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舂放纵 下章
第九章 重逢
 我爱韩娟。我丝毫不怀疑我对韩娟的爱情已经深入骨髓。这与曾经的爱情又或者与周、娟子在一起的情是不一样的感受。我明确的感觉到韩娟是可以跟我共度一生的女人,这是一种来自于情感与生活的双重体验。

 那天晚上韩娟的话让我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说的没错,一个只有跟同一个男人有过体验的女人,难道不会好奇的去探求自己另一半的隐秘生活吗?难道她就没有追求爱享受的权力吗?我跟韩娟在一起的各种爱体验,到底是她在足我的要求,还是我在足她的要求呢?我所经历过的疯狂与刺,难道韩娟就没有权力去享受吗…种种问题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应该做点什么。

 Face波ok上有好友等待验证,是周。在他的页面上,是他跟娟子的婚纱照。一别多年,我没有他们丝毫的消息。婚纱照上传时间是我离开后的第二年,他们笑得很甜蜜。我知道周爱上了娟子,但是确实没有想到他们会步入婚姻殿堂。子,你对娟子是真爱呀!

 一时间往事如水一般涌上心头,在中山出租屋里的夜夜,我是在不知不觉地摧残着周的情感与身心啊!由内心深处升起的一种负罪感和愧疚感如同一张无边无际的灰网深深的把我掩埋。

 周在留言里说,近要到这边出差,我这才知道他早就已经举家搬迁到了中山。周想借着难得的探亲机会跟我聚一下,因为实在是联系不上我,只好到Face波ok上找我,他特意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按照那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老杨!真的是你啊?”娟子的喊声让我呆立了半晌,竟然是娟子。

 我一时找不到话说,那边娟子已经连珠炮似的发问:“你跑哪儿去了?这么多年也不联系!当年你说你啊,也不说一声就走!还立刻就没了动静,我跟子找了你好久啊你知道吗?你说你这人,哪儿有这样的啊,再怎么说咱们也是好朋友嘛,再说…”

 “娟子!你跟子…都好吗?”我打断了娟子的话,一阵润染上了我的双眼。“好啊好啊!我们结婚时候到处找你也找不到,我告诉你啊,你可得给我补个大礼!都这么多年了…”娟子又是一阵唠叨。我静静的在这边听着,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心里一股说不清的滋味。

 “喂!喂!老杨?你在听吗?”娟子问。

 我的思路又回到了现实,我连忙说:“在听,在听。你们都好就好啦!”娟子嘻嘻笑着说:“子洗澡呢,刚出来!你什么时候来啊,咱们再来次三人行什么的…”我还没答话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电话旁边说:“别胡闹!你瞎说什么?把电话给我!”我知道那是周,他的话音里带着点不快。

 “哎呀,还装什么呀!又不是外人,得了得了,老杨,我让子接电话啦,你们聊吧,没事时候来玩!”娟子又嚷嚷了几句,那边换上了周的声音:“老杨,我是子!你别听娟子胡闹啊,都这么大的人了,一天天还疯疯癫癫的。”我明白,这是周特意说给我听,也是说给娟子听的,看来当年的事情对他一直是个刺

 我笑了笑说:“哎,不提这个。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给你接风。自己回来还是带着娟子?”

 周说:“就这几天,我到了给你电话…这是你的电话?一会我记上。说真的,这么多年没见了,惦记你的,你那边也一直没消息。现在怎么样啊?”顿了一顿,又说:“你结婚没有呢?”

 我说:“早结婚了,都好的…当年我是临时有事,也没来得及跟你们细说…”

 “得了得了啊,咱们这么多年兄弟了,不用跟我说这些。”周打断了我的话。我苦笑了一下,确实,我又何必要故意掩饰呢?

 我换了个口气说:“呵呵,那就这样。你来了就提前通知我,我好做一点安排。”

 周说:“没什么需要安排的,咱们就聚一下,喝点酒就完了。也顺便看看弟妹。”

 我说:“那就这么定了,你提前告诉我一下就行。”放下电话,我心里忽然涌起一阵甜蜜,无论怎么说,还是人在年轻时代的情让人念念不忘,也最容易在内心深处刻画出最美的风景啊。

 晚上韩娟又一次提起我跟周、娟子的故事。自从在那天透了一点往事以后,韩娟显得兴趣浓厚,特别是对我们有没有三人行的问题总是追问个不休。恰好白天跟周、娟子的通话让我依然沉浸在一种甜美的回忆之中,韩娟在我身体下息连连,可是依然没忘记问我有没有三人行的经历。

 我鬼使神差般的笑着说:“有!我们三个一起做的!这下你满意了吧?”韩娟眼睛一亮说:“那是怎么做的?跟电影里一样?”我一边加快着动作一边说:“就是那样的。我在后面干她的小,他在前面干她的嘴。干累了我们再换过来,反复来回她。”韩娟呻着问:“那她是什么感觉啊?也像那些女人一样喊吗?”

 我说:“喊,狂呼喊,她到天上了,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我忽然感觉韩娟道里又是一阵搐,爱涌动起来,她连声说:“老公,干我,快干我!快点!”我奋力击,跟韩娟一起达到了高

 韩娟含着我的茎睡着了。做之后,我不再隐瞒,把当年在中山出租屋的往事和盘托出。韩娟显得大为兴奋,她不时问一些细节问题,我也有一说一。一方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我不想对韩娟有什么隐瞒;另一方面我发觉韩娟对于多人爱这种事情也是兴趣浓厚。

 她把头枕在我大腿上,一手拨弄着我的茎,时不时轻轻抓一把,嘴里嘀咕着:“你个小坏蛋啊,玩得那么疯狂,你说,你坏不坏?”她这话是对着我的小弟弟说的,自然得不到回答。韩娟说没有回答就得有处罚,所以她就去咬我的头,一直到最后含着茎睡了过去。  m.XziXS.coM
上章 青舂放纵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