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五十章 惯坏了(全书终)
 宋舟有时候真的特别佩服林荫的脑回路,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之外大概不会有第二个人说杨堔喜欢他了吧。

 “啊…我怎么不健康了啊。”

 林荫撇撇嘴,有些委屈。

 她这只是合理的推测啊,哪里不健康了。

 宋舟头也没有回头,说:“之前我和杨堔说过,我们的孩子定娃娃亲。”

 “哦…这样啊。”

 林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她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再一次开口向宋舟求证。

 “不对啊,那万一以后我们都生了女儿或者都生了儿子怎么办啊?同--恋不能结婚的!”

 宋舟:“…”谁能告诉他,林荫到底在想什么?

 二十多年了,这还是宋舟头一回摸不清楚林荫的想法。

 她脑袋里装得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为了终止这个话题,宋舟没有再说话。

 得不到回应,林荫就继续低头玩儿手机了。

 累了一天,回到家自然是倒头就睡的。

 林荫本来以为,拍婚纱照就够费劲儿的了,后来她才知道,整个结婚的准备过程都很累。

 从这一周开始,每一个周末林荫都会因为结婚的事儿忙活,有时候比上班还累。

 **

 林荫和宋舟领证的那天,北京的天气出奇地好,阳光明媚,久违的蓝天都出现了。

 他们两个走进民政局,林荫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啊…宋舟,怎么办,我好紧张啊。”

 宋舟捏了捏她的手心“别紧张。”

 他们两个人循着牌子找到了结婚登记处,按照程序一步一步地写了申请、递了各种各样的证件。

 拍照的时候,宋舟总算是摘了眼镜。

 林荫看着他摘了眼睛之后的样子,着他的脸夸他。

 “啊,宋舟你眼睛好大,好可爱啊。”

 宋舟:“…”…

 结婚证,九块钱。

 领证很容易,不到半个小时,宋舟和林荫就变成了合法夫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林荫突然看着结婚证嚎啕大哭。

 宋舟被她吓了一跳。

 他搂住林荫的肩膀,关切地问她:“哭什么。”

 林荫鼻子,抬起手抹了一把泪:“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想哭。这么多年了,我最后还是嫁给你了。”

 宋舟但笑不语,拽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车上。

 上车之后林荫还是哭得停不下来。

 女人嘛,这种时候难免会矫情,宋舟是可以理解的。

 他没有安慰林荫,由着她哭了一路。

 …

 到家之后,林荫就回卧室睡觉了。

 宋舟打开电脑,从摄影师发来的原片里挑照片。

 两千多张照片里选几百张,真的是个体力活儿。

 不过,宋舟很快就选出来了。

 因为快中午了,他得赶紧给林荫做饭。

 因为他们两个人都上班,平时很少在家里吃午饭,宋舟也很长时间没给林荫做过饭了。

 他曾经说过,他绝对不会让林荫过和别人一样的生活。

 他不会让她洗衣做饭,所有的家务活都由他来做。

 这些话宋舟一直没忘记。

 现在他们真的结婚了,他要像个男人一样履行自己的承诺。给她最好的。

 宋舟走到厨房,关上门儿,先把米饭蒸上,然后就开始洗菜、切

 宋舟从初中就开始学着做饭了,因为那会儿林荫经常跟他说,会做饭的男孩子有魅力。

 因为她喜欢,宋舟才开始学的。

 花了一个多小时,宋舟总算是把一顿丰盛的午饭做出来了。

 …

 林荫是闻着香味儿醒来的。

 醒过来之后,林荫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响。

 她很自觉地穿了拖鞋下,循着味道走到了厨房。

 看着餐桌上摆着的菜,林荫眼睛都放光了。她做了个深呼吸,一脸享受地闻着饭香。

 “洗洗手,吃饭吧。”

 宋舟看着林荫两眼放光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饿了。

 林荫重重地点点头,颠地跑去洗手了。

 最近,她好像越来越幼稚,也越来越蠢了。

 宋舟看着林荫的背影,笑着感叹。

 一顿饭吃得很,林荫觉得自己都要幸福死了。

 她知道,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像她一样享受这样的待遇。

 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像她一样碰见宋舟。

 **

 午睡的时候,林荫钻到宋舟怀里,死活都不肯出来。

 整个人贴在他身上,就跟个树袋熊似的。

 宋舟被她这么贴-着,没一会儿就有了反应。

 他摁住林荫的,沉声命令她:“不准动了。再动我要疯。”

 “好吧…那我们来聊天儿吧。”

 林荫傻傻地笑着“我居然嫁给你了诶,宋小舟。我觉得自己跟做梦似的…”

 “果果姐姐是做梦都想嫁给我么。”

 宋舟用手指着她的头发,笑着问她。

 “不是啊,就是觉得不可能嘛。我居然嫁给了一个比我小三岁的人,嘿嘿…”“心理年龄最起码比你大十三岁。你有理由反驳么。”

 林荫被宋舟问得愣住了。

 好半天,她才摇摇头:“好像…没有。”

 “嗯。所以你应该叫我宋舟哥哥。”

 说到这里,宋舟捏住林荫的下巴“来,叫一声。”

 林荫“哼”了一声,想都没想,抬起脚来踹了宋舟一下。

 “我才不叫,你别做梦。”

 “不过…宋舟,我真的有点儿好奇诶。”

 林荫看宋舟脸色不太好,便赶紧转移了话题。

 她将头靠在宋舟口处,很认真地问他:“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啊?你喜欢我哪里?”

 喜欢她哪里?

 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宋舟,之前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后来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终于得出了答案。

 只要是林荫的,他就喜欢。

 她别扭的性格,她的无理取闹,她的矫情和小脾气,他都喜欢。

 为什么?

 因为他小时候被人欺负,永远都是林荫挡在他前面的。

 他想吃冰儿的时候,是林荫从她的存钱罐里拿钢镚儿偷偷给他买的。

 他在学校没生字本,是林荫满头大汗给他送到班上的。

 他生病是林荫喂他吃药的,他骑自行车是林荫教他的。

 他们两个的回忆,说都说不完。

 …

 想起来小时候的事情,宋舟的眼眶有些酸。

 沉默了良久,他才开口。“你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么。你为我做过的。”

 林荫摇摇头“好像不太记得了。”

 她小时候还为宋舟做过事情吗?

 她怎么记得自己做的最多的事儿就是为了他打架啊…这么丢人,还是别说出去了。

 “但是我都记得。从你第一次为我打架开始,我就告诉自己,长大了一定要和你结婚。”

 宋舟说“你挡在我身前十年,我便用我接下来的人生护你在身后。”

 林荫从来都不知道,作为一个理科生,宋舟竟然能说出来如此文绉绉的话。

 听得她满身皮疙瘩的同时,眼泪又不争气地出来了。

 其实,姻缘这个东西,真的是从一出生就订好了的。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会和老天认为的那个良偶度过余生。

 **

 林荫和宋舟很快就来了他们的婚礼。

 婚礼上,他们曾经在胡同里的邻居都来了,看着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没完。

 大多数人都说,从小就觉得他们两个般配,女大三抱金砖,宋舟以后肯定要发达了。

 对于这些话,他们两个人都是一笑置之的。

 他们都不是贪心的人,也不奢求自己的以后有多么辉煌,只要两个人把日子过好了,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结婚的这天,孟经纬和徐谦都没有到。

 但是,林荫收到了他们两个的短信。

 孟经纬说,他决定和家里介绍给他的那个女孩子试一试。

 徐谦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四个字:新婚快乐。

 冷淡得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朋友。

 对徐谦,林荫一直都心存愧疚,因为她的自私,白白浪费了徐谦两年多的时间。

 …

 婚礼当天晚上,林荫在卫生间吐得昏天黑地。

 宋舟看到她这个样子,既担心又兴奋。

 他知道,林荫很有可能是怀孕了。

 第二天去医院做检查,结果也是这么显示的。

 林荫已经怀孕四十九天了。

 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宋舟终于体会到了那种为人父的激动。

 孩子还没有成形,他就每天抱着林荫的肚子说话了。

 林荫没怀孕之前就不用做任何家务,怀孕之后更是什么都不用自己动手了。

 想吃水果的时候宋舟基本都会切好了给她端过去。

 林荫经常自我调侃,比慈-禧太后的架子都大。

 这么小心翼翼地呵护了八个多月,孩子终于是出生了。

 是个女孩子,很可爱,一出生就能看到双眼皮。

 林荫这一胎生得顺利的,没有特别疼。

 林荫坐月子期间,宋舟基本每个礼拜都会请两天假在家陪着她和孩子。

 **

 女儿越长越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和宋舟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孩子的名字是林荫取的,宋妍萌,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她只是希望女儿以后漂亮一点儿,可爱一点儿。

 宋舟对小萌萌那叫一个疼,只要一回家,一定会抱孩子。

 任由孩子在他身上踩来踩去跑来跑去,一点儿怨言都没有。

 林荫怕他把女儿惯坏,总是忍不住说他。

 “你别总是这样惯着她啊,把她惯坏了怎么办…”

 林荫一脸愁容“惯坏了以后没人敢要了。”

 宋舟不以为然地笑。“惯坏了才好,太懂事儿的话,以后就没人疼了。”

 林荫说不过宋舟,每次和他辩论都会毫无悬念地输掉。

 更过分的是,宋舟每次都能把她给说服…

 这次也一样,他这么一说,林荫还觉得有道理的。

 …

 宋妍萌三周岁的时候,杨堔和白静生了个儿子。

 杨堔满心欢喜地给宋舟打电话显摆,之后还说:“娃娃亲作数吧?我儿子也能来场女大三抱金砖了。”

 宋舟冷冷地拒绝他:“我不让我女儿姐弟恋。你死了这条心吧。”

 杨堔笑:“我让我儿子勾-引你女儿就行了,就像你当初勾-引你老婆一样。”

 宋舟没搭理他,直接掐断了通话。

 林荫凑过头去,一脸好奇地问他:“又是杨堔啊?他怎么老找你。”

 “找我给他儿子说媒,我拒绝了。”

 “噢,我以为他是给他自己说媒呢…”

 宋舟扶额。

 她的傻,看来是一辈子都改不掉了。

 ——全文完——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