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林荫认识宋舟二十多年,今天是第一次见他抽烟。

 他抽烟的样子很颓废,像是那种受过打击的人。

 他了一口烟之后,抬起头吐了一口烟圈。

 白色的浓雾氲在空气中慢慢散开,没一会儿,林荫就闻到了味道。

 她深了一口气,将烟味全部到了肺里。

 林荫走到宋舟面前,把他手里的烟抢过来掐灭。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林荫抬头质问他。

 宋舟浅笑“你关心么。”

 “不是关心,只是想告诉你,抽烟对身子不好。”

 林荫硬着头皮说道。

 “别了,北京这雾霾天儿,不抽烟都会得肺炎。你…干什么?”

 林荫话音刚落,宋舟就搂住了她的

 他用下巴抵着林荫的发心,目光飘远。

 “我得肺炎了你会心疼么。”

 林荫狠心摇头:“不会。”

 “果果姐姐,你真狠。”宋舟搂着林荫的手又收紧了一些。

 听着林荫果断的否认,他的心口就像被人用刀子划了几下似的。

 林荫没有说话。

 狠么,可能有点儿吧。

 但是跟当初的宋舟比起来,她自愧不如。

 她至少做不到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潇洒地一走了之。

 …

 林荫就那么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地,一直到一滴眼泪滴在她脸颊上,她才有了反应。

 抬起头来一看,原来是宋舟哭了。

 林荫曾经无数次告诉自己宋舟的眼泪不值钱。

 可是每次看到他哭,她都会毫无悬念地心疼、不忍。

 因为她能看出来宋舟的眼泪不是装的。

 宋舟一点儿都不爱哭,他长大之后,连他爸妈都没见过他哭。

 他的眼泪全都给了林荫一个人。

 有时候他自己也忍不住,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哭出来了。

 宋舟的泪凉凉的,林荫打了个寒-颤。

 “…你别哭了。你哭也不能改变什么…”

 林荫咬了咬牙“宋舟你这样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你是个大男人,别哭了行不行?”

 宋舟没有回应她的话,也没有停下来。

 他一直在哭。

 和以前一样,宋舟哭起来是没有声音的,只有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他的眼镜片都被蒙上了一层水汽。

 林荫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抬手给他把眼镜摘了下来。

 宋舟现在也不介意在林荫面前摘眼镜儿了,所以就随她去了。

 林荫看到宋舟摘了眼镜的模样时,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看过宋舟的双眼皮了,好像很久了吧。

 之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宋舟连睡觉都不肯摘眼镜。

 林荫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

 **

 “和他分手。回我身边。好么。”

 宋舟抱着林荫的,语气卑微到了极点。

 他说:“果果姐姐,求你了…”

 宋舟的眼泪是最大的武器,林荫永远都不是它的对手。

 这一次也一样,差一点儿,她就心软答应了。

 可是,林荫突然想起来宋舟还有女朋友。

 他们两个现在的身份,已经没有办法谈重新开始了。

 就算林荫能放下这三年的分别,可徐谦呢?

 徐谦对她那么好,他们两个人都谈婚论嫁了…

 林荫没办法那么自私地弃他于不顾。

 “宋舟,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林

 荫做了个深呼吸,对他说:“到这个年纪,我已经没办法为爱而活了。”

 宋舟根本就听不得林荫说这种话。

 一听,他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现在也一样。

 林荫说完之后,宋舟一步一步地把她-到了边,用力地一推。

 林荫倒下之后,宋舟便倾-身-了上去。

 他双手撑在林荫的的身子两侧,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

 这样的眼神太炽-热,林荫只和他对视了一分钟就受不住了。

 …

 “你不答应,我会把你关在这里一辈子。”

 宋舟捏住她的下巴,红着眼睛盯着她。

 “你想清楚了再回答。”

 “宋舟,你真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林荫说“你自私、自大、-暗、龌-龊,你的心理完全是扭-曲的。”

 这些话,林荫在心里憋了很久了。

 一直没说,是因为她不想伤宋舟的自尊。

 他们认识二十多年,宋舟是什么性格没人比林荫更清楚。

 他自尊心很强…这些话,太伤自尊了。

 宋舟听完林荫的话之后就愣住了。愣了几秒钟,他就开始哈哈大笑。

 笑得双肩颤-动,眼角含泪。

 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像他一样,被此生最爱的人作出这样的评价?

 呵呵。阴暗,龌-龊。

 原来在林荫心里头,他宋舟就是这样的人。

 他的感情,是阴暗龌-龊、一文不值的。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么多天没有动她,是因为想给她一点儿空间好好想想,他也不愿意再像以前一样每次都来强的了。

 那样没意思,而且只会让她越来越远。

 可是现在,宋舟不会考虑这么多了。

 既然林荫说他阴暗龌-龊,那么他就阴暗龌-龊给她看。

 给她好,她不要,那么他就拿出最原始的一面来对她。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只有他一个人在疼。

 …

 宋舟把林荫翻了个身,拽下她的-子,抬高-部,毫无前-戏地撞-了进去。

 林荫一瞬间就疼哭了,疼得脚趾头都在-搐。

 她双脚蹬住单,双手攥紧,眼泪把单都沁-了。

 这种时候,宋舟也没有兴致做的。

 他不喜欢这种强-迫的感觉,可是没办法。

 他舍不得动手打她,所以只有用这种方式让她疼。

 他每一次都是往最里面撞的。

 林荫本来很干,后来慢慢地了一些。

 感觉到她的变化之后,宋舟低头靠到她耳边,伸出舌-头来-了一她的耳-廓。

 “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好。”

 说完这句话,又是一阵猛-烈地律-动。

 林荫所有的尖叫都哽在了嗓子里,她被宋舟撞得只能发出各种单音节的词汇。

 他动得多快,她就叫得多快。

 虽然揪着单,但是林荫还是被他撞-得不停地往前。

 差点儿就从上掉下来。

 那个时候,林荫就觉得自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奴-隶。

 尤其是当宋舟在她耳边说出那句“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好”的时候,林荫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

 那里一阵膨--感,让林荫回了神。

 当她意识到不对劲儿的时候,她赶紧回头过哀求地看着宋舟,颤-声求他。

 “不要!宋舟我求求你了,不要!”

 林荫一边说一边爬。

 宋舟拽住她,双手死死地掐-住她的,偏偏不让她如愿。

 当小-腹处被一阵暖侵-袭的时候,林荫绝望得都想去死了。

 结束之后,宋舟总算是放开了她。

 林荫想都没想,直接下跑到了卫生间去洗澡。

 宋舟立马起身跟了上去。进去卫生间之后,他就看到林荫正在拿着莲蓬头冲身上。

 宋舟走上去,把莲蓬头从她手中夺过来,然后关掉了水。

 “你觉得这样就能洗掉了么。”

 宋舟掐住她的肩膀,用膝盖顶-开了她的双-腿。

 “它洗不干净的,你太紧。”

 林荫难堪地咬-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内心的屈-辱就像-水一样,快要把她没。

 “孩子没了我们就再生一个。”

 宋舟把林荫抱起来“没关系,一切都没关系的。”

 **

 林荫这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她醒来之后,宋舟还死死地抱着她不肯撒手。

 林荫怎么都挣脱不开,只能作罢。

 她望着天花板,眼泪不知不觉就出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很想报-警。

 非-法-拘-,强-

 这两个罪-名就的足够把宋舟毁掉了。

 可是想想可能造成的后果,林荫又觉得舍不得。

 林荫自己也觉得自己很犯,都到这种时候了,还在为他考虑。

 可宋舟根本什么都不懂。

 他只会用他偏激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

 诗风一大早就收到宋舟的短信,他说要请她来做客。

 诗风当时就笑了。

 请她做客?是请她来演戏的吧。

 了解了宋舟的性格之后,诗风就一直特别同情被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

 而且不是一般的同情。

 被这种人喜欢上,说幸运也幸运,说不幸也不幸。

 如果你愿意和他在一起,那他绝对可以一辈子对你那么好。

 但是,如果你有一件事儿没按着他来,他就会做出各种疯狂的举动。

 诗风是心理学专业毕业的,后来又做了特殊教育,她遇到过很多种这样的案例。

 林荫起来换衣服的时候,门铃响了。

 她本来以为宋舟会开,但是等了好半天都没反应。

 无奈之下,她只能匆忙套好子去开门儿。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林荫就后悔了。

 她死都想不到,这样的戏码居然会在她的生命中上演。

 来的人,是宋舟的正牌女友,诗风。

 …

 “咦,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诗风一脸好奇地看着林荫。“宋舟他在不在啊,我来找他约会。”

 “呃,在的在的,你先进来吧。”

 林荫赶紧给诗风让让开路。

 其实这是诗风第一次来宋舟这边,之前她连地址都不知道。

 但是,为了让林荫吃醋,她特意做出一种特别熟悉的样子,一进门儿就坐到了沙发上。

 诗风笑眯眯地对林荫说:“姐姐,我就在这里坐着等会儿他吧,你先忙你的。”

 林荫“哦”了一声,就赶紧回到自己房间了。

 她坐在上,怎么想怎么不自在。

 宋舟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林荫坐立不安的样子。

 他关了门,将林荫到了衣柜上,低头用鼻尖蹭-着她的鼻尖。

 “怎么了?很紧张么。”

 “…别这样。”

 林荫有些受不了这样的亲密“你女朋友还在外面…你去看她,嗯…不要。”

 林荫话刚说了一半,宋舟就将手伸-到了她的衣服里。

 他-着她的-部,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所以呢?你害怕了么。”

 林荫硬生生地被宋舟的动作出了眼泪。

 她真的很讨厌这样的感觉,就像个见不得人的第三者一样。

 “我不想让她误会我…”

 “误会么。”宋舟用指头拨着那颗凸-起玩着“可昨天晚上我们真的做了呢。”

 “…你别…别碰我了。”

 林荫红着眼睛看着他“宋舟,你女朋友是个很好的姑娘,你好好对她可以么。我们两个都是过去了…啊!”宋舟故意掐了林荫一把,林荫疼得叫出了声。

 宋舟听到之后,笑着逗她:“叫啊,果果姐姐,再大声一点儿,叫她过来听听。”

 “…你就不怕她知道吗?”林荫问他。

 “怕。”宋舟很坚定地回了她一个字。

 过后,他又笑了:“可是,越怕越刺-,不是么。”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