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魁成妃 下章
第十七章
 【第六章】

 三天后太子送了一份礼物到庄子来。

 凤玦正在书房忙着要事,便由庄子仪去接收,当她看到送来的是十个容貌丽、体态妖娆的美人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皇子妃和殿下感情正好,太子居然送美人给殿下,这怎么行。”

 “是啊,怎么能让这些狐狸破坏人家夫感情呢,太子真是…”

 “嘘,不能批评当朝太子呀。”

 “怕什么,他又不在。”

 下人们不满的议论着,有的都快吵起来了。

 “皇子妃,这该怎么办?”小翠也忧心不已。

 庄子仪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看着这一个个长得比她漂亮也比她娇的美人,竟觉得有点碍眼,心里也泛起莫名的酸涩,让她很不舒服。

 如果是凤玦,他会收吗?

 怪了,她干么烦恼?她又不是他真正的子,而且既然是太子送的,他们也不能不收下。

 庄子仪抛去心里的疙瘩,落落大方地道:“既然是太子的好意,当然要收下。”

 下人们对此颇有微词,但毕竟是太子赏赐的,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皇子妃,那要让她们待在哪儿?”

 这倒是问倒了庄子仪,她思忖了会儿道:“带她们到主院等着吧。”

 让凤玦自己去费心吧,说不定他会乐不可支呢!她有点赌气地想。

 “小姐呀,怎能让她们登堂入室进主院,你这主母会没有威严的,在下人面前也会没面子。”崔嬷嬷将她拉到一旁劝道。

 威严?面子?庄子仪轻笑“娘,那都与我无关不是吗?”娘已经忘了她和凤玦是假成亲吗?

 “对了,今天我睡偏院。我怕吵,耳子清静点。”她下了决定,他爱怎么玩就玩去,她眼不见为净。

 当晚,庄子仪在庄子里最清幽,也就是离主院最远的偏院住下。

 凤玦今天很忙,晚膳是在书房里用的,以至于下午过后,她都没见到他的人。

 这时候他回房休息了吗?见到那些美人的反应如何?庄子仪一边着布偶,一边分心地想,险些被针刺伤手。

 她搁下手上的针线和布,拍了拍脸打起精神,再重拾起针线制。

 这时,房门咿呀一声被推开,庄子仪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皱起眉头。

 自己早让娘和小翠去休息了,这时间谁会来?她朝房门一看,就见凤玦踏了进来,不吓了一跳,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凤玦便甩上门朝她大步走来,脸上带有愤怒。

 “庄子仪!你居然让那些女人去我房里,搞得我房间里都是脂粉味,臭死我了!害得我已经沐浴过了,还得再沐浴一次消除臭味!而你呢,闯了祸竟躲在偏院里,还挑了最角落的一间厢房…”骂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瞪着她桌上的针线活。“你在做什么?”

 庄子仪听着他的责骂,心里却为他丢下那些女人,选择来到她房里感到窃喜,而且他没说谎,身上真的没脂粉味,头发还略,带着沐浴完的清新,让她不连说话的语气都轻快起来。

 “殿下,我在布偶,月底要货。”

 凤玦不悦地沉下脸“你急着做这些小玩意赚钱,是想着被我休了以后,带着这些钱去找你的心上人,两人一起开间小店铺吗?”

 “心上人?小店铺?”庄子仪楞住,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凤玦对上了她茫然的表情,总算明白了。“你骗我!娘子,你说谎的技巧真是愈来愈好了。”他讽刺地道。

 庄子仪终于想起她那位“心上人”了,顿觉尴尬,无法辩解的垂下脸蛋。

 “我决定了,今晚我要在这里睡。”

 “什么?!”她吓得花容失的抬起头。

 看到她这副惊恐样,凤玦可得意了,谁教她要骗他。

 “娘子,为夫那么想和你重修旧好,和你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恩爱日子,你却把我推给那些女人,害为夫好伤心,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的真心真意,我得再做些什么弥补你,所以今晚我们一起睡吧,一起睡感情才会好。”他极不正经又气地。

 “你疯了!不行!”她真不知他在说什么疯话,她怎么可能跟他同寝,而且什么叫作他的娘子,还自称为夫,他是在太子面前叫上瘾了吗?

 “为了证明我只爱娘子你一人,明天我会将那些女人转送出去。”

 庄子仪听了简直难以置信“你要把那些女人转送出去?可是那是太子送的,会不会得罪太子?”

 凤玦撇撇“我疯了才会把那些蛇蝎美人留在身边,她们可都是细作啊,哪天我怎么被出卖的都不知道。”

 “细作?!”她吃惊的说。

 凤玦脸色一绷,他不小心说太多了。“别问了,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庄子仪不由得想起他在太子面前演的那场戏,似乎是故意在太子面前表现模样,还有太子宣称有刺客闯入庄子,派人搜查庄子的动作,也让人觉得有深意,接着她又想起他遭刺客暗杀的事,全部联想起来,有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海里形成。

 “殿下,难道是太子派人刺杀你的?”

 凤玦楞住,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

 看到他的表情,庄子仪知道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继续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你是为了要消除太子对你的戒心,才要伪装风、弄得声名狼藉吗?”

 自古以来,皇子们互相残杀都是为了争夺王位,除此之外,她想不出凤玦自毁名声的理由。

 凤玦内心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但他接着抿一笑,轻佻的勾起她的下巴“娘子,你在说什么,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的吗?上次我还提议你和我共度宵呢。”

 “那是故意逗我的。”庄子仪截断他的话,极肯定地道。

 凤玦瞪着她,她在说什么?

 “殿下,你说刚才那些女人身上的脂粉味很臭,害你又沐浴了一遍,那么你又怎会喜欢满身脂粉的青楼女子?况且殿下如果真的对我有心,早就有动作了,这段日子里,殿下对我其实很规矩,从没有越界。殿下,我上次那些话并没有说错,我都说对了吧?”她一鼓作气说完。

 虽然不知戳破他的面具会有什么后果,他又会有什么反应,但她就是想忠于自己,说出她所了解的他。

 她看到的他、认识的他并没有那么糟糕。

 凤玦蹙着眉,所有震惊都无法掩饰的写在脸上,他冷不防地大笑出声,让庄子仪吓了一跳,连忙捂住口,不明白他怎么笑成这样。

 凤玦笑完后,眸光深沉又复杂的看着她,终于承认“真厉害,都被你看穿了。”

 庄子仪没接话,知道他话还没说完。

 “听过我的事吧?我和母妃在七年前受人陷害,被父皇贬为平民,逐出皇宫,母妃命薄,一出宫没多久就遇上土匪,为保护我而死在土匪手上,但真相是,那些土匪是当今皇后派刺客伪装的,我母妃是被皇后害死的。”

 庄子仪心一惊,没想到幕后主使者竟是皇后?

 凤玦又掀,眸底迸出汹涌的恨意“虽然后来我和母妃洗刷了冤屈,我也得以抱着母妃的骨灰重返皇宫,但没有证据指证一切是皇后所为。皇后很狡猾,找了替死鬼担了罪,查不到她头上。她杀了我母妃还不够,见到我回宫,就一直探我的底,我房里那些女人应该是皇后送的,太子重视名声,喜欢在我面前扮演好皇兄的角色,好突显他优秀又高高在上的地位,不会做这种事。”

 他自嘲一哼“为了活命,我得让皇后深信我不会威胁到太子,只好装成风倜傥的公子哥,天天连花丛,还真是窝囊啊!”说完,他耸耸肩“好了,你都知道了,既然足了你的好奇心,以后别再问了。”

 他真不明白他为何会对她说这些,大概是被她那双澄澈的眸看透了真相,而她又句句一针见血的戳中他的心,让他想为这几年来的忍辱负重找个出口宣。  m.XziXs.coM
上章 花魁成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