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舂放纵 下章
第十章 周阳
 周说几天就到,可是我一直到一个月之后才接到他的电话。这一个月中,我跟周、娟子的故事已经不再新鲜,尽管依然偶尔说来用做爱中的调剂品。

 我下载了很多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群电影,还购买了一些以前不敢尝试的‮趣情‬用品。

 韩娟对于群类的影片已经相当熟悉,甚至会在一边看电影一边做的同时评论起演员的表现力来。她最感兴趣的是黑白配的电影,特别是两黑人长黑亮的茎在白种女人道、眼里上下飞舞的时候,她就开始爱汹涌。我们尝试了,但是因为她感觉太疼只好作罢。最喜欢的玩法是我一边干她,她一边弄一具,随时再翻转过来换成用假她,她弄我的茎。

 这种新方式让韩娟兴奋不已,我经常用“想不想找个男人来你?”

 “想不想几个人一起干你?”这样的话来刺韩娟的神经,她也总是给我最热烈的回应“当然想啊!”、“好想有几个大巴一起来干我!”不过这些游戏只局限在我们爱过程中,每次结束以后再问她,她就会骂我臭氓、小混蛋,哪儿有把自己老婆拿出去给别人的?这种福生活几乎让我忘记了周的到来,一直到忽然接到他的电话。

 周下飞机时候我去机场接他,我想了很多种我们一见面可能发生的情形,包括平淡、冷静、激动、爆笑,却单单没想到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会在机场抱头痛哭。

 具体是,当时我还因为回忆起曾经的日子而在发呆,后背猛然被人打了一巴掌,回头就看到了周。我们几乎不约而同的伸出双臂去拥抱对方,然后就是抑制不住的眼泪模糊了双眼。我心里近乎一片空白,只是在想,这是子,这是哥们,这是我兄弟!

 好一会后我们才略微平静下来,我讪笑着摇摇头,抹去眼角的泪水说:“子…哈哈哈,咱们两个大老爷们,这也太不像话了!”周仰面看天,又低头直勾勾看了我半天,忽然照我口又是一拳:“你小子…”他又说不出话来。

 我口说:“你个老混蛋,下手还是这么狠!”我们在街口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的酒是在一个大排档喝的。我要请他去酒店,周不同意,说好容易回来一次,就想吃老家的大排档。我们从下午5点一直喝到‮夜午‬,每人一斤多当地特产的高度小烧酒,啤酒瓶子七倒八歪扔了一地。我们谈了许多往事,那些曾经认识的人、经过的事,在大学里共度的四年时光,在中山跟娟子在一起的疯狂经历,彼此分别后各自的生活琐事。

 我发觉,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跟周在一起才能够真正的推心置腹。我们的交谈毫无顾忌,平里不敢说的话在这时候也能够倾囊而出,平里不敢想的念头在这时候也可以天马行空。又一瓶啤酒喝光,我说:“子,你说实话,你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娟子的?”周似乎愣了一下说:“嗯…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其实刚到公司我就喜欢上了娟子,只是那时候还没想过那么多。后来…后来就是那天咱们刚开始租房子,我一时冲动就没控制住。其实我当时心里就想,娟子实在太好了,我真爱上她了…”周停了一下,又说:“然后第二天早上,我就看到…”

 “你就看到我跟娟子的事,我知道。”我拦住了他。

 周苦笑了一下说:“你信吗?我当时头脑一片空白,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有些觉得恼火,可是又觉得很刺…那时候真是太年轻了…后来干脆就不想了,所以才…”我又一次打断他说:“子,别说那么多。当时我也是太年轻了,想事情、做事情都太少…也太简单了。我后来才想明白你对娟子的感觉…唉,说实在的,我这些年啊,真的觉得对不起你跟娟子…”周举起酒杯说:“别这么说,那时候咱们都还年轻啊…算了,不提这个了,喝酒!”放下酒杯,我说:“你不让我说我也得说完了。子,这么多年,我确实一直对你有愧疚,对娟子也愧疚。我啊…我觉得自己太混蛋了…”

 “你有完没完了?”周皱了眉头,忽然又笑嘻嘻的说:“说正事啊!不提这个了。娟子现在怀孕了,我有好久没碰过女人了。好容易有个离开这么远的机会,你小子是不是也找个地方让哥哥发一下?”我看着周那略显苍老的脸上忽然换上了我们上大学时候那种狡黠的笑容,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个家伙,死心不改!都他妈结婚的人了,还这么爱玩。”周笑着说:“结婚是结婚,玩是玩,你小子可千万不要混为一谈。”

 我说:“得了得了,你要真想玩,一会咱们找个地儿去,先把杯里的酒喝完了。”周的话忽然让我有了一个古怪的念头。一晚上的酒,我们聊的最多的其实还是当年在中山出租屋里的往事。我脑海中那被压抑的有关三人行爱的疯狂与刺又一次充斥在我的眼前,那是我、周、娟子在一起的岁月。

 而同时出现在我眼前的,还有我跟韩娟在一起模拟三人行的爱场面--我干过娟子,现在她是周的老婆。韩娟是我老婆,让周干一下韩娟!这个大胆的念头忽然跃入我的脑海,我本能的意识到这是一种疯狂,可是在周提起想找个女人发一下的瞬间,这个念头就在我头脑中挥之不去。

 我对周和娟子始终有一种愧疚感,特别是对周。而现在韩娟正是对三人行的群兴致最浓厚的时候,我知道韩娟尽管不承认,但是她内心渴望着一种放纵、一种刺,一种可以像曾经的我们一样所享受的爱感受。韩娟是我爱的女人,她有追求享受的权力,我也有让她享受的义务啊!

 我沉了一会问周:“子,跟你说个事儿?”周点点头说:“有事就快说,我现在可有点让酒鼓动的火气上来了。”我又迟疑了一会,让周去干韩娟,这真的能行吗?还是我现在疯了?韩娟会同意吗?真要是周干了韩娟,以后怎么办?

 周说:“你能不能快说?这也不是你性格啊,婆婆妈妈的。”我一咬牙说:“子,你不是想找女人吗?我这里就有!一会到我家去,你干我老婆!”说了这句话,我忽然如释重负--如果周跟韩娟发生了关系,我就不欠他什么了,也算补偿了当年对他的刺

 周完全愣在了那里,他直勾勾的盯着我说:“你没发疯吧?喝多了?说什么胡话!”

 我说:“没喝多。我说真的…我去打电话。”周站起来要拦着我,我把他按到了椅子上。

 电话打到家里,韩娟已经睡着了。她迷糊糊接了电话说:“还不回来啊,我都等睡着了…几点了?”我平静了下情绪说:“子喝多了,一会我带他回咱们家睡吧?”

 韩娟说:“行啊,正好你们哥们俩叙叙旧,咱家也能得住下。他睡沙发就行了。”我犹豫了一下说:“我说的睡,不是睡觉…是那个睡。”韩娟疑惑的问:“不睡觉干嘛?那是什么?”

 我说:“好老婆,我想咱们三个一起睡!”韩娟猛的惊醒过来说:“你疯了?胡说什么啊!”我说:“就是咱们三个一起睡,你忘了你不是总说想找个巴来跟我一起你吗?就好像电影里演的那种,咱们三个一起玩。”

 韩娟说:“别胡闹。那是两回事,你还真舍得让我跟别人啊?”

 我说:“老婆,我当年玩的疯,可是真的很享受,你也可以享受啊…不多说了,一会我们就回去。”韩娟还要说话,我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M.xZIxS.COm
上章 青舂放纵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