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二十四章
 【第八章】

 皇后来了,皇上听闻消息也赶来了。

 太子强掳二皇子妃玷污,又将杀掉的宫女埋在墙后,这是何等丑事!

 “简直一派胡言!太子品良好,优秀绝伦,他万万不可能这么做。”皇后听了凤玦的指控后大为震怒,也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大概猜得出儿子不改,连凤玦的女人都敢动,才让人有机可趁,惨遭算计。

 十王爷凤泽向来和凤玦关系亲密,五皇子凤瑄跟太子有心结,拉着八皇子凤瑛朝凤玦靠拢,这几个大臣也都是助凤玦返回皇宫的人,没想到他们竟连成一气来陷害她儿子。

 她一直都怀疑凤玦的风是装的,不敢对他掉以轻心,现在足以证明她的猜测没错。

 早知道派人试探他身手时就该直接杀了他了事…不,应该在他一回到皇宫时就大胆的除掉他,而不是怕他死于非命会让皇上起疑再生风波,而容忍他的存在,她实在悔不当初。

 凤琩对皇后向来是又爱又畏惧,一被皇后狠瞪,立即脸色发白的澄清“母后,是那个女人勾引我的。”

 凤玦闻言然大怒“太子怎么说得出这种颠倒是非的话。”

 “太子后面有好多宫女的魂魄…”庄子仪适时跳出来,声音发抖,像是害怕般半躲在凤玦背后。

 “二皇子妃,你太放肆了,居然敢在皇上面前胡言语。”皇后充满威严的瞪着庄子仪,高声怒斥,再转而对着皇上说道:“皇上,您别听信她的说词,这是二皇子的阴谋…”

 “皇后娘娘后面也有,她说她是樱贵妃,她死得好冤,跟着你好多年了。”庄子仪文弱的声音又从凤玦背后传出。

 樱贵妃?!

 这话让在场的人无不哗然,凤淳更加怀疑的盯着皇后。

 皇后冷静的道:“皇上,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啊,铁定是二皇子教她的。”她装出一副失望的模样“本宫不懂,太子平对二皇子那么好,今天还在大殿上为他说话,为什么二皇子要恩将仇报,毁损太子名誉,还意指本宫杀害樱贵妃…皇上,这种诬蔑臣妾不能接受。”

 凤淳陷入了两难,叹息地道:“那皇后要朕怎么做?要不这样吧,干脆到密室里查个清楚,这样真相为何就能一清二楚了。”

 皇后满意的点头“皇上睿智,但要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就代表二皇子存心陷害太子,有意谋取太子之位。”她狠戾的瞪向凤玦,却发现他朝自己出冷笑,一副有成竹的样子。

 皇后心里打了个突,总觉得他太有自信了,难道…不,不可能的…

 “不!不能进密室!”凤琩闻言惊叫出声,神色极为不安,额上汗不止。

 “为什么不行?莫非里面真有什么?”凤淳疑心大起。

 凤琩什么都答不出来,只能求救般的望向皇后,皇后脸色大变,这才知凤玦的自信不是没来由的,这孩子真的瞒着她做了什么事。

 但现在醒悟已经太晚了,儿子的反应太启人疑窦,皇上也说要查个清楚,君无戏言,她无法阻止皇上打开密室。

 当密室打开,侍卫搬出一具具宫女尸体时,皇后面如死灰,凤琩更是崩溃的跌坐在地。

 “皇上,里面有好几具尸体,都是失踪的宫女没错,且身上都有鞭痕。”

 那间密室经过特别设计,里头冷得仿佛冰窖,尸体久置其中依然没有腐坏迹象,凤璟也才能够瞒得了众人这么长一段时间。

 皇后力挽狂澜,苦苦哀求道:“皇上,人不可能是太子杀的,一定是二皇子陷害太子,想将尸体藏在密室里嫁祸太子。皇上,您要明察啊。”

 凤淳一脸震怒,狠狠瞪着她和凤琩“朕会亲自审问太子!”

 凤淳暂将凤琩关在一处宫殿,派了侍卫严密看守,打算隔天一早亲自审问,这段时间不准任何人探视,连皇后也不行,就怕他们母子俩有机会串供。

 此事若定罪,凤琩就会失势,更糟的情况是被废了储位,这对皇后一派而言是致命的一击。

 计划可说是一举成功,庄子仪真高兴帮上了凤玦的忙。

 只是,为什么她全身会那么热,‮腿双‬还发软…她发烧了吗?

 她拚命撑着,直到踏出东宫终于撑不住了,全身瘫软往下滑。

 “子仪!”凤玦从背后扶住她,这才发现她体温很高,摸摸她的额,更是烫极了,她的脸蛋也呈现不自然的红,似乎很难受。

 “殿下…”庄子仪呢喃着,眼神离的看着他,像小猫咪般偎进他口磨蹭,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这么做。

 凤玦想起她刚才也有过类似举止,惊觉到情况不对。

 “仔细想想,你在太子寝宫里吃了什么?”他摇晃着她的肩膀,此举惊动了与他同行的凤泽和柯正,而凤瑄和凤瑛已先行离开。

 “我没有喝酒,只喝了点茶…”庄子仪被摇得回过神,心顿时一惊,莫非她的身子会变得那么奇怪是因为喝了茶?“可是我有盯着看,那茶水没有经过他的手,是宫女煮的。”

 太子到底给她喝了什么?

 闻言,凤玦、凤泽和柯正都脸色凝重,知道她肯定是被下了药,她生单纯,想瞒过她下药,方法多的是。

 真是卑鄙!凤玦在心里咒骂凤琩。

 此时的庄子仪已经全身无力,瘫倒在他前,他迅速打横抱起她。“快传御医来。”凤玦快步将她抱回自己的寝宫,让她躺下休息。

 “好热…”庄子仪热得受不了,脑袋一片混沌,伸手便想开领口。

 “不行。”凤玦扣住她的手制止。

 庄子仪的眼神短暂恢复清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简直羞得想咬舌自尽。

 御医很快来到,替她诊了脉。“这是千里红,是种药,药效很强,宫里没有解药,得到宫外找。”

 果然是药!

 凤玦眼神冰冷“要是没有吃下解药会如何?”

 “要是没有吃下解药,又获得不了纡解,便会心脏暴毙而死,可谓是恶毒至极,唯一的方法就是**。”

 凤玦握紧拳头,额冒青筋“那要怎么暂时解除她的痛苦?”

 御医表情困惑,他们不是夫吗?为什么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还是二皇子力有未逮…他不敢多问,看得出来二皇子十分愤怒,已经快杀人了。“可以让皇子妃浸浸冷水,让她舒服一点,但不宜拖过半天。”

 御医说完,凤玦挥了挥手要他退下。

 柯正靠过来道:“殿下,皇宫内没有解药的话,属下马上派人到民间的各大医馆找,会尽量赶在天亮前回来的。”

 柯正领命离开后,凤泽气愤的道:“凤琩真是太恶毒了,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一个弱女子。在解药找到前,你打算怎么做?”

 凤玦望向躺在上的人,拧着眉道:“还能怎么办,先用冷水帮她解热,撑到柯正回来。”

 凤泽点点头,先行离开,不一会儿,寝宫里只剩凤玦和两名服侍的宫女。

 他命人准备好加入冰块的冷水,亲自替庄子仪去衣物,仅剩薄薄的单衣和裹裙,慢慢让她泡入水里降温,然后让一名宫女拿着勺子从她肩膀倒下冷水,另一名则用布包着冰块帮她冰敷,消除脸上的红肿。

 这一晚,他原本想就这么让她熬过去,但显然没办法,她脸上的红肿是消退了不少,但体温仍旧很高,额际不断沁着汗水,息声也不断,模样极为难受。

 庄子仪受不了了,纵然浸在冰冷的水里,但她体内就像烧着一把火,热得她忍不住拉开单衣,出半个香肩以及粉紫的肚兜。

 见状,凤玦蹙紧眉头。

 “二皇子,还要放冰块吗?”宫女问道。

 再放冰块的话会冻伤。凤玦想了想,命令道:“不了,出去吧。”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