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贾 下章
第十二章
 【第五章】

 他这几软磨硬泡在她身边,知道自己惹她生气,便每天乖乖地准时来她的房间报到,让他睡在外厅里,他也二话不说倒头就睡。

 见他那傻样,那张多不见笑颜的小脸终于噗哧一声笑了,虽然很快敛住,他仍是如获至宝一样贪瞧着。

 “大笨牛,棉被都还没铺,你就直接躺到地上去,是想让自己犯病吗?快起来啦,也不嫌地上脏。”

 他嘿嘿傻笑站起身子,乖乖站到一边。心中还恍惚的回味着佳人刚才那惊一笑,只要她笑,不再生他的气,他愿意当个傻瓜取悦她。

 可惜人家给他铺好狗窝,就冷着俏脸回到内室了。

 “唰唰”两声放下帐帘,佳人独自睡了。

 一张始终维持讨好状态的大脸,瞬间如枯萎的花朵,蔫了。委屈得犹如未得到主人宠爱、被拍拍大头喊声乖的大狗,垮着一张大脸,蹭进狗窝,几声长吁短叹,委屈呜咽后,还是抵不过良好的睡觉习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裴若衣晓得他的习惯,因为他经常跟她说着说着就睡着,并且能很神奇地在醒来后继续之前的话题--这原因简单得不得了,因为他总是扮演那个听的角色,从头到尾,叽哩呱啦说个不停的只有她一个。

 她光着脚丫,偷偷溜下,摸到他身边。

 水亮亮的眸子,在那张睡的大脸上,观察来观察去,纤纤玉指顶住他鼻尖,用力扁。笨牛脸!

 “长得还真像头大笨牛。都你害我变成一只爱碎碎念的麻雀。”她偷笑,对他扮个鬼脸“看你下次还敢惹我生气!”这次要不理他久一点,让他有深刻体悟,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惹她生气。

 笑凝他一会儿,她又光着脚丫爬回上,很快便进入美美的梦乡。

 第二,两人起梳洗,她仍是板着一张晚娘脸对他,看他小心翼翼地讨好她,虽然心里早就笑翻过去,但表面上仍是不理会他。

 “不准再跟了。”她凶他,黏那么紧干嘛,不要上工吗?不是说这几会很忙吗?忙到她要去上茅房,他也要跟吗?

 他缩脚。

 认为他已经接受她的警告,裴若衣满意地回头。

 可她走一大步,他就走一小步,她跨两步,他走一步就跟上了。

 “不准跟啦,我要去茅房,你也要跟去?”

 话刚说完,她的脸没红,他的那张黑黑大脸倒先红了个遍,不光脸红,连脖子、耳朵全都红了。

 他闷笑,可还摆着臭脸。

 “你今天不是要上工吗?干嘛一直跟着我?”

 “我…”

 “不说就算了。”她作势要走。

 “今天下午要出发了。”他一口气说完,然后紧张地看她的反应。

 自从上次她生气,她就一直对他爱理不理,也没跟他说清楚,她到底要不要跟他走,到底要不要让他守在她身边,这么多的煎熬,到今天便要见分晓了,他心里没底,非常非常怕她会要他滚离她远远的。

 磨磨蹭蹭这几天,直到此时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时刻,他又期待又怕受伤害,紧张得不得了。

 她…究竟会怎么选择?

 没想到她只是转个身,很奇怪地瞅他一眼“我知道啊,你不是前几天才跟我说过吗?我包袱早就收拾好了。就等着你说要启程了。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说完,也不等他反应便离开了。

 开玩笑,她好歹一个大姑娘,真被这大男人跟去茅房站岗,她才要羞死了呢!

 全佑福自从得到佳人的明确答案后,笑容就没离开过那张黑黝黝的大脸。他飞奔出客栈,一口气跑回驼队下榻的地方,吆喝早已整装待发的兄弟们好好餐一顿,顺便吩咐客栈里的伙计喂骆驼,准备充足的干粮和水,以便路上吃用。

 “大牛,你要去哪里?不跟着一起吃点?”眼见大牛就要抬脚离开客栈,张大哥立刻拉开喉咙留人。

 上次大去大牛那边闹事,整个驼队都知道了,大被修理得惨兮兮,直到前几天才能下炕。

 “领队,大那混小子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大家都是兄弟,何必弄得彼此都不开心!”一旁也有人跳出来当和事佬。

 “对对对,大家一起喝喝酒,喝过了,就是再大的怨仇也像放一样,‘噗’一声化成风了!”

 “哈哈哈哈…”几十名汉子笑得是东倒西歪。

 全佑福还笑得最大声,他豪地拍拍脯,声如洪钟“兄弟们的好意,我领了。大家都误会了,我这个人没那么多心思,费事记什么仇啊恨的。我对大兄弟也有不对,这就先喝一杯,算是赔罪。”

 他从一位兄弟手中接过酒盅,豪迈地一饮而尽。

 “快起来啊,大。”

 在众人的催促声中,大端起被硬进手中的酒盅,不甘不愿地起身,回敬了一杯。

 但他没说一句话,着脸立刻坐下。

 全佑福不以为意,一笑了事。

 “我现在真的有事要先离开,替掌柜们办置的货还存在仓库里,还有最后几笔帐要对一下,顺便要把现银都结清。兄弟们也都少喝些,免得路上闹醉了麻烦!”

 于是大家不再挽留,看着他走出客栈后,才回身继续喝酒吃饭。

 “哼,还不是要去安置那个天仙似的小娘子,冠冕堂皇的理由倒是一大堆。”

 大恨恨滴咕,又恨又怕又嫉妒的视线投向全佑福离去的身影。他不甘心,平平都是一样的出身,他甚至比那头鲁的蛮牛长得还称头,凭什么他就能得到如花似玉的小娘子?

 驼队在艰苦的环境中行进了月余。

 直到现在,仍有很多兄弟无法适应--满是鲁大汉的驼队里,竟会出现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

 几十个汉子都有共同的心声:有女人还真是他的麻烦极了!

 没女人多好啊,要出恭的时候,头一解,就地解决,不会不好意思,顶多被兄弟呛上两句黄腔,什么“小鸟这么小一只,还敢拿出来溜”、“大哥你该吃虎鞭狼鞭狗鞭喽,就那么几滴黄汤,做你女人下半辈子要哭死喽”之类的玩笑话,现下好了,一不小心给他忘记有女人在,头这么豪迈一扯--

 “嗯哼。”领队低沉的示警声马上响起,震得人背脊发凉,只好匆匆的提着头,夹着双脚,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找地方

 这难度很大好不好?

 千里黄沙一大片,连一破藤烂草都没有,要人到哪里去找一大片遮羞的灌木丛?

 憋得急了,可怜兮兮向领队求饶,可一双怒目瞪过来,吓得大伙只能跟自个儿的小兄弟打商量,提着子,眼里含着两泡委屈的男儿泪,急惊风似的翻过一座小沙丘,在痛苦与欢乐的极限中解放。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