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
第05章
 一天傍晚,我下班回家,刚走到家门,门开了,从里面冲出一个青年,看到我,愣了一下,跑了。

 这是什么回事?我奇怪了。走进门一看,苹苹赤身体躺在上,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见到我,向我扑过来,大声地说:“阿华,我被人强了!”说完,在我怀里哭了起来。

 我一边安慰她,一边问她事情的经过。她一边哭着,一边向我倾诉下面,就是她向我倾诉她被的经过:

 今天是我的休息,下午二时多,我逛街后回家,开门后,被人从后用力一推,推进了大厅。我转身一看,是一个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短发青年。他闪进了大门,把门关了,右手拿着一把闪亮的尖刀,他两眼盯着我,脸上发出的笑容。

 “你想干什么?!”我大声说。

 “美女,我要强你!哼哼哼哼…”那傢伙晃着尖刀走近我,笑着。我吓得全身发抖,几乎瘫倒在地板上。

 那傢伙走到我身前,用尖刀贴在我的脸,在我的脸上磨着,威胁着说:“不要出声,不要反抗,不然,我划花你漂亮的面蛋。”

 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他的尖刀真的刺破我的脸。我害怕得要哭了,但又不哭出声音来,眼泪一串串地滚下来。他手中的尖刀离开了我的脸,又隔着衣服在我的房上磨着。我感到一股寒气由我的房直透全身,我吓得也差一点撒出来了。

 “美女,不要怕。只要你听话,让我尽情享受,我不会伤害你的。说,‘先生,请你我吧’!”说完,我感觉到他手中的刀一紧,紧紧地顶住我的心脏。

 我感觉到口的皮肤就快要被刺破了,连忙红着脸,小声地说:“先生,请你…我吧!”

 那傢伙微笑地点点头,用他那糙的手摸了一下我的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带我到你的房间吧!”说着,他用手一推,我身不由己地转身,慢慢地向房间走去,心里在不断地说,怎么办呢?我应该怎么办呢?

 房间与大厅只不过是几步之遥,转眼间,我和他来到了房间,来到了前。我转过身子,望着那傢伙,乞求地说:“先生,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

 “钱,我不要,我只要你。为了把你弄到手,我已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侦察了。”

 我绝望了,感觉自己像暴风雨中的大海里的一叶孤舟。

 “衣服吧!”

 望着他那镇定的表情,我不敢不听他的话。到现在为止,他只是用手摸了我的脸一下,忽然,我感觉到这傢伙有点特别。

 “乖乖的,别我使用暴力,这对你没有好处。”

 我开始慢慢地解开衣扣,他静静地望着我,并没有走过来动手动脚。上衣下来了,很快地,裙子也下了,我身上只有文和一条只遮得住的内。他仍在静静地望着我,我只好把文了。这时,我看到他两眼一亮,身子有点儿发抖了。最后,我把内下来了。

 在陌生人面前,我赤身体的还是头一次。我羞得低下头,右手搂在前,左手捂住下体。

 这时候,那傢伙开始行动了,他放下刀,以最快的速度把身上的衣服全下来。当他把内下时,那大“唬”的一声弹了出来。我心里惊呼起来了,那足有一枝手电筒那么大那么长,我想:惨了,等一会儿我怎么受得了!

 他走到我身边,搂住我,双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背,那大捧在我的户附近不断地摩擦,那感觉我真说不出是舒服还是难受。过了一会儿,他调整了一下位置,用大顶着我的左大腿外侧,左手搂着我的背,右手在我的房上着,那动作是那么熟练,那么温柔。我闭上眼睛,任凭他的双手在我身上游动,渐渐地我不再感到害怕了。

 突然,他按了我肩膀一下,说:“蹲下!”

 我蹲下了,那大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啊,好,好长!我隐约知道他要我干什么了。果然,他说:“帮我吃蕉!”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语气是不可抗拒的。

 我没有帮男人吃过蕉,我伸出右手,抓住了他的大。啊,一只手竟不能把它的大捧圈起来,我只好双手捧着他的大,张开嘴巴含着他大着、吻着。

 想不到,我的第一次吃蕉竟令他极其享受,闭上眼睛,发生轻微的呻声。我着、‮弄套‬着他的,听着他的呻声,受到了他的感染,户不知不觉润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他突然把我扶了起来,把我推倒上,然后在我身上,嘴巴在我的脸上、颈上、房上、大腿内侧吻。突然,他把嘴巴移到了的户处,用舌头了起来。户突然受到了这么强烈的刺,我不由自主地全身颤抖起来了。

 我的户从来没有给人过,他那舌头在我的大小蒂、道口上着,像一条蛇那么灵活,像暖炉那般炽热。飘飘仙的感觉,由户一直传到全身,我变得浑身无力了。

 突然,他跃了起来,把我的‮腿双‬抬起,弯曲,令我的膝盖一直顶到了我的肩膀。他跪在我的身后,腾出一只手扶着他的大,对准我的户。我睁开眼,乞求地说:“先生,你的大,轻一点啊!”他笑着说:“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啵”的一声,大缓缓地进入了我的道,而且是畅通无阻一一我户的水太多了,我早就兴奋了。

 大在我体内有节奏地、一下一下地缓缓动着,我只感到户把他的大捧箍得紧紧的,随着他的动,一道道的电户传到全身。我张开口,想通过呻抒发自己的快,但我提醒自己,现在是给人家强,怎能这样不顾廉呢?不争气的我尽管忍住了呻气声却怎么也控制不了。

 他见我有反应,加快了的速度,大每一下都直顶我的子口。了几百下后,他把我的‮腿双‬放下,分开,趴在我的身上利用“九浅一深”的方法继续起来。

 新一轮的高又来了,我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紧紧地搂住他的,并不时地在他的身上游动着。这时,他吻了我的红一下,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口中,在我的口中探索着,我情不自地伸出舌头,两条舌头终于绞在一起了。

 深深地吻了几分钟后,他把我的身子翻过来,让我跪在上,他则跪在我的身后面。抚摸了我的股一会儿后,提起大,对准我的户,狠狠地了进去。接着,一阵快速的“啪啪”的撞击声从我身后传来。

 “劲!痛快!”我心里想。我也摇动身子,尽力合他的,呻声终于在我的口中响起。我终于放弃了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正在被强的女人的最起码的尊严。我大声地叫着,像一头发情的‮狗母‬那样声嘶力竭地呻着。

 他用双手抓住了我的房,像抓住一团面粉一样,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狠命地,一下又一下地向后拉。这时,那傢伙的兽充份地暴出来了。我感到我的房撕裂般痛,但也感到户那边传来无法言喻的快

 突然,我的子口受到了一股炽热的体的撞击,我舒服极了,大喊一声,瘫倒在上。白色的从我的户口涌出,把单弄了一大片。

 “怎么样,过瘾吧?被强的感觉吧?”

 我闭上眼睛,羞愧地点了点头。他又扑到我身上,吻了一阵,才穿上衣服。

 临走时,他对我说:“三个月前我在麦当劳遇上你,我就被你的美貌倾倒,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心要强你。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侦察你和你家人的生活规律,勘查地形,才决定今天动手的。你是我污的二十五个女人中最美、最、也最知情识趣的,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我造成太大伤害的。放心,我有职业道德,让我看中的女人只干一次,除非她报警。亲爱的,再见!”说完,他用力已给他抓得发红的房,捡起那把闪亮的尖刀,间,走了。

 苹苹搂着我诉说着她被的经过。我一边倾听着苹苹被的经过,一边抚摸着她晶莹洁白的体,具也高高起了。老婆被,我竟也感到无比的兴奋。

 苹苹问我:“老公,你不会嫌弃我吧!”

 我想:上次你给阿明,我也没有嫌弃你,何况这次?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她:“不会,又不是你的错,我怎么会怪你呢?”

 她红着脸说:“可是,我给人家强时有高…”

 “既然强逃避不了,那就享受吧!有什么不对的。”

 “那你以后和我做,会不会有心理障碍?”

 “不会,现在我证明给你看。”我推开她,迅速地解除束缚,就刺。

 “不能,里面有那人的,让我冲洗一下!”

 “那当润滑剂好了!”说着,我的具已刺进了她的户,刺进了装满强我老婆的男人的户。苹苹可能还没有给那傢伙干够,娇连连,高迭起。

 此后几个月,我每逢和苹苹做,总是和她谈起那次被强的经历。而她,总是面泛红,表现得很兴奋。不用我花多大的功夫挑逗,很快就进入高。而我,一谈起那件事,也感觉到格外的刺具也特别的坚

 我还常常后悔,那天,要是早点回家,能亲眼看到苹苹被强暴,看到她被强暴时死的样子,那该多好啊!或者,我还能和那傢伙一起干我亲爱的老婆呢!唉,我真变态!  m.XziXs.coM
上章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