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二十六章
 庄子仪听不下去了,任柯正说再多,她都感受不到凤玦对她有一分情意。

 最后,他给了她一封和离书。

 他不要她、不爱她,这才是真的。

 “我会离开的。”

 “皇子妃…”

 “叫我子仪就好了,我不是什么皇子妃了。”庄子仪由衷的感激柯正“柯大叔,谢谢你照顾我。”

 “唉,皇…子仪,保重。”柯正只能叹息。

 “柯大叔,你不必为我担心,实不相瞒,我一直很希望殿下早放我自由,提前拿到这封和离书,也是我所期待的。”她笑着说。

 是啊,已经没有她能做的事了,她已经不欠他了,她自由了。

 既然已经互不相干了,又何必见他最后一面徒惹悲伤?这样默默离开也好…她一遍遍告诉自己,心却在淌血。

 柯正知道她已经死了心,都拿到和离书了,哪个女人还能死皮赖脸的留下来?

 他摇着头,从衣襟里掏出一包钱袋递给她“这是酬劳,里面有银票。殿下说要谢谢你助他一臂之力。”

 庄子仪一怔。

 怕她不拿,柯正硬给她“拿去吧,一个姑娘家在外凡事都需要钱,用这些钱好好安顿自己吧。”

 她回过神,将钱袋收入袖口,面上依然堆着微笑“也是,有了这些钱,加上我先前存下的银两,就可以盖间房子,租个小店铺卖布偶,生计也不用担心了。”

 柯正看她没有半点推托,很实际的收下钱,不由得对她更心疼几分。

 她表现的愈平静自若,心里就愈痛吧。

 “柯大叔,我得上山接娘,还得跟别庄的人道别才行。”庄子仪记挂的道,要离开庄子里那群人,她心里还真不舍。

 “这是当然的,我会先让人送你上别庄。殿下近不会过去,你就多留个几天,慢慢道别吧。”补了后面这句,是他的私心,要马上赶她走,他也不忍心。

 庄子仪感谢的朝他点了头,然后望向窗口的一片天空。

 她就快得到自由了。

 她想和娘回家乡祭拜爹娘,然后就近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找个好店面做生意,若生意好,她想买下因还债而卖掉的祖厝,她想在有爹娘回忆的那间老房子里生活。

 她相信,她和娘两个人可以过得很好,没错,她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

 她这么告诉自己。

 因为只有这么说,她才能忍住不让眼泪溃堤。

 “殿下,属下已经送她回别庄了,庄姑娘需要几天时间整理。”

 柯正送庄子仪坐上马车后,随即回到皇宫里向凤玦禀报。

 凤玦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着茶,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她看起来怎么样?”

 “庄姑娘很平静,她很快就接受事实了。”

 “是吗?”凤玦喃喃道,眼神空

 柯正忍不住多嘴“殿下,这样好吗?您是不是错过了…”

 凤玦迅速的眯起眼“你在说什么?她已经没用处了,而且这也是她的愿望,本皇子慈悲为怀,提早放了她,对她也是种解。”

 可是你不快乐,你并不是真心想放开她。柯正无声喊道。

 “银票她拿了吧?”凤玦又问。

 “是,庄姑娘很实际的拿了钱,毕竟有钱才能过日子。她说她会找个地方开间小店铺,卖她做的小布偶,相信她会过得很好的。”柯正一五一十禀报,频频在心里叹息。如果真不在意,殿下何必担心她拿到和离书后的反应,又确认她有没有收下他给的钱?到底殿下的心结何时才会打开呢?

 “那就好,好歹她也为我做过不少事,带给我不少乐趣,要是她过得不好,我会内疚的。”凤玦说着,尽力装出一副潇洒的样子。

 他并不爱她,又何必耽误她的青春、让她伤心,放她离开对她比较好,这是他唯一能回报她情意的方式。

 她那么坚强,他相信她会过得很好的。

 接下来,他要专注在大事上,太子既已失势,皇后被急了,肯定会有所动作,他得好好盯着。

 凤玦的眼神倏地转为锐利,强迫自己抹去庄子仪在他心里的影子。

 庄子仪回到别庄后,向下人们说明她和凤玦已经和离的事实,必须尽快搬出别庄,虽然大家在初听到时都不敢置信,喃喃着二皇子怎么这般狠心,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最终大家还是得接受,她也得离开。

 在离去前,她花了几天做了几个老人家需要的贴布,留下一些药方让他们可以到药房抓药,然后和所有人一一道别。

 有好几个人都说想跟她一块走,实在让她哭笑不得,但凤玦毕竟没有亏待他们,在别庄的日子清闲又有月例可拿,日子安稳得很,比跟着她幸福多了,她便没有答应,他们有这份心意就很好了。

 下山后,庄子仪雇了马车,她的故乡在洪福县,搭马车得花三天才会抵达。

 白天她们赶路,晚上投宿客栈,终于在第三天回到了家乡。

 庄子仪迫不及待先去祭拜了爹娘,再回去看早已卖掉的祖厝,她虽然打算买回房子,但也要现任屋主有意卖出才行,说巧不巧,房子正在拍卖,庄子仪很是心动,但价格翻涨太高,远远超出她爹生前卖出的价钱,凤玦给她的银票不够用,她只能着急的干瞪眼,就怕被别人先行买下。

 没想到过了几后,屋主从外地回来,知道她想买房子的原因,竟自愿降价,说是被她的诚意给打动,让她欣喜不已,总算成功将房子买回来。

 接着,庄子仪开始找地方摆摊子,毕竟开店并不是件简单的事,她遂想着在开店前先摆摊子累积顾客。

 她在回乡之前早做好觉悟了,自己从一个商家小姐沦落为青楼女子,攀上二皇子后又被抛弃,已经名誉扫地,她这一回乡,肯定会惹来更多难听的闲言闲语,想在故乡安生立命自然不会那么容易。

 但她没想到只是想摆个摊子竟比登天还难,她已见过好几个地主都不愿让她承租,而且态度非常不客气,好似她有多么污了他们的眼;就连她想放东西在别人的铺子里寄卖也不行,那些铺子的老板娘看到她就当她是狐狸,恨不得她赶紧走,几乎要断了她的生路。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在她一连碰了几次壁后,居然有人主动说要将自家店门口的位子租给她摆摊,还说他是她爹以前的老客户。

 那位老客户开的是饭馆,她的摊子就设在饭馆外,人来人往的,不少客人吃完饭后会顺便光顾,渐渐累积出一些名气,甚至有些大手笔的客人会一次全部买走,让她暂时不必烦恼生计。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又有一连串好事发生,像是有地痞氓上门要收费,第二天就听说被官府捉了起来,也有觊觎她美貌的男人不停来扰,但没多久就会自动消失,几次下来,仿佛任何麻烦事都会离她远去,让庄子仪觉得自己运气真好。

 今,她的货也全卖光了,得以提早回去休息。

 崔嬷嬷欣慰的频频拭泪“一定是老爷和夫人在保佑小姐。小姐才能一回来就买回祖厝,而且什么麻烦事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摊子的生意也愈来愈好了。”

 “是啊,一定是爹娘在保佑我。”庄子仪槌了槌酸疼的手臂。其实她心底一直有种感觉,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人在帮助她,但或许只是她的错觉也说不定。

 “小姐,你真是辛苦了。”

 听到娘冒出这句话,她抬起头笑了“娘也很辛苦,很会招呼客人呢。”

 “小组,你还忘不了吗?”

 “什么?”她一怔。

 崔嬷嬷叹道:“小姐,其实你很喜欢二皇子吧?回来后你总是心不在焉,有时心思不知飘到哪去,虽然在笑,但都笑得不由衷,你当我老了,看不出你的心意吗?”

 庄子仪微启,像是想反驳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垂下了失去光彩的眸。

 娘不愧是看着她长大的、最了解她的人。

 “小姐,在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二皇子突然会给你和离书,期限不是还没到吗?虽然我老觉得二皇子不好,可是若小姐是真心喜欢二皇子,就不要轻易和他分开…”

 “娘,你放心,我没事的。”庄子仪安慰似的绽开微笑。

 崔嬷嬷看了更心疼,伸手抚摸她变得痩削的脸庞“小姐,你怎么都不哭呢,这样一直笑着,不会太辛苦吗?”

 被这么一问,埋在庄子仪心里头的酸楚一股脑儿冲上,令她双眼微微泛红。

 但,最后她只是苦笑“再怎么辛苦,日子还是要过啊,每天每天,我都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我想打起精神过日子,而不是一直活在伤心中。”

 其实她的心已经代替她哭过好几百遍了,总是在夜里痛,因为太想念那个男人而痛着。

 想着他有没有怀念她做的五彩鲜子烧,想着没有她陪着他会不会又开始作恶梦,但或许,他现在一心只想扳倒皇后,从来没有想起过她。

 她想,日子久了,也许就不会心痛了吧,一个月忘不了,那么两个月、三个月,或一年、两年以后,应该就会忘记他了吧?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