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贾 下章
第八章
 她心不在焉地穿衣,穿好后才觉得不合身。

 衣服穿在她身上空的,袖子要卷上两折,裙缘都快拖到地上去了。

 裴若衣嘟着嘴,可惜了两套好衣裳。

 咚咚咚。谨慎的敲门声之后,男人的声音随之响起“姑娘,我方便进去了吗?”

 裴若衣站在镜前,看看自己身上过大的衣服,叹了口气“进来吧。”

 全佑福端着食盘,把食盘放到外厅的红木桌上,不敢进内室,也不敢多看她。

 “我让厨子给你现煮的芙蓉翡翠汤,小二等会就送热水上来,你梳洗后不热不凉正好吃。”

 “谢谢。”她低着头道谢,也不太敢看他。

 气氛怪怪的,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姑娘家面皮薄,跟个陌生男人同处一室,红了脸蛋倒没什么,全佑福一个大男人,竟然也跟着脸红。

 裴若衣偷偷觑他,见他一张大脸微微泛红,好像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由得偷笑。他真的和外表好不一样啊!一个壮汉竟比她还害羞,那他为什么买下她?真如他所说是为了救她吗?但那么多落难女子,又为什么只救她呢?

 全佑福心跳如擂鼓。他不是没和女人单独相处过,张家口那些豪的姑娘家,有些大胆的甚至趁着月夜偷摸进他屋里自荐枕席过,他都可以脸不红气不的婉言拒绝,可现下面对的姑娘,可不是那些无所谓的女人,她是他的梦,是他心窝深处的姑娘,是他想要却没资格拥有的仙女啊。

 他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想让自己尽量表现得冷静,之前她虚软无力,躺在上时,他的表现尚可,可现在她俏生生站在铜镜前,垂着小脸,只看见细白的粉颈一点点染上薄红,他却不知该说什么,不知该做什么,连手脚都不会摆。

 咳了咳,他勉强自己开口“姑娘,你身子好些了吧?头还昏吗?”

 “好多了,头不昏了,就是身上还有些无力。”她细声细气地回答,羞瞟他一眼,眼眸很快垂下,盯着自己的小绣鞋。

 他飞快打量她一眼,看出自己买的衣服不合身极了,她太娇小,这些日子又吃了那么多苦,更是消瘦。

 他抓抓脑袋,老实道歉“抱歉,我从没给姑娘家买过东西,没什么眼力,这衣服太大了,不过没关系,下次我带你去衣铺,随你喜爱的挑。”

 “谢,我觉得这样就好了,若有针线,我自己可以修改。”

 “姑娘还会改衣服?”全佑福有些好奇。

 裴若衣对他笑笑。“这很奇怪吗?我不但会改,还会做,刺绣、纳鞋、荷包都难不倒我,从小娘就亲手教我,我自己也很喜欢做这些,觉得好玩。”

 见她终于肯抬起小脸正视他,他也不是那么紧张了。

 “那…一下次来,我就给姑娘带些针线来。”

 “嗯,谢谢。”

 两人正说着,小二的热水就送到了,全佑福君子地背对内室坐在椅子上,裴若衣感激他的贴心,快速梳洗着。

 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她叹道:“我瘦得像鬼。”

 “大夫说过,你好好休养,多吃些,很快就能补回来,这段时间,姑娘就安心在这里静养,等养好身子再做打算。”

 她盈盈步出内室,坐到桌前,正对着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全佑福憨厚一笑“姑娘千万别想太多,姑娘落难,全某恰巧碰上了,算是缘分,我只是尽自己所能做件好事而已。”

 “那么多姑娘,为什么只救我?”

 他有些不好意思“其他姑娘身价太高,动辄要价上百两,而且她们虽然狼狈憔悴,却生命无虞,而姑娘面黄饥瘦,不能再遭罪了。”

 这是实话,也是谎话,就算今她裴若衣要价千两黄金,他就是豁出了一条命去,也要救她出火坑,他绝不会跟她坦白--他其实是为了报恩救她,更为了自己痴心妄想的偷偷恋慕而救她。

 听他这样解释,她莫名有点恼意和不甘,不想再和他说话,索端着香的芙蓉翡翠汤,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

 她好像又生气了。他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搔搔脑袋瓜,也不敢随便开口,只是傻愣愣的看她秀气地喝汤。

 热热的汤,了她的小嘴,秀的鼻尖上几点香汗,红红的小嘴一动一动的,衬着碗里的清汤绿水,忒煞人好看。

 一股陌生的热意陡地从小肮升起,波涛汹涌、来势汹汹,他吓得蓦地站起,慌张说:“全某想起还有些事要办,姑娘喝完汤,好好休息便是,有什么需要就吩咐店小二,我…我下午再来,全某告辞。”说完风一样地刮出去。

 这厢,裴若衣还没反应过来,瞠着圆圆大眼,张着小嘴,不晓得他在急什么。干麻突然火烧|股的赶着出去?

 怪人!

 这二十几,她简直像只神猪,被人小心翼翼地供着,吃完睡、睡完吃,他不让她出去,她也不想出去,他买了针线给她,她实在睡不着时就绣绣花,做做女红打发时间。

 这里的厨子手艺好,又想着法子给她做昂贵的药膳,她身子胖了不少,甚至比以前还胖了些。许是营养太好,皮肤又变回水光滑,头发也恢复了乌黑滑顺。

 他每都来看她,两人渐渐了,也不再像开始那样拘谨,甚至可以自然的坐下来聊天,从他的口中,她知道他们驼队拉来的货物已经快卖完了,他们现在正在跟商家核帐、做帐本,最多不过八、九,他们就要回张家口了。

 现实很快向她来,她不得不开始考虑以后的问题。

 她肯定是要离开这里的,想进内陆,就必须穿越沙漠,她没盘,也不会自以为是的认为只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安全回到中原。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靠他。

 可他已帮她那么多,她怎好意思再向他开口?

 思来想去,不由得气闷,甩开手中绣到一半的荷包,她半趴在桌上生闷气。

 他不好,他一点也不好,明明知道她一个姑娘家,不好意思向他说这事,他为什么不能主动向她提起?

 当然,她一开始会先矜持的考虑一下,但她最后一定会答应啊!

 傻瓜,大傻瓜,整天就知道对着她傻笑,一点都不知道她的心思。

 红晕漫上白玉小脸,她管不住自个儿的心,开始想起他来。

 那么大一个人,看起来嗓门很大的样子,跟她说起话来偏偏轻声细语,还爱脸红,一看到他一张黑脸一点一点透上红意,他就想笑,他还故意板着脸怕她发现,其实她早就看出来了。

 真是个大傻瓜。

 他啊,还有一双黑夜似的眼睛,温厚稳重,让人不自觉就想靠过去,寻求他的保护。

 别看他长得虎背熊的,其实心比谁都细,又老实,又可靠,和那个空有一身好皮囊的家伙一点都不像。

 小脸垮了下来,做什么又想起那个负心鬼?她以为自己早就忘记许品了,那个满口海誓山盟的骗子,她家出事后,她就没再见他出现过,生怕被她牵扯到似的。

 咚咚咚。一阵凶猛的擂门声把她惊回现实,心儿陡然一喜,想必是那个傻瓜来了,她跳起身,整整头发,快步去开门。

 啊,不对,她猛地顿住快的脚步。

 他从不会这么鲁地擂门,他都是轻敲三声后才问一声“姑娘,现在方便吗?”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敲得那么凶。

 咚咚咚,这次门擂得更响了。

 “娘的,臭婆娘,老子知道你在里面,你赶快来给大爷开门。”一个醉醺醺的男声鲁喊着。

 裴若衣小脸蓦地惨白,她抓着襟口,不自觉倒退一步。

 是谁?外面究竟是谁?要来做什么?她梭巡室内,很快看到绣花竹篮里出来的半截剪刀。

 她快步跑过去,把剪刀紧紧抓起,瞪着轰轰作响的大门。

 砰砰砰。这次改成踹门了,大门一蹦一蹦的,马上就要被踹开。

 “这位客倌,您要住房的话,就请随小的下来登记,别打扰了房里的客人。”

 是店小二的声音,裴若衣悄悄松了口气,但小手还是紧紧握住剪刀。

 “滚,老子知道里面住的娘儿们是谁,她是我们领队买的女人,专门负责陪睡的,今天轮到大爷我,你少管闲事。”

 “敢问爷的领队是?”

 “全佑福。”

 “原来如此。”店小二不敢再管了,怕惹事上身。

 不要啊,拜托千万别走啊…听到店小二渐渐离去的脚步声,裴若衣只觉得一种熟悉的绝望感,慢慢笼罩她的全身。

 “小娘子,别害怕啊,快给你大爷开门。你爷我挣了白花花的银子,只要你伺候得大爷爽快,这银子大爷全赏赐给你。”

 不、不、不!裴若衣使劲摇头,喉咙干哑,说不出一句话。

 “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等老子踹了这门,照样上了你,你休想拿到一个铜钱,开门!”

 轰!轰!轰!大门快支持不住了“你…你…滚…滚、滚开!”嗓音嘶哑地硬挤出几个字,她浑身发抖的举起闪着冷光的剪刀,他敢进来,她就刺死他。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