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
第04章
 自从阿明干了苹苹以后,每次我碰到阿明,总是发现他的眼神里带着嘲弄和讥讽,或者这只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吧。这使我感到很不舒服,为了心理得到平衡,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下定决心要干她的老婆阿芬一次。

 阿芬是我的同事,也是在我大学里的同学。与苹苹相比,她当然没有苹苹那么美了,但她热情活泼大方。说到身材,四个字,小巧玲珑。说到外貌,高的鼻子,水汪汪的双眼,笑起来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发生了那件事后,我对她特别留意,有事没事讨她的心,她简直把我当成了知心朋友。有时,还主助找我帮她的忙,向我谈心事呢。

 期待的日子终于到来了,阿明去了欧洲旅行。阿明走后的第5天,阿芬来找我,她对我说:“我家里的石油气用完了。平,石油气用完了都是阿明扛去换的。他不在,我就没有办法了。昨天晚上,我连澡也没有洗。你能帮帮忙吗?”

 我一口答应了。心想:“阿芬,你这是引狼入室啊!”在办公室里,我等着下班的时间的到来。这时电话铃响了,是苹苹,她说,她妈妈病了,要回娘家住几天。放下电话后,我心中暗喜,这真是天赐良机啊!

 下班时间到了,我随阿芬回到她的家里。阿芬的家是一幢两层楼的小别墅,下面是客厅、饭厅和厨房,上层是一个小客厅、一个洗手间及一个卧室。

 我把两个空气罐放到车上,阿芬跟了出来,抱歉地对我说:“对不起,耽误了你回家陪老婆的时间了!”

 我笑着说:“不要紧,我老婆这几天回外家了。”

 她听了说:“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了。这样吧,今晚你陪我吃饭。这几天阿明不在家,我闷得紧,你陪我说说话,好么?唉,没有男人的日子真难过啊!”我听了心中通通直跳“没有男人的日子真难过”?这是什么意思?我心里乐开了,但表面仍装得勉为其难的样子说:“那好吧。”

 换了气瓶,在回家的途中,天下起了大雨,为了把气瓶搬进去,我的衣服被雨水淋了。我先后在浴室和厨房把气瓶安装好后,阿芬说:“洗个澡吧!”不容分说地拉着我的手,上了二楼,来到浴室。浴室就在二楼的楼梯旁,可能整个房子只有他们夫两人的缘故,浴室竟没有门。

 “你先洗澡,肮衣机等一会儿我帮你洗。我去拿阿明的浴袍给你,洗完澡后你去楼梯旁拿。”说完,她一阵风地走了。

 我-边洗澡,一边盘算着怎样才能成其好事。这时,楼梯上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朝楼梯处瞟去,一件衣服已经放在楼梯的转角处。我还发现了楼梯的转角处有半个脑袋,不用说,这半个脑袋是阿芬的。阿芬竟偷看我洗澡!是我表演的时候了。

 我往上涂上了-些沐浴,用手在不断地‮弄套‬着,不久,我的已经一柱擎天了。我再往楼梯的转角处瞟去,阿芬仍没有走。我装出很陶醉的样子,甚至故意发出轻微的呻声。我想:鱼儿将要上钩了!看到这么,阿芬的水一定已汹涌而出了。

 几分钟后,我发现那半个脑袋消失了,厨房里发出了碗碟碰撞的声音。

 洗了澡,我回到了客厅。阿芬虽然装得若无其事,但我发现她脸红红的,不知道是生理反应还是因为偷看别人洗澡而感到害羞。她用手拉了拉我的衣角,眼睛不经意地望了望我那个部位,看来,我那东西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夜幕降临,千家万户亮起了灯。我和阿芬一边吃饭,一边谈笑,场面温馨。

 收拾了碗碟后,阿芬时我说:“你坐一下,我去洗个澡。昨晚没有洗澡,总感得浑身不舒服。”走了几步,她又回头,俏皮地说:“浴室没有门,你不许偷看喔。”说完,咯咯地笑着跑上了二楼。

 过了-会儿,我听到了二楼传来了水声,好戏要上演了!我悄悄地走上楼梯,在楼梯的转角处停了下来,朝浴室望去,-具美丽的体出现在我的眼前:皮肤白得透明,房高而(我有点惊异了,小巧玲珑的她房竟那么高耸),小腹平坦,女人的神秘地带草儿稀疏,‮腿双‬圆润,很有曲线美。赤后的阿芬更美!

 阿芬与其说在洗澡,不如说在自。她一只手在房上用力地着,另一只手在下面挖着,双目紧闭,呼吸急促。

 良久,她才把身上的肥皂冲洗去,正要拿巾擦身。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个箭步冲进浴室。阿芬见到我,笑着对我说:“看了这么久,还想干什么?”

 “你不是在挑逗我吗?还问我想干什么?”说完,我一下要把她抱住,在她脸上、嘴上、颈上吻起来。双手也老实不客气,在她的全身游走着。阿芬没再说什么,闭起眼睛,任我的舌头与双手在她身上游走。

 过了一会儿,阿芬推开了我说:“你不是想在这里干吧?抱我回房间吧!”我如奉圣旨,马上弯下,把阿芬抱回房间,把她放在上。

 我站在边,在明亮的灯光下,再一次端详着阿芬美丽的体。阿芬见我良久没有动静,睁开眼睛,说:“来啊,还等什么?”她用手一拉,把我拉倒在上,把我的浴袍了。两具赤体在上拥抱着、翻滚着、亲吻着,阿芬的脸上、身上泛起了红

 是时候了,我一翻身,在阿芬的身上,把对准她的玉股狠狠地一,我的毫不留情地全部了进去。

 “啊…真,真狠,真劲!进我的心窝里去了!”

 我心中默念着:“苹苹,我给你报仇来了!阿明,我把这项绿帽子回赠给你了!”

 ,无情的,我只觉得阿芬的水越来越多,小越来越紧,我全身有说不出来的畅服。我一边加快速度,一边用手肆意地在阿芬的房上、按、抓、捏,阿芬的房给我玩得不成样子了。阿芬可能从来没尝试过这样狂风暴雨般的袭击,高接一。她一边大声呻着,一边用力地摇着头,以宣洩她的兴奋。

 了大约一千下左右,我,把阿芬的身子翻过来,又一次瞄准给我得发红的玉,我心里说:“阿明,你老婆也在我的面前做狗了!”双手握着她的房把她的身子尽力往后拉,同时股全力往前顶去,甚至是后面的小袋袋也几乎进了她的中。

 “啊…”阿芬发出一声惨叫:“痛、痛,不要,不要…啊,舒服,是这样了,不要停,快,快!”

 我可不顾她的感受,像一个骑师,挥鞭疾驰。阿芬被我干得前俯后仰,叫连连。

 过了一会儿,我的动作慢下来了,经过长时间烈的搏斗,我想稍事休息。阿芬看到了,把我推倒,一个翻身骑在我的身上,拿着我的就往自己的

 阿芬骑在我身上扬鞭策马,勇往直前。她两手弄着自己的双,口中不停地叫着:“啊…啊…舒服,我要死了!我要上天了!”

 我想,阿芬这个妇真利害,本来要她,现在倒给她了。

 这时,我头一阵酸麻,我连忙把阿芬推倒在上,把进了她的口中,白色的子弹疯狂地向她的喉咙。阿芬真绝“咕咚咕咚”地把下了肚子。

 “啊,舒服,我五天不知味了。没人的日子真难受!”阿芬说。

 “利害吧?比你老公怎样?”我问。

 阿芬说:“真厉害,又,又劲,又持久。阿明比你差得多了!”

 听了这番话,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我想,可惜的是,阿明看不到我和阿芬造爱,听不到阿芬说的那一番话。

 那天晚上,我和阿芬干了九次,玩尽了各种做的姿势,到天亮了,我们才相拥而睡。那天晚上,我不但找回了自己的男人尊严,还征服了阿芬。  M.XziXs.CoM
上章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