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二十二章
 凤泽看他反应奇大,温润如玉的脸上带有狡黠“真的?可是你们感情不是很好吗?我问下人,都说你们俩很恩爱,成天腻在一块,你也非常宠她。我还听柯正说你们已经同共枕了,你很爱吃她做的五彩鲜子烧…”

 “那只是…”他顿了下,没好气的道:“那没什么,我只是将她当成宠物,多宠她一点,她也会忠心一点。”

 见他否认,凤泽忍不住叹了口气“你真的没有爱上庄姑娘吗?其实也不见得要找她。玦,其实我和柯正都希望你放下樱贵妃的死…”

 “就这么决定了,这美人计非她莫属。”

 听凤玦果断的下了决定,凤泽大为吃惊“你说什么?!”

 此刻,凤玦狭长的眼眸已布满森冷,他角一勾,无情的道:“养着她这个皇子妃那么久,总算有让她发挥的时候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天,太子喜欢她是好事啊。泽,你说只要有她在,这计划一定能成功,那就非得她去不可了。”

 凤泽没想到原是想出他的真心,却演变成如今的局面“玦,你别赌气。”

 “赌气?”凤玦的表情十足轻蔑,语气拔高“我忍耐了七年,就是在等扳倒皇后和太子的机会,我已经等得太久了。再说我当初之所以和她做易,也是看上她有几分姿,往后好替我办事,既然她能有用武之地,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这一刻,凤泽突然看不清凤玦真正的心意了。

 此时的他眼底充满恨意,完全看不出对庄子仪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你真的决定这么做?”

 凤玦说得毫不在乎“当然,这个美人计是你想的吧,你向来足智多谋,我相信你,就这么做吧。”

 他怎么能犹豫呢,一开始他就是因为有利可图才和她做易的,若要替母妃报仇,他不能错过这个绝佳机会,只要成功就有可能一举拉下皇后,他必须利用她。

 “玦,你不后悔?”

 “后悔什么?我和她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当初我从青楼将她救出,等同拯救了她的一生,现在换她帮我的忙了。”凤玦冷笑。

 对,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关系,他不需要对她心存愧疚,不需要有任何多余的感受,他只要专心想着报仇这件事就好。

 凤泽看他意志坚决,试着做最后劝说“虽说不会真的让庄姑娘陪寝,但是太子为人很卑劣,很难说他会使出什么手段庄姑娘就范,你就不怕…”

 凤玦打断他“既然不是真的要她陪寝,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泽,得为大局着想,她只是颗棋子。”

 她并不重要。凤玦一遍遍这样说服自己。

 昨晚和她一起看的美丽烟火、她为他做的五彩鲜子烧、他抱着她入眠、嗅闻她身上的茉莉香气,她削萝卜逗得他大笑…所有曾经她带给他的愉悦回忆他都得忘记,他不能沉溺、不能心软,他只能想着报仇这件事。

 对,她是颗棋子,受他利用的棋子,这是她与他做易必须付出的代价。

 他要报仇必定要摆上她这颗棋子,只有夺得那至高的位置才是最重要的事。

 将!

 外面冷不妨传来瓷器碎裂的清脆声响,两人同时望向门口。

 “皇子妃,你怎么在这儿,皇子妃,你别动,小心别踩着了,我去叫人来清理。”是柯正的声音。

 他这一喊,让凤玦的心陡然一震,陷入紊乱思绪。

 难道…都被她听到了?

 下一刻,房门被推开,庄子仪站在门口,在她脚后方有碎了一地的盘子和糕点,她率先踏进房,脸色苍白得像快晕过去。

 她充满歉意的朝凤泽颔首“十王爷,真对不住,我本来想说您爱吃甜食,才会到厨房端一些来,没想到都摔到地上了…”

 接着转头望向凤玦,她瓣颤了颤,脸色更白了,却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殿下,我…我都听到了,我很愿意帮忙,我说过,我会让殿下尽情利用我的,直到你我不相欠,我一定会完成这个任务,让殿下你满意的。”

 每次十王爷一来,他们总会进行秘密谈话,她知道分寸,所以送点心来时都会先敲门,获得允许才进来,没想到今天她刚走到门口,就意外听见十王爷要用她行美人计,还探问起凤玦对她的感情,让她忍不住停下来偷听,没想到…

 她大受打击,在听到那些话的当下,她的心立刻碎成片片。

 果然,他们之间的美好及甜蜜就如同那场美丽的烟火般,顷刻消逝。他昨晚要她叫他凤玦,命令她唤了一次又一次他的名字,让她幻想他们就像一对真正的夫,这种种终究只是一场美梦。

 她什么都不是,只是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

 他并不爱她,心里也没有属于她的位置,是她自己忘了他们之间只存着易这件事。

 可悲的是,就算他对她无心,她仍愿意为他做任何事,甚至没有一丝委屈。

 当他提起他的母妃是被皇后杀死时,她早该猜到他会想报复皇后,他一直神秘行事,肯定是在进行什么缜密的计划,只是她一直不愿意深入去想,因为夺取太子之位是很危险的事,她担心他将会背上逆谋之罪,更可能丢掉性命。

 但倘若他真的想要报仇,想要那个位置,那么她愿意不惜后果助他一臂之力。

 因为…她爱他也心疼他。

 比起太子对待百姓的骄矜傲慢,对一个孩子有着慈爱之心的他更适合当未来的皇帝,她是真心想为他夺得那个位置,就算他不爱她也无所谓。

 凤玦万万没想到庄子仪会听见刚才那番话,来自左的心跳声愈跳愈快,使他焦躁、难以呼吸。

 他清楚看见她苍白无血的脸蛋,那悬在角悲凉的笑更让他的心像被什么刨着,难受不已,此时的他眼底带有几分挣扎,心中天人战。

 殿下,我…我都听到了,我很愿意帮忙,我说过,我会让殿下尽情利用我我一定会完成这个任务,让殿下你满意的。

 他的耳边一遍遍回着她说的话,但下一刻,凤玦的挣扎全数消失,薄一掀,语气冷淡无起伏地道:“很好,既然你心甘情愿,那么就好办了。”

 选择复仇的他内心被巨大的阴影笼罩住,眸底一片冰冷。

 太子的生辰很快就到了。

 当天,凤玦带着庄子仪进宫,凤泽也随行。

 由于是花魁出身,是以宫内多数人都以为她会盛装打扮,但她却着一袭白衣,清丽绝伦,宛如仙女下凡,颠覆了他们的主观,而且她和潇洒俊美的凤玦站在一起匹配得很,可谓是金童玉女。

 庄子仪第一次进宫,免不了震慑于它的金碧辉煌,但她子沉稳,情绪不显于外,表现得落落大方,让接待的太监、宫女们对她赞许有加。

 进了大殿,她早事先学习好宫中礼仪,一见到皇上、皇后也不慌张,举止得宜,回话时分寸拿捏得很好。

 在她的印象中,皇上的相貌和凤玦有几分相似,只是年纪大了,添了白发,也有几分福态。

 皇后是个美丽又雍容华贵的人,纵然有点年纪,但保养得很好,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她笑起来也很温柔,实在看不出来是心狠手辣之人,但皇后那双温柔的眼眸偶尔会迸出犀利光来,让她直觉知道皇后不好对付。

 一落坐,庄子仪立即感受到凤琩的视线,脸蛋略显僵硬。

 打从第一次见到太子,她就对此人深感厌恶,要她假意和他共度一夜、独处一室,说不害怕是骗人的,但既然都做好决定了,她就只能按照计划完成任务,不能退缩。

 他会保护她吗?

 望着坐在身边的凤玦,此时他正不停地为她布菜,表现出和她很恩爱的样子,她却看不出他有几分真心。

 都是在演戏吧,她对他来说只是颗棋子,他怎么可能会担心她。

 席间气氛诡异,先是凤琩为凤玦说话,想缓和皇上和凤玦的关系,皇后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但看得出来对儿子的行为很是不满。

 再来是凤玦和凤淳这对父子,凤玦说话不知收敛,再度惹恼凤淳,这之后两人几乎没什么互动。

 庄子仪看到了太子得意洋洋的嘴脸,以及皇后表面上温柔,却不知在盘算着什么的眼神,她默默用着精致的膳食,知道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