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宋舟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沙哑中带着颤-抖,听得林荫心口发疼。

 她伸出手来碰了碰宋舟的脸,没有给他直接的回答,却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宋舟和林荫的关系在这天晚上之后缓和了不少,林荫从宋舟那里拿了电话联系到了徐谦。

 对徐谦,林荫满心都是愧疚。

 她其实一点儿都不想伤害他,谁知最后还是对他造成了伤害。

 徐谦接起来电话之后,就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温柔细致地关心着她。

 他问:“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隔了这么久再听到徐谦的声音,林荫还是会被他的温柔感动。

 再想想自己接下来要和他说的话,林荫瞬间就觉得自己特别讨厌。

 林荫最终还是没有直接把分手的话说出口。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徐谦解释:“…最近家里出了事儿,所以没有和你联系。对不起。”

 “嗯,没关系。”

 徐谦的声音依然和开始的时候一样柔和。

 “快点儿回来就好了,嗯?”

 说这话的时候,徐谦手里签字笔都快被他掰断了。

 谁都不知道他忍了多少情绪才能装得这么若无其事。

 林荫消失了两个多礼拜了。

 他根本不用想都可以知道她这段时间里是和谁在一起的。

 徐谦也有男人的自尊,也有脾气。

 可他不舍得对林荫发脾气。

 感情的事情本就勉强不来,如果兜兜转转林荫还是回到了宋舟身边,那他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徐谦可以接受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平淡,却不能接受她是为了感恩或者是迁就而和他在一起。

 “我过几天就回去。”

 林荫深了一口气“徐谦,对不起,今年可能没办法和你结婚了。”

 徐谦笑笑。

 “没关系,我也觉得今年时间太赶了。明年也可以。正好明年你就可以转正了。”

 徐谦的话,等来的是林荫长时间的沉默。

 要知道,沉默有时候是比拒绝还伤人的。

 徐谦最后撑不住了,率先和林荫说了再见,结束了这通有些荒唐的电话。

 …

 挂断电话之后,林荫就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

 她在想,如果徐谦知道了她和宋舟和好,会是什么反应。

 还有…她爸妈和宋舟的爸妈知道他们两个和好,会不会像以前一样那么支持他们在一起。

 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儿…

 宋舟下班回家,刚进门儿就看到林荫在沙发上坐着发呆。

 他换了鞋,走到她身边坐下来。

 “想什么?”宋舟问她。

 林荫回过神来,稍稍犹豫后便和宋舟说了准备回大连的意愿。

 “我总要和徐谦解释一下的…还有,那边的工作还没有交接。”

 因为知道宋舟的占有,林荫说这话的时候特别小心,生怕宋舟像以前一样生气。

 他生气的时候有多恐怖,林荫已经领教过了。

 这一次,宋舟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平静。

 他盯着林荫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嗯,是该回去。”

 宋舟摸着林荫的脸颊,若有所思:“我请假陪你,买机票吧。明天就走。”

 …

 林荫真的没想到宋舟会这么痛快。

 她以为,他至少要和她别扭一阵子才会答应的。

 现在的宋舟,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其实…我一个人回去也可以。不用耽误你的时间。”

 林荫现在很介意这个。

 因为曾经在一起的时候,她耽误过宋舟很多次。

 现在,她已经没办法心安理得地让宋舟因为她的事儿请假了。

 她总觉得自己是在耽误他。

 “果果姐姐。”

 宋舟捏着她的下巴,认真地看着她:“只要你想,我的时间都是你的。”

 **

 第二天,宋舟和林荫一块儿回了大连。

 林荫没有提前给徐谦打电话。

 他们两个抵达大连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钟,林荫回到公寓里收拾了一下东西。

 到五点半的时候,林荫才给徐谦打电话。

 徐谦接到林荫电话的时候,刚刚从办公室出来。

 他停下脚步,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接起电话。

 “果果?有事儿吗?”

 林荫说:“嗯…徐谦,我回来了。你现在在哪里?”

 听完这句话,徐谦懵了几秒钟。

 他几乎不敢相信,林荫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会儿徐谦甚至在想,林荫最后会不会真的选择了他…

 “我在公司,刚下班。你呢?”

 “那我们半个小时以后在我们常去的那个烧烤摊见吧?”

 林荫试探地问他:“有时间吗?”

 “有,你等我吧。”

 林荫约,徐谦怎么可能不出去。

 …

 林荫和徐谦打电话的时候,宋舟就站在她面前,全程听到了他们两个的对话。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暴怒,会吃醋,可是这一次,他特别平静。

 人的心态大概真的会发生变化吧。

 这一段时间,宋舟也想开了很多。

 诗风一直都有给宋舟做心理疏导,她是个很好的老师,也是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

 宋舟觉得,他的心态能有这么大的改变,功劳全在诗风。

 诗风曾经和他说过一句话,平和的情绪和无条件的信任是让一段感情保鲜的最好方法。

 宋舟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所以一直在努力朝着那个方向走。

 …

 “宋舟…晚上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吗?”

 挂上电话之后,林荫还是有点儿不太放心。

 她总觉得,宋舟过去了,很有可能和徐谦打起来。

 宋舟知道林荫在担心什么,他将林荫拽到怀里,低头把嘴-抵-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呵了一口热-气。

 林荫的耳朵很敏-感,这一下,让她的身-体狠狠地颤-了颤。

 “有你在,我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儿。放心。”

 这句话,算是宋舟给林荫的承诺。

 半个小时后,林荫和宋舟一块儿去了那个烧烤摊。

 他们过去的时候,徐谦已经坐在那里等了。

 当徐谦看到林荫身边的宋舟时,他刚刚燃起来的一点儿希望,全部被浇灭了。

 徐谦脾气是很好,但他起码是个有尊严的男人,现在林荫还是他的女朋友…

 他们两个,怎么好意思在他面前这么明目张胆?

 徐谦握紧拳头,强忍着要打人的冲动看着他们两个人一起坐到对面的座位上。

 徐谦看着林荫质问她:“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么?林荫,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意思。”

 宋舟怎么可能让林荫回答,没等林荫开口,他就抢先回答了。

 “你他妈给我闭嘴!问你了么!”

 宋舟的回答让徐谦的怒火越来越旺,一向好脾气的他忍不住爆-了-口。

 林荫被这样子的徐谦吓了一跳。

 他们两个认识三年多,在一起两年多,她从来都没有听他说过一句脏话。

 林荫知道,他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徐谦…对不起。”

 林荫一脸内疚地和他道歉。

 “我知道我说对不起也没有用,是我欺骗了你的感情…其实我自己也很讨厌我自己。可是,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徐谦猩红着眼睛盯着林荫,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也知道的…我一直都忘不了宋舟。对不起,是我太犯了…才会害你伤心。”

 …

 “林荫,我不怪你。”

 这句话,徐谦憋了很久才说出来。

 他的声音哑得不像话,一听就是忍着怒气的。

 其实怎么可能不怪。

 他那么认真地对她,甚至都已经把结婚提上了程,她最后却这么残忍地不要他了。

 他徐谦不是圣人,他不是不怪,是舍不得怪。

 “但是你——”

 徐谦绕过桌子,拎住宋舟的领子,目光凶狠地看着他。

 “你他妈的怎么有脸再回来,当初你不要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个男人!”

 徐谦越说越生气,最后一个字刚说完,他就抡起拳头来狠狠地在宋舟脸上来了一拳。

 徐谦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打架的功底一点儿都不差。

 这一拳下去,宋舟不仅被他打掉了眼镜,嘴角还渗出了血。

 林荫在旁边看得吓坏了,她跑上去挡到宋舟面前,仰起头来看着徐谦。

 “你别打了,我知道你生气,要不你打我吧…”

 “呵呵。”

 徐谦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林荫也顾不上追他,她回过头看着宋舟脸上的伤口,眼眶酸酸的。

 宋舟不会打架,这一点林荫是知道的,所以看着他被徐谦打,林荫才会这么心疼。

 “疼吗?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林荫抬起手来碰了碰宋舟的脸颊,眼底一片润。

 “心疼我了么。”

 宋舟搂住林荫,下巴抵-着她的发心蹭着。

 “被他打不疼,你不要我才疼。”

 “宋舟…”

 林荫几乎是哽咽着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就开始嚎啕大哭。

 …

 宋舟回去的路上一直都在安慰林荫。

 其实,被徐谦打一拳,宋舟真觉得没什么。徐谦的心情他也可以理解。

 今天就是徐谦把他打趴下了,他也绝对不会还手。

 这一点,在和林荫一块儿回大连的时候宋舟就坐好心理准备了。

 。

 他和林荫一块儿来,徐谦正好可以把气撒在他身上。

 要是林荫一个人来,估计他就得把气撒林荫身上了。

 回到家里之后,林荫还没有缓过来。

 宋舟搂着她回了卧室,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到了上。

 “别哭了,嗯?”

 宋舟蹲到林荫面前,抬起手来轻轻地给她擦着眼泪。

 “果果姐姐,乖。”

 “我觉得我真的好讨厌,耽误了他那么久的时间,最后又这样…”

 林荫问宋舟:“我是不是很讨厌?”

 宋舟摇摇头。

 “不怪你。”

 说到底,罪魁祸首还是他。

 如果他当初没有走,哪里会有这么多事儿。

 可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除了面对之外,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了。

 林荫一直都在自责。宋舟劝了她很长时间她才稍微想开了一点儿。

 林荫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已经八点半了。

 收回视线以后,林荫问宋舟:“你饿吗?我去给你做饭吧。”

 嗯,没有宋舟在身边的这三年,林荫什么都学会了。

 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自己收拾家里。

 “你要做给我吃么。”宋舟咧开嘴笑得特别开心。

 林荫被他感染了,嘴角不自觉上扬。

 “嗯,你想吃什么?”

 宋舟冷不丁地将脸贴近林荫,和她碰了碰鼻子。

 “吃你可以么。”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