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贾 下章
第六章
 【第三章】

 “呜呜呜…呜呜呜…娘…呜呜呜…爹爹…”

 全佑福刚回房,就被上娇人儿的嘤嘤啜泣声给吓坏了,他赶紧放下手中的食盘,大步抢到前,半跪在边,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一张答答的小脸哭到涨红,揪着软绵绵的浦被蹭着,被头已了大半。

 见她只是一个劲儿地哭,也不说原因,急得他手足无措,又不敢随便碰她。

 “你是个坏人…你买我想干嘛?”她一边噎,一边防备的瞪他。

 “啊,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要买你的,裴小姐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碰你一手指头。”就怕小姐误会,他赶紧解释清楚。

 “谁会相信你的话?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你和那些坏人都是一伙的,抄我的家,把我爹爹、叔伯、哥哥们下了狱,害我娘气急功心,一命呜呼,我恨你,我恨你,你是个坏人…呜呜…”担惊受怕了那么长一段时间,一旦放松下来之后,裴若衣再也受不了的崩溃大哭。

 “我不是坏人,我绝对不会占你的便宜,我只是想救你而已。”全佑福急得连连摆手,他报她的恩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害她呢?

 “你骗人,若不是想欺负我,干嘛买下我这将死的身子?呜呜呜…娘说过,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呜呜呜呜…”

 “姑娘放心,我就是杀了自己,也不会欺负你,你…你别哭,我找过大夫来看了,大夫说你只是饿坏了,身子没啥大碍,等养好身子,我定会放你自由,你的卖身契也早烧了,你想上哪去就上哪去,我绝不干涉。”

 生怕她不信,他赶紧补充说:“这间房也是小姐一个人的,我晚上绝对不会留宿在这儿。”

 她躲在被子中的小脸出一半,嗫嚅道:“真的?”

 全佑福重重点头“真的。”

 她试探着出一个怯生生的微笑,犹如梨花带泪,震得他心神微颤。

 他勉强拉回心神,强笑道:“我给你带了粥,你起来吃些,好不好?”

 “嗯。”她乖乖点头,一双漆黑大眼饥渴地望向香的热粥。

 他一边扶起她柔弱的身子,一边叮嘱她“大夫说你饿了多时,刚进食时不宜吃多,你别贪吃伤了胃。”

 “好。”她还是很乖,只因他答应给她饭吃。

 她实在是太虚弱了,几乎握不住汤匙,他让她靠在枕头上,一口一口细心地喂她,小心地帮她把粥吹凉,凑到她小嘴边,待她把一口完,他早又挖起了一勺等着。

 她急呼呼吃了十几口,才解了点饥,也有闲暇打量起他来。

 之前在蒙之际,只感觉他像个凶猛的巨人一样可怕,可只要近看细瞧,他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原先觉得凶神恶煞似的一双牛眼,如今只觉得忠厚老实,瞧着瞧着,竟觉出几分熟悉感来。

 她下一口粥,眼珠儿不自在地四下转了转,轻声问道:“你叫什么?为什么来到这里?”

 “我全佑福,我和同伴们从张家口来,拉了些货物来这里卖。”

 他紧紧盯着她,想看她对“全佑福”这个名字的反应。

 全佑福?好熟悉的名字喔,她是在哪里听过吗?

 “你…你干嘛盯着我看?”她又羞又恼地娇嗔着,却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他在失望什么?是嫌她丑吗?

 这怎能怪她?她若不是一路上故意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早就被那些yin\猥恶心的官兵污了身子,她宁愿把自己饿成一副骷髅,宁愿忍着脏臭,几个月不净身子,也不愿遭人玷污,她早就下定决心,若真要逢侮辱,她就是咬破舌了结自己,也绝不苟活于世。

 明白她早已忘了他,全佑福有片刻失落。

 见她一脸疑虑地瞪他,他急忙解释“没、没什么。我只是想,等下吃完粥,要给小姐找条干巾,把发擦一下。”

 听他这样说,裴若衣的脸蛋没来由地一红,她也不作声,别扭着不看他。

 这人说话轻声细气,虽恐伤了她似的,对待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她对他生出一股莫名的熟悉和信任感,怎么也怕不起他来。

 全佑福见她神色不像是在生气,这才敢继续喂她。等她吃了七八分,他自己硬着心,不顾她眼中的渴望,把碗盘收拾好,端到外厅的红木桌上。

 回到她前时,他大手中抓着一条干净的布巾,那布巾在他蒲扇般的大手中看来小得可怜。

 她嘟着嘴巴,一点都不想同他说话。

 他不在意,只是很温柔地微询她的同意“我替你把头发擦干好吗?”

 她姑意等了半天才点点头。她说不好又怎样?她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还不是要任他摆布?

 他轻柔地拢起她有些干枯的长发,长期的缺少养分,她的发尾分叉纠结,他不免又想起昔日她一头丰盈乌黑的长发,有些伤感。

 他用干巾包住她的发,细心地去水气,弄了半个时辰,也不嫌麻烦。

 温柔,似乎跟这个巨人一点都舍不上边,他看起来就是一副力大无穷、合该鲁的样子,可是现下,他一双大手正温柔地替她擦拭发,丝毫没弄痛她,她之前的丫头都没他那么细心温柔。

 沉默,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情在两人间默默回

 “好了。”他把布巾放到一边的矮几上,扶着她纤,让她躺在枕上,替她拉好被子。“你一定很累了,闭上眼,好好睡一觉。”

 直觉他要离开,她有些慌,小手伸出被子,抓住他衣角“你要去哪里?我不准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她眼圈红了红,细声细气道:“我…我会害怕。”

 没注意到自己对他不自觉得撒娇依赖,算准他其实是个温柔的人,让她忍不住想向他使使小子,要他娇宠她。

 说不出来是什么感情席卷了他的心,让他只想宠她,想足她所有的要求,无论是有理还是无理的。

 他迟疑了下,还是握住她小手,把她的胳膊放进被中,向她低声保证“我绝对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这是买卖城里最高级的客栈,又毗邻城守的官邸,没人敢在这里闹事,也不会有人伤害你。”

 “可…我还是害怕。”

 她低咽,有些委屈。她很害怕很害怕,他是这段时间里,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她怕他丢下她一个人,这里又是她完全不熟悉的边夷荒蛮之地,她既没钱身子又弱,甚至不敢跟任何人求救。

 “别哭。”他糙的拇指不舍的拭去她小脸上的泪水“还记得我跑你说,我是和同伴们一起来做生意的?”

 她点点头。

 “我是他们的领队,我不能放着他们不管。你现在需要好好睡一觉,我保证,等你睡醒了,我一定会在这里。”

 “真的?”

 “真的。”全佑福点头,坐到边轻声哄她“我等你睡着再走。乖,闭上眼睛。”

 “好…”她低喃,感觉他温暖暖的大手轻轻覆住她酸涩的眼皮。

 眼睛一闭,疲倦就像是席卷了她的意识,她真的好累好累啊,一直担惊受怕,好久没能睡一顿安稳觉了,现在她可以抛开一切,安稳的睡上一觉。

 因身边始终有一股温暖的视线陪伴着她,包围着她,让她不再害怕。

 全佑福的右脚刚踏进红石客栈的大门,就有人扯着嗓子嚷嚷了。

 “欸欸,我说大牛,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把我们几十个兄弟晾在这里,自己一个人抱着女人跑得不见踪影,你老实代,这三炷香的工夫,你干什么去了?”

 小客栈一层的二十张破烂饭桌,全被驼队的兄弟们占满了,他们未来一个月会住在这问客栈里。

 下午几个拖着领队出去的兄弟,出去没多久便兴匆匆的回来,不到半盏茶工夫,驼队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了,他们向来七情不动、六不沾的领队,在奴隶市场买了个小女奴,有人偷偷跟着领队,回来报告说他带着小女奴去了碱里最高级的客栈。

 老天爷,那家客栈以他们这种身份,可是在门口瞧一眼都不够格,领队竟然这么狠,舍得在小女奴身上花这等大钱?!  m.xZiXS.cOM
上章 巨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