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
第03章
 一年后的一个晚上,小文约了我和另外几个同学出来宵夜(那天晚上苹苹出差去了南京)。她高兴地告诉我们,她要结婚了。我们都为她高兴,同学们都向她敬酒。当晚,不会喝酒的她喝了不少,醉了。

 吃完饭后,已是晚上10点多了,朋友们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一一送她回家。

 开车把她送到宿舍门口,我把她拉出车,她醉得连站也站不稳了。她身子往前倾,要跌倒了。

 我立即把她搂住,顿时,我发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住了我的手掌。原来,我的手不经意抓到了她的前。“好弹手啊!”我下面的马上向她致予最崇高的敬意。

 我把她抱回了她的宿舍。她是单身贵族,自己一个人住的。我把她抱回她的房间,把她放在上。她身子躺在上,脚搭拉在边。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白衬衣,一条超短的你裙。这时,我看到你裙下的一条全透明的丁字形内,疏疏的一览无遗。她正香甜地躺在上,脸色红润,嘴微微张开,我的又一次向她致予最崇高的敬意。

 “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啊!”、“可是这样做太卑鄙了!”、“不干白不干!”我的心通通直跳。

 “小文,小文!”我朝她叫了几声,小文一点了反应也没有,睡得正香。我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内了下来,把她的你裙卷起。啊,稀疏的小草下是一条鲜红的玉。“太人了!”我用手摸了摸,暖暖的、的。

 我又迫不及待地解开她的衣扣,下她的文,两团高耸的玉峰呈现在我的眼前,头小小的,鲜红鲜红的。我用手轻轻一摸,白、弹手、油滑。那感觉至今想起仍令人心醉。

 弄了一阵,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房,把阵地转移到下面。我双手并用,右手的中指轻轻入她的道,左手的拇指轻她的蒂。一会儿,小文的水出来了,我也感觉到小文的呼吸急速了。

 看到她的脸色红了,我早就忍不住了,下自己的子,站在边,扶着愤怒的,在小文的口磨了几下,被小文口的洪水弄了。我闭起眼睛,轻轻地向前一缓缓地进入了小文的里。很紧、很滑、很暖。由慢到快,我加快了进攻的步伐,狠狠地在她了几百下,我的头一阵酸麻,浓浓的在小文的体里一共发了十一颗炮弹。

 “啊,刺、舒服!”我在小文身上趴了一会,摸着、吻着她洁白的‮体玉‬,缓缓地出还含着幸福的泪水的小弟弟。我先为自己穿好子,再为小文抹去里的,穿上内,整理好衣服,把她抱上,盖上被子,足地离开了。

 “干人家的未婚!”、“派绿帽子给人家戴的感觉真好!”、“偷的感觉真好,真刺!”在回家的路上,我不断地对自己说。

 第二天,我见到了小文,小文狡黠地对我说:“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

 我说:“不用谢。昨天你喝得很醉!”

 她红着脸说:“其实也不很醉,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得很清楚。”

 我听后,不知所措,低垂着头对她说:“小文,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情不自!”

 “不要自责,这是我事先安排的。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我要在婚前跟你做一次爱,虽然,这不是我的第一次。谢谢你在我结婚前给我一个难忘的夜晚!”

 听了她的说,我心情轻松多了,抬起头,深情地望着她说:“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没有了,婚后我要做个好子。而且,我不想影响你和苹苹的感情。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此后,小文和我仍是最好的朋友,不过,我们两人都没有再提起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了。

 给人戴绿帽子很,自己戴绿帽子的感觉也不错。

 有一天晚上,我出差回来了。本来,这次出差是要10天的时间的,但我用了七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兴冲冲地回家了。为了给苹苹一个惊喜,我没有通知她。

 我蹑手蹑脚地回到家,大厅里没有人,走到卧室门口,卧室的门半开着。朝里面一看,我发现上有两条得光溜溜的虫在滚动,上面的是苹苹的同事阿明,下面的竟然是我的老婆苹苹。

 “不要,不要啊!让我老公知道不得了啊!”苹苹说。

 阿明一只手按住苹苹的手,一只手在着她高耸的双,不时用手指着她的头。他的嘴也没有闲着,在我老婆洁白无暇的‮体玉‬上吻着,下身的在她的宅处磨着,已是怒发冲冠。可是苹苹紧紧地合着‮腿双‬,他的只能擦着苹苹的玉腿和茂盛的

 阿明哀求苹苹说:“苹苹,你太美了。每次看到你,我的心都跳得利害。不管事后有什么后果,我也在所不惜。只此一次,我不说,你不说,你老公不会知道的。”

 这时,我本应冲进去,狠狠地揍阿明一顿。但我又想,这种环境下冲进去,大家都很尴尬。要是苹苹不愿意,阿明也干不了苹苹;要是苹苹愿意,我也无话可说了。到底苹苹愿不愿意呢?谜底很快就揭开了。

 这时,苹苹的脸泛起了红,‮腿双‬再没有合得像刚才那么紧了,显然,她有些动情了。毕竟,苹苹七天没有做,忍不住了,但她口中仍软弱无力地念道:“不要,不要。”阿明趁机把按着苹苹的手放开,伸出食指,轻轻地拨弄着她的

 他吻了一下苹苹美得眩目的脸说:“只此一次。你这么美,一生只让一个男人干,你甘心吗?不要再喊了,让人听到了不好!好好地享受人生吧。”

 阿明手口哄,苹苹彻底放弃了抵抗,不再说什么了,大腿放松了,粉红色的玉在阿明眼前。阿明见状大喜。俯下身子,把舌头伸进了苹苹的嘴里,左手在肆意地拨弄着她的头和晕,右手的食指进了她的玉,右一下、左一下,深一下、浅一下的着。

 看到这里,我想:该怎么办?进去阻止他们,还是继续看下去?这时,我发现,我的也高高地起,将要冲而出了。我又发现,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无比。我觉得很奇怪,老婆给人家干,我为什么会觉得兴奋,刺呢?我打消了闯进去的念头,决定继续看下去。我拉下链,掏出了自己的,一边看,一边在‮弄套‬着。

 在阿明的挑逗下,苹苹玉里的水像长江水般一发不可收拾,上的被单也被弄了一大片。情慾焚身的她再也顶不住了,紧紧地抱着阿明,舌头伸了出来,和阿明的舌头扭在一起,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同时,我看到了她努力地把部往上顶。

 “阿明,来呀!进去啊!”苹苹被阿明玩得受不了了,哀求着。

 阿明看到她这副样,倒不急着下手。“摸摸我的小弟弟!”阿明一边说,一边拉着她的手去摸他的黑老弟。

 为了早点挨,苹苹也不再顾羞,睁开了眼睛,涨红着脸,‮弄套‬着他的。“啊!好长!”苹苹惊叫道。

 “比你老公的利害吧?”阿明得意地说。

 我想:这妇不会为讨这小子心就不顾老公的尊严吧。我的心悬在半空,等着她的回答。

 “长是你的长,还是我老公。”

 我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下了。我想:苹苹,不枉我疼你一场。

 阿明的被苹苹‮弄套‬了几下,乌黑肿,一柱擎天,他也受不了了。他翻身爬上了苹苹的身上,一边分开我老婆的‮腿双‬,一边赞叹道:“多美的体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我终于能和她合二为一了。”

 听到阿明对苹苹的赞叹,我也为自己拥有这样美丽的老婆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苹苹可等不及了,她一手抓起阿明的,就往自己的,阿明的股轻轻地往前一已经进去了一大半。“呀!”苹苹脸部的肌扭曲着,发出一声畅快无比的呻声。“好紧!好舒服!”阿明也呻着。

 开始,阿明还一下一下地有节奏地着,后来,阿明就顾不得怜香惜玉,狠狠地冲刺。我一边随着阿明的节奏‮弄套‬着自己的,一边在想:“他妈的,这小子,要是这是你的老婆阿芬,你会这样吗?我心爱的苹苹的都给你干得开了花了。”

 看着苹苹的房随着阿明的像波一样一起一伏,嘴口还不停地叫着:“啊,好舒服,快点…”我想,好老婆,你就舒服了,可怜你的老公在门外吃白果呢?

 了几百下,阿明停了下来,把苹苹翻了过来。我可怜的老婆,竟在别的男人面前扮起了‮狗母‬。阿明这只狗公,扶着他的黑老弟,再一次地刺进了苹苹的玉。阿明采用了九浅一深的手法,向苹苹发起了进攻。几个回合后,苹苹的叫声又响起来了。阿明跪在上,双手抓住了苹苹的双不断地向前撞,房里响起了一连串“啪啪”的体撞击声和苹苹与阿明的二重唱。

 又是几百下,阿明突然加快了速度,接着狂叫了一声,把了出来,把他的到了苹苹雪白浑圆的股上。

 他们两人在上相拥着,阿明用手着苹苹的房,问道:“怎么样,利害吧?”

 还在微微气的苹苹推开了阿明的手,对阿明说:“刚才给你得没办法,依了你。记住,只此一次。唉,我在你来的时候就应换了那件感睡衣。不然,又怎么会给你一拉,就变得一丝不挂呢?”

 听到这,我明白这件事的起因。我悄悄地走出了家门。我想:想不到,看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造爱原来是那么刺的!戴绿帽子的感觉真好!

 走到不远处,我拿出了手提电话,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一会儿,苹苹接电话了,我说:“我在的士上,五分钟就可回到家。”苹苹被这突然而来的消息吓坏了,声音颤抖着。

 一分钟后,我看到阿明飞也似的走出了我的家门。

 待阿明消失在街口,我回到了家门口,轻轻地敲门,苹苹开门了。苹苹仍穿着她那件感睡衣,她扑了过来,紧紧地拥着我,一半是高兴,一半是掩饰自己的不安。我一手把她的睡衣拉下来,把她抱进了卧室,我想,阿明刚才也这样做的。

 进了房间,我迅速地掉了自己的衣服,我的“波”的一声进了她的玉。刚才那场大战刚过去不久,她里的水还没退去。

 “啊,好!”我故意说。

 “想你呗。”她说。

 我知道,刚才一战,阿明还没有能完全足她的。一阵狂,苹苹又发出了一胜似一的呻声。这是世间最美妙的音乐。苹苹陶醉了。我想,老婆是我的,还有谁能像我那样,把我老婆干得飘飘仙,高迭起呢?阿明也不能!

 我把苹苹的身子翻过来,苹苹又一次做了‮狗母‬,雪白的股仍遗留着阿明的腥味。又好一阵,我在苹苹的了。

 “老公,你真利害!”苹苹气说。这句话我已听过不少次了,但我知道,这一次她说的是真心话,因为有对比嘛!  m.xZIxS.cOm
上章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