么红红的。哭鼻子了么。”

 孟经纬捧着林荫的脸仔细地打量着。看着林荫眼睛红红的。他不免有些担心。

 林荫脖子,对孟经纬摇摇头。孟经纬看到林荫这样,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全部都落在了宋舟眼里。

 宋舟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地看着。

 嗯,果然是恩爱。

 …

 “果果姐姐。东西好重啊。”

 宋舟歪着头,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

 林荫对上他的视线之后,下意识地就拉开了跟孟经纬的距离。

 林荫仔细地想了一下,还是不想带着宋舟住孟经纬家。

 宋舟就是个疯子,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要不我们还是别住你家了吧。你爸妈都在…不方便的。”

 “没事儿。我爸妈这几天都不在家。”

 孟经纬走到宋舟面前,豪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就是果果的弟弟吧。你好,我是果果的男朋友。”

 说到这里,孟经纬哈哈地笑了几声:“你可以直接叫我姐夫。我绝对不会介意的。”

 宋舟没有直接回复孟经纬的话。

 他作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将目光移向了林荫。

 “果果姐姐,我可以么。”宋舟一边问,一边抬起手来指了一下孟经纬“叫他姐夫,可以么。”

 “…还是、还是先叫哥哥吧。”

 林荫被宋舟的眼神盯得心慌,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宋舟耸耸肩:“喏。是果果姐姐不让我叫姐夫呢。”

 …

 这段小曲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孟经纬家的客房很多,他给林荫和宋舟安排的房间刚好是挨着的。

 林荫极其不愿意,但是又不能说什么。

 孟经纬把他们两个人安排下来之后,就出去买东西了。

 林荫正坐在房间里发呆时,宋舟进来了。

 她的神经瞬间又绷住了。

 “怎么又一个人发呆了。想姐夫么。”他似笑非笑地走到她面前。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