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贾 下章
第十六章
 两人坐定后,月婶端上一大陶盆羊汤,随后又用铁盘端来厚厚一叠有十几张之多的壮馍。

 羊汤上浮着薄薄一层白色的羊油,散发出近似羊的味道,吃惯的人认为这味道鲜香无比,吃不惯的人则觉得膻味太重。

 “小姐特意嘱咐我把汤汁做得厚些,我又自作主张地加了些羊肺和香菇,羊肺很鲜的,腥味也没那么重,小姐不能吃羊就吃羊肺和香菇。”月婶边说边端上几道腌渍小菜。

 全佑福早已闻香而动,拿过一个空的海碗,舀来厚厚一碗羊汤、宽粉条、羊、羊肺、白蒜、香菜、波菜、香菇、粉的、白的、黄的、彔的,好不人,他也很能吃辣,挖上一大勺红辣油,把又厚又硬的圆饼壮馍撕开,泡到羊汤中,唏哩呼噜,大嘴一张,大半碗就嗑下肚去。

 裴若衣惊得小嘴微张,月婶先笑开了“从没见过全爷这么能吃的男人,一张大嘴吃四方后肯定有福气。”

 滚热的羊汤刚下肚,他额头上立刻冒出汗珠,被月婶这么一说,全佑福不好意思的嘿嘿憨笑两声“我就是能吃,我爹娘还在世的时候,也这么说过我,我那些兄弟小的时候都怪我太能吃了,大伙一吃饭,在桌上抢得可凶了。”

 你这呆瓜一定抢不赢。裴若衣翻个白眼,夹了一块辣白菜放到他碗里“吃慢些,又没人跟你抢,吃太快对胃不好。”

 “喔。”全佑福听话的细嚼慢咽。

 看她筷子一动也不动,就知道她根本吃不惯。

 他抬眼示意月婶,月婶点头,又转回厨房,没多久便端着一碗八珍羹走进来。

 睇着眼前热气扑鼻、香味四溢的甜羹,裴若衣满脸疑问。

 月婶赶紧解释“全爷晨起上工的时候,就嘱咐我炖八珍羹给您吃了。”

 “你吃不下羊汤,不要勉强自己。”全佑福指指她面前的八珍羹。“快吃这个,很补的。”

 “我已经很强壮了啦,你再让我吃得这么好,早晚变成大胖猪。”裴若衣嘟囔着,但还是欣喜地端起甜羹,开心的吃起来。

 嗯,好好吃,配着月婶巧手腌渍的小菜,真是无上的美味。

 这道八珍羹,用料讲究得很,将选的茸、山楂、耨苓、薏仁、莲子、红枣、山药、江米粉、白糖、红糖、胭脂米、香糯米放在一起,用文火熬煮两个时辰,汤汁浓稠、清香滑润、入口即化,补是大补,可也贵得很。

 为了小姐,这全爷可真舍得花银子,看来她以后得好好伺候小姐才成。月婶在一旁暗暗提醒自己。

 看她吃得那么开心,全佑福心里也喜孜孜的。

 但该面对的,终究还是不能逃避。

 “晚上吃完饭,我…有些话跟你说。”

 裴若衣完全没有察觉他的异样,轻快答应道:“好啊。”

 正巧,她也想替他量一下尺寸,等靴子做好后,就可以给他做上一件御冬用的棉袍。

 “你说什么?”

 裴若衣完全无法接受事实,她抚着口,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暖炕上,原本喜悦的心情被这噩耗惊得支离破碎,一张小脸白得吓人。

 这么多来,她一昧耽溺在全佑福所撑起的幸福中不可自拔,忽视了尚关押在大牢中的父亲、叔伯和兄长们,老天看不过了,才无情降下这样的噩耗惩罚她、打击她,让她痛恨自己,唾弃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她?为什么?

 裴若衣完全无法接受,她猛地站起身,揪住全佑福的襟口,早已泪满面。

 “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爸亲、伯伯、叔叔和兄长们全被皇上…处斩了?”

 如果可以,他多么不想亲口告诉她这个残酷的事实,可事实就是事实,早晚她都要知道。

 “我们还在买卖城的时候,他们就被皇上下令在午门斩示众,随后通告贴满了全国各地,现在皇榜还贴在衙门口,你想看的话,我明带你去。”

 他有那么多疑问想问她,但他知道现在并不是好时机,所以他选择沉默。

 “是我,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一点去,也许能救下他们。”

 眼泪滚落,她自责痛苦的表情让他心痛,他把她揽进口,牢牢抱紧,低声安慰:“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你当时都自身难保了,哪来的能力救你的家人?”

 她在他口痛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只能陪着她暗暗伤心难过。

 她哭着哭着,开始捶打他口“都怪你,都怪你,为什么要救我…还不如让我死了的好…现在、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

 她的世界真正崩塌了,她所有的亲人都没了,从此以后,她就真的是这世上孤单飘零的一抹浮萍,再不会有,也没有爹娘可艾萨克娇依靠了。

 她紧紧抱住他,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从今以后…她真的…就只剩下他了。

 之后裴若衣过了十几恍恍惚惚的生活,时间对她来说,完全不具意义,月婶叫她吃,她就吃,全佑福叫她睡,她就睡。他还在她边的时候,她就闭上眼睛装睡,他一离开,她就睁开眼睛,直到天明。

 在全佑福告诉她真相的第二,她就要他带她去看皇榜,果然没错,她的家人被午门斩。

 从那之后,她就不说话,也不流泪,整浑浑噩噩,看得全佑福心痛又心急,找来大夫,吃了十几种宁神退火的方子也不见效。

 一,全佑福眼中的光彩也跟着渐渐褪去,下工回家后,就到她屋中,把她抱在怀里,点点陪她,安慰她的伤心。她总是不理他,身体上的疲累使他也不再费力遮掩,她瘦,他比她瘦得更快。

 这一切,月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始终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裴若衣却什么都没看见。

 这一,月婶见屋外阳光好,就扶着裴若衣来到庭院中,让她舒服地坐在躺椅上晒太阳。

 “小姐,您要是觉得冷了就叫我。”

 裴若衣丝毫没有反应,月婶叹了口气,转身去忙了。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只听得大门响起一阵急躁的拍打声,月婶去开门,还没问上一句话,就被进来的一男一女猛地推到一边。

 男的,她认识,是大,那双不正派的眼中骨的念,让裴若衣忆起过往难受的回忆。

 她缓缓回神,柳眉紧紧蹙起。

 “原来是玉食堂的薛大姑娘,您是要找全爷吗?他还在玉食堂没回来呀…”月婶显然认识与大一同前来的丽姑娘,她赶紧上前打招呼,不想却被那位姑娘一把推开。

 “这里没你的事,你忙你的去。”听出这位姑娘是玉食堂掌柜的大女儿,她一副气势汹汹、目中无人的态度很快起了裴若衣的反感。

 “薛大姑娘这话是怎么说的,月婶好歹是我的人,该怎么吩咐她是我的事,哪里敢劳烦姑娘费心。”言下之意就是,睁开狗眼瞧清楚,我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

 “呦,瞧你这外表娇滴滴的,一张利嘴还真是不饶人。”她薛大姑娘可也不是软柿子“你和我全哥是什么关系?凭什么住在他租的房子里?”

 这位薛大姑娘还真是直接,不过那口酸起,轻易让裴若衣听出她倾心于全佑福的事实。裴若衣咬紧银牙,极力口翻涌的酸意,即使吃醋,她也不想跟这位薛大姑娘一个样。

 “说话呀,舌头被猫咬了。我就知道你这狐狸不是个好东西,瞧你那媚样,我全哥那么老实的人,被你这种女人勾了魂去,自然是百依百顺,你尝到甜头了吧?所以才着他不放?”

 薛大姑娘越说越激动,忍不住上前推了裴若衣一把,态度咄咄人。

 “你给我说啊,你和全哥什么关系?说啊说啊!”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