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三章
 第三章

 宋舟很讨厌别人说他是孩子。

 林荫这么说,他更反感。被自己喜欢的女人这么形容,没有几个男的可以接受。

 刚才亲林荫的时候,宋舟感觉到她的身-体轻微地颤-抖。

 他很得意。

 看。都说了他不是小孩子了。

 小孩子这样亲她,她这么激动么。

 林荫完全没有想到宋舟会在这个时候亲他。没有一点点防备,他的嘴-就贴-了上来。

 反应过来之后宋舟已经离开了。林荫看着他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不耐烦。

 “你有完没完。宋舟。你再这样我会告诉你爸妈。”

 林荫抬起手来擦了擦嘴“我不喜欢你。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宋舟看林荫用这种神情说出这句话,目光瞬间就变冷了。

 他将林荫的手拉过来,十指相扣。紧紧地夹着她不让她离开。

 过后,宋舟又开始天真地笑。

 “没关系的果果。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宋舟抬起另外一只手为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过后,他将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嗯,其实就是很普通的汗味。

 但是,他还是觉得好香。

 “只要对我有一个新的认识就好。不要再把我当孩子。还有,这个暑假。你是我的。”

 林荫感觉自己快被宋舟给弄疯了。

 什么叫对他有一个新的认识?她很早之前就对他有新的认识了好吗。

 在高中之前,林荫一直觉得宋舟是一个听话懂事的乖小孩。

 可自从他那么认真地跟她表白之后,林荫对宋舟的认知就完全颠覆了。

 之后,她想起来宋舟这个名字都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厌烦。

 总之。膈应得很。

 林荫可以说是看着宋舟长大的。她之前一直以为她很了解宋舟。

 他们两个的感情就像亲姐弟一样。前头十几年,她一直是这么催眠自己的。

 可是后来的一天,她当做亲生弟弟的那个人,突然对她说:我对你有男女之情。

 不但这样说,还用行为证明了。

 给谁谁能不膈应呢。

 这件事情,林荫这几年一直都没敢深想。

 她甚至都不知道宋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有这种感情的。

 宋舟感情的方式太过赤-,林荫是个很中规中矩的人,那么热烈地追求方式,林荫真的不能接受。

 试想一下,你眼里的小孩儿,突然有一天对你说出了这种话,是个人都接受无能。

 虽然那个时候宋舟已经十九岁了。

 …

 回忆起来过去的种种,林荫挣扎得越来越厉害。

 心理防线被冲破,眼底不自觉地就聚起了泪水。

 宋舟看到她的眼泪之后,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眼角。

 “果果姐姐怎么哭了呢。别哭。我心疼。”

 宋舟将嘴-贴-到她的耳边,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呵-在她耳边。

 林荫的耳-廓一下子就红了。身上起了一层皮疙瘩。被他紧扣着的手指也开始变凉。

 指尖冰得就像是刚玩过雪一样。

 “宋舟。”

 林荫深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宋舟“嗯”了一声“怎么了,姐姐。”

 “我求求你…求求你别来烦我了。好么。”

 林荫低头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人紧紧扣在一起的手。情绪几近崩溃。

 “我有男朋友了。我很喜欢他。”

 “看在我们从小就认识的份上。求你,别再错下去了。不要让我讨厌你。”

 林荫说着说着已经哭了。毕竟是个女孩子。心理承受能力又不是很好。

 遇到这种事情不哭才是不正常。

 宋舟没有像之前一样温柔地给林荫拭去脸上的泪水。

 不但没有为她擦眼泪,还松开了和她扣在一起的手。他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林荫以为宋舟是被她说服了,正暗自庆幸的时候,宋舟突然伸脚绊了她一下。

 林荫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她快要摔倒的时候宋舟又抓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到了-上。

 “你从来不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宋舟抓住林荫的小腿-肚,倾身靠近她。他的表情很恐怖。就像一头发怒的狼。

 只是被这么看着,林荫就吓得后背发凉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从来就没了解过宋舟。

 面前这个阴暗变-态的男孩子,陌生得好像从来没在她的生命中出现过。

 “果果姐姐,你去念大学的前一天晚上。我明明和你说。不准谈恋爱、乖乖等我的。你忘得这么快。”

 宋舟掐住她的脖子“可是我还记得果果姐姐教过我的话:不听话的孩子要领罚。”

 “我也说过,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事情。”林荫说“我不仅会有男朋友,还会结婚。”

 “你只能和我结婚。”

 看着林荫反抗的样子,宋舟的眼底一片痴

 “果果姐姐。乖乖的。明天我们出去玩儿。好吗。”

 “我不——”

 “你想不想去都得去。就这样。”

 宋舟丢下这句话之后就拿着志愿表离开了。

 林荫坐在上大口大口地着气。

 现在,她真的是无比地后悔。早知道就该留在青岛。为什么非要脑子犯回来过暑假。

 真是自讨苦吃。

 **

 宋舟的爸妈一向不干涉宋舟做决定。平时他做什么决定他爸妈都会无条件支持。但是这一次他们破例了。

 知道宋舟把所有的志愿都报了青岛之后,他们差点儿气得背过去。

 但是宋舟铁了心要跟着林荫走。他们说什么也没用。

 而且宋舟已经把志愿都填好了。根本没法儿改。

 …

 宋舟最后被中国海洋大学录取了。虽然说起来也是全国闻名的重点学校,但是跟清华还是有差距的。

 宋舟的专业是通信工程。这个也是他自己选的。

 街坊邻居们听说宋舟也考去青岛之后,又开始笑着调侃宋舟和林荫了。

 “哎呦,别说宋舟这孩子还真是对果果一片痴情啊,这都追到青岛去了。这青梅竹马铁定成了。你们两家就等着当亲家吧。”一个邻居半开玩笑地说。

 林荫的妈妈和宋舟的妈妈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

 其实他们两家都特别希望宋舟和林荫真能在一起。

 这样知知底的,以后干什么事情也方便。

 大家调侃的时候,宋舟基本不会说话,只是淡淡地微笑。

 但是林荫不一样,她恨不得和每个人都解释一下,她和宋舟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是他一厢情愿的。跟她半钱的关系都没有。

 宋舟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大家又坐在一块儿调侃他们。

 林荫实在听不下去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要出门儿。

 她觉得自己如果再坐下去,可能会疯掉。

 林荫刚走了没几步,宋舟就跟着她出来了。

 这两年,宋舟的个子蹿得很高,目测有一米八三。而林荫堪堪一米六。

 站在宋舟面前的时候,她总是要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林荫还记得,以前大家总是爱让她和宋舟比个子。

 那会儿宋舟就是小孩一个,每次比都比她矮了一个头。

 后来林荫不长个儿了,宋舟却蹿了这么高。

 “果果姐姐。我们下个月真的要一起走了。”宋舟拉住林荫的手,将她往自己这边拽了一把。

 他的力气用得太大,林荫一下子就栽到了他身上。两个人贴-得紧紧的。

 林荫闻到了宋舟身上的味道。

 衣服上金纺和肥皂粉的香味,还有他身上浓烈的雄-荷尔蒙的味道。

 几种味道混在一起,直直地钻入了她的鼻腔。

 “果果姐姐。怎么这么着急着对我投怀送抱。”

 宋舟抬起手来轻轻地碰着她的脸颊,嘴越贴越近。

 “你,”

 林荫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宋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然后,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瞪着眼睛看着宋舟,咬牙切齿地吼他:“无-。”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有感觉。也叫无-么。”宋舟笑得格外温柔。

 林荫:“…”林荫认输了。她就不应该和宋舟辩论。

 每次都是自己挖坑自己跳。被他顶得哑口无言。

 她以后都不会再和他抬杠了。他说什么随他去。

 “今天心情好。不为难姐姐了。我们走吧。”

 宋舟将她从怀里放出来,拉起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林荫几次想要把手出来,都无济于事。宋舟拉得太紧了。

 林荫这段时间一直都处在这样的煎熬之中。

 宋舟几乎每天都会找她出去玩儿,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爸妈催着出门儿了。

 林荫真的是哭无泪。

 每次和宋舟出去,都免不了被他轻-薄一番。

 宋舟真的是个大变-态。林荫现在是无比肯定这一点了。

 宋舟喜欢拉着她去那种没有路灯的小巷子小胡同,还喜欢把头钻到她衣服里。

 有一次,宋舟着林荫骑自行车带他出去。

 林荫骑着折叠自行车,宋舟坐在后座上搂着她。

 那天晚上林荫特地穿了一件外套。本来是为了防备宋舟的。结果,却给他寻了方便。

 他直接把手伸-到了外套里面动。

 林荫好几次都骑不稳了,到了没路灯的地方,她是完全凭着感觉骑了。

 最后还是摔了。

 他们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